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岳薇雯又滿臉笑容,「小悅呀。」她握住她的手,「我知道之前我對你不太好,經常罵你,我向你認個錯,你原諒我好不好?」

孫小悅不知道今天她到底是哪根筋搭錯了?

到底是在幹什麼?

「夫人,你沒必要跟我認錯,你沒有做錯什麼,是我不好,我讓你誤會了。」

「那既然這樣,咱們倆就和好了,以後我們就是姐妹了。」

孫小悅滿頭黑線。

姐妹?

腦子還真是出了問題。

不過孫小悅心裡隱隱的好像猜出她到底想幹什麼。

「夫人,我怎麼敢跟您做姐妹呢?我不配。」

「怎麼不配?你要是成為我老公的女人,那我們倆可不就是姐妹嗎?」

「您在說什麼?我怎麼會成為老爺的女人呢?你千萬別嚇我,我沒這個膽呀。」

「那我就給你這個膽。」岳薇雯拍了拍她的手,「從現在開始,使出你的渾身解數,去討他開心,跟他上床也沒關係,明白嗎?」

「……」

「夫人,你這是……」

「我跟你直說吧,我已經人老珠黃了,就算我千防萬防,也防不住他在外面偷吃。與其這樣,倒不如在我眼皮底下偷吃,這樣我心裡也有數,而你是最好的人選。只要你答應,站在我這邊,那麼你和我老公的事情,我不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我還會給你錢,幫你解決你的困難。」

「……」

孫小悅咽了咽口水,「夫人,我真的聽不懂在說什麼,我不能這麼做。」

「小悅,咱們兩個人面對面就別裝了。」岳薇雯從包里掏出手機,翻出了一個視頻,放在她面前,「你自己看吧。」

孫小悅拿起手機,看到視頻上的內容,是她在跟男朋友滾床單,還有跟他說的那些話。

啪!

孫小悅將手機丟在桌上。

「你跟蹤我?」

雖然已經猜到,可是,當她看到這些視頻的時候,才意識到事情有多嚴重。

「多虧了我跟蹤你,要不然以後說不定,我還會繼續針對你呢,現在可好了,我決定把你拉上我的船。」凌渡電子書

「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很簡單,我已經綁不住童澤華的心,現在我讓你綁住他的心,我要你把他迷得七葷八素,我要你在他耳邊吹枕邊風,他的一舉一動一定要告訴我,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必須做什麼,這麼說你明白了嗎?」

「……」

這就是她的最終目的。

利用孫小悅,控制住童澤華。

「不,我不會答應的。」孫小悅慌張的站起身要走。

「那行。」岳薇雯說,「那我就把這視頻給童澤華看,讓他看看你究竟是什麼貨色。到時候他會把你一腳踹出門,你什麼都會沒有,等他把你踹出去之後,我就可以毫無忌憚的弄死你了,你自己選吧。」

「……」

孫小悅緊緊的閉上眼睛,雙拳緊握。

末了,她睜開眼,深吸了一口氣,轉過身說道,「好,我答應你,只要你別讓老爺知道這些事情。」

岳薇雯站了起來,來到她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膀,「真乖,就是要這樣聽話才對,我讓你做什麼就要做什麼。你放心,我不會虧待你的。」

岳薇雯從自己的包里抽出一張支票給她,「先給你一些甜頭。」

孫小悅將支票結果放入了自己的口袋裡,「謝謝夫人,我會好好聽話的。」

「真乖。」岳薇雯摟住她的肩,「不過你可得記住了,可不能讓老爺知道我們今天的對話,明白嗎?」

孫小悅點點頭,「我明白了。」

「行,那你拿著我剛剛給你的錢,去買一些漂亮的衣服,在老爺面前穿,記住,一定要拿出你最勾人的本事,明白了嗎?」

孫小悅點點頭,「明白了夫人。」

「真乖。」她拍了拍他的腦袋,「行了,你可以自己回去了,我們兩個不能再呆在一塊,要不然被人看到了會懷疑的。」

孫小悅「嗯」了一聲,離開了包房。

岳薇雯抱著懷,嘴角勾起一絲冷漠。

「小賤蹄子,我還搞不定你嗎?」

孫小悅回到家,剛好遇到童雨馨。

「小姐!」孫小悅鞠了一躬,準備離開!

「站住!」童雨馨叫住了她。

孫小悅腳步一停,轉過身,「小姐,還有什麼吩咐嗎?」

「你匆匆忙忙來幹嘛?幹了什麼好事?」

童雨馨本來就看她不爽,尤其是現在心情糟糕透頂的時候,孫小悅簡直就是她的出氣包。

「小姐,我還有很多活沒幹,所以要去幹活,你有什麼吩咐嗎?」

童雨馨來到她面前,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你身上怎麼穿著便裝?」

「因為有點事情,所以出去了一趟。」

「荒唐!工作的時間你居然敢出去,有沒有規矩?」

「小姐,對不起,不過我已經向管家請假了。」

「還敢頂嘴!」童雨馨揚起手,狠狠的給了她一巴掌。

孫小悅撲通一聲倒在地上,捂著臉。

她憤怒委屈,「小姐,你幹嘛要打我?我雖然只是一個僕人,可是我也是一個人呀。」

「你不守規矩,我打你怎麼了?你居然還能跟我頂嘴!」童雨馨抬起腳要踹她。

「住手!」一陣憤怒的聲音傳來。

童澤華走了過來,一把握住了童雨馨的手臂,將她狠狠一拽,怒斥,「你幹什麼?」

童雨馨嚇了一跳,連忙縮回自己的手,「你怎麼回來了?」

「我在問你問題,你剛剛在幹嘛?為什麼打人?」 「爸,這個賤人對我出言不遜,我當然要教訓她,要不然這個家裡還有沒有規矩。」

「是嗎?她怎麼出言不遜了?你一定要打她?」

「我……」

看到父親質問的模樣,童雨馨非常惱火,「你這是在護著她嗎?我可是你親生女兒,我教訓一個僕人,你幹嘛要這麼過問?」

「……」

童澤華十分惱怒,剛要開口訓斥她,可是轉念一想,要是罵的太過火了,的確是讓人懷疑。

畢竟,童雨馨是他的親生女兒。

於是,童澤華忍下惱火,說道,「行了,你去忙你的吧,下次別這樣了,別人看到不好,你可是童家的千金小姐,行為舉止要有教養,要不然會落人口實。」

童雨馨撇撇嘴,一臉不高興,「我知道了。」

童雨馨狠狠的瞪了一眼孫小悅,然後離開。

孫小悅從地上站了起來,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灰塵。

「老爺,是我不好,讓小姐生氣了。」

孫小悅咬著唇瓣,眼淚汪汪,淚水止不住的往下落,我見猶憐。

童澤華走上前,忍不住抬起手,想要觸摸她濕潤的臉頰。

忽然,他發現什麼,捏住了孫小悅的下巴,將她的頭抬了起來。

不光她的臉上有童雨馨打的巴掌印,她的脖子上好像也有紅色的痕迹。

「你脖子怎麼了?」

「……」

孫小悅咬著唇,搖搖頭。

她脖子的傷,是那個死男人掐的,她怎麼能告訴童澤華。

看到孫小悅不言不語的樣子,童澤華本能的將她脖子上的傷,歸功於童雨馨。

看來他回來的不夠及時,他看到的時候,雨馨已經打她很久了。

「委屈你了。」童澤華一臉的歉疚。

「怎麼會呢?我不委屈,是我自己笨,做錯事情惹小姐不高興了,我會改的。」

「你這丫頭,怎麼那麼能忍?」

「老爺,我也是為了你,我不希望你為了我的事情不開心,只要看到你開心我就能開心。」

「……」

聽到孫小悅這麼說,童澤華心裡的愧疚更加濃了。

他也不管不顧了,直接握住了孫小悅的手,「走,我帶你去上點葯。」

孫小悅嚇了一跳,剛要縮回自己的手,童澤華卻訓斥道,「別亂動。」

孫小悅只能乖乖的跟在他身後。

童澤華將孫小悅直接帶回房間,親自給她的臉和脖子上藥。還生怕弄疼了她,動作很輕,一直詢問痛不痛。

終於,葯上好了,童澤華合上藥箱,「小悅,你回房間休息吧。」

「老爺,這樣會不會不太好?我還有很多活沒幹呢。」

「擔心什麼?又不是只有你一個僕人,去吧。」

童澤華的手輕輕拍了拍她的腦袋。

孫小悅眼淚汪汪,十分感動。

推薦從床上站了起來,捂著肚子往前走。

童澤華髮現她走路的姿勢不對,有點駝背,好像很吃力的樣子。

「等一下。」他叫住了她。

孫小悅腳步一停,轉過身,「還有什麼事嗎?」

「你怎麼了?還有哪裡不舒服嗎?」童澤華上前握住她的手臂。

孫小悅往後退了一步,「我沒事。」

「還說沒事,你捂著肚子幹嘛? 軍婚之這個殺手無節操 肚子不舒服嗎?」

「沒有。」孫小悅趕緊放開自己的手,「我很好,就是有點累了。」孫小悅的眼神有些閃躲。

看到她這副樣子,童澤華更是不相信她說的話了,「我看看。」

童澤華要掀開她的衣服,可是孫小悅像是很害怕,趕忙握住他的手,「老爺別這樣,我真的沒事。」

「別亂動給我看看。」

「老爺……」

「閉嘴。」童澤華出聲訓斥,十分兇悍。

孫小悅被嚇得不敢再出聲。愛讀書吧

童澤華小心翼翼的掀開了孫小悅的衣服。

「……」

他愣住了。

孫小悅的肚子上青了一大塊,好像受到了暴力對待。

不是好像,是一定。

童澤華十分錯愕,「怎麼了?誰弄的?」

孫小悅低著頭哭了起來,「老爺你別問了,我真的沒事,是我不小心摔倒的。」

「胡說,摔倒怎麼可能摔成這個樣子,是不是有人打你?快告訴我。」

「……」

「沒有,真的沒有,我沒事,過兩天就好了。」

「路都走不穩了,還在逞強。」童澤華十分生氣,「小悅,你要是不告訴我的話,我就真的生氣了。」

孫小悅咽了咽口水,她說,「老爺,求你不要問了,我現在好累,只想睡覺,可不可以讓我休息一會兒?」

看到孫小悅淚眼汪汪的樣子,他著實是心疼。

「好吧,我送你回去休息。」

「不要,萬一被人看到不太好。」

「沒事,夫人和小姐都不在家,那些僕人不敢亂說的,走吧。」

童澤華握住了她的手腕,拉著她離開。

童澤華送孫小悅回到了她自己的房間休息。

孫小悅小心翼翼的將手伸入自己的外套口袋裡,悄悄地將裡面的支票抽出了半截露在外面。

童澤華扶著她坐在床上。

「好好休息。」

孫小悅點點頭,然後伸手要脫掉自己外套。

可是,抬起手似乎有些吃力。

童澤華見狀,說道,「我來幫你吧。」

童澤華伸手為孫小悅脫外套。

孫小悅十分配合的,將自己的手臂抬起來。

外套剛脫掉,忽然,口袋裡什麼東西掉了出來。

孫小悅臉色一驚,剛要去撿起來,然而,童澤華已經快她一步,將地上的東西撿起來。

童澤華的眉頭一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