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寶大亨?賣鑽石的嗎?”葉知秋一愣,又想到了兜裏的幾顆寶石。

“是的是的,賣鑽石的。”李宇傑拼命點頭。

說話間,特護病房裏走出來一個男人,正是昨晚陪在宋佳身邊的男子。

那個男子走到葉知秋的面前,略一點頭,說道:“葉大師,你的美女搭檔,表演法術的時候,讓我妹妹受了驚嚇,導致精神失常……”

“不關我的事,是你妹妹主動要求的。”葉知秋聳肩。

“我知道不關你的事,但是我希望你幫忙,讓我妹妹恢復。我們不會虧待你的,錢不是問題。”男子說道。

李宇傑急忙搶在前面:“宋公子放心,葉大師一定幫忙!”

葉知秋瞪了李宇傑一眼,轉臉看着宋公子,問道:“你妹妹現在怎麼樣?”

“剛剛打了安定,昏睡。”

“等她醒來,如果還是不見好轉,送去李家別墅,我在那裏給她治療。現在昏睡,沒辦法。”葉知秋丟下一句話,一轉身,帶着柳雪而去。

宋公子想了想,對李宇傑說道:“你也回家吧,明天去你家裏。如果我妹妹有任何意外,李宇傑,我絕不放過你!”

“宋公子放心,葉大師道法通天,一定有辦法的。”李宇傑如逢大赦,點頭哈腰地告辭,追了葉知秋和柳雪。

李宇傑駕車,帶着葉知秋和柳雪回家。

一邊開車,李宇傑一邊發牢騷:“有錢人是不講理!宋佳的事,明明跟我們沒關係,卻賴我們了,真的是狗仗人勢,狗眼看人低!”

柳雪笑道:“大導演當面不敢說,背後罵人,也沒有大意思啊。”

李宇傑訕訕一笑,又說道:“其實啊,宋佳今晚的大走光,對她以後的演藝事業,大有幫助!”

“喂,都走光了,還有什麼幫助?”葉知秋問道。

“葉大師,這個你不懂了!現在的娛樂圈,要炒作!宋佳這樣大走光,娛記們至少要炒作半年。這半年的時間,宋佳會佔據各大娛樂版新聞的頭條,知名度蹭蹭蹭地往飆升啊!你不知道,現在的很多女演員,有時候還故意走光,吸引關注度。這是炒作技巧!”

“我去,果然是技巧!”葉知秋和柳雪都嗤之以鼻。

“嘿嘿,娛樂圈這樣,那些女演員,一個個地冒充玉女淑女,其實都巴不得在大衆場合走光,然後一炮而紅……”李宇傑開着車,嘴裏滔滔不絕,如數家珍。

回到李家別墅,已經是深夜。

葉知秋正要休息的時候,鬼童子來報,說黑白無常在後院等待。

白天約好的,黑白無常回冥府詢問國大學的鎮局如何處理,這時候,來向葉知秋通報。

葉知秋沒辦法,下樓來到後院,會見黑白無常。

黑無常抱拳:“見過葉老弟。”

“老哥客氣了,蚩尤老婆的事,冥界怎麼說?”葉知秋問道。

黑無常點頭:“秦廣王陛下的意思,是最好不惹她。因爲這種古惡靈很強悍,易放難收。如果葉老弟一定要破局,那麼……冥界恐怕幫不大忙,只有本地城隍,和我們兄弟倆,聽候葉老弟的調遣。”

葉知秋呵呵一笑:“晚清時期的一個風水先生,都能佈局鎮住蚩尤的老婆,難道我們鬥不過她?我也不想惹她,但是根據雪兒的說法,無極之地一旦轉移過來,她還是會出來的。與其等她自己出來,不如我們先下手爲強。”(第三更) 黑無常搖搖頭,說道:“當年,那個風水先生鎮住蚩尤的老婆,也不是一帆風順的。 據我們所知,當時死了很多人,最後把忠義無雙關帝聖君請來,也無可奈何……”

關二爺都收拾不了這婆娘?

葉知秋一愣,問道:“關二爺都不行,最後是怎麼鎮住這東西的?”

黑無常咧着嘴,笑道:“據說關二爺可以對付蚩尤,但是不能對付蚩尤婆娘。當年,風水先生請來關二爺,關二爺顯靈說道,對付蚩尤的老婆,需是張翼德大將軍。最後,風水先生真的請來了張飛張翼德附體,這纔拿住了蚩尤老婆,壓在八卦鎮局……”

葉知秋哈哈大笑:“看來對付潑婦,需用莽夫?關二爺義薄雲天,大概是不想和潑婦交手,玷污了自己的名聲吧?”

張飛是歷史有名的惡漢莽夫,用他來對付潑婦,倒是好主意。關二爺揹負着武聖人的名號,如何好意思,對一個女子下手?

“具體原因不清楚,我瞭解到的情況是這樣。”黑無常點點頭,又說道:“葉老弟一定要破局,請做好準備。如果自己制不住蚩尤老婆,趕緊請神附體,我們兄弟倆,怕是幫不了什麼大忙。”

“行,我心裏有數。”葉知秋點頭。

黑白無常抱拳告辭,瞬間消失。

葉知秋回到樓休息,打算明天找柳雪商量。

次日一早,柳雪主動找來,問道:“知秋,昨晚黑白無常過來,怎麼說?”

葉知秋一笑,將黑無常昨晚的話,告知柳雪。

婠居一品 柳雪也覺得好玩,笑道:“你可以師公身,能不能請來張飛身?”

“張飛是有神位的,但是能不能請來,不好說……”葉知秋沉吟了一下,說道:“請神附體,是萬不得已的情況下,纔可以使用的,對自身很不好。我覺得,憑着我們的力量,應該可以對付那婆娘,不至於要請神吧?”

“我也這麼覺得。”柳雪點頭。

“先試試吧,如果真的不行,試着請神,看能否成功。”葉知秋說道。

計議已定,大家開始吃早餐。

早飯還沒吃完,宋公子帶着一幫保鏢和護理人員,把宋佳送來了。

宋佳披頭散髮,目光畏懼而又渙散,瘋子一樣,和昨天明豔動人的形象,判若兩人。

宋公子走前,對葉知秋抱拳:“葉大師,我妹妹醒來,還是不見好轉……”

“行了,帶她進來。”葉知秋淡淡地說道。

李宇傑急忙招呼護理人員,將宋佳扶進了樓下的客房裏。

葉知秋當場畫了一道定魂符,在碗裏燒化,衝了半碗水,讓宋佳喝下去。

可是宋佳真的瘋了,說什麼也不喝水,大吼大叫,護理人員根本控制不住。

宋公子皺眉,請示葉知秋:“葉大師,硬灌下去,行嗎?”

“不用,我來吧。”葉知秋走到宋佳的身前,與之對視,使用五鬼迷心術,緩緩說道:“宋佳,你是不是很渴?要不要喝杯水?”

宋佳的目光碰見葉知秋的眼神,立刻被迷住,癡癡地笑道:“是的,我要喝水……”

葉知秋端過水來,親手喂宋佳喝了下去。

看着宋佳喝了符水,葉知秋繼續施展五鬼迷心術,說道:“宋佳你累了,應該睡一覺,等你睡好了,精神也好了……”

宋佳這時候,原本精神渙散,哪裏抵得住葉知秋的五鬼迷心術?隨即睏意涌,眼皮沉重,躺在牀睡了過去。

“一個小時叫醒她,百無禁忌了。”葉知秋對宋公子說道。

宋公子親眼見到葉知秋的法術,大喜過望,千恩萬謝,並且開出一張支票來,大手一揮,是五十萬!

對於宋公子的家產來說,五十萬連毛毛雨都算不。

葉知秋也不客氣,收了支票,請宋公子來客廳喝茶。

一杯茶喝完,葉知秋從兜裏摸出一顆寶石來,說道:“聽說宋公子是珠寶大亨,能不能給我鑑定一下這顆小石頭?”

這寶石是在崑崙山斷魂谷水簾洞的星盤得來的,一共有七八顆,葉知秋拿出來的,是最小的一顆,綠豆大一點。

宋公子急忙點頭,接過寶石來看。

反覆看了幾眼,宋公子對助理說道:“從我的車,把我的珠寶鏡和熱導儀拿過來。”

助理急忙點頭,去車拿工具。

隨後,宋公子接過工具,仔細鑑別,說道:“是鑽石……而且品質極高……”

葉知秋心裏竊喜,問道:“這顆鑽石,要值多少錢?”

“這樣大的鑽石,不太多見,切割加工以後,估價一百萬以。”宋公子說道。

葉知秋哈哈一笑,從兜裏把最大的那一顆鑽石拿了出來,問道:“這一顆是不是鑽石,值多少錢?”

“這麼大一顆?”宋公子的眼珠子直了,接過鑽石繼續鑑定,說道:“如果這也是鑽石,至少、至少……也得一個億以吧!”

握了棵大草,一個億!?

葉知秋也被嚇到了,這樣的小石頭,值一個億?

宋公子已經用熱導儀進行了初步鑑定,激動地說道:“是鑽石,是天然的鑽石,價值連城啊!”

“哈哈!”葉知秋也欣喜若狂,對一邊的李宇傑說道:“大鬍子,把那個……林立影的生意推掉,我不做了!我現在是億萬富翁,不稀罕她的一千萬!”

葉知秋的口袋裏,還有好幾顆鑽石,加起來,怎麼算也有五個億以吧?

有了這麼龐大的家產,還捉個屁的鬼,做個屁生意啊?

忽然暴富的葉知秋,覺得失去人生目標了!錢太多了,還需要奮鬥嗎?

宋公子聞言,急忙說道:“葉大師,林立影是我表妹,現在被小鬼反噬,生不如死,你還是救救她吧!你的鑽石……我可以高價收購,算是對你的感謝了。”

李宇傑也在一邊央求:“是啊葉大師,我已經和林立影約好了,咱們不能違約啊!”

葉知秋從狂喜漸漸冷靜,點頭笑道:“行行行,只要宋公子幫我脫手鑽石,價格達到我的預期。我免費給林立影看病了,分不要!”

宋公子更加激動,說道:“我要調取精密分析儀器,對葉大師的鑽石,進行進一步鑑定,才能估價……”

“你也不用調取儀器了,把我的鑽石,直接帶回去鑑定吧,然後跟我說一聲行。”葉知秋說道。

宋公子一愣:“這樣不好吧?這顆小鑽石無所謂,但是大鑽石太珍貴了……”

“沒事,估計你也不敢給我掉包。”葉知秋無所謂地揮手。

億的東西,他很放心地交給宋公子,也真是心大!

“既然葉大師相信我,我恭敬不如從命了。”宋公子點點頭,很謹慎地將兩顆鑽石收起。

刺激求生之踏遍群星 一個小時過後,葉知秋喚醒宋佳。

再看宋佳的精神,果然已經大好。想起昨天晚走光的事,宋佳神色大囧,不敢與葉知秋對視。

宋公子帶着妹妹,辭別葉知秋,回去鑑定鑽石。

葉知秋也帶着柳雪,會同幼藍和蘇珍,再次前往國大學,去看那個鎮局,商量從哪裏下手,將蚩尤老婆弄出來。

這次,葉知秋沒帶李珊珊。帶着她的話,說話不太方便。

來到國大學,在心廣場的火炬臺下,柳雪看着四周,一邊掐指推算方位。

葉知秋知道柳雪在計算陣法的兇吉方位,也不打擾,默默地等着。(第四更,答謝書友‘許三公子’的多次飄紅打賞!) 書接回,葉知秋和柳雪等人,再次來到長安國大學,研究這裏的鎮局和祭局。 陛下,奴婢替你打江山 品書網()

可是柳雪正在推算,還沒有出結果的時候,前後左右,忽然走來一些熟悉的身影。

葉知秋頭大,果然天下道門都聞風而動,跟到這裏來了!

那些人之,有全真派的姜銘濤和張大仙,還有姜銘濤的大弟子董曉宇,還有嶗山派的張水生和他的師兄弟,還有武當派白楓老道的弟子,黃梓軒和曾豔萍。

還有一些人,葉知秋有些面熟,卻叫不出名字。

這些人都從四面八方的建築物後面轉出來,走向火炬臺所在的廣場。

看到葉知秋,大家都裝作意外遇見的樣子,揮手打招呼。

——其實,這些傢伙大多是跟蹤葉知秋和柳雪而來的。因爲柳雪的身份祕密,已經傳開了,道門人都認爲,柳雪所在的地方,是無極之地出現的地方。

大家都在打着小算盤,希望可以找到無極之地,在裏面修煉一下,藉助無極之地的威力,嘩啦一下白日飛昇,得道成仙。

唉,一個虛無縹緲的無極之地,攪亂了人心,也攪亂了道心,攪得陰陽兩界雞飛狗跳啊!

柳雪看見這些人,也微微皺眉,卻又無可奈何。

這裏是公衆場合,誰都可以來的。

姜銘濤走前,笑道:“真巧啊葉老弟,沒想到在這裏又遇見你們了。”

葉知秋也皮笑肉不笑:“是啊道長,太巧了。”

清靜派的張大仙走前,問道:“葉道友和柳姑娘在這裏,莫非是尋找無極之地?”

“我不在尋找無極之地,而是在做……無稽之談。”葉知秋嘿嘿地笑,又說道:“各位繼續,我們還有些事,先走一步了。”

說罷,葉知秋拉着柳雪的手,轉身走。

既然大家都來了,葉知秋和柳雪只好迴避,眼不見心不煩。

姜銘濤和張大仙等人,看出了葉知秋的冷淡態度,也不好強留。

葉知秋等人走出學校大門,在校外找了個飯店吃飯。

柳雪這才說道:“這些道門人,像狗皮膏藥一樣貼着我們,礙手礙腳啊。”

“爲了尋找所謂的無極之地,道門人已經死了很多了,怎麼還不怕死?”蘇珍說道。

“這是他們的劫難,我師父說,斗轉星移,道門會有很多人,要應劫而死。”葉知秋說道。

幼藍插了一句話,問道:“師公,天下道門都在行動,你們茅山派和龍虎山,還有閣皁山,怎麼這麼淡定,沒有參與其?”

“誰說茅山派沒有參與,我不是茅山弟子嘛?”葉知秋苦笑,又皺眉道:“龍虎山一直不見行動,這的確很怪……莫非,龍虎山張天師有神機妙算,一切都在掌握?”

柳雪微微點頭:“以龍虎山的地位,除非有十足把握,否則不會出手的。還有一個可能,龍虎山張天師,已經和我一樣,窺破了天機,知道無極之地正在生成,所以按兵不動,等待時機成熟之時,再出手。”

“或許龍虎山不稀罕無極之地?”葉知秋問。

柳雪搖頭:“不可能,別說龍虎山現任天師,算是龍虎山第一代天師,也要尋找無極之地。越是道行深厚的,越加在乎。因爲斗轉星移之時,是末法時代的來臨。只有無極之地,才能保存自己的靈力,劫後餘生。”

葉知秋還是不大相信,問道:“這麼說,如來佛祖和玉皇大帝,還有太老君等人,都要來尋找無極之地?找不到,他們也得玩完?”

“有沒有如來佛祖和玉皇大帝,鬼知道?如果有,那麼他們也不例外,同樣在尋找無極之地。”柳雪一笑。

“太玄乎了,我理解不過來。”葉知秋一笑,喝酒吃菜。

蘇珍眉頭微皺,問道:“道門人跟蹤而來,我們後面該怎麼行動?”

葉知秋嚥下嘴裏的菜,說道:“我想到了一個好辦法……”

“什麼辦法,快說。”柳雪急忙問道。

葉知秋嘿嘿一笑,說道:“等我賣一顆小鑽石,然後僱用三百個小混混,把這些道門人全部打殘了,叫他們再跟着我!我們現在是有錢人,用錢砸死他們!”

“這是什麼餿主意啊?敗家子狗少爺的做派。”柳雪大笑搖頭。

蘇珍和幼藍也搖頭苦笑。

追妻999天:狼性總裁請矜持 葉知秋笑道:“剛纔是開玩笑的,現在說正經的。我們可以佈置一個高明一點的陣法,將道門人全部引過去,然後困住他們,我們再來國大學破局,抓捕蚩尤他老婆!”

“這是個好主意,找個偏僻的地方,設置一個陣法,完全可行!”柳雪眼神一亮。

“昨晚大戰老法海的地方,行不行?”蘇珍問道。

柳雪想了想,點頭:“那地方也行,在那片樹林裏吧。”

說做做。

衆人匆匆吃了飯,在路邊攔了一輛出租車,直奔昨晚的樹林。

爲了防止被跟蹤,一路,大家都很小心,沒到目的地,在半路下了車,施展法術,兜了一個圈子,這纔來到樹林裏。

幼藍和蘇珍,配合鬼童子,在樹林邊緣警戒。

葉知秋和柳雪,在樹林裏商量陣法的佈置。

“張大仙和姜銘濤,都是你們道門的宗師,普通的陣法,肯定困不住他們。所以,陣法要高明一些才行……”柳雪一邊查看四周的風水條件,一邊說道。

“可是我們的目的,是困住他們,不能對他們造成傷亡,否則結仇了。”葉知秋說道。

“我明白。”柳雪點頭,繼續思考如何佈陣。

葉知秋默默等待着,同時注意四周動態。

柳雪苦思冥想,蹲在地畫圖,又時不時地掐指推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