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本座來!」

普賢輕吐一口濁氣,相較於文殊,他倒是很冷靜。

普賢和文殊兩人的修為境界差不多。

想孫悟道可以吊打文殊,自然也能輕鬆完虐普賢。

不過,佛門弟子都是一根筋,也自負的很。

完全不覺得孫悟道會是自己的對手。

如果自己吧普賢也給打的生出了心魔,如來一定會氣死的吧。

不過,文殊和普賢明知不是孫悟道的對手,卻爭著搶著要跟他單挑。

其中定有貓膩。

「老君,這車遲國中可有蹊蹺?」

孫悟道小心翼翼的詢問著太上老君。

「有的。」

太上老君淡漠地看了一眼大地。

「只不過一座困仙陣而已,對你可沒用。」

「有老夫給你兜底,你只管放心的去,正好也好好的教訓一下那幾個忘恩負義的傢伙!」

太上老君冷哼一聲。

這老頭可是相當的記仇啊! 容黛兒緊緊抱著江南晨的脖子,心裡雖然膽怯,卻還是倔強地說:「不,我要陪著你!我走之前,我都要陪著你!」

「不需要!」江南晨冷臉。

「阿晨,你不能這樣,不然我在外面會很想,很想你的!我這兩天,就要陪你睡!」

江南晨無奈:「你說你,你比南曦還大一歲呢,將近三十的人了,還這麼不成熟!」

容黛兒的小臉,瞬間垮掉了:「我知道,我比不了南曦,可是我會努力的,我會努力變好,讓你喜歡我的!」

江南晨哼了一聲,把頭扭到一邊,不再搭理她。

容黛兒小心翼翼地親吻著他……

結束之後,容黛兒躺床上一動都不想動了。

容黛兒承受著他,媚眼如絲:「我只有你了,阿晨!」

……

天晚了,夜北梟也沒有把高子羨送回到他奶奶家,就把他帶到了紅楓別院。

結果,他發現,睡覺成了個問題。

東宮裡,只有一張床。西宮裡,只有兩個卧室,喬天羽和江小狼各一間。

夜北梟就和江小狼商量:「讓子羨和你睡一晚,可以嗎?」

江小狼拒絕:「不要!憑什麼,什麼人都往我的床上送?我很便宜嗎?」

這話說的,讓江南曦忍不住地笑。

她摸摸江小狼的頭,說道:「你和子羨是兄弟,兄弟一起睡,很正常的啊!」

江小狼哼了一聲:「不要!」

他堅決不同意,時間也不早了,江南曦就對夜北梟說:「你帶子羨去睡吧,我和小羽睡。」

夜北梟幽怨地看她一眼,她捨不得傷害兒子,就捨得傷害他?

江小狼抽抽嘴角,說:「還有一個方案。」

夜北梟看向他:「你說。」

江小狼說:「我勉為其難的,把我的床借給高子羨睡,我和你們睡!」

夜北梟眼眸一深,江小狼卻接著說:「就一晚上,我也不是那麼想和你睡!」

江南曦明白了江小狼的意思,就說道:「就這麼辦吧,小狼還沒有和爸爸媽媽一起睡過呢!」

夜北梟也恍然明白了,也就同意了。

於是一家三口睡在了一張大床上,江小狼睡在中間,緊緊地抱著江南曦的一條胳膊,讓夜北梟想干點壞事,都不好行動。

江南曦暗自好笑,摟著江小狼睡著了。

昏暗的房間里,夜北梟看著沉睡的母子,心房柔軟如水。

他伸出強有力的胳膊,把他們母子,護在自己的羽翼之下。

他之後餘生,一定會護他們安好! 貝爾摩德原本想為上兩次被李子禮制服的事情找回面子,原曾想勝李子禮的,誰知道結果落差如此之大。

原本李子禮只是十招之內製服她,但這回卻被李子禮三招之內就制服。

她心裡受到嚴重的打擊,同時也被李子禮的身手震撼到了。

相比起來,李子禮的身手可是比之前厲害的多。

難道這就是天才?

貝爾摩德心裡苦笑一聲,回頭看著李子禮,說:「我輸了,你放開我。」

李子禮鬆開手後退了一步,跟他想的樣子,他的身手在三維屬性突破200大關之後突飛猛進,三招之內便可以制服貝爾摩德。

現在,如果他想收拾琴酒跟伏特加兩個,應該會輕鬆不少。

貝爾摩德神色又是佩服又是古怪,「你還真是個怪物。」

李子禮的身手也進步的太快了,才過去多久啊,他的身手就又變的厲害了這麼多。

「貝姐,別這麼誇我,我會驕傲的。」

李子禮嘿嘿一笑。

「你已經驕傲了,好嗎。」

看著李子禮臉上的那種笑容,貝爾摩德翻了個白眼,隨後交疊雙腿靠著沙發坐下,隨意問了句:「這麼晚才回來,你去哪了?」

「當然是陪美女去玩了。」

李子禮沒有隱瞞,大大方方的說出來。

「真的假的?」

貝爾摩德的目光上下遊動,來回審視他。

「真的。」

「是你的那個小女朋友?」

「不是。」

李子禮自然知道她嘴裡所謂的小女朋指的是鈴木園子,但他今晚可不是跟鈴木園子出去玩的。

「你還真是個花心鬼,小心哪天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貝爾摩德笑吟吟吐槽一句,倒也不太在意。

她本來就不在意李子禮有幾個女人,也沒興趣再問對方是誰,而聽了這話的李子禮,坐在貝爾摩德的身旁,摟著她笑嘻嘻的說:「貝姐,要死我也要死在你的肚皮上。」

「少來。」

貝爾摩德白眼,不吃他這一套,推開他後站起身來,張開雙手伸了個懶腰,頓時曲線玲瓏飽滿的身軀展露出來,讓人想入非非。

只見她啟動丹唇,慵懶的說:「有點累了,我去洗個澡。」

看著她飽滿的嬌軀的李子禮咽了咽口水,聞言趕緊站起來說:「一起,正想我也想洗了。」

說著,追著貝爾摩德來到浴室門口,但下一刻,貝爾摩德伸出纖纖玉手抵住他的胸膛,臉上寫著「勿進」兩個字,然後開口說:

「想洗澡,找你的新女朋友去。」

說罷,抿著嘴,嬌笑吟吟的關上了浴室門。

李子禮:「….」

站在浴室門外愣了半響,李子禮晃過神后苦笑一聲…這個貝姐,讓他說什麼好呢?

….

第二天天亮之後,初升的陽光從玻璃窗照進來。

陽光灑在了那張大席夢思床床上的兩張人臉之上,李子禮醒來之後,看了眼睡在身側的貝爾摩德,露出個笑容,隨後他先去準備早餐了。

等他準備好早餐之後,貝爾摩德從卧室里走出,嘴裡誇張的說:「好香。」

廚藝不錯的李子禮,準備好的早餐確實瀰漫出一股香味,在房間里久久不散。

貝爾摩德看到餐桌上色香味俱全的菜肴,眼睛就亮了:「看起來不錯啊,小混蛋。」

小混蛋?

李子禮臉色有點黑。

以前還沒怎麼注意到,也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貝爾摩德從喊他「弘一」變成了「小混蛋」。

我這麼好,怎麼可能是小混蛋呢。

不行,得讓貝姐糾正過來。

想到這裡,李子禮神色一正,說:「貝姐,你可是我老婆,在這個時候,你應該喊我什麼?」

貝爾摩德眼珠子滴溜溜的轉了圈,已經猜到李子禮心裡的想法,她按捺住想笑的衝動,一本正經的歪頭想了會,隨後說道:

「小混蛋。」

哐!

李子禮差點絕倒,滿臉黑線…天雷滾滾,怎麼不劈了這個大妖精。

咳咳。

李子禮乾咳一聲,按捺住心情,說:「老公,你應該叫我老公。」

「但你確實是個小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