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們剛剛成親沒幾天,自然要緊緊地靠近了。」明昊已經脫了外衣,「你當初說了我說什麼都不放開的,這你愛害羞我為你著想,讓你在房裡不放開我了。」

他貼近妻子的耳朵,「不放開的最高境界,就是……」

「刺啦」——絹帛被撕裂的聲音。 506

南國皇宮

「陛下,怡嘉郡主前來拜見陛下。」外面傳來聲音。

「怡嘉郡主?」南宮嘉兒來做什麼?

「初一去請。」

御花園中

薇薇娘子給了他特別製作的一幅畫,不同的角度何以看出來不同的他,當然是她所說的什麼Q版本的他!

「十五,你比你哥聰明不少,看看你能看出來多少個朕?」南宮傲遞給十五畫紙。

「陛下,臣陪您一起看了有一個多時辰了,您看出來了四個,臣還是只看出了兩個。」十五說。

「恩,果然你也只是比你哥眼睛好使一點,難怪他只看到了一個。」南宮傲噘嘴,送來的畫卷裡面還夾著一張紙的,說是他下次見到薇薇娘子如果說出了正確答案可是會得到獎勵的。

他得快些找出來!

「嘉兒見過陛下!」南宮嘉兒隨意地行完禮便也坐下了,「堂哥,嘉兒回來幾日倒是稀奇地有點水土不服,遲了幾日來拜見可別怪罪嘉兒啊!」果然她的傲堂哥一如既往這麼貪玩。

南宮傲自然是知道她幾時回來,這些日子又是做了什麼的。甚至是她回來濟州的地方可不是南疆這一點!

「你這一去就是近十年之久的,回來家這邊倒是水土不服了。」南宮傲收起畫卷,「朕還以為你忘了堂哥我了?從南疆回來可有成就?給堂哥又帶了什麼好玩的?」

要說南宮嘉兒對南宮傲的認知和她的父王一樣不過是個心性單純不成熟的男人,所以當她知道父王有了篡位的心思,對南宮傲有些同情和不忍。畢竟自小他對她從來不差。可這不代表她會站在他的一邊了。

她到底是攝政王府的人!

「東西自然是帶的,你是嘉兒最親的哥哥自然會有最好的禮物了。」南宮嘉兒讓人拿上來,「堂哥,這可是我帶回來的,你應該會喜歡的。」

「十五好生收著吧,晚上我再拆開看看。」南宮傲笑說。

看著面前的男子笑得單純無害,她心裡並不好受。這樣子對她傻笑的人似乎很久以前也有一個,可是昨日那個男人對她似乎已經不會再笑了,就連客氣的笑容都不會了。還有……還有一個從來對她都沒有溫柔笑過的男人!

鳳沐璃!待父王取得了大權,你等著,她南宮嘉兒不會放過你的。她在錦國收的所有委屈她會一一償還,給你還有你那個舞依炫!

「嘉兒,嘉兒?」

「啊?」她這才回過神來,這手也慢慢地放開了,只是這手心的血痕卻一時半會好不了了。

南宮傲扯了下嘴角,「堂妹這是想到了什麼?如此的失神?難道是意中人?」

南宮嘉兒淺笑,「堂哥說笑了。雖然沒有確定關係但是他對我痴心一片,而我也有所心動了。」也許吧,還是李昊的她對她確確實實是傾其所有的,即便他現在身邊有了別的女人可是他見到她的那一刻,她知道他忘不掉他們所有的。

她會努力挽回的,上官明昊只能對她好。

「是嗎?」南宮傲噙著笑,「不知道是哪家公子如得了我們攝政王府的郡主?」

「堂哥,你也是認識的。但,現在我和他有了些彆扭,所以還不方便說。」南宮嘉兒說。

「好,要是你和他真是天作之合兩情相悅,堂哥定會給你賜婚的!」

南宮嘉兒起身行禮,「那嘉兒就先多謝皇帝堂哥了。」

「哎?對了,堂哥,你也老大不小了,雖說你這暖床的一大把,可你這應該有個妃子皇后什麼的吧?畢竟朝堂上對這件事應該不止提過一次了,父王說大臣們很是有意見的,他雖然幫你壓下來了但是寡不敵眾啊!」

南宮傲大笑起來,「堂妹你還太小了,這後宮之事你還不懂。這要是真的著了幾個女人進宮麻煩,煩人還怕會管著朕,這會兒朕想寵幸誰就寵幸誰,她們更是覺得莫大的福氣~」他敲著二郎腿晃悠著玉佩,「溫香軟玉溫柔鄉不比那婚後悍婦母老虎來得好?」

南宮嘉兒也不好說什麼,也是無言。

「前日那刑部尚書來我家找父親有事兒,我路過聽到幾句,堂哥你在那刑部尚書面前聽過那李大人的女兒不止一次啊?是不是….對人家有些意思?」

……

入夜

南宮傲已經批完了奏摺和書信,今天的速度快的可怕!接著就拿著那畫卷又開始研究了。

十五和初一看得出來這怕是心急要見木薇姑娘——等等等,未來的皇後娘娘,應該是穩得了。不過他們也理解,畢竟他們剛剛成親,小別勝新婚,更別說他們的未來皇後娘娘還拋出了獎勵!這陛下可不得賣力。

下旬進來了,「陛下,上午的時候郡主和木…未來的皇後娘娘已經見過了。似乎之間的火藥味很濃,未來的皇後娘娘似乎把郡主給堵得說不出話來,內容似乎和郡主在錦國京都的事情有關。」

「京都那邊似乎沒有傳來關於嘉兒的什麼消息?」南宮傲問。

下旬說,「是錦國的太後娘娘也就是現在的太皇太后,陛下您的姑奶奶給把事兒攔了下來,想必是為了維護南宮皇家的聲譽。加上錦國丞相造反還有新皇登基一些大事,這事兒也就是被翻篇了。」

南宮傲說,「姑奶奶這一大把年紀還要為這小輩操心,也是難為她了。」

「那麼事情都查清楚了嗎?」

「查清楚了,這紙包不住火,雖然之前的京都不少被瞞了但是這一字閣的夥計還有離王府的家僕似乎很配合地把事情原委都給說了。」下旬對於這一點也是摸不著頭腦,「事情的的確確郡主的聲譽算是毀了,所以才會說沒有去過錦國吧,但是就算是有人知道南國的人應該也都不敢說。」忌憚攝政王!

總裁,我們結婚吧 「說說看吧!看看朕的好堂妹做了哪些驚天地的事情?」南宮傲有些踩到,畢竟在薇薇娘子口中的舞依炫——是他第一的情敵威脅,每天都要說上一些。

「事情大概是幾個月前……」

經過這下旬的一番平鋪直敘的講解,來龍去脈也都清楚了。

南宮傲還以為今日看錯了他那堂妹眼中的狠辣。

「嘉兒這些年的脾性倒是越來越有特點了!」

我滴個媽呀!也只有他們陛下還能對這種女人的心狠手辣還有歹毒心腸說成這是——特點了!

「今日嘉兒給的禮物拆了嗎?」

「還沒有!」初一答,「要打開嗎,陛下?」。

「自然要的!」南宮傲小心地收起來畫卷,「人家怕也是費勁了心思的,怎麼著也得去看看。」

「對了,讓明昊連夜進宮陪朕下下棋。」

「是!」十五領命。

……半個時辰不到,明昊便急急忙忙地從安茜的懷抱退出來,把人給送回家才匆匆地趕來皇宮。

當然是,悄悄地進來。

「陛下,您的畫卷已經分析完了?」上官明昊執白子,落!

南宮傲說,「你的初戀情人回來了又如何感想?」黑子,落。

「知道嗎?嘉兒今日差點就直接向朕說明要給她賜婚了。」南宮傲吃一顆棋子,「甚至有意撮合安茜和……朕!」

接著,南宮傲又吃了五顆。

「只要您不擔心木薇姑娘提刀來!」上官明昊反手便吃了他的棋子——四顆。

雙方皆是皮笑肉不笑。

神仙的圈養生活 「你還真是沒有意思啊!」南宮傲瞥了他一眼。

「陛下該說正事兒了。」上官明昊看了眼邊上放著的精緻盒子,「陛下那該是怡嘉郡主送您的禮物吧!」他今日下晚的時候也收到了一份從攝政王府送來的。

「想必嘉兒也是送給你一份了。這麼看來嘉兒這次不想對你放手了。」他們之間的事情他多多少少的聽說了,但是具體他還是不知道的。

「曾經相識一場罷了,那禮物早已經轉手給了別人。」他連拆開都沒有拆開便送給下人了。

南宮傲一副可惜的樣子,「是嗎?你怕是也沒有打開過吧!」

「或許你的安茜怕是不用傷心你會因為雙生蠱而變心了。嘖嘖嘖,可惜啊,一出好好的大戲你就這麼浪費了~」

他說的倒是輕佻輕鬆的,可這上官明昊的臉彷彿是結了層霜。

「什麼?郡主用了雙生蠱?」那可是禁忌蠱術之一,她怎敢?

「朕不過是推測他對你會的,畢竟今日你們之間的交鋒讓我家薇薇娘子給讓你直接立了態度,按照嘉兒的性子又豈會善罷甘休!就好比……」他說,「那錦國離王所中過的蠱毒!」

「鳳沐璃!」她果然去找他了。

南宮傲覺得明昊和錦國離王鳳沐璃之間關係匪淺。

獨愛驕陽 「十五!」

十五把東西呈上來,一共有好幾個錦盒,一一的打開,「南國的人到底會知道些蠱毒之術,十五早些年也有涉獵,發現這一盒的糕點還有那從南疆帶來的所有東西似乎都有些蠱蟲的陰氣和味道,但是屬下認不出是何種,亦是或不過是香料?」

上官明昊已經好久不接觸蠱毒之類的,但……

「加了羅疊蠱!」僅僅一聞便已知曉,「此蠱雖然不會害人性命但惑人心智令人服從,但是毒性猶如名字每一日都會慢慢地疊加直至那人神志不清到連自己都知道是誰。」

南宮傲拿起筷子夾起來一塊糕點,「初一你們誰自願嘗一嘗,給朕看看效果到底如何?」

退避三舍的意思初一幾人大概表現的淋漓盡致!

他冷笑,「看來就嘉兒對朕還算是手下留情,不是嗎?明昊!」

「是!」南宮嘉兒的蠱術若是想要殺人於無形根本不費吹灰之力,所以對南宮傲絕對的手下留情了。

南宮傲把糕點扔回了錦盒中,「但她對曾經的你並不手下留情,對朕也不過是念及兒時之情。」

「你說若是朕沒有遂她的願了,把李家小姐賜予你,下一次的見面會不會便是國喪!」這一點南宮傲似乎毫不懷疑。

「陛下?」上官明昊卻也是…那麼的毫不懷疑,她想來都是不擇手段。

「明昊?你說,這世上,我還擁有的親人是不是…只有木薇不想要我的性命了?」他又再一次地笑了。

這個年輕的帝皇,他用了我這個自稱,明明該是個坐擁無上權力的人,卻也有著無盡的悲哀。

可此刻的上官明昊安慰不了他什麼,因為此刻的他似乎也充滿了失望。

「她曾經殺了我!給我飲下世上最可怕的蠱毒之一。」上官明昊也笑了起來,「也許,這麼說你會好受一些。」

「可,也許是你的慶幸!」南宮傲說,但這件事南宮傲驚了——嘉兒竟然對明昊會下此毒手,那時候她才多大?

「換個方面思考我也確實該感謝她。」錯愛了她,但愛對了安茜。

「也許我也該感謝他們一家子,若非我那皇叔,薇薇也許也不會來這南國了。」他的生命不會碰到這麼鮮活的女人了。

上官明昊說,「是啊,是啊~」

「還真是不知道我們在比誰更慘,還是更幸運?」

兩個男子倒是開懷一笑,這一次是因為他們各自的歸宿,他們的幸運。

—————————————————————————————————————————————

「文靜!唯一!」綿綿敲著大門,因為身高的問題,所以就折下來一根棍子來敲門了。真是的,這個門敲起來好痛的,都喊了這麼久了還不出來?幹嘛把門做得這麼隔音!

綿綿小朋友被文靜和唯一告知了住址,本來想著第二日就來的玩的。可是她被老爹發現了所以被禁足了,可惜老爹又不准她說出來住的地方,所以只好找著機會偷跑出來了。

好在她的記性好,很快就找找了這個「文府」!

「不行了,不行了,我得趕緊出門了。再不出門就得被木蓮姐罵了?」這陣子老是半夜和南宮傲說體己話,知道他最近壓力大也煩心也只好由著他耍耍性子說說事兒了。但是他也體貼她知道她也挺忙,說話都是點到為止,也盡量也不說什麼讓她擔心的。

可這親密的人又怎麼會發現不了呢?

他很傷心、失落!而她能做的也只是好好的陪著他了。

「小姐,慢走!」家丁給急忙地跑過來要給開門。

還離著老遠的,木薇拿手擋住還是她自己來吧!

「唉呀媽呀!這小不點兒的?」木薇嚇一跳,一打開門一個小孩子蹲守著。 507

「薇薇姐姐?」

「綿綿?」

兩人很是驚訝!

「又偷跑出來了?」

「這是你家?」

木薇知道穆青大叔不放心,也是,像鏡花水月的村民都是淳樸的不像話!綿綿這個小不點那麼嚮往外面的世界,可是畢竟年紀小沒有涉足過。

「我可是沒說我住在這兒的!」她是被勒令絕對不準說的,這樣子穆青就會放心她不亂跑了。

綿綿把過重的「某物」(也就是雪球)往上提了提,「我可是來找我朋友的。」看木薇這一身裝扮,「木薇姐姐…不對,南夫人,穿的這麼好看是不是要出門啊?」

真是好看!綿綿感覺木薇的衣服實在是好看死了。

木薇自然瞧的出來她這驚嘆,「這可是我最普通的衣服了!」那聲南夫人叫得她心裡可是舒坦了。

「真的嗎?」綿綿伸出手,「我可以摸一摸嗎?」

「摸吧!」木薇覺得這丫頭一定是來找文靜那丫頭的,「你的朋友是不是叫做文靜啊?」

「哇偶!」綿綿退後了一步,「南夫人,你何時如此的聰明了?」

木薇垮了臉,「到底會不會說話啊?本夫人我一直很聰明好不好?」她拿著食指點了點她的小腦袋,「我是文靜親姑姑。」

「這樣子啊!」綿綿瞭然,「怪不得,綿綿說她有一個姑姑很厲害的。說是工藝了得而且很漂亮。」

「改明本夫人給你做一套衣服!」木薇心情大好,順便再給她的小侄女兒做一套。

「真的嗎?」綿綿高興地跳了起來,嚇得雪球睜大了眼睛然後……就又睡死過去了。

「謝謝南夫人了,我覺得南驕哥哥一定是上輩子積了大德才會娶著你的。」綿綿可勁兒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