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如意估摸著,唐南適沒有那麼快,搖了搖頭。

容子澈拉著她走到沙發跟前,說:「監獄那邊伙食條件那麼差,你都瘦了這麼多了。多吃點,補回來。」說著,拿著牙籤,插著水果,遞到溫如意的嘴巴。

溫如意猶豫了下,咬著水果,吞了下去。

細細的嚼著吃了后,容子澈又適時的遞過來了一個。

這次她吃的時候,唇瓣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指。

總裁的私有寶 那微涼的唇瓣,卻像是帶了火焰一樣。

迅速的點燃了那處肌膚。

容子澈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的手指,喉嚨乾燥的緊。

溫如意把一顆水果吃完,以為他又遞過來,想要吃下去的時候,卻發現容子澈愣愣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溫如意目光一閃,假裝低頭看時間,錯開了容子澈灼熱的目光。

「時間差不多了,他應該過來了。 顧盼笙婚 水果先放這裡,等下我回來再吃。」溫如意拿起資料說,「我先下去了。」

話說完,逃是的離開。

看著她出去,容子澈這才回過神來。

嘴角不由得帶了几絲苦澀。

出了公寓,溫如意深吸了幾口氣,把腦子裡的雜念全部排除,面色淡然的在走到小區門口。

站在寒風裡,等了沒多會兒,唐南適的車就開了過來。

車子緩緩地停下。

車門打開,露出唐南適那張令人備有安全感的側顏,溫如意慌亂的心,莫名的平靜了下來。

唐南適從車上下來,說:「你怎麼等在外面?等我到了,打電話給你,再出來也不遲。」

「我沒等多久,剛出來。」溫如意說著,把資料遞給唐南適,「這些是最後的資料了,你看一下,有沒有缺少的。」

「我信你。」

唐南適沒細看,直接把資料放到了自己的車裡,再回頭,目光落在她身後的小區,「這裡是你的新住址?挺不錯的。」

「是子澈的公寓,我之前的房子沒辦法住了。」溫如意頓了下,道:「三天後,我會跟子澈舉行婚禮,這是結婚請帖。到時候希望,你能和南楓一起,參加我們的婚禮。你放心,到時候不會有很多人。」

唐南適接過那張燙金的紅色結婚喜帖,嘴角的笑容依舊,只是那雙眼裡幽深幽深的籠著一層紫藍色的光霧,讓人有種他並沒有在笑的錯覺:「好,我會準時參加。」

「嗯,謝謝。」

溫如意道。

唐南適這次沒再說,讓她不要那麼客氣。

她要結婚了。

哪怕知道她早晚會和容子澈在一起,可真正的聽到,她邀請自己參加她的婚禮,唐南適的腦子還嗡嗡的響。

若不是平日里習慣了鎮定。

此刻……

他會出亂了手腳吧。

唐南適有些情形,自己能保持這樣的鎮定。

只有這樣,彼此才不會難堪,以後還能繼續做朋友。

兩人保持對視,溫如意注視著唐南適的眼睛覺得,唐南適像是有話要跟自己說。

但直到最後,他都沒有說什麼。

只是說了一聲再見。

溫如意點點頭,道了一聲,再見。

心頭鬆了口氣。

其實什麼都不說,才是最好的。

唐南適不知道,自己怎麼跟溫如意說的話,又是怎樣離開的。

只知道,意識清醒過來的時候,自己已經開車,離環榮花園很遠了。

視野里再沒有溫如意的身影,只剩下握在手心裡那張燙手的請帖。

他以為自己可以做到心平氣和的祝福她幸福。

可真的面臨這一刻。

他才知道,自己並不像自己認為的那樣,可以做到很好。

目光沉沉的望著那張變形的請帖許久。

龍隱者 唐南適一點點的把請帖修整好,放到了自己的公文包里。

他不能亂……

哪怕心亂了,行為也不能亂。

沈綿綿經歷的已經夠多了,她不需要在婚禮上,再遇到一個麻煩的人。

將結婚請帖收拾好,唐南適看著周圍陌生的風景,他緩緩地舒展了上身,安靜的看著車窗外的風景。

路旁車子一輛輛迅速的滑過。

可這些都和他沒有關係了。

不想,不念……

就不會有難過…… 第928章命運的軌跡無法改變

葉簡汐回醫院,便做了檢查,好在外出了一整個上午,也沒有出什麼事情。

羅素說她傷口癒合的很好,以後都可以坐輪椅行動,不過不能有太大的動作,其餘的也要配合吃藥,滴液,好把身體早點調養好。

葉簡汐得了羅素的話,開心的合不攏嘴,因為終於勉強能坐著輪椅移動了,她就能替溫如意操辦婚禮了。

溫如意在溫家除了溫有為,再沒有其他親人。以溫有為那種無賴性子,溫如意自然不想讓他加入自己的婚禮。

葉簡汐覺得,自己跟裴娜就是溫如意的家人,替她操持婚禮是正常的。之前大多交給裴娜做,可裴娜迷糊的性子,經常丟三落四的,她怎麼也不放心。

現在能自己來做事,葉簡汐開心的緊。

羅素見她開心,也不好擾了她的興緻,只再三叮囑她,不要過度勞累。

葉簡汐保證,可她那信譽度在羅素那裡,都跌破到負分了,羅素那裡會信?

慕洛琛也不放心她,所以找了文清時時刻刻監督她。

事情才這麼定下來。

婚禮在三天後舉行,容子澈已經把主要的事情都弄得差不多,剩下的就是細枝末節了,葉簡汐和裴娜商量著,怎樣射擊才能讓婚禮錦上添花。

所有的一切都緊鑼密鼓的準備。

然而沒人知道,即將到來的事情,會讓現在的格局發生怎樣天翻地覆的變化。

容家——

容老爺子拿著羊毫筆在宣紙上,不緊不慢的寫著字。

容父搓著手,有些拘謹的道:「爸,慕家那邊傳過來消息,過兩天,子澈跟如意就要舉行結婚儀式了,到時候,我們要不要參加?」

容老爺子聞言,眉頭微不可查的動了下,但很快說:「不參加,早在宣布跟他斷絕關係的那一刻起,他就不是我們容家的子孫,去參加他的結婚儀式幹嘛?」

容父早料到,老爺子會這麼回答。

想要再開口,勸服老爺子。

可話還沒說出來,站在書桌前的老爺子忽然身體踉蹌了幾步,最後重重的撞在了牆上。

容父本能伸手扶住容老爺子,見他臉色不對,關切的問:「爸,你怎麼了?」

「我沒事,你不用扶著我……」

容老爺子想要推開他,但剛推開,眼前再度一陣暈眩,他整個人差點跌倒在地上。

容父哪裡還敢放手,緊緊地保住容老爺子,把他放在椅子上,朝著門口叫:「快把醫生叫過來!」

傭人聽到容父的吩咐,連忙去叫醫生。

「爸,你等下,醫生很快就來了。」

「我不要醫生!你沒聽到我的話嗎?」容老爺子厲聲道。

容父很少見到老爺子這麼嚴厲的時候,愣了一愣。

而就在這個時候,門口傳來了聲音——

容父還以為是醫生過來了,可抬頭看到是容淑芬,臉色頓時有些不高興,這幾天她都在鬧騰著,要把房明放出來。老爺子斥責了她幾次,她都沒放在心上,反倒變本加厲。

「大姐,爸不舒服,你有事,就改天再說。」

「改天?這都改了多少天了?」

容淑芬滿肚子的不滿,也沒注意到老爺子身體是真的不適,「爸,現在子澈已經被趕出了容家,溫如意也不是容家的媳婦,你就把房明放出來怎麼了?他在監獄里呆了整整三年的時間,三年的時間!他無論犯什麼錯,都應該抵消了。」

容淑芬喋喋不休。

容老爺子腦子一陣陣的上火,而這加劇了,他眼前的黑暗。

「你給我……」滾。

最後一個字沒說出來,容老爺子感覺天地都旋轉了起來,緊接著如潮水般的昏暗湧來,幾乎在短短的幾秒鐘時間,意識就就被拉入黑暗中。

容老爺子沒了聲息。

容父感覺到手上一沉,再低頭看老爺子,見他雙目緊閉,顯然是昏迷不醒了!

容父氣急,朝著容淑芬怒吼,「爸已經被你氣的昏迷了,你是不是非把他氣死,你才甘心!」

容淑芬聞言愣住了,過了幾秒,她朝著容老爺子走。

看著容老爺子臉色發灰,頓時有些慌神。

現在房明還沒出來,老爺子不能就這麼死了,他要是死了,這個家還能有誰救房明?

「爸,你這是怎麼了?爸你別嚇唬我……」

容淑芬伸手想要碰觸老爺子,但還沒等她出手,容父就一巴掌把她拍開。

「別碰爸!」

容父一臉怒容。

容淑芬冷笑著譏諷,「你不讓我碰爸,不就是想獨吞容家的財產嗎?現在子澈走了,家裡就只有你跟我了,再沒了爸,容家這麼大的家產就落在你手裡了。你跟傅音那個賤人,就可以開開心心的把我跟媽掃地出門了,我告訴你,你想得美!有我在,容家絕不會落在你們兩人手上!」

容父被氣的渾身哆嗦,指著她半晌,罵道:「你眼裡就只有容家的家產,沒有爸嗎?」

那是他們的親生父親!

她不關心他的身體,反倒心心念念著容家的家產!

他對容淑芬失望至極!

重生之莫曉 容淑芬哼了聲,「我當然關心爸,我現在要時時刻刻守著他,免得被你鑽了空子。」

話說罷,容淑芬又抓住容老爺子的手,在他跟前假惺惺的哭。

容父伸手抓住容淑芬的胳膊,就把她往外拉,「你給我出去!我不想看到你!爸也不想看到你!」

「你給我放手!反了你了!我是你大姐,我想在哪裡就在哪裡,你憑什麼把我趕出去!」

容淑芬抓住隔斷,不肯放手。

容父正在氣頭上,沒有手下留情,用自己最大的使勁拉扯,沒幾下就把容淑芬的手扯得生疼。

眼看著自己要被扯開,容淑芬氣的破口大罵。

容父漲紅著一張臉,不說話,手上繼續不留情面。

但就在他要把容淑芬拉出去時,傭人帶著醫生走了進來。

醫生看著容家兩姐弟打鬥,眼觀鼻鼻觀心。

「放手!你再不放手,是不是延誤爸的救命時間!」容淑芬知道自己惹怒了這個平日里這個不吭不響的弟弟,沒那麼輕易地擺平,所以拿出老爺子來壓他。

果然,聽她提起老爺子。

容父放了手。

容父看向醫生道:「我爸在裡面,請。」說著領著醫生去看容老爺子。

容淑芬站穩了身體,看著自己手上青紫的痕迹,恨得咬緊了牙根,再讓他得意幾天,看看等房明出來,他還能不能得意的起來!

醫生初步診斷後,給老爺子餵了幾粒葯。

曼珠沙華之愛殤 容老爺子沒有醒來。

他又繼續診斷。

診斷的時間漫長而難挨。

容父擔心到了極點,之前老爺子暈倒,他都當老爺子是被氣的。可現在大白天的,寫著字寫著字,好好的,就暈厥了過去。這怎麼看怎麼不正常。

萬一老爺子有什麼事情……

容家就真的垮了。

他承認自己不是一個好兒子,能力平平,性格懦弱。

平時沒能幫上老爺子的忙,到頭來,子澈還鬧出了這麼一件事。

可他是真的關心老爺子。

不想老爺子出事。

容父漲紅了眼睛。

容淑芬咬著牙,啐道:「假惺惺,爸昏迷著看不到,假裝給誰看?」

容父攥緊了拳頭,要開口說話,但在他開口之前,醫生收了聽診器。

他頓時不再理會容淑芬,而是緊張的問:「醫生,我爸的情況怎麼樣了?」

醫生搖了搖頭,「老爺子的情況有些不妙,初步診斷是腦部有問題。先帶去醫院,仔細的檢查一下,再確定具體的問題吧。」

容父聞言,身體顫抖的更加厲害。

腦部有問題……

大腦是人體最重要的地方,這裡有問題,就不是一般的問題。

「準備車,立刻把老爺子送到醫院。」

容父著急吩咐傭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