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雲磊只得也跟著劉氏去了宋靜書家。

宋靜書與周友安站在村口,看著那山路上還在往這邊挪動的隊伍,忍不住掐了周友安一把。

「你今兒是成心搞出這麼大的動靜來的吧?」

宋靜書斜了他一眼,「你方才可瞧見沒有,村裡不少人都來看熱鬧呢!」

「嗯,看見了。」

周友安面無表情的點頭,「最後,又被大舅舅給嚇回去了。」

這些村民們打的是什麼主意、都是些什麼德行的人,上一次來的時候,周友安可就已經了解的一清二楚了。

因此,對這些村民也沒有半分好感! 進了村,滿院子擺著整整齊齊的箱籠,甚至有的堆放不下還重疊起來了。

宋大平膽戰心驚的在招待高知縣與高雲磊,宋大宇站在一旁還在給高知縣彙報、近日來宋家村的一些村務情況,緊張的也幾次都險些說錯了話。

劉氏與王氏進了廚房,兩人也緊張的準備午飯。

直到宋靜書進來時,他們才算是鬆了一口氣,也沒有那般緊張了。

「靜書,你可算是回來了!你這些配菜都打算怎麼做,我不會啊……」

劉氏像是見到了救星一般,一把將宋靜書抓了過來,顫聲道。

「我知道你不會,我來就是了。」

說著,宋靜書就挽起衣袖,對劉氏皺了皺眉,「娘,你怎的都不知道上茶?」

「哎呀,我給忘了!都怪我太緊張了!」

劉氏老臉一白,忙不迭的又去泡茶了。

王氏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堂屋那邊,又對宋靜書道,「靜書,不怪你娘緊張呢!我也緊張的不行!沒想到高大人與高公子,竟是當真也來了。」

「自然是要來的,周友安早就叮囑過了。」

瞧著王氏手腳都在發抖,宋靜書便笑著寬慰道,「二嬸,別擔心,大舅舅和表哥人很好,也很好相處的。」

「那只是你覺得好相處啊,我們這些普通百姓,見到他們怎會不緊張。」

王氏難得如此情緒外露。

宋靜書莞爾,將自己準備的配菜那些重新弄好后,就被王氏給推出了廚房,「靜書,今日你是主角。」

「你趕緊去陪著周少爺他們吧,這裡交給我就是。」

無奈,宋靜書也只好出去了。

堂屋裡,除了宋小文笑嘻嘻的趴在周友安膝蓋上外,宋大宇與宋大平都緊張的不敢坐下了。 豪門蜜愛:高冷總裁甜辣妻 不只是不敢坐下,兩人站在一旁,眼神都不敢亂放。

見狀,周友安便笑道,「伯父、二叔請坐,不必拘禮。」

高知縣抬起頭看了他們一眼,也笑道,「今日咱們的身份都可以暫且放放。」

「今日,我也只是友安的長輩、來替他促成這麼好事的。所以,親家公、大宇,你們都坐下說話吧!」

聽到這話,宋大宇與宋大平不敢置信的相視一眼。

這還是平日里那威嚴的高大人么?!

這聲「親家公」,更是讓宋大平受寵若驚。

他眼神看向宋靜書,見她點點頭,便拽著宋大宇一起坐下了。

兩人即使是坐下了,但後背仍是挺得直直的、仔細一看兩人身子都有些僵硬,似乎連手腳都不知該如何安放。

這副模樣,更是惹得宋靜書低聲笑了起來。

高知縣也有些無奈,便故意笑著對宋靜書問道,「靜書啊!平日里你們宋家村,是不是流傳著我這個知縣大人冷麵無情、動不動就要殺人什麼的?」

高知縣的意思,宋靜書心領神會。

她微微一笑,「沒有啊,大舅舅怎麼這樣問?」

「若是當真沒有,為何親家公與大宇,看見我會緊張成這樣?」

高知縣挑眉,「似乎,我是會吃人的猛獸似的。」

宋靜書便吃吃的笑了起來,宋小文也眨巴著大眼睛,看著宋大宇與宋大平,跟著笑了起來。

就連周友安與高雲磊,平日里甚少見到高知縣說笑,此刻也忍不住笑出了聲。

如此一來,屋子裡緊張的氣氛就消散了不少。

宋大宇與宋大平,也明顯沒有方才那般緊張了。

還沒有商談正事呢,劉氏那緊張兮兮的聲音就傳了過來,「靜書啊,收拾一下準備開飯了!」

今日的午飯,可是個艱巨的任務。

饒是宋靜書他們準備了少則好幾十人的飯菜,可仍是不夠吃。

誰能想到,周友安這廝,會在昨日短短一日時間內,就準備了一百二十抬的聘禮。今兒來宋家村的人,最少也有兩百位,宋靜書家的院子都坐不下了!

瞧著院子里站著、坐著的人,劉氏愁的頭髮都要白了。

「靜書啊,這可怎麼辦啊!還有這麼多人吃不上飯,哪怕是我將家裡的米面都煮了,也不夠吃啊!」

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寵 劉氏攤開雙手,著急的問道。

「的確是個問題。」

宋靜書若有所思的點頭。

她正在想法子呢,莫聰就笑嘻嘻的出現了,「少奶奶,不必擔心我們。」

「少爺早就有過吩咐,我們都帶著乾糧呢。」

說著,莫聰就從懷裡掏出一封點心,端過桌子上的水開吃了。

其餘人,也都開始吃自己帶的乾糧。

見狀,宋靜書幾人可算是鬆了一口氣。

劉氏看著那滿鍋的菜,又開始發愁,「若是他們都自己帶了乾糧,那我準備了這麼多的飯菜,又該怎麼辦呢?」

「別急。」

宋靜書看了一眼院子里的人,對劉氏道,「將菜用大盆子盛起來端出去,給他們一人一雙筷子。讓他們邊吃點心邊吃菜,不就解決掉了?」

「是啊!我怎麼沒想到呢?」

劉氏又驚又喜,轉眼間又皺緊眉頭,「可是,哪裡有那麼多雙筷子?」

說話間,莫聰已經自己用匕首,將門后的木柴削出了一雙筷子來,「這樣,有問題嗎?」

「沒有沒有!」

劉氏慌忙擺手,感激的看了莫聰一眼。

她只覺得,莫聰怎麼這麼聰明呢,今兒處處幫她解決難題啊!

於是乎,午飯問題算是解決了。

堂屋裡,也只有周友安、高知縣、高雲磊、宋大平、宋大宇與宋靜書、宋小文上桌吃飯,劉氏與王氏就端著碗坐在灶台後,妯娌倆靜悄悄的吃了一頓飯。

原宋靜書是讓她們一起上桌的,可劉氏與王氏堅守老規矩。

覺得在這樣重要的場合,女人家是不能上桌的。

聞言,宋靜書不由翻了個白眼,「照你們這麼說,我也應該端著碗坐在灶台後吃?」

「不不不不,今日你是主角,怎能與我們相提並論?」

劉氏忙將她推了出去。

今日飯菜幾乎都是宋靜書提前準備好,劉氏與王氏只是照著她的要求來做的,因此也是美味可口,高知縣幾人吃的很滿意。

酒足飯飽后,便準備商談正事了。

高知縣清了清嗓子,一副長輩的派頭,開始發話了…… 「親家,友安與靜書兩個孩子的事兒,已經時日不短了。今日是個好日子,因此我特意帶著友安,前來宋家村提親。」

高知縣簡單的說了兩句,又讓宋大平與劉氏去清點一下聘禮。

海蘭薩領主 「今日,友安特意準備了一百二十抬聘禮,其中房產地契、金銀珠寶等,你們還是記錄在冊吧!」

宋大平與劉氏本就大字不識,讓他們倆去清點聘禮,還不如讓他們就在這裡坐著,聽高知縣說話呢。

可再怎麼不好意思,宋大平也只得站起身來。

宋大宇主動上前,「大哥,我隨你一同去清點聘禮吧!」

有宋大宇陪在身邊,宋大平也就安心多了。

宋大宇是認得字的,此事交給他來做自己也就放心多了。

兩人出去清點聘禮了,劉氏抬眼看向門外,堆了滿院子的箱籠,心想:這麼多的聘禮,在宋家村也是百年難得一見,可見日後他們家當真是要飛黃騰達了!

只是,這麼多聘禮他們該往哪裡放置?

這村裡的人眼紅歸眼紅,會不會動手腳?!

劉氏心中好不擔憂。

聘禮實在是太多了,宋大宇與宋大平也清點了近一個時辰,方才清理結束。

今兒高知縣來了宋家村,村民們雖說都躲在家裡不敢出來,生怕會衝撞了高知縣。

可仍是有些不知好歹的人,不弄出點事情來吸引高知縣的目光,便不善罷甘休。

作死的人,又是吳氏。

原小吳氏去她面前告狀后,說是宋靜書不讓她去靜香樓做事兒。吳氏當時還勸解小吳氏呢,說靜香樓如今名聲盡毀,想必再也爬不起來了。

誰想到,靜香樓非但很快就重新開門營業。

甚至,風頭更是蓋過了從前。

小吳氏眼紅的發狂,就連吳氏也動了心思。

今日這樣的場合,吳氏特意裝扮了一番,站在缺了口的銅鏡前照了好一陣子。

見挑不出什麼差錯來了,這才來了宋靜書家。

今兒若非是宋翔不在家的話,定是會阻攔吳氏。

可偏偏,宋翔進城去了還沒回來。

吳氏扭著腰肢兒來了宋靜書家,瞧著院門大開便自己進來了。

院子里站著、坐著的周家家丁與縣衙的壓抑,見到吳氏就這麼進來了,都有些好奇的盯著她。

她不以為然,直接走到了堂屋外,這才對劉氏笑著喊道,「劉大嫂子!我聽說今兒個你們家來客人了,正好我家老母雞下了一窩蛋,特意拿給你……」

「喲!這位是?」

吳氏自顧自的說了一會子,像是剛剛才看到高知縣似的,一臉驚訝的止住了話頭。

她將裝著雞蛋的籃子塞到了劉氏懷裡,不由分說擠了進來,「這位老爺看起來好熟悉啊! 第一聖祖 我像是在哪裡見過似的!」

這位老爺?

宋靜書幾挑眉看向吳氏,打算瞧瞧她這是要唱哪一齣戲。

且不說,吳氏是故意裝作不認得高知縣。

就說說宋靜書他們家與吳氏之間的關係,如今村裡人人盡皆知,他們兩家那也是水火不相容的。

吳氏何曾如此客氣的給他們說過話?

更何況,今兒還帶著這一籃子的雞蛋。

太陽是打西邊出來了吧?

見吳氏今日如此反常,劉氏正要上前阻止,卻被宋靜書給拽住了手腕,沖她不動聲色的搖了搖頭。

劉氏便只好恨恨的咬著牙,站在了宋靜書身邊。

宋靜書倒是要瞧瞧,吳氏今兒是要搞什麼。

只見她十分熱情的湊到了高知縣面前,自來熟的說道,「我瞧著這位老爺面善的很,想來定是個大好人!哎呀,這位公子與老爺長得真像!」

「這位公子,是您家的少爺吧?」

吳氏一臉驚訝的看著高雲磊。

高知縣與高雲磊也被吳氏突如其來的一番話給弄糊塗了,好半晌才回過神來。

這是哪裡鑽出來的……瘋婆子?

高知縣作為寧武鎮的縣令,怕是沒有幾個人不認識吧?

還有高雲磊,即便是沒有幾個人認得,但是他之前也來過宋家村一次。

就連宋翔這個裡正被罷職,也是高雲磊親自表達了高知縣的意思,吳氏又怎會不認得高雲磊呢?!

看著吳氏眼中的神采,宋靜書這才想明白了。

敢情吳氏今兒過來,目標是高雲磊?!

在寧武鎮上,高雲磊雖說並沒有周友安這麼出名,可是他好歹也是高知縣唯一的兒子……加之,又是寧武鎮上頭一位秀才哥兒,更是還未婚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