聽了他的話林飛卻不以為然,這些人行動遲緩,而且還遮擋了視線,有哪個正常人會這樣。

不過不等他們猜測,接下來發生的事則又是讓他們瞪大了眼睛。

只見這些人圍成一個直徑三四米的圈,手上擺弄著什麼姿勢,接著噗通一聲跪在地上顫抖。

數十分鐘后,這些人又紛紛從身上抽出鋒利的匕首,毫不猶豫地割破中指。

隨著刀刃進入身體,忽然一陣怪異地咯咯聲響起,隨後他們又把汩汩流出的鮮血任其肆意地流淌在地上。

終於,這些人渾身又是一陣顫抖,接著麻木地站起身按照原路返回。

看著從自己身旁經過的那個頭戴黑紙袋的人,林飛通過望氣之術發現這人體內的生機明顯少了不少。

「他們……他們不會真是邪教吧?還……還自殘,我們要不要報警?」

看著已經離去的幾人,孟菲驚魂未定,半晌以後才反應過來。

林飛眉頭皺成川字,在心中思索著。

「這事兒沒那麼簡單,依我猜測這些人很可能是被妖人控制了,所以才會行動詭異。」

聽了林飛的話,孟菲像是聽到了天方夜譚,難道這世上真的有精靈鬼怪,魑魅魍魎?

她從小就是在德先生和賽先生的熏陶下長大,怎麼也接受不了這樣的事情。

看她這幅心神不寧的模樣,林飛也是心中略為心疼。

「你受了驚嚇,讓我替你看看。」

說著他拉起孟菲柔弱無骨的小手,在她手心處的勞宮穴輕輕按摩一會兒。

接著又分別在其頭頂處勞宮穴、膝前的足三里穴按摩一會兒,並且悄悄為其注入些真氣,助其安穩心神。 說正經的,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

孟菲依偎在林飛懷裡,仰起頭看著林飛問道。

林飛沉吟一會兒,扶起孟菲看了看遠處那些神秘人的作法現場。

「走,我們去看看。」

說著就牽著孟菲往前走,孟菲被林飛牽著臉上發燙。

不過如今既然自己都要嫁給林飛了,那被他牽牽總沒事吧。

如此想著她也就更加心安理得地被林飛給牽著手,感受到林飛的體溫,心裡感到絲絲甜蜜。

林飛不知道孟菲的心理鬥爭,自顧拉著她向那個神秘符號走去。

一靠近這片地方,一股濃郁的血腥氣撲面而來,讓人聞之作嘔。

林飛二人也是捂著鼻子視線在地上掃視,只見一條血線延伸成一個圈,圍繞著中間的神秘血色符號。

雖然林飛看不出這是什麼玩意兒,但是但凡涉及到這種利用人精血、吞噬生命力的都不是好東西。

「我們要不要把這個東西給毀掉,讓那人不能得逞。」

孟菲趴在林飛身上提議道。

感受到身後柔軟的擠壓,林飛也是心聲一漾,但還是搖了搖頭。

「作法的妖人還沒出現,我們現在毀了這東西雖然能夠讓他功虧一簣,但是卻不能發現他本人,這樣做得不償失。」

聽了林飛的話,孟菲暗暗點頭。

「我們找個地方躲起來,再等等看那妖人會不會過來收取這東西。」

林飛神色凝重道,一邊帶著孟菲找個隱蔽的地方躲起來。

「好多蚊子啊,你看我被咬成什麼樣了。」

孟菲嘟起小嘴,不滿地說著,一邊還把潔白的手臂伸到林飛面前讓他看。

林飛見她撒嬌的樣子可愛,笑了笑從身上拿出一個小玉瓶,遞給她。

「這是我以前調配的一種能夠驅散蚊蟲的清涼油,你抹上一點試試。」

孟菲看著玉瓶雙眼放光,林飛的醫術她是知道的,既然他說這東西有用肯定有奇效,和他相處這麼長時間也算熟悉了林飛的脾氣。

她接過玉瓶,小心點開后頓時一陣清涼氣息傳來,接著又抹到身上,頓時原本被蚊蟲叮咬的地方不僅不癢而且連紅腫都是好了。

最神奇的是,抹了這層清涼油后好像真的沒有蚊蟲再叮咬自己了,這怎能不讓她喜出望外。

「親愛的,這也太神奇了,你好厲害啊,太棒了!」

孟菲眉眼裡都是笑,摟著林飛就是吧唧一口。

重生90,幸福一生 額……這也太主動了吧?

林飛摸了摸臉上被親的位置,還有些許潮濕,腦海里有些懵地喃喃細語。

現在距離二人關係轉變也就過了十幾分鐘,沒想到孟菲對待自己的態度就截然不同。

看來女人真是善變的動物。

「還好還好,這個小東西也就能用來驅趕蚊蟲,其他的事就幹不了了。」

林飛苦笑著解釋,不過饒是如此孟菲還是臉上掛著笑意。

她忽然靈機一動,眼睛里閃著狡黠的光芒,興奮地說著。

「要是你把這種這種清涼油配方交給其他人,進行大批量生產,一定能夠賺的盆滿缽滿。」

名門盛寵妻 聽著孟菲的話,林飛苦笑。

「這個我肯定知道,而且現在解酒丹就已經批量生產了。所以錢對我來說只是個數字,夠用就好。」

「我也不想把自己的精力浪費在掙錢上,更希望有時間能夠陪陪親人朋友們。」

聽了林飛的話,孟菲忽然臉色一紅。

「你……你說的親人朋友有我嗎?」

林飛詫異地看了她一眼,從她眼中看到了一絲期望。

隨後他笑了笑,拉起孟菲柔弱無骨的小手道。

「肯定有你啊,以後我還會娶你,你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人。」

聽了林飛的話,孟菲只覺得自己幸福的快要暈了過去。

只見她眼中閃爍著淚花,心中下定決心此生非他林飛不嫁。

「不過……」

林飛忽然猶豫起來,不過最後還是深吸了口氣,看著孟菲的眼睛說道。

「不過我心裡也有洛雲等人的位置所以……」

聽了這話孟菲顫抖了一下,該來的還是要來了。

她糯糯地說著。

「我早就知道你和洛姐姐的關係了……那你還會娶我嗎?」

林飛嘆了口氣。

「只要你願意嫁給我,此生我一定不負你。」

「嗯。」

聽了林飛的承諾,孟菲重重點頭,隨後又撲進林飛懷裡,感受著他強健有力的懷抱。

二人低低耳語著,孟菲不時咯咯直笑,摟著林飛的脖子讓他親自己。

對於美人的要求,林飛自然沒有不答應的道理,低頭就在孟菲光滑的肌膚上探索起來。

二人正親熱時忽然一陣涼颼颼的風吹過,林飛抬頭一看,四周陰氣沉沉顯然那妖人要出現了。

林飛不敢怠慢,扶著孟菲坐好,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前方。

片刻之後,只見遠處黑暗陰影中忽然出現一道渾身裹著黑袍的人影。

惡魔之吻 這身影一出現便探頭探腦地四處張望,見的確沒人後桀桀一笑,隨後小心翼翼地靠近剛才詭異人施法的地方。

只見那身影似乎正貪婪地嗅著地上的血腥氣息,在地上摸了一把手送到鼻子前聞聞,頓時發出一陣低沉的呻吟聲。

「他怎麼這麼噁心?」

孟菲忍不住沖林飛耳語著。

林飛剛想阻止孟菲說話,誰知道這時候那黑影似乎聽到了這細微的聲音,頓時像一隻受了驚嚇的耗子一樣向著遠處逃竄而去。

只見他扭動著身影,竟然眨眼間就消失不見。

看著這一幕孟菲張了張嘴吧,不知該說些什麼好,最後她看向林飛臉上有著羞愧之色。

「親愛的……我我不是故意的。」

林飛見她這幅模樣有心逗一逗她,只是板著臉說。

「你把他嚇走,以後再想抓他就是難上加難了。你打算怎麼補償我?」

「我……你說怎麼補償就怎麼補償。」

孟菲臉上露出一抹決然之色,閉上眼睛一副任憑林飛處置的樣子。

然而等了半天卻不見林飛對自己有什麼動作,她悄悄睜開眼睛瞄了一眼,卻發現林飛正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

「我好看嗎,你看沒看夠,到底還要不要補償啊?」

孟菲見林飛半天不說話只是看著自己,忍不住問道。 在她看來自己都這麼說了,林飛怎也應該明白自己的意思。

她在心裡安慰著自己,反正早晚都是林飛的人,大不了就吧自己當做補償給林飛。

林飛卻是哈哈一笑。

「菲菲我根本就沒生氣,剛才逗你玩呢。」

「壞人!」

她不滿地哼了一聲,握起拳頭就要打林飛。

二人再次打情罵俏一會兒后,林飛正色道。

「那妖人受驚,想必今天是不會再來了,再等在這裡沒有必要,不過……」

他忽然話鋒一轉,看向遠處的神秘印記。

「在此之前我們或許可以把這個東西帶回去研究一下。」

隨後林飛緩緩向著作法場地走去……

……

諾頓公館,林飛正端坐在一張會議桌的首位,其又上首是查理,左邊是楊榮、王勇,伊麗莎白則是站在他的身後。

此刻幾人皆是目不轉睛地盯著林飛面前一張紙上畫的一個神秘符號,正是林飛和孟菲在小樹林發現的神秘印記,不過此次卻是被林飛謄寫下來。

「會長,這個是什麼東西?」

查理好奇地看著這符號,在他的記憶中似乎沒有這類的東西。

一旁的王勇看了則是不以為意,大大咧咧地說著。

「哎,我看根本就是別人瞎畫的東西,沒想到你們還把它當成個寶。」

林飛聽了這話也不生氣,只是看向眾人。

「這是我在一個地方發現的神秘印記,雖然不知道它的具體作用,但是我肯定地說這不是一個普通的符號,所以我們不能輕視。」

眾人大眼瞪小眼地看著林飛,等待著他的命令。

「伊麗莎白,你把這張紙複印一些,分發給獅心會成員,並且全校懸賞,誰要是能夠認出來這符號,我們獅心會有重賞。」

林飛看向伊麗莎白,微笑道。

「是,會長。」

伊麗莎白沒有什麼意見,拿起桌子上的紙便去複印分發了。

「查理,我們獅心會目前有多少人?」

林飛看向查理,感受到林飛的目光,查理有些羞愧地說。

「目前獅心會還有近百人。」

難怪他如此,京城大學共有數萬人在校,相比較之下,即便是一個小小的社團都有近千人,由此可見獅心會之沒落。

林飛點點頭,這個情況也在他的料想之中。

「明天起你就發布消息,說我中醫院林飛現在是獅心會會長,並且招收有意者加入獅心會。」

聽了林飛的話,查理也是暗自興奮,看會長這架勢是打算大刀闊斧地對獅心會進行改革,這也能讓他不激動?

「好的,明天我們就會面向全校招生,不過……」

「不過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