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瑞這邊的防線也的確拿這幾隻變異體沒轍,不管是霰彈機槍還是雲爆彈,哪怕邱瑞裝備的56沖在這個距離上也對它們力不從心,但柳曦卻沒問題。

她手裏的反器材狙擊槍,其有效射程在一點五公里左右,對於四百米左右的目標,根本不在她的話下。

柳曦屏氣凝神,穩穩的瞄著那隻疑似高階變異體,但並沒有貿然開槍。

因為她手裏的反器材狙擊槍還是栓動模式,機會非常有限。

就在這幾隻變異體穿過馬路,準備越過護欄進入北面的步行道時,那隻疑似高階變異體在護欄前稍一停頓,柳曦抓住機會,毫不遲疑的扣下了扳機。

嘭!!

一聲巨響,12.7mm子彈呼嘯而過,從這隻疑似高階變異體的脖子上一穿而過,它的脖子瞬間爆開,腦袋如同皮球翻滾著拋飛出去,身子也在巨大的衝力飛出了兩三米倒落在地。

成功擊斃目標,柳曦這才吐出了一口濁氣,換彈上膛。

但沒一會,更遠的距離上,又跑出來幾隻變異體準備橫穿馬路。

柳曦不禁眉頭一皺,她感覺這是變異體似乎在試探她的攻擊範圍,有些猶豫要不要開槍。

而邱瑞也是同樣的看法,他立即呼叫道:「柳委員,請暫時不要狙擊,變異體現在肯定是在試探,南面的那隻高階變異體應該還沒出現,現在現身的很大可能是指揮型變種!」

柳曦當即決定暫不攻擊,放過了這隻指揮型變種。

但奇怪的是,等這隻指揮型變種過去之後,南面的變異體就再也沒有了動作。對於變異體的這波操作,她和邱瑞都有些搞不明白是在幹什麼。

而那隻穿過馬路的指揮型變種,在另一邊的指揮型變種匯合了。

兩隻指揮型變種先是遠遠的觀察對方,然後才小心翼翼的靠近,相互間發出一陣有頻率的低吼聲,隨後,北面的指揮型變種一轉身,向著己方高階變異體所在的位置而去,南面過來的指揮型變種隨即跟了上去。

向北隨行了差不多一公里左右,終於抵達了目的地。

見到高階變異體后,南面的指揮型變種發出一陣有頻率的低吼之後便俯下了身子。

但高階變異體卻是根本不知道對方在表達什麼。雙方「語言」不通,基本上是雞同鴨講,就算剛才吼了一通,也只是明白對方沒有惡意而已。

這隻指揮型變種見對方遲遲沒有動靜,便用自己的尾巴尖刺在後脖頸處點了點,高階變異體這才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它走到指揮型變種身前,用尾端的尖刺輕輕的刺入了對方的后脖頸之中,一段信息立即通過兩者連接的神經傳導進了它的意識里。

原來,南面的那隻高階變異體發現有敵人侵入到自己的領地后,這才帶着自己的群落前來消滅入侵者,但敵人的實力有些強大,便想與它進行合作。

為了表達自己的誠意,對方特意派遣這隻指揮型變種帶着「禮物」前來拜訪。

「新……品種……」

高階變異體有些驚喜,對方的「禮物」居然是新型變種的改造基因。

將指揮型變種體內的「禮物」吸收之後,高級變異體便迫不及待的將自己的指揮型變種給召了過來,並將新型變種的基因輸入給了它們。

沒一會,這些指揮型變種又去尋找低階變異體,準備改造一批新型變種出來。

而隨之離開的還有那隻南面來的指揮型變種,它帶着高級變異體反饋的信息回去復命。

「變異體究竟在幹什麼?」

看着之前那隻指揮型變種再次出現在馬路邊,柳曦與邱瑞都是一頭霧水,但直覺告訴他們,這不是件好事。

柳曦這次也不管這些變異體有什麼意圖了,既然對方的行動讓她感到了不安,她當機立斷,一槍狙殺了這隻打算返回的指揮型變種。

但這並沒有讓她感到安心,她呼叫邱瑞道:「邱瑞,變異體那邊可能會有變化……」 憑什麼她說抱就抱,當他寧知許是玩具嗎。

許爺冷酷無情拒絕:「不需要。」

南意只是象徵性的徵求意見,壓根沒參考他的回答,管他讓不讓抱,她找機會想抱就抱!

最壞的結果不過是挨頓打。只要別打臉就行。

思及此處,南意覺得人生又圓滿了,手指戳了戳少年的手臂:「老大,要不要吃晚飯,我有給你拿牛奶。」

寧知許可以拒絕她,但他絕對不會拒絕牛奶。

果然,傲嬌許爺在線裝逼:「手抬不起來。」

言外之意:喝!

伺候完大佬喝完牛奶,又給他投食了飯菜,南意看坐在床邊的少年,認為時機差不多了。

吃飽喝足,可以抱了吧。

洞察出她不加掩飾的小心思,在小姑娘兩隻小爪子伸過來時,寧知許歪身躲開了。

燈光折射落在眸子裏,少年眼底漾著似有似無的笑意:「不準抱。」

南意:……..

白瞎了,這飯菜還不如喂狗呢!

**

周日一早

三人在各自房間還沉浸在美夢裏,樓下門鈴準點響起。

傭人開門,穿着碎花小裙子的女孩乖乖巧巧站在門外朝她問好。

「唐小姐,大小姐好像還沒起呢,您直接上去找她吧。」

「好。」女孩子點頭,在門口換好拖鞋,背著書包放輕腳步走上樓。

徑直走到南意房間,唐梔輕叩了幾下,然後推開門。

卧室內,嚴嚴實實的窗帘遮擋得一絲光亮都透不進來。

唐梔按著南叔叔的指示,走過去先把窗帘拉開。

陽光晃在眼前,南意往被窩裏鑽了鑽,又和床融為一體了。

「南意。」唐梔拉她的被子,魔音入耳:「起來學習了。」

學習!

多可怕的字眼吶。

南意算是明白了,除了她不是南耀業的親女兒外,誰都是他的親生孩子。

唐梔逼她學習的行事作風和南先生一模一樣的。

沒法對她說不,南意慢吞吞從被窩裏挪出來,靈魂還在出竅。

睏倦地坐在大床中央,眼皮都抬不起來:「糖紙,其實你晚點來,或者不來也沒什麼關係的。」

「不可以的。」

小女孩很執拗:「南叔叔叮囑我好幾遍,要準時來督促你學習。他還說,你要是不學習,我有沒收你雜誌的權利。」

美好的一天因這句威脅而結束。

為了保住那幾本心頭肉,南意懶洋洋睜開眼:「行,我學。」

這一睜眼,她瞧出來不對勁了。

唐梔眼睛腫腫的,顯然是哭慘了的可憐模樣。而且她穿的還是昨天那條裙子,裙擺處還在桌球廳弄破了一塊。

有點狼狽。

意識徹底回籠,她問:「你昨晚沒回家?」

「嗯。」

唐梔抿唇,細弱的音節溢出。

她這麼乖,能讓她夜不歸宿的,估計是——陳安歌?

南意只磕顏不八卦,沒打算問她發生什麼,揚手指了指裏面的衣帽間:「你去挑一件衣服換上吧。右面那排是我沒穿過的。」

唐梔道了謝,卻遲遲沒有動作。

似乎猶豫掙扎許久,兩手捏著裙子的小女孩才小心翼翼詢問:「南意,你可不可以幫我一個忙呀?」。 正是那一戰,讓他摸到了更進一步的可能,也正是那一戰,讓他在之後半年來實力突飛猛進,一飛衝天,甚至半年之後,突破到傳說中的境界。

成為一尊古之聖賢。

而在國際戰場上,也被稱之為半神。

這個神可不是戰神的神,而是真正的神。

「殿主,這個索倫實力強大,哪怕是四大天王恐怕單獨一人都不一定是他的對手,更何況他還帶著六位戰神,你看我是否通知左相大人親自出手,阻攔此人。」電話另一頭的人,問道。

雇傭之王可不是浪得虛名的。

在國際戰場上戰功卓著,威名遠揚,實力強大。

這可是貨真價實的一尊巨頭般的存在,這一次居然敢來神州大地。

看來他們表面上說擊殺林菲菲,恐怕另有所謀吧。

姜天雙眼一咪,冷冷的說道:「不用,神州大地,這幾十年看似沒落,實際上其中的後手還真不少,這一次也是該他們展示自己肌肉的時候了,要不然這樣的試探只會沒完沒了,讓諸葛連雲動手,國際戰場上各大勢力忌憚的只會是我們人王殿,而不是他們神州大地。」

掛斷電話的姜天依然不放心。

林菲菲的死活管他屁事。

他害怕這些人搞小動作,來一兩場破壞,傷到了自己的親人就得不償失了。

當即,姜天便直接下令,分散在神州的人王殿精銳火速向魔都集結,一直跟隨他身邊的黃級戰隊全部分散在葉曦和兮兮身邊,連老丈人,丈母娘身邊也隨後跟著保鏢暗中保護。

真要讓這些人潛入魔都,搞出事情來,傷害到自己的親人,那才是真正的悔之晚也。

雖然戰神以上的高手動手,他立馬可以感受到他們的氣機所在,但是一尊戰神真要殺一個人,特別是暗殺一個普通人,根本就跟捏死一隻螞蟻一樣容易,除非他是二十四小時保護,不然暗殺之人必死無疑。

姜天唯一思慮的是,林菲菲這個女人,要是正跟葉曦在一起的時候,對方突然動手,怎麼辦。

大麻煩。

姜天揉了揉自己的頭,一陣頭疼啊。

算了,看來自己只能好好保護自己的老婆女兒。

不過林菲菲。

就在這一瞬間,姜天突然臉色微微一變,一股怪異的念頭在心裡閃過,好像自己老婆,在給這個林菲菲做媒。

人家對之前救過她的殺戮這小子有好感。

可惜這小子一心武道,在他眼裡,女人就是老虎,那是要吃人的。

整個一個直男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