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計你離死不遠了,我已經在你身上感受到死亡的氣息。”安然將宋德華周身的陰氣歸納爲人之將死體現出來的氣息。

天眼不可能一直開的,這樣只會讓她消耗法力過多,同時眼花繚亂,眼腫疼痛。所以只有必要的時候纔會開天眼,否則和拿自己性命開玩笑沒兩樣。

“是嗎?”宋德華燦燦笑道,低頭的時候眼睛不經意看向身邊的劉仁才。

“肯定是,本道士看的準沒錯!”安然對於自己還是很有信心的,當下自傲道。

“德華,你過來是怎麼了?”弓長張無意聽安然和宋德華這種不痛不癢的話,當下開口道。

“我想說你們是不是太迷信了?要知道世界上本來沒有鬼,如果有,也是人心裏藏着有鬼不是?”宋德華一副反迷信的樣子。

弓長張和安然對望一眼,弓長張自然沒話說,有些話是真,有些話是假。現在眼前的宋德華這樣說擺明就是阻止他們進去,意思醫院並沒什麼的。可是安然聽到這裏有些惱怒起來。

“你懂什麼?你敢說沒有鬼?你信不信我立刻招只鬼來上你身?!”面對宋德華這種人,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見鬼去吧。

宋德華點頭,鐵骨錚錚。嘴角帶笑似乎在對她說有種就來,沒本事就不要說。

安然被激怒了,當下左顧右看起來,最後來到瑪麗亞醫院大門外張望起來。

“他是怎麼了?”宋德華好奇看着安然,心中對於這個消瘦如女人身材的道士多了幾分疑惑。這性子說來就來,斤斤計較怎麼像個女人?

弓長張聳肩,表示對這三流道長也不明白。弓長張現在可以確定自己請來的靈異顧問是三流道士,一個連桃木劍都能丟的道士,不是三流還能二流?

“你們這羣死鬼,出來一個!”安然月牙玉佩眼前一過,隨即看向瑪麗亞醫院,看着還在遊走的幾個鬼魅道。

要招鬼還不簡單,直接喊就是了。現在眼前這個醫院全是鬼魅!

她的聲音引來不少鬼魅,裏三層外三層,連天空上也有不少低頭看着。道士是他們的敵人,現在他們倒是想知道這個道士衝他們喊是怎麼了?

“隨便來一個鬼,管你是死鬼還是? 愛的力量 鬼,只要幫我教訓那個人,我請他吃香!”鬼吃香,大補!所以有錢能使鬼推磨,有香能請鬼辦事!

衆鬼順着安然的手看去,接着看到一臉風輕雲淡的宋德華,頓時,衆鬼臉色變的難看了。

眼前這道士難道不知道他在說什麼?那個可是先生!居然讓他們教訓先生?就是把他們腦袋擰下來踢出去,撿回來當西瓜破開兩半再丟出去他們也不敢碰先生半根毫毛呀!

不說感恩的心,他們不少曾受過宋德華恩惠,碩大的城市幾乎無鬼不認識宋德華。十年了,在這城市十年,所以也算是他們家傳戶曉的人。

再說,他的師傅……

衆鬼鄙夷,有些嘲笑看着安然。心道這個道士是找死嗎?

“沒鬼願意嗎?我的香高一米,你們誰願意?”安然自信滿滿,鬼比人精,他們在重利之下應該知道怎麼選擇的。

可是回答她的依舊是鴉雀無聲,還有衆鬼鄙夷的眼神。眼前這一情況讓安然無比疑惑起來,這可不像平時這些鬼魅的作風呀!有香不要?大補的東西起不了誘惑作用?

宋德華看着安然,也知道這個小道士在做什麼了。不過這對宋德華有用嗎?

“沒鬼願意?你們一個兩個腦子開竅了?奇怪的很。我燒冥幣給你們,有願意去的嗎?”這次安然的氣焰沒那麼囂張了,帶着商量的語氣。

可是衆鬼依舊沒有理會她,這把安然氣的不輕。這些鬼魅居然不爲所動,不爲所惑,真是豈有此理。

宋德華看到這裏無奈搖頭,心道這個道士就是一女人!

弓長張看到這裏也是臉色尷尬,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

“隊長,裏面的情況良好。我們也沒見到有什麼異常的……”李靜臉帶歡笑出來。她怎麼也沒想到在醫院裏面居然見到之前救他的青年,一個名爲猥瑣的青年。

所以她心情很好,起碼她內心也少一絲愧疚。知道在這裏,那麼她就可以經常來照顧,也算是自己對他的感激,感謝。

“沒有?”弓長張聽到李靜的話頓時疑惑,安然道長現在不正是和衆鬼聊天?

“真沒有,我一路看了又看,沒見有鬼。只是裏面的病人沒人理會,情況有些不妙。”

王同也道,原本他是最怕遇到那些鬼什麼的。不過進去到出來,好好的,那裏有什麼鬼什麼的。

“哦。”弓長張應答,眼睛看了看宋德華並且偷偷轉過去假裝揉眼睛。就在他揉眼睛的時候頓時右眼發紅,開了天眼。

醫院裏確實有鬼,只是現在他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了。所以他只需要開天眼看看就知道了。

轉身用手半遮擋自己的眼睛邊看,一會弓長張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媽呀!整個醫院數百隻鬼魅都在看着這邊,在李靜身後還有三隻鬼魅。而且宋德華的身邊也有!

這感覺讓他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到鬼界了?四周全是鬼,都是!

不過這些鬼魅沒有敵意,因爲他們都在笑着,臉上更多的是玩味和看熱鬧的樣子。而且在李靜身後的鬼魅不正式之前他看到過的?還有兩個曾經捉弄過陳文章和胡月明的。

“哎……”弓長張最後嘆氣,心道原來是他多想了,即便瑪麗亞醫院鬧鬼也是有原因的。比喻那三個醫生和護士,上班時間做那種苟且的事情能不見鬼嗎?

還有被鬼威脅不能出醫院的人他也調查過資料,那些人都是混混,其中一個叫武林的還是個小頭目。所以總的來說這些人都是罪有應得,而不能算在這些鬼魅身上。

最後,弓長張只好放棄了這次任務。

“看來是那三個醫生和護士東窗事發,然後利用鬧鬼來迷惑我們,擾亂所有人的注意力呀!”弓長張知道大多數鬼是好的,所以這次的任務他已經相好怎麼處理了。

“有道理!”李靜等人附和。

弓長張這邊已經開始指揮衆人離開,同時將事情彙報給上面。

至於安然依舊和瑪麗亞醫院的鬼魅討價還價,對於弓長張這邊的事情絲毫未覺。

衆人相繼離開,宋德華對着李靜點頭後也離開了。因爲,有陰警在另一邊等待他。想來是歐陽錦的事情有消息了。

“你們這些不知好歹的傢伙,死了都不讓人省心。居然不聽我的話!”安然衝着眼前衆多鬼魅道。

她口舌都要乾了,一連十多分鐘,依舊沒能說服這些鬼魅幫忙嚇唬嚇唬宋德華。

衆人嬉笑,看猴子一般看着她。

最後,安然妥協了,她服了,她忍!!

“大不了我去起招個孤魂野鬼來!你們這些惡毒的鬼魅!”說完這句話安然轉身並且想着等下怎麼解釋自己要嚇宋德華的事情。

可是等她轉身時候那裏還有人?鬼影都沒一隻!

“媽呀!怎麼不等等我這個靈異顧問呀,一羣沒良心的傢伙!”安然呆滯了很久,最後出聲淒涼道。

可是回答她的只有空蕩的夜晚,帶着夜風吹拂的夜晚……

“確定了嗎?”陰警果然發現歐陽錦藏身之地,想不到這個傢伙兜兜轉轉最後還是回到這座城市。就在城市郊區北面的一個鎮子上,歐陽錦就藏在那裏!

“先生,現在還有夥計在盯着。”陰警恭敬道。

“好!下次有什麼需要的儘管來找我。”宋德華對着陰警道。然後纔在陰警的帶路下向鎮子方向走去。

劉仁纔始終跟在宋德華的身後,三人一起遠去。

就在宋德華三人離開口,在他們原來的地方出現一道影子。影子身材苗條纖細,走路帶着幾分嫵媚注目看着宋德華遠去的背影。

“三番五次壞我好事,我又怎麼能容你?”黑影說話,赫然是道好聽的女人聲…… 鎮子很大,不過人口不多。所以當宋德華來到鎮子外看着空蕩蕩的鎮子時有些落寂起來。

夜晚的時候有夜風吹拂,所以這個時候人比較容易寂寞。而宋德華看着空蕩的鎮子突然也有了這種感覺。雖然這些年他從沒有過這種感覺……

“先生?”劉仁纔好奇看着宋德華,不知道他這是怎麼了。明明已經到了鎮子,卻不進去,而是發呆,神情帶着傷感。

陰警也在看着宋德華,不明所以。

“好……”

“啊!”

就在宋德華回過神的時候卻聽到鎮子裏傳來一到淒厲的叫聲,聲音嘹亮尖細,令人聽了毛骨悚然。

不過沒人能聽到這種叫聲,因爲這是鬼魅死亡前發出的聲音。

“不好!”宋德華還在疑惑,帶路的陰警卻是暗道一聲,接着身子一抖飛舞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宋德華和劉仁纔對望一眼,也已經想到了一種可能。監視歐陽錦的陰警被發現了,所以現在慘遭毒手!

劉仁才快人一步向着陰警後面緊隨而上,宋德華因爲是人的緣故只能落在最後。即便他比普通人厲害,可是在鬼魅這種身輕如燕,空無一物可飛翔和平移的速度之下,宋德華慢了不少。

奔跑中宋德華也有留意四周,這個鎮子有些奇怪,居然沒有狗。

一般來講,但凡偏僻、偏遠的鎮子或者村落是養狗最多的地方。如果你是一個外地人突然來到這樣的鎮子或村子首先歡迎你的就是狗吠聲。甚至還有“好客”一點的,直接來三五條狗將你圍住,讓你步步維艱,步步驚心。

可是在這個鎮子,宋德華沒有聽到狗吠聲。即便宋德華此時放開手腳奔跑,寂靜的鎮子中發出嗒嗒聲。

想不如爲什麼,宋德華也沒再去想,竭力讓自己能趕上劉仁才和陰警的速度,好第一時間瞭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宋德華一路狂奔之後終於來到一所看起來有些破舊的旅店。外面有着昏暗的牌子,上面還有十元一晚單間等字樣。此時劉仁才正站在旅店外張望看着什麼。

“秀才,是不是歐陽錦?”宋德華深呼吸好讓自己能保持安靜,只有這樣宋德華纔不會錯過一些什麼。

“先生,裏面三一六房就是歐陽錦居住的,不過監視他的陰警已經魂飛魄散。同時我們失去了歐陽錦的蹤跡。”劉仁才臉色凝重道。

和他一起的陰警已經開始向外面追去,而他則在等待宋德華的到來。

“這個歐陽錦倒是厲害,居然知道被陰警監視?”宋德華感覺自己小瞧歐陽錦了,這個道士不像道士,更像一個壞事做盡的人。

“這個道士心術不正,先生要小心。”劉仁才善意體提醒。

從種種跡象看來就是這樣,所以劉仁纔有些擔憂看着宋德華,希望他不要着了歐陽錦的道。

“走,但他住房去看看。”

劉仁才點頭,跟在宋德華後面向旅店走去。

此時歐陽錦又跑到什麼地方去了他也不知道,就算找,肯定又要花上不少時間。與其這樣讓自己浪費時間胡亂的找不如到他住房去看看有沒什麼線索。

還好,看旅店的老闆瞌睡正濃,所以沒有在意宋德華已經進去。

房間沒有鎖,宋德華很輕易就走了進去。

這是一個單間,有個小廁所的那種。

房間不大,十多平方米,一張牀直接佔了一半的位置。所以房間裏面的情況一眼就能看的清清楚楚。

有雜誌,有吃的,還有凌亂的被單等等。

這樣看起來歐陽錦一點也不像道士,和普通人無異。

最後地上的一絲血跡引起宋德華的注意,宋德華用手指點了點地上血跡聞了起來。

這血跡是剛留下不久的,只不過血跡問道有些不對頭,不像人的血,而是什麼動物的血。

“奇怪,爲什麼這滴血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道士不是不隨意殺生的嗎?難道歐陽錦在利用這些血做什麼?

整個房間除了桃木味道外就只有宋德華手指上從地面點來的血跡。

“先生,是狗血。”劉仁才的話讓宋德華猛然擡頭看去。

歐陽錦要那麼多狗血做什麼?宋德華思索起來。

說到狗血作用最大的就是制鬼,其中以黑狗爲最好。

但是,歐陽錦現在又是爲什麼?

宋德華再次看向四周,也看看地面有沒紙條什麼,可惜宋德華一無所獲。

“我知道了!”就在這個時候,宋德華終於想到歐陽錦要那麼多狗血做什麼了。

劉仁才也看着宋德華,想知道爲什麼。

“狗血除了可以驅邪作用完,還可以破開師傅的封印!”

宋德華說的封印就是桃木盒,裏面有着師傅的兵器。現在宋德華想,他已經把歐陽錦的目的弄清楚了,是垂涎他師傅的兵器!

“先生,這個人好大的膽子!”劉仁才聽到這裏也是憤怒出聲。

兵器是宋德華師傅留下的,又是他人能玷污的?

“不管膽子大不大,我們要儘快找到這個人!”宋德華說完和劉仁纔出了旅店,舉目看四周。現在他們要選擇正確的方向,不然就只能讓歐陽錦再次逃跑。

“秀才,我們分頭尋找。記住,歐陽錦的道術不差,小心爲上。”鎮子大,四周還有草地山石樹木,所以要找到歐陽錦,難度極大。

“星火神君,燎野之火!”

不得不說宋德華的運氣很好,當他來到西面的時候剛好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接着西面一處山林中紅焰火光直冒,卻是歐陽錦在使用道法。

身子縱跳如奔馬,宋德華的身子快速向冒着紅光的西面靠近。

雖然不知道是誰招惹了歐陽錦使他動用道法,不過這對宋德華來講是好事,直接將歐陽錦的位置暴露,讓他找尋上來。

“你們這些孤魂野鬼再不速速退去休怪我大開殺戒!”宋德華靠近山林的時候再次聽到歐陽錦那壓抑着聲音以免聲音過大傳到外面招來閒人。

可是,他絕對想不到之前他的動作已經將“閒人”招來了,所以即便他現在壓抑着自己,好讓聲音不會太嘹亮也變的無濟於事了。

而宋德華蹲伏在臨近歐陽錦十米不到的草叢中,他倒是想看看這個傢伙到底想怎麼樣,爲什麼要火燒玉魂殿,爲什麼要偷自己師傅的兵器!

眼前不是隻有歐陽錦一個人,四周還有十餘個齜牙裂齒、張牙舞爪的鬼魅。這些鬼魅衣裳破爛,露骨掉肉,赫然都是孤魂野鬼!

“嗚……”

孤魂野鬼們保持原先的動作,如殭屍尋人一般雙手五指利爪張開,試圖向歐陽錦靠去。不過他們始終不敢靠前,因爲害怕,也因爲眼前的歐陽錦橫放的桃木盒散發出令他們恐懼的氣息。當然也少不了在桃木劍旁邊四溢的狗血,同樣讓他們都感到了畏懼。

他們就是被這狗血吸引過來的,因爲他們討厭和恐懼這種狗血,所以當這一帶荒山突然四處瀰漫狗血的氣味時,他們來了。但不想他們來的時候直接被眼前這個道士用道法火焰燒死數十個同伴,現在只剩下他們十多個,耽耽看着不敢上前。

“狗血,討厭的狗血!”孤魂野鬼中站出一人,五官潰爛不見真容,不過此時他卻是雙手五爪黝黑髮亮如殭屍爪牙一般恐人,正對着盤膝而坐的歐陽錦怒目齜牙。

“哼!你們這些孤魂野鬼還真的是得寸進尺!本道要在這裏使用狗血你們也敢在這裏指手畫腳?”歐陽錦說話,聲音無情,雙目冷漠。

“嗚哇!嗚哇……”

十多個孤魂野鬼顯得有些狂躁起來,對於那狗血的氣味他們是真心不喜歡並且顧忌頗多。現在,他們都顯得急躁不安,躍躍欲撲。

可是他們又不敢上前,以免被眼前的道士擊殺,最後和之前他們的同伴一樣魂飛魄散,消失在三界之中。

一時,他們更是急躁,嘴裏發出各種奇怪的聲音,似乎在召喚什麼,又似乎是因爲憤怒而不得發泄才發出這樣的聲音。

宋德華皺眉看着眼前一幕,首先他可以確定的是歐陽錦確實是在利用狗血準備開啓桃木盒。

狗血屬純陽,鬼屬陰,所以狗血可以驅鬼避邪!尤其以黑色沒有任何一根雜毛的黑狗血效果最佳。可是,狗血同樣可以破除一些封印,據說很久以前就有隻需要集齊九十九條狗,將其殺死並在二十四小時內將狗血融在一起可破天下任何禁錮,可滅任何鬼魅的傳說。

不過顯然,這並不是傳說,而是確有此事。現在歐陽錦所做的不正是這件事?這也就怪不得宋德華進鎮子的時候聽不到半點狗叫聲,原來已經被歐陽錦這個所謂的道士所殺,而且宋德華可以肯定他殺的不是一個鎮子裏的狗,附近所有的狗包括流浪狗都應該被其所殺了吧?

“該地的道士,難道你就不知道你死期將至了嗎?”看到這裏,宋德華不需要出手只怕眼前的歐陽錦也活不了多久。

九十九條狗雖然威力其大,可是一飲一逐皆有天理,一因一果皆會報應。歐陽錦是道士應該更明白一點,相傳楊二郎座下哮天犬本體就是黑狗所化,只因其巧遇楊二郎最後修道成名。 所以黑狗容納了先天至陽之氣,對付鬼魅爲驅邪爲上上選,如沒有千年道行修爲的妖怪也休想近身!可是,凡間的黑狗有如此霸氣那也不過是因爲他們老祖哮天犬的原因,所以凡間的黑狗都是哮天犬的近親……

此時歐陽錦滅殺九十九條狗裏面必然有黑狗,因爲誰都知道黑狗血纔是威力最爲霸道,沒有之一。所以他一定會先殺黑狗,然後在黑狗不夠的情況下用其他的狗血來充數。這樣做雖然威力發揮不到最大,可是威力也不小。

也正是這樣纔將四周孤魂野鬼們顯得無比急躁不安,恐懼害怕紛紛上前的原因。而且他們在嗷叫,那是召喚的聲音!

黑狗是近親,其他的白狗、黃狗也是親戚的親戚,所以間接的,歐陽錦是屠殺了哮天犬的全部親戚……

“該死的,你們再打攪我開啓封印我立馬殺了你們,讓你們魂魄消散三界!”孤魂野鬼的悽悽叫聲讓歐陽錦煩躁了,所以他憤怒道。

他的話還是起到了一定的威嚇作用,孤魂野鬼都閉嘴,身子後退。

宋德華看到這裏疑惑起來,這些孤魂野鬼有些反常。之前不惜被歐陽錦殺死也要靠近,如今卻被歐陽錦一句威脅的話就嚇的後退?

宋德華的師傅說過,孤魂野鬼也要給予必要的尊重,所以宋德華這十年裏但凡遇到孤魂野鬼有病痛也會出手緩助,不求回報。

這也讓宋德華瞭解到這些沒家沒身份,身前被拋屍野外的他們其實比一般的鬼魅都要強上不少。也許是孤魂野鬼,所以他們更渴望有家,也就顯得更團結。就如眼前一幕,他們不畏死亡,團結一致和歐陽錦對抗。

可是現在他們卻放棄對抗顯得害怕和後退,這不符合宋德華所瞭解的孤魂野鬼。除非,他們知道或者感受到什麼,所以現在後退避開,以免傷了自己。

宋德華看了看桃木盒外狗血,又想起哮天犬傳說,於是,宋德華也開始後退。有些東西寧可信其有也不要盲目自大,自以爲是。尤其是宋德華本身職業在普通人眼裏只怕是個笑話而已。可是,宋德華是魂師,這是確確實實的事。

歐陽錦見這些一直像蒼蠅的孤魂野鬼全部後退,這才恢復原先入定的模樣,專心開啓禁錮,將這個桃木盒封印打開!

歐陽錦用了無數方法依舊沒有辦法打開桃木盒,即便他用斧頭去砍也砍不動,而且讓他驚訝的是原本只是木的桃木盒居然刀槍不入,最後他纔想到這個古老的辦法。狗血禁!

他倒是想看看桃木盒裏面究竟是什麼東西,桃木打不破,砍不了一定和桃木盒裏面的東西有關係。不然也沒必要用這等上好的桃木作爲盒子。而且這東西長有兩三米,實在讓人不得不猜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