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得到關於蘇若晴的消息,燕北都瘋了!趕回來,卻意外得知蘇若晴沒死,心情陡然好轉,費盡心思將蘇若晴救活,蘇若晴卻將燕北忘記的乾乾淨淨。

短短几天的時間,燕北的心情像是過山車一樣,不斷的高低起伏!

現在最重要的是先穩定,蘇若晴的病情,穩定蘇氏集團的事情,讓蘇若晴不要再遭受其他的刺激。隨後燕北才有時間抽身去找藥材!

燕北剛準備動身去蘇城的藥材店去碰碰運氣,手機突然急促的響了起來,又是宋梅打過來的,「燕北,又出事了,我們這裡突然來了一群拆遷隊的人,要強行拆了我們的院子……若晴都被嚇哭了……」

「混賬!」聽到宋梅所說的事情,燕北全身氣勁瞬間炸裂,周圍樹木都被這道氣勁衝擊的搖晃了幾下,「您別著急,我馬上過來!」

掛斷電話,燕北沒有任何遲疑,直接一把將崑崙從駕駛室位置上拽下來,自己衝進駕駛室內,一腳油門踩到了極致,車輛呼嘯而去!

「快,跟上主上!」崑崙看著燕北殺氣騰騰的神色,知道肯定出事了,對著耳麥招呼了一聲在場的戰神殿高手,自己隨即鑽上另外一輛車,呼嘯跟著燕北而去。

大街上,燕北改裝的悍馬車像是咆哮的公牛,根本不管任何紅綠燈,路障!

橫穿了八條街,將四個公園的圍牆撞倒,十五分鐘的路程,燕北硬生生在七分鐘之內趕到。

……

東郊二環路東側海塘小區,這裡是一處很久的住宅區,當年修建的都是四合小院子,也沒有統一的規劃!

隨著時間的流失,周邊地區都在迅速發展,這裡逐漸就變成了一處類似城中村的存在。

根據人們口口相傳,說這裡要拆遷了,但也就只是說了很長時間,並沒有真正的行動。

東二環的土地價格太貴了,一般的房地產公司根本拆不動!

但今天,這個小區嘩啦啦一下來了上百號人,帶著推土機,挖掘機,卡車,浩浩蕩蕩,似乎真的打算前來拆遷。

這些人並沒有驚動其他居民,而是直接停在3號院子,團團將3號小院包圍,挖土機直接開動,將圍牆都砸出了一個缺口。

「宋梅,蘇小姐,別做無謂的抵抗了,拆遷這一塊,這是官方的指令,乖乖簽了這份拆遷協議,馬上搬走吧!你們至少還可以得到五百萬拆遷款,否則,你們什麼都得不到!」

領頭的是一個光頭青年,臉上有一道刀痕,看起來凶神惡煞的樣子。說話的同時,伸手從公文包里掏出一個文件夾遞給宋梅。

宋梅看著被毀壞的院子,滿臉怒色的道,「滾!給我滾遠點,我沒聽到任何官方渠道說要拆遷這裡,你們這樣強行拆遷,你們還有王法么?」

光頭摸了一把腦袋,呵呵一陣狂笑,「王法?在這裡,我們就是王法,就算你捅破天,拆遷這件事你們也無法改變!乖乖簽字,別逼我動粗!」

光頭對著身邊幾個手下使了個眼色,旁邊光頭的幾個手下頓時上前幾步,一左一右將蘇若晴的手臂抓住,打開文件夾,似乎打算強迫蘇若晴簽字。

打算直接用強?

「你們這群混蛋!」宋梅慌忙想要上前阻攔,但卻被一個壯漢直接一掌推倒在地,「老東西,別壞勞資的好事!」

光頭看著蘇若晴的手都被抓住了,眼神中浮現一抹欣喜,冷冷看著倒在地上的宋梅道,「宋梅,也不怕告訴你!今天不過就是想讓蘇若晴簽字罷了,若是你們死活不簽字,那就別怪我真的踏平你這裡!」

轟隆隆!

旁邊的推土機動了一下,小院的圍牆再次被推倒了一塊,城牆倒地的劇烈聲響,嚇的蘇若晴一大跳,「媽!我頭好疼……」

宋梅瞬間想明白了光頭的話,今天所謂的拆遷,根本就只是幌子。但有什麼東西是非要蘇若晴簽字的?宋梅暫時能想到的只有蘇氏集團!

是蘇國華老爺子,這個傢伙還沒放棄蘇氏集團,居然用這麼卑鄙的手段誘騙蘇若晴簽轉讓協議?

「若晴,不要簽字,那是蘇氏集團轉讓協議!你們這群畜生,放開我女兒……」宋梅從地上爬起來,抓起旁邊的一根木棍,便打算朝抓著蘇若晴的那兩個壯漢衝過去。

光頭聽到宋梅的話,眼神中浮現一抹狠戾!這個老女人,居然猜到了今天的真實目的?

「找死!」光頭冷冷的瞪了宋梅一眼,二話不說,從身邊一個手下身上抽出一根鐵棍,對著宋梅的後腦勺便狠狠的砸去。

出手就是殺招,這是打算將宋梅一招送去見閻王!

砰!

一聲沉悶的響聲,讓人聽得膽戰心驚,但宋梅卻沒有應聲而倒,而是完好無損的站在原地。

一隻手臂從斜地里伸出來,死死將鐵棍抓住。

「是誰敢阻攔勞資?勞資廢了你……」光頭嘴裡罵罵咧咧的,兇狠的轉身,準備對阻攔的人動手,但看到眼前這人的瞬間,臉色頓時一片蒼白,「是你,燕北……」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從車上跳下來的燕北。

咔擦!

燕北沒有任何遲疑,氣勁順著手臂狂暴涌動,一把將手裡的鐵棍捏爆,同時氣勁劇烈衝擊,直接將光頭的胸膛衝擊出了一個巨大的窟窿,身體倒飛出去。

「你們都該死!」燕北對著在場上百高手呵斥了一聲,一拳橫掃朝著周圍那些壯漢砸去,直接砸倒了一大片。

砰砰!

燕北身影快若閃電,眨眼間衝到蘇若晴面前,兩拳將蘇若晴身邊兩個壯漢砸的當場暴斃!溫柔的一把將蘇若晴摟在懷裡,「沒事了,若晴,沒事了,我來了!」

。 ?在各界目光的聚焦之下,第68屆奧斯卡頒獎典禮在多羅西·錢德勒大廳如期舉行,星光璀璨,錢德勒大廳的門口前早已經鋪好了紅地毯,毯邊也圍滿了抗著攝相機的記者和攝影師,等待著各個大牌人物的到來。

由於上一屆大衛·萊特曼主持的奧斯卡頒獎典禮評價不佳,這一次奧斯卡的製片人昆西·瓊斯邀請了烏比·戈德堡來擔任主持人,傑夫·馬格里斯是奧斯卡的導演,他們試圖扭轉67屆奧斯卡的風評,為莊嚴的典禮現場融入了恰當的幽默。

這屆奧斯卡依然是明星雲集,《勇敢之心》以10項提名領跑了奧斯卡,《阿波羅13號》以9項提名緊隨其後,仍然以一項提名的差距輸給了派拉蒙和福克斯聯合承擔發行的《勇敢之心》。

雖然《勇敢之心》拿到了10項提名,甚至包括那項最重要的最佳影片獎提名,但是《勇敢之心》卻沒有得到任何一項演員類獎項提名。

梅爾·吉布森沒有得到奧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就是福克斯原先想為蘇菲·瑪索嘗試爭取的最佳女配提名也沒有成功。

但從提名數量來看,《勇敢之心》仍然獲得了奧斯卡學院的青睞。

艾瑪·湯普森憑藉《理智與情感》成為首位同時獲得奧斯卡演員類和編劇類獎項提名的女性電影人。

在這三部電影的光環之下,《洛麗塔》拿到的四項提名也並不算什麼,只有瑞亞·諾倫的最佳女主角提名和斯蒂芬·希弗的最佳改編劇本提名比較吸引眼球,除此之外,《洛麗塔》還拿到了一個最佳攝影提名和最佳音效編輯的提名。

這讓在《洛麗塔》聲勢越發高漲之中抱有期待的導演阿德里安·萊恩倍感失望,他當然希望能夠獲得一個最佳導演提名。

最佳女主角、最佳改編劇本和最佳攝影都還能被理解,只有那個最佳音效編輯讓人有些質疑,給一部文藝電影頒發這樣的獎項提名未免也過於誇張了,和《洛麗塔》一同被提名的可都是科幻電影。

這項提名一出,就有媒體人開了嘲諷,因為這個獎項的公關意味實在濃重了一些。

但是大多數人心中都有數,到現在為止《洛麗塔》總共被提名了不少獎項,不過全都是陪跑,就是人民選擇這樣的豬肉獎,《洛麗塔》都沒能斬獲一個。

奧斯卡能夠給這部r級電影四個提名除了公關力量之外,也是學院對於這部創造了口碑奇迹的現象級電影給出的表彰和認可,很有可能還是陪跑。

換句話說,《洛麗塔》只能拿到提名,但是真正獲獎的可能性極其微小。

無論如何瑞亞·諾倫都是不可能拿獎的。

她能拿到一個奧斯卡提名就已經佔領了好萊塢80后女明星的高峰,何況她拿到的都不是女配,還是女主角提名!這代表在這之後,她甚至都能和好萊塢75后的女明星競爭角色。

這個該死的洛麗塔已經足夠幸運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恨不得詛咒她在四年前那個事件里死掉。

以前好萊塢還用娜塔西亞·金斯基和波姬·小絲來形容瑞亞·諾倫,現在他們卻開始拿憑藉《鋼琴課》11歲封妃的安娜·帕奎因,甚至是14歲在《計程車司機》里獲得最佳女配提名的朱迪·福斯特來和她對比。

輿論變化的趨勢明顯開始遠離洛麗塔了。

但是年少成名的童星卻很難獲得長久的發展,除了朱迪·福斯特,依然年輕的安娜·帕奎因和波姬·小絲之外,其他早早成名的女童們所面臨的命運都是極其相似的。

在如此年輕的時候就獲得了榮譽,那麼就無異於過早成熟的洛麗塔一樣,綻放得太早,也會過早地迎來衰頹和枯萎的命運。

這正是馬洛伊和肯·桑珊所擔心的,在他們看來,奧斯卡女主角提名的光環就能淹沒瑞亞了,鮮花和掌聲能掩蓋過一切,那種從邊緣爬到中心的地位變化更能徹底改變一個人,就是最了解瑞亞的馬洛伊都難以保證她不會變。

這就是帶童星的麻煩,年輕人的心理承受能力總是更脆弱一些,他們的心智還不夠成熟。

馬洛伊知道瑞亞很早熟,她也很冷靜,他能夠毫無顧忌地和她談論商業炒作、販賣形象的事情,甚至不在她面前避諱和朱莉·安查爾的關係。

她能夠承擔挫折,完全可以,馬洛伊知道她有多堅強,很多時候,他都不把她當成真正的青少年來看,他都不需要去哄她,瑞亞就能自己緩過來向前看。

可是他不知道瑞亞能不能挺過成功,就像她自己說過的那樣,讚賞的榮譽甚至比惡毒的批評更能抹殺掉人。

沉浸在甜蜜的奉承和讚美聲里后,誰都無法清醒了,而當沉醉的人再次醒過來的時候,鮮花和掌聲都早已遠離,於是習慣被包圍的人就更無法承受這種失落,所以毒品、酒精和美色才會如此地吸引那些明星們。

他們需要這些東西來彌補巨大的落差。

圈外的人拚命往圈裡爬,邊緣人物想要到中心層,中間的要爭核心位置,一線大咖們更是要保持自己的地位不被取代。

莎朗·斯通就是在為此而努力,她也該到拿一個奧斯卡的時候了,她是典型的大器晚成例子,34歲才憑藉《本能》在好萊塢爭得一席地位。

而這部《賭城風雲》就是他們為了沖獎所拍攝的,但是她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竟然會連提名都沒有拿到手。

「那些學院老頭子們是瘋了嗎,他們竟然寧願提名洛麗塔都不提名我!」就算是到了頒獎典禮舉行日,莎朗都無法對自己的沖獎失敗緩過神來,這個打擊是在太慘重了,他們付出的成本不低。

她在自己的車裡仍然怒氣沖沖,即使當初她也無比希望瑞亞·諾倫進提名,但並不代表她願意被那個乳臭未乾的小女孩給擠出去。

在自己的團隊面前,莎朗扔掉了在鏡頭面前的偽裝,毫無顧忌地發泄了一通怒意:「那個該死的女人,我就知道她不可能那麼容易地放棄金球獎。」

經紀人知道她是在罵伊麗莎白·蘇,但是事情已經演變成這樣的結果,誰也沒辦法挽回,他們能做的就是及時止損,無論媒體會怎麼評價,莎朗都是得去奧斯卡頒獎典禮上露臉,他們搞到了邀請函。

「冷靜一些,我們不是沒有機會了,莎朗。」經紀人已經聽過無數此抱怨了,但是他仍然做了勸說:「說不定還是好事情,這屆影后的競爭太激烈了,我們可以——」

聽到這句話,莎朗·斯通反而更加不悅:「激烈?就連瑞亞·諾倫都能被塞進提名,我看這屆奧斯卡就是徹徹底底的公關烏龍。」

《勇敢之心》和《阿波羅13號》一口氣拿下那麼多提名,當然這兩部電影確實優秀,但是這背後的公關痕迹也並不少。

注意到經紀人皺眉,莎朗抿著唇強迫自己鎮定下來,她為自己的失態道歉,「我知道我太激動了,在典禮上我會控制好我的態度的。」

經紀人也不太明顯地鬆了一口氣,最近一段時間裡莎朗的表現波動太大,他也很難不感到擔憂。

不過他確實理解她的心情,有什麼能比自己親手搞砸一個成功幾率很高的項目更可恨的事情呢,就算莎朗·斯通和差了一代的瑞亞·諾倫沒有任何競爭關係,也不影響莎朗憎恨對方。

這個女孩有多幸運,莎朗就有多倒霉,她的成功可是活生生踐踏在莎朗·斯通的頭上的。

「難道就沒有人懷疑那個洛麗塔是不是和學院評委睡了嗎,好萊塢的戀童癖也不少。」即便冷靜下來,莎朗也還是忍不住多說了幾句,在這之前,她已經先對伊麗莎白髮泄過一通了,實在挑不出什麼說了她就把矛頭針對到瑞亞身上。

這個洛麗塔的骯髒事還是自己主動揭露出來的,為了紅也真是不擇手段。

莎朗不由冷笑:「要是波蘭斯基還在好萊塢,他可能就會把手伸到這個洛麗塔身上了,她長得可比娜塔西亞·金斯基更漂亮。」

經紀人沒有做出評價,莎朗·斯通也是金髮碧眼的美人,從她的角度看,瑞亞這樣的長相確實是比棕發棕眼、散發著野性魅力的娜塔西亞更好看。

難怪莎朗不喜歡瑞亞,她們的風格相通,戲路也相似,當年她也是憑藉《本能》出名的,為了擺脫「脫星」的名號,莎朗不知道做出了多少努力,連金酸梅獎她都咬牙去領了,可是瑞亞·諾倫卻比她幸運太多。

38歲她才看到了奧斯卡的一絲希望曙光,瑞亞16歲就拿到提名了,還是藉助了她的力量,莎朗怎麼能夠釋然。

「你不用管再去她了,這個奧斯卡女主角提名已經足夠毀掉她了。」經紀人的態度偏向消極,「洛麗塔再加上這個盛名,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在報紙上看到她進戒毒所的新聞,反正她去了也只是陪跑。」

這樣的話終於讓莎朗好受了一些,她又擺好姿態接受化妝師的補妝,這次奧斯卡的亮相她得把握好,就是安排公關在媒體上放出風聲暗指奧斯卡不公她也得爭到一些版面。這會對她下一次沖獎更加有利。

何止是莎朗·斯通在憤憤不平,她還是58年的,都難以忍受瑞亞,好萊塢其他80后的女童星就更無法接受這種落差了。

就是早早拿到了奧斯卡最佳女配的安娜·帕奎因都感到了介於羨慕和嫉妒之間的複雜情緒,而平時都是她從其他女孩們身上看到這樣的情緒。

她可是已經有一尊小金人了。

但最佳女主角和最佳女配角之間也是有相差的距離,不然為什麼那麼多電影女主角們擔心競爭不上影后選擇主報配的路線,還不是因為影后的廝殺更加激烈,這也意味著那個光環更加炫目。

所以女配是封妃,女主角才能封后。

比起好萊塢其他女明星,安娜·帕奎因的起點高得可怕,她演的第一部電影就是《鋼琴課》,第一次銀幕觸電就拿到了奧提甚至斬獲了一個小金人。

這個成就註定了她未來在好萊塢的星途,在好萊塢80后這一代新星里,能匹敵她的童星幾乎沒有。

就是憑藉《這個殺手不太冷》成名的娜塔莉·波特曼和在《夜訪吸血鬼》里表現出色的克爾斯滕·鄧斯特也沒有拿到這樣重量級的獎項。

可是瑞亞·諾倫讓安娜感覺到了危機,這個14歲出道的美國女孩竟然拿到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同樣是第一部電影,第一個角色,她就拿到了奧提了,這個可怕的成就足以讓人望而生畏。

就是有小金人在手的安娜都感覺到了威脅,她無數次向她的母親尋求安慰:「媽媽,諾倫一定拿不到獎的,對嗎?」

她的母親也向她承諾:「有蘇珊·薩蘭登,伊麗莎白·蘇和梅麗爾·斯特里普在,就是艾瑪·湯普森這個英國女演員再次拿到奧斯卡影后,都不可能輪到瑞亞·諾倫!」

「你不用擔心,親愛的,諾倫的戲路太限定了,洛麗塔只會成為圈住她的繩索,除非她能得到一個更好的角色——而我們都知道那太難了。」

就是安娜·帕奎因也在紛沓而至的劇本邀約里找不到什麼像樣的角色,好萊塢適合小孩子的角色太少了,而且她也受到了《鋼琴課》的限制。

「你仍然會是唯一一個有小金人的80后女演員,就算之後有和你同代的女明星拿到了奧斯卡,也只可能拿得比你晚。」

得到母親的保證,安娜·帕奎因的心情舒暢了一些,她現在能夠正常地看待第68屆奧斯卡的頒獎典禮了。

總之,瑞亞·諾倫是不可能16歲封后的,那她還擔心什麼呢。

儘管瑞亞的成就已經讓好萊塢其他人無比忌憚了,但是對安娜來說還沒有那麼可怕,畢竟,一個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者,也還是和奧斯卡最佳女配的獲獎者差了一截的。

提名就是提名,沒拿獎就是沒拿獎。

與此同時,正在abc電視台收看奧斯卡頒獎典禮轉播的娜塔莉·波特曼同樣心情複雜,她自認是年輕一代中的佼佼者,選片眼光和演戲天賦都不差,可是和諾倫相比,她似乎還是輸了。

不像她母親那麼堅定,其實在看到《洛麗塔》獲得成功之後,娜塔莉是後悔沒有接下這部電影的。

要是當時她們沒有拒絕得那麼堅定,如果她看到了斯蒂芬·希弗的劇本,娜塔莉發誓她絕對不會錯失這個角色。

她看得出這個改編之後的劇本價值,電影的熱議和奧斯卡提名也證實了電影的成功。

就算這個代價是掙脫不開戀童癖的陰影,被人們始終以瑪蒂達和洛麗塔稱呼,但如果這能換來一個奧斯卡提名——

「我們沒有做錯,娜塔,瑪蒂達並不過分,但是洛麗塔太超過了。」她的母親赫許勒夫人開解她,「這部電影的成功是電影公司的宣傳和瑞亞的自我犧牲換回來的,雖然我不喜歡那個女孩,但是我不得不承認,換做是別人來演,《洛麗塔》不可能成功!」

就算是精心經營女兒演戲事業的赫許勒夫人都為《洛麗塔》的手段感到可怕,娜塔莉看到的是影評人的讚譽和各大獎項提名的光環,但是她看到的是赤.裸裸的炒作和利用。

赫許勒夫人尤其忌憚瑞亞·諾倫的經紀人邁特斯·休·馬洛伊,同為猶太裔,馬洛伊也未免太不擇手段了一些。

如果是她和她的女兒面臨這個狀況,赫許勒夫人也對這會不會傷害到娜塔莉感到猶豫,然而那個經紀人卻毫不遲疑地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