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妺秀眉高挑,一隻手搭在車窗上似笑非笑,「這麼說來,已經被人在守著了?」

「畢竟誰也不是傻子。」

宋初說的還真沒錯,在魏東剛踏入機場沒有三分鐘,卻被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的人直接給抓了。

車子停在研究院門口,院長許巍親自站在門口迎接他們。

不過無人搭理他,而是禮貌地跟秦霜打招呼。

「秦副院長好。」

秦霜朝幾人微微一點頭表示回應,不過打量的目光卻不時落到唐妺的身上,雖然沒有不舒服,但還是讓人覺得不自在。

「秦副院長是有什麼事嗎?」

秦霜這才收回視線,「你們今晚的發布會很精彩,你也很厲害!」

不甘心被人晾在一旁,湊上前來道:「這次給你們造成這麼大的傷害,我代表研究院向你們表示歉意,對不起!」說著深深地鞠了一躬。

他這一動作,還真能體現出兩分誠意,但在唐妺這群人看來卻只是微不足道。

他們沒有失憶,也不能當做沒有發生過。而且若是沒有唐妺未雨綢繆,他們的心血就真的被人強佔了,而他們反而會如今天上午那樣,變成陰溝里的老鼠。

因此,對於許巍的道歉,沒有任何人搭理,唐妺更是單刀直入地問:「現在院長應該能相信這份研究成果確實是出自我們手中了吧。若是還不相信那也沒辦法了,總不能讓我們再次交出研究數據,經過上一次的事情,我對貴研究院的的威信還是保持懷疑態度的。」

許巍那張布了些皺紋的臉頓時一陣青一陣紅。

身居高位也有十幾年了,如今被小輩如此落面子,他心裡自然接受無能。

但他也不能開口責備,因為這件事情他確實不佔理!

這次的事情他受牽連不小,雖然沒有被撤職,但手中的權利卻被分散出去了不少,此刻自然也不敢再生事。

秦霜道:「自然是相信的,院長你說是嗎?」

許巍嘴角扯了扯,牽強回復:「我這兩天也查了文檔,確實沒有過關於你這份研究報告的研究出來,之前的誤會我很抱歉,不過這也是研究院的規章制度,還請見諒。」

許巍這個人的威信在唐妺眼中已經為零,她聽到了自己想要聽到的東西,自然也就沒有再繼續聽下去,更沒有給對方任何回應。

秦霜對幾人道:「走,去了辦公室再談吧。」

一行六人跟在秦霜身後去了屬於她自己的辦公室,至於許巍,無人問津。

「這次的事情是我們研究院的失職,給你們造成的困擾和麻煩,我很抱歉,現在你們的研究如今由我負責,明天研究院就會發布聲明,你們的研究報告也會正式歸檔。」

唐妺點點頭,「謝謝秦副院長。」

這時秦霜又從辦公桌里掏出三份文件出來,「你們的研究很有價值,所以我們研究院誠聘你們三位學員加入我們的研究員,這是三份合同,若是你們同意的話,可以在上面簽字。」

三人自然是唐妺,朱珠和蘇芒了,謝清韻不是計算機系的,之後自然是要進物理研究院。

唐妺捏著研究報告並沒有立即回復,朱珠和蘇芒自然也沒有著急。

若是之前有這麼個機會擺在他們面前,他們早就激動地簽字了,但經過這次的事情,他們對研究院有了新的考究,更何況,唐妺還沒動呢,他們想看看她是什麼態度。

「這份合同我想先拿回去看看再做決定。」唐妺斟酌了一下開口。

秦霜自然沒有意見,「若是有哪裡不滿的,你到時候也可以跟我提,若是覺得待遇不好,我們還可以再往上提一提。」

唐妺只是點點頭,卻並不作答。

秦霜又看向另兩人,「你們的意思呢?」

「我們也再等等吧。」蘇芒代替朱珠開口。

秦霜知道發生了之前的事情,這幾個小傢伙必然是對他們研究院有了芥蒂,不過她如今也不能激進,只是保證了一句。

「之前的事情以後研究院都不會再發生,但凡有重大研究成果出現,院里會由院長和三位副院長一同處理,不會再有濫用私權的事情發生。至於許巍,他終歸是一院之長,想要讓他下台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不過之前的事情對他的處罰也不輕,即便還是院長,也沒有當初那樣一手遮天的權利,所以你們放心。」

一番商談結束,大家都準備回去了,這時秦霜突然走到唐妺面前問:「有回去的車嗎?沒有的話我送你。」

唐妺不記得自己和對方有多熟,不由得愣了愣,而後微笑著拒絕,「不用,謝謝。」

秦霜沒有被再強求,淡淡地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從研究院出來,唐妺跟幾人打了招呼便上了等在路邊的車。

宋初坐在後座看著唐妺坐上來,目光在她手中握著的合同上看了一眼就,若無其事地詢問:「事情都處理完了?」

唐妺應了一聲,「明天研究院就會聲明,你讓宋海明天去就行了。」

宋初又看向他她手中的合同,「邀請你進研究院?」

。 首先來說,這《時空隨筆》很貴,前三冊的話需要10萬積分。

而不朽級及以上的強者可以花費錢兌換積分,一混元單位兌換一積分。

也就是說,乾巫國主給他的《時空隨筆》秘法價值10萬混元單位。

一分價錢一分貨,《時空隨筆》自然有這般價值。

其次時空隨筆為《九宇混沌碑》的創造者根據混沌碑所創。

而九宇混沌碑為『金、空』兩大本源結合的混沌碑,所以這一秘法極其契合方雲。

前三冊對應九宇混沌碑的前三幅圖,的確是修鍊『金空』本源法則最佳的配合秘法。

參悟這秘法……據原著所說,效果能堪比參悟《九宇混沌碑》的一成。

別看只有一成,可混沌碑本身的效果太恐怖了,絕對能夠讓方雲的法則感悟速度暴漲一大截。

想到這裡,方雲連忙繼續翻看《時空隨筆》。

這第一冊厚約40厘米,卻有數千頁之多,雖然是金屬材質,可卻非常的薄,且柔韌度極高。

「《時空隨筆》一共九冊,其中一共蘊含10829種秘法。」

「如果你能夠從這九冊之中找齊10829種秘法,至少你必定能成為一位宇宙國主,哈哈……」

只是簡簡單單的文字,可詭異的是方雲耳邊似乎響起了一位張揚瀟洒不羈的聲音。

「《時空隨筆》果然不凡。」方雲面露紅光,隨即又翻開第二頁。

這一書頁上,有著簡單的一些筆畫。

可這些筆畫……在方雲的眼中,卻直接隱隱化為一套看似簡單,卻極為凌厲的劍法。

「帥氣。」方雲忍不住誇讚,「厲害。」

「《九宇混沌碑》第一幅圖為《雨滴圖》,其中有簡簡單單的九種玄妙。」

「可其創造者以一種簡簡單單的玄妙竟然創出如此簡單且犀利的劍法。」

「太妙了。」方雲一頁頁翻看下去,眼睛直放光。

其中每一頁都蘊含一種強大的攻擊秘法,全部是利用的《雨滴圖》的玄妙意境形成。

有近身戰,有掌控者遠戰,甚至還有幻術、靈魂攻擊……

一種又一種秘法,對創造者開始隨手拈來。

方雲的金、空本源法則的感悟不低,所以看前面的這些秘法,幾乎是瞬間就能悟透秘法。

方雲如饑似渴得一頁又一頁的翻閱,他從來都沒想到過,很多強大的秘法竟然能夠那般施展。

對方雲來講簡直是天馬行空,至少方雲他根本察覺不到那位存在是怎麼想出的。

秘法就是運用本源法則的一種方法,這位偉大的宇宙之主存在隨意就寫就數千種運用『金、空』本源法則的方法。

……

三天之後。

「我三天的時間學會如此之多的秘法,這絕對算是厚積薄發。」方雲面露微笑。

因為之前方雲關於金、空本源法則的許多感悟都是支離破碎,都是若有所悟,卻沒完全悟透。

而現在他鑽研這麼多秘法,讓方雲時時刻刻靈光閃爍,宛如頓悟。

所以很多過去差點悟透,卻並沒有悟透的金、空本源法則一下子就弄懂了。

彼此相互對照,金空本源法則再進一步。

所以方雲對金之本源法則的感悟又有了一次小蛻變,這導致方雲的賽亞人血統又進化一次。

當然了,這還是小進化,只是生命基因層次達到300倍,看起來距離超三也不遠了。

「可惜的是,我過去積累的感悟底蘊消耗一空。」

「雖說透過《時空隨筆》,讓我對金、空本源法則的感悟一次性收穫極大,可是往後就沒這種好事了。」

「而且……接下來的這些秘法都有點看不透了。」方雲眉頭一挑。

方雲也很無奈,他的金之本源感悟超越了第一冊圓滿的境界,可空間本源法則卻沒有圓滿。

所以第一冊之中的一些秘法,方雲也無法悟透。

不過他感覺空間本源法則的感悟已經接近百線流,距離第三幅圖估計也只差一步之遙。

「不過,乾巫宇宙國給我買了這一秘法,我感悟金、空本源法則的速度將會更快。」方雲忍不住激動的嚎叫起來。

方雲長吸了一口氣,放下了手中的厚重書籍。

「真是好書。」

方雲看著眼前秘法的封面,封面上那『時空隨筆』四個大字隱隱讓人感應到宇宙衍變星空變幻。

「不愧是價值不菲的時空隨筆……雖說只有前三冊,可也夠我用很久了。」

「當然了,先進入殺戮場試試看。」方雲面露微笑。

殺戮場,唯一方雲一人。

方雲雙腿屈膝,身體呈現半蹲姿勢。

同時左掌前伸,肘部微屈,全身上下微不可聞的暗勁起伏,似沉非沉,似松非松。

而後左腳前伸半步,在地面劃出半圓,右拳如箭般迸射而出。

「呼!呼!」

在殺戮場中,方雲閃展騰挪,起於不周斷第一重……

他腳下輕而有力,拳頭快、猛。

「去!」最終脊椎高高立起,全身皮膜緊繃。

一拳之下,空間隱隱震蕩,方雲宛如瞬移似的,瞬間穿越數公里,一拳就砸在擂台之上。

整個擂台微微一顫,而後直接下面的整個大地甚至都微微震顫,同朝四面八方波及開去,大地彷彿海浪一般起伏不定。

「我的發力等級不低,力量的控制方面倒是夠精確,可空間法則的感悟不太夠。」方雲眉頭一皺。

「我想將這一拳的攻擊力壓縮成一條直線,可威能還是沿著地面波及開了。」

「金之本源法則的感悟,估摸著夠施展第4重了,可空間本源的感悟還不足第三重。」方雲無奈一笑。

方雲金、空本源法則的天賦齊平,悟性也不低,參悟的時間也大致相同,可進度卻完全不一樣。

不得不說,空間本源法則的感悟難度比金之本源法則難了百倍不止。

……

殺戮場的另外一個空間之中。

「模擬戰!」野人戎鈞喊道,「對手設定為方雲,戰鬥力設定為預選賽表現出的最強戰鬥力。」

嗤嗤~~

長50公里、寬30公里的超大雷霆上隱隱凝聚一道身影,而後化為方雲。

戎鈞此刻背負著一柄巨型戰刀裂地刀,而方雲卻只是拿著簡單的兵器。

只是方雲雙眼無神,站在那一動也不動。 「秦總,要不還是算了吧。給我們物業一個面子!」

保安見勢頭有點不對,生怕在辦公樓鬧出事。本著多一事少一事的他忙當起了和事佬。

秦風脾氣上來了,扶了扶眼睛,眼神陰冷的說:「給你面子,你算老幾?你要攔就一起挨打,我秦某人醫藥費還是陪得起的。說著,一巴掌拍掉保安遞過來的煙。

保安沒法子,他也是要賺錢養家的,生怕惹到了秦風這個大老闆。只能給致以長生一個抱歉的神色,並做了個趕緊跑的手勢。

附近看戲的人也都嘰嘰喳喳了起來,紛紛對著長生指指點點。

「這個男的看著挺帥的,怎麼腦子就這麼不好使,敢惹秦總。」

「上次跟秦總當情敵的那個小白臉,聽說現在還躺在醫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