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當然沒有不喜歡,林茵茵是她朋友。

不過,她沒事在網上搜了一下「一個人突然變得非常好是為什麼」,看到一個大言不慚的「時日無多」,沈清水白了個眼。 假期間,大概是因為宋庭君那邊鬆了口,所以宋老和林向麗女士貌似已經在準備正式住到一起去了。

林茵茵帶著她一起去挑了一張新床。

「他們倆反正都老東西了,結婚是不可能辦了,估摸著要不領證,林女士說就這麼談反而才有新鮮感。」林茵茵轉著傢具市場,一邊道。

「我發現,以前對你的誤解有點多。」

林茵茵自豪的朝她看過來,「你才知道?」

不過,沈清水是說真的,至少,她長這麼大,還沒有像林茵茵一樣,真正的孝敬過她母親呢。

最開始,她對林茵茵的印象就是有點心機,再後來是很心機,而且不檢點,有高禾兮不要,非要什麼喬田。

但是現在,發現林茵茵很好,選擇喬田是她的自由,反正她的品格沒有問題。

床當天就挑好了,宋老說一家人一起吃個飯,沈清水也被邀請了,說明宋老把她當做一家人。

說實話,她還真有點慚愧,但宋庭君不說什麼,她也就去了。

重生未來之生包子種田記 這頓飯的氣氛,說好也好,說不好呢,其實也不差,就是聊的話題尬了點,畢竟之前一個個彼此之間都是見面就要臉紅脖子粗的情況。

「明君的孩子最近怎麼樣了?」宋老突然問起來。

問的當然是宋庭君了,只有他跟姐姐宋明君有聯繫。

宋庭君沒抬頭,只是淡淡一句:「想知道你不會自己去問、去看?地址你會不知道?」

肯定暗地裡都不知道打探過多少回了,只是不敢去而已。

宋家上上下下,宋夫人去世之後,宋老其實最怕、最寵的也就是他女兒宋明君了,也正是因為最』怕』,所以宋明君不准他找她之後,老爺子還真的聽話的很。

宋老被他嗆得皺了皺眉,倒是沒發火,「我是怕去了她又得生氣,孩子現在情況糟糕,她要是心情再不好,保不齊出什麼事,不過醫院那邊我稍微打過招呼的。」

提起這個,宋庭君微挑眉,「難怪總有護士來回溜達,原來是你的意思?」

末了,他道:「都被我打發走了,孩子需要安靜。」

「……」老爺子欲言又止,理虧。

宋庭君看了他一眼,薄唇微弄,「現在知道後悔了?當初那麼多人勸你不要干涉後輩的感情自由,逼死一個,連累兩個,你估計是最失敗的生意人了。」

說起這個,宋老看起來還是不服氣,「我當初不還是為了你哥好?他知道那女孩到底是幹什麼的嗎?知道人家圖的什麼嗎就死心塌地的?」

「不管人家女孩圖什麼,總比連累死你一個兒子、出走一個女兒來得強?」

話是這麼說,但宋老還是輕哼一聲,不搭腔了。

「少說兩句吧。」沈清水暗地裡給宋庭君示意。

難得一家人坐著吃飯。

幸好宋庭君聽勸。

過了會兒,他才問:「你們倆是打算住在南都?那家裡公司怎麼辦?」

宋老一聽,皺起眉,「公司當然是你去管,你還指望我繼續打理,我都多大年紀了,你自己那公司趁早關了好,不長久。」

「比身價是吧?」宋庭君一針見血。

老頭又不說話了。

反正他比不過,但是他一輩子的心血不可能扔那兒吧?

「我就住一久,你回去打理打理?」

「我要出差。」宋庭君丟了一句。

「假期你不陪小沈出什麼差?」

宋老這麼一說,沈清水都不好意思了,不知道該說什麼,向著誰明顯都是送命題。

她只好問了宋庭君一句:「最近沒聽你提出差的事,很急么?」

宋庭君點了一下頭,「有點,你開學前盡量結束,最近你就在這兒吧,想清凈的創作多久去我那兒住,你們家太吵了。」

沈清水家的小區附近開始搞拆遷,白天黑夜的施工,確實是挺吵的。

「我家附近也挺吵的。」林茵茵不咸不淡的跟了一句。

宋庭君下意識的瞥了她一眼,「喬田那麼多房子不夠你住?」

「我跟他又不圖房子。」林茵茵理所當然,「我跟清水是朋友,反正我想跟她住,你要是不樂意,那她跟我去住喬田的房子,喬田這人不怎麼樣,晚上經常帶朋友……」

「閉嘴吧。」宋庭君妥協了。

林茵茵就笑了,「那謝謝宋少了。」

那天吃完飯,沈清水陪林茵茵散了會步,總覺得林茵茵有事,但好像又一直這樣。

「你晚上說喬田那樣,不生氣?」

林茵茵歪過頭,「我生氣什麼?他滿足我的需求,我滿足他的要求,各不干涉,這樣的感情才舒服。」

「……」難以理解。

「哦對了。」林茵茵忽然道:「想起來,過兩天有個活動,我帶你一起去吧,跟他多要一張邀請函就行。」 「什麼活動?」沈清水雖然已經進了直升班,成績當然也不差,但是畢竟接觸的圈子就那樣,有些東西她還真的不知道。

但林茵茵不一樣,她跟著喬田,那個圈子都有什麼動靜,她幾乎能第一個知道。

「當然是設計秀。」林茵茵瞥了她一眼,「你別以為光把理論知識學好就行,這種活動能多參加就絕對不少一次,去了多看看多聽聽,絕對能激發你的靈感,也能學到很多改主意的細節。」

畢竟時裝設計這一行,有時候一個特別小的細節也能決定成敗,甚至直接俘獲人心。

「不好弄就算了。」她看了林茵茵。

這事得她去找喬田,雖然人家關係擺在那兒,但在沈清水看來,終歸還是要下面子去求人的事。

林茵茵滿不在意,「我大好青春年華,圖他一張邀請函怎麼了?」

她們還是學生,位置當然不可能是最前排的嘉賓位,但相對來說,還是非常好了,還可以自由出入後台。

即將展示的衣服都可以隨意觀看,不弄壞就行。

「有喜歡的風格沒有?」林茵茵在後台小聲問她。

沈清水不明所以,「幹嘛?」

「有喜歡的就帶你去見相應的設計師啊。」

她狐疑的看了林茵茵,「你到底帶我來幹嘛的?」

林茵茵白了她一眼,「你能不能有點追求,好容易進直升班,出來之後必須、至少要站在設計圈的中上層吧?所以現在開始,就應該盡量接觸同類前輩,要不然你打算畢業從零開始?」

「這一行沒你想的那麼簡單,從零開始,以你的畢竟,八十歲估計也就混口飯吃。」

說著話,她們繼續往前走。

「你不用看著我研究這研究那的。」林茵茵擺擺手,「我知道宋庭君厲害,但他名下的公司,目前都沒有設計這個領域,反正是幫不到你,我這不是順便么?」

她只是覺得,就算那次林茵茵把她綁過去對她造成了不小的驚嚇,不過,最近對她的好,真是早可以抵消林茵茵那次的過失了。

那場秀,沈清水看得很盡興,畢竟這樣的機會很少,而且秀展結束之後,林茵茵不知道怎麼弄的,居然還拉著她參與了人家的展后小酒會。

當然,是為了給她介紹前輩設計師。

開始沈清水覺得挺好,但是見了一兩個之後,她看了林茵茵,「要不咱們先回去?已經很晚了。」

其實林茵茵知道她說著話的原因。

只笑了笑,「有的時候,人不能看別人的臉色也不能聽別人議論,要不然活得太累。」

剛剛見的設計師前輩們,總體上是很友好的,但無一例外都是看到林茵茵那一個「喬田女朋友」的身份上。

她們的眼神基本都是把林茵茵上下看一遍,笑容勉強又儘力表現得不失禮,「原來是喬總的女朋友。」

反正沈清水聽著她們咀嚼這句話,看她們的眼神就是不舒服,寧願不認識。

好歹是離開時。

兩個人習慣的在夜色下的街道漫步幾分鐘,期間林茵茵提起來:「那個叫林介不是還在南都嗎?你要是去探望,把我捎上?」

沈清水納悶的看了她,「怎麼突然想起這個?」

「就是想知道一下是個什麼樣的人啊。」

反正一個假期,沈清水肯定怎麼都要去看望一次的,所以答應了林茵茵的要求。

那是開學前半個月。

林茵茵看完林介之後笑著評價:「挺耐看的,好像挺樸實,屬於能過日子的類型,主要是我跟我同姓!這點好。」

「你不是總問我為什麼選喬田不選高禾兮?」林茵茵倒退著走,一邊看她,「我這麼一看,這問題還真可以問問你。」

「這個林介好像無論哪個方面,都比較適合你,宋庭君可能就一個優點,有錢。問題是你不貪錢啊。」

沈清水忍不住笑了一下,「我以後肯定不問你這個問題。」

因為她也不知道這個問題怎麼回答。

「你不會有什麼苦衷吧?」林茵茵試探的盯著她。

「我能有什麼苦衷?……你好好走路吧,別問了。」

*

眨眼就準備開學了,那會兒出差的宋庭君也差不多回來了,反正說是會送她一起過去的。

當然,沈清水會跟林茵茵同一天回學校。

訂機票的時候,她給林茵茵打了電話,「你訂票了嗎?要不把你證件號給我,我這會兒訂著呢。」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下會兒。

然後聽到林茵茵似乎是淡淡的笑,道:「我應該是不去了,以後宿舍就是你一個人的了!舒服了吧?」

沈清水不解,「不去了?是什麼意思?」

林茵茵還是似笑非笑的語調,「生病了,醫生不放我走啊,明天做第一個療程的化療。」

聽到「化療」兩個字,沈清水腦子裡空了一下,這兩個字,基本上和重病是划等號的。

「你想過來看我是吧?」林茵茵先一步猜了她的想法,「那你來的時候給我買兩串葡萄啊。」

沈清水一下子覺得心酸,她什麼時候這麼重的病了?

還有,都這樣了,竟然還笑著跟她說話?

哦不對,要是她不打這個電話,那是打算一直不聯繫她了?

掛了電話,沈清水就往醫院趕,想起來她之前百度一個人為什麼忽然變得這麼好之類的問題,看到回答是時日無多。

頓時感覺呼吸有點壓抑。

下了車她就往醫院疾走,但是想起來林茵茵說要吃葡萄,又轉身跑著出去買了一袋葡萄再次進醫院。

南都最好的醫院,一樓等電梯簡直人山人海,一共十二個電梯照樣擁擠。

她總算到了相應樓層,也來不及調整什麼心情,直接去林茵茵的病房。

推開門,林茵茵一身藍色病號服靠在窗戶邊,看到她還是淡淡的笑,那模樣,居然有一種莫名的西施美。

「笑屁啊。」沈清水沒忍住瞪了她一眼,「你到底怎麼回事?病例呢?」

林茵茵眼裡只有葡萄,「哎呀沒什麼事,醫生說做化療完還是有希望的……葡萄我直接不洗的吃啊?」

沈清水從她手裡拿過葡萄,幫她洗乾淨了,放在桌子上。

林茵茵吃葡萄的時候,她就盯著看,不知道林茵茵是真的樂觀,還是給她看的,反正一點悲傷都看不出來,她心裡反而堵得很難受。

「伯母知道嗎?」

「人家好容易把人生戀愛圓滿了,告訴她幹嘛?跟著瞎操心。」林茵茵一顆葡萄嗦嘴裡,吐出完整的葡萄皮,用手接著扔垃圾桶。

沈清水才看到她手背上的滯留針,周圍也有淤青的針眼,原本白皙漂亮的小手,瞬間看得她眼睛都酸了。

「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林茵茵轉了轉眼珠,「八個月?九個月?反正不到一年。」

那就是去泊林上學之前。

「你不吃啊?」

沈清水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也吃不下,就坐那兒看她。

只見吃葡萄的人笑,「現在知道我為什麼選喬田了吧?你說我要是選高禾兮,姑奶奶我聯醫藥費都沒有,還不得直接等死啊?」

沈清水清楚她這話全是水分,騙別人還行,現在騙她反正白搭,「你不選高禾兮,就是因為知道自己生病不想耽誤人家吧。」

林茵茵笑,「你這麼一說,我忽然覺得自己好偉大,你這是強行給我鍍金?……然而,我確實低俗,選喬田就是為他的錢。」

「你什麼樣跟我也沒關係。」沈清水撇撇嘴,「反正我朋友就這麼兩個……」

她這麼說著,忽然想起了千千,「誒,你把病例給我複製一份,我有個朋友輔修研究藥物的,特別厲害,真的!」 林茵茵還是不咸不淡的笑意,「你當人家是懸壺濟世的菩薩啊,管得了這一個兩個的?那還不得累死?」

沈清水生氣的瞪著她,「我發現你這個人怎麼……能不能積極一點?能想辦法為什麼不想?」

林茵茵無奈的走過來壓了她的肩,「你看我像是不樂觀的樣子?……笑容不夠甜?沒吃好喝好?」

沒錯,她現在看起來完全沒有悲觀的樣子,但不想尋求辦法把病治好就是最大的消極了。

「好啦,我的病你就不用操心了,化療完了再說,醫生說了有希望,我都不著急。」

沈清水看她這個態度,催她反正沒用,但她回去之後必須得跟千千說說這個事,雖然知道千千也很忙,但畢竟是她的朋友,她不想什麼都不做。

「開學之後不能轉院到泊林嗎?」馬上就開學了,沈清水在想到時候怎麼照顧她。

林茵茵忽然嚴肅的看了她,「我可告訴你啊,你去上你的學,我這邊會請護工的,而且林女士他們最近不也都在南都住著?」

「你屁呢。」沈清水直接白了她,「你的事林女士根本就不知道,你當我老年健忘啊?」

她上一秒才說過這件事沒告訴林女士。

林茵茵挑了挑眉,沒爭辯,只道:「反正我這邊的事你不用擔心就對了,你進這個班不容易,必須接著上完,還有我之前給你介紹過的設計師偶爾可以聯繫聯繫,喬田底下就有設計所,你到時候可以去實習的……」

「停。」

沈清水聽著莫名的覺得心慌和不安,因為感覺她就像在做安排。

從醫院離開,她在宋庭君回來的第一時間去找了他。

沒跟林茵茵打招呼,這件事她還是選擇告訴宋庭君,「她也不讓我知道什麼病,病例也不讓我看,我覺得你應該是有辦法弄到的?我想著,讓她轉院到泊林,否則我馬上開學,沒辦法照顧到她。」

宋庭君乍一聽到這個事,也是驚愕的,眉峰輕蹙,然後還是應了,「嗯,我想辦法,也不是什麼難事。」

老滿的舊情人在南都的醫療界還算是有頭有臉吧,看個病例完全不是問題,只有轉院可能稍微要麻煩一些。

宋庭君辦事效率高,只隔了一天,就給她發了消息過來。

不過,那一串長長的名稱,她是真不知道什麼病,只知道很嚴重,目前國內治癒的案例少之又少,只能稍微遏制,拖著時間而已。

【轉院的事呢?】

宋庭君回復她說:【在想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