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表面上,哪怕不合道義,但也沒觸犯法律,最多道歉認錯,甚至罰一點也就罰一點。

這也是為何,曾經2016年大選后,美國的幾大網路巨頭被聯邦政府挨個折騰了一遍,拉小紮上聽證會啊對谷歌進行調查啊乃至歐盟對數字巨頭的頻頻動作,其實都是在敲打這些企業,給自己爭取主動。

至於爭取到了多少,沒人知道。

表面上變化不大。

畢竟政客們還是要有下一次選舉的,而人家又控制著數十億的用戶數據,真惹急了,誰知道下次選舉會發生什麼事?

總之,第三方的模式很好用。

敲定了大致框架,西蒙又不免和老布希討論了一些具體的合作細節。

比如數據供給。

西蒙不會傻到直接讓伊格瑞特高層將需要的數據交給布希家族的競選團隊,這樣太容易授人以柄,解決方案也很簡單,啟用第三方,比如,原時空中某個名叫『劍橋分析公司』的類似運營模式。

曾經事件爆發后,公開披露,劍橋分析公司數以億計的風險數據是來自Facebook、Twitter等網路巨頭,有的是花錢購買,有的是黑市獲取,但總結起來就是,這件事和Facebook、Twitter等公司沒有直接關係。

不知情啊!

其實都是類似於西方NGO的老套路,讓非政府組織出面做各種臟活,事情曝光,那就是不知情,和我無關。

實際是稍有腦子的人都知道有沒有關係。

然而,表面上,哪怕不合道義,但也沒觸犯法律,最多道歉認錯,甚至罰一點也就罰一點。

這也是為何,曾經2016年大選后,美國的幾大網路巨頭被聯邦政府挨個折騰了一遍,拉小紮上聽證會啊對谷歌進行調查啊乃至歐盟對數字巨頭的頻頻動作,其實都是在敲打這些企業,給自己爭取主動。

至於爭取到了多少,沒人知道。

表面上變化不大。

畢竟政客們還是要有下一次選舉的,而人家又控制著數十億的用戶數據,真惹急了,誰知道下次選舉會發生什麼事?

總之,第三方的模式很好用。

敲定了大致框架,西蒙又不免和老布希討論了一些具體的合作細節。

比如數據供給。

西蒙不會傻到直接讓伊格瑞特高層將需要的數據交給布希家族的競選團隊,這樣太容易授人以柄,解決方案也很簡單,啟用第三方,比如,原時空中某個名叫『劍橋分析公司』的類似運營模式。

曾經事件爆發后,公開披露,劍橋分析公司數以億計的風險數據是來自Facebook、Twitter等網路巨頭,有的是花錢購買,有的是黑市獲取,但總結起來就是,這件事和Facebook、Twitter等公司沒有直接關係。

不知情啊!

其實都是類似於西方NGO的老套路,讓非政府組織出面做各種臟活,事情曝光,那就是不知情,和我無關。

實際是稍有腦子的人都知道有沒有關係。

然而,表面上,哪怕不合道義,但也沒觸犯法律,最多道歉認錯,甚至罰一點也就罰一點。

這也是為何,曾經2016年大選后,美國的幾大網路巨頭被聯邦政府挨個折騰了一遍,拉小紮上聽證會啊對谷歌進行調查啊乃至歐盟對數字巨頭的頻頻動作,其實都是在敲打這些企業,給自己爭取主動。

至於爭取到了多少,沒人知道。

表面上變化不大。

畢竟政客們還是要有下一次選舉的,而人家又控制著數十億的用戶數據,真惹急了,誰知道下次選舉會發生什麼事?

總之,第三方的模式很好用。

敲定了大致框架,西蒙又不免和老布希討論了一些具體的合作細節。

比如數據供給。

西蒙不會傻到直接讓伊格瑞特高層將需要的數據交給布希家族的競選團隊,這樣太容易授人以柄,解決方案也很簡單,啟用第三方,比如,原時空中某個名叫『劍橋分析公司』的類似運營模式。

曾經事件爆發后,公開披露,劍橋分析公司數以億計的風險數據是來自Facebook、Twitter等網路巨頭,有的是花錢購買,有的是黑市獲取,但總結起來就是,這件事和Facebook、Twitter等公司沒有直接關係。

不知情啊!

其實都是類似於西方NGO的老套路,讓非政府組織出面做各種臟活,事情曝光,那就是不知情,和我無關。

實際是稍有腦子的人都知道有沒有關係。

然而,表面上,哪怕不合道義,但也沒觸犯法律,最多道歉認錯,甚至罰一點也就罰一點。

這也是為何,曾經2016年大選后,美國的幾大網路巨頭被聯邦政府挨個折騰了一遍,拉小紮上聽證會啊對谷歌進行調查啊乃至歐盟對數字巨頭的頻頻動作,其實都是在敲打這些企業,給自己爭取主動。

至於爭取到了多少,沒人知道。

表面上變化不大。

畢竟政客們還是要有下一次選舉的,而人家又控制著數十億的用戶數據,真惹急了,誰知道下次選舉會發生什麼事?

總之,第三方的模式很好用。

敲定了大致框架,西蒙又不免和老布希討論了一些具體的合作細節。

比如數據供給。

西蒙不會傻到直接讓伊格瑞特高層將需要的數據交給布希家族的競選團隊,這樣太容易授人以柄,解決方案也很簡單,啟用第三方,比如,原時空中某個名叫『劍橋分析公司』的類似運營模式。

曾經事件爆發后,公開披露,劍橋分析公司數以億計的風險數據是來自Facebook、Twitter等網路巨頭,有的是花錢購買,有的是黑市獲取,但總結起來就是,這件事和Facebook、Twitter等公司沒有直接關係。

不知情啊!

其實都是類似於西方NGO的老套路,讓非政府組織出面做各種臟活,事情曝光,那就是不知情,和我無關。

實際是稍有腦子的人都知道有沒有關係。

然而,表面上,哪怕不合道義,但也沒觸犯法律,最多道歉認錯,甚至罰一點也就罰一點。

這也是為何,曾經2016年大選后,美國的幾大網路巨頭被聯邦政府挨個折騰了一遍,拉小紮上聽證會啊對谷歌進行調查啊乃至歐盟對數字巨頭的頻頻動作,其實都是在敲打這些企業,給自己爭取主動。

至於爭取到了多少,沒人知道。

表面上變化不大。

畢竟政客們還是要有下一次選舉的,而人家又控制著數十億的用戶數據,真惹急了,誰知道下次選舉會發生什麼事?

總之,第三方的模式很好用。

敲定了大致框架,西蒙又不免和老布希討論了一些具體的合作細節。

比如數據供給。

西蒙不會傻到直接讓伊格瑞特高層將需要的數據交給布希家族的競選團隊,這樣太容易授人以柄,解決方案也很簡單,啟用第三方,比如,原時空中某個名叫『劍橋分析公司』的類似運營模式。

曾經事件爆發后,公開披露,劍橋分析公司數以億計的風險數據是來自Facebook、Twitter等網路巨頭,有的是花錢購買,有的是黑市獲取,但總結起來就是,這件事和Facebook、Twitter等公司沒有直接關係。

不知情啊!

其實都是類似於西方NGO的老套路,讓非政府組織出面做各種臟活,事情曝光,那就是不知情,和我無關。

實際是稍有腦子的人都知道有沒有關係。

然而,表面上,哪怕不合道義,但也沒觸犯法律,最多道歉認錯,甚至罰一點也就罰一點。

這也是為何,曾經2016年大選后,美國的幾大網路巨頭被聯邦政府挨個折騰了一遍,拉小紮上聽證會啊對谷歌進行調查啊乃至歐盟對數字巨頭的頻頻動作,其實都是在敲打這些企業,給自己爭取主動。

至於爭取到了多少,沒人知道。

表面上變化不大。

畢竟政客們還是要有下一次選舉的,而人家又控制著數十億的用戶數據,真惹急了,誰知道下次選舉會發生什麼事?

總之,第三方的模式很好用。

敲定了大致框架,西蒙又不免和老布希討論了一些具體的合作細節。

比如數據供給。

西蒙不會傻到直接讓伊格瑞特高層將需要的數據交給布希家族的競選團隊,這樣太容易授人以柄,解決方案也很簡單,啟用第三方,比如,原時空中某個名叫『劍橋分析公司』的類似運營模式。

曾經事件爆發后,公開披露,劍橋分析公司數以億計的風險數據是來自Facebook、Twitter等網路巨頭,有的是花錢購買,有的是黑市獲取,但總結起來就是,這件事和Facebook、Twitter等公司沒有直接關係。

不知情啊!

其實都是類似於西方NGO的老套路,讓非政府組織出面做各種臟活,事情曝光,那就是不知情,和我無關。

實際是稍有腦子的人都知道有沒有關係。

然而,表面上,哪怕不合道義,但也沒觸犯法律,最多道歉認錯,甚至罰一點也就罰一點。

這也是為何,曾經2016年大選后,美國的幾大網路巨頭被聯邦政府挨個折騰了一遍,拉小紮上聽證會啊對谷歌進行調查啊乃至歐盟對數字巨頭的頻頻動作,其實都是在敲打這些企業,給自己爭取主動。

至於爭取到了多少,沒人知道。

表面上變化不大。

畢竟政客們還是要有下一次選舉的,而人家又控制著數十億的用戶數據,真惹急了,誰知道下次選舉會發生什麼事?

總之,第三方的模式很好用。

敲定了大致框架,西蒙又不免和老布希討論了一些具體的合作細節。

比如數據供給。

西蒙不會傻到直接讓伊格瑞特高層將需要的數據交給布希家族的競選團隊,這樣太容易授人以柄,解決方案也很簡單,啟用第三方,比如,原時空中某個名叫『劍橋分析公司』的類似運營模式。

曾經事件爆發后開披露,劍橋分析公司數以億計的風險數據是來自Facebook、Twitter等網路巨頭,有的是花錢購買,有的是黑市獲取,但總結起來就是,這件事和Facebook、Twitter等公司沒有直接關係。 不!」

林樂瑤凄厲叫喊,如杜鵑啼血。

她甚至已經看見這個聖者臉上猙獰與得意的表情。

像是在慶賀自己竟然能夠捕捉到這難得的機會。

這聖者的確在慶賀與慶幸。

這半月以來,林凡的表現太耀眼了,聖皇之下,根本無他的一合之將,通通被他轟死,哪怕是聖皇,但凡不是聖皇之中的頂尖人物,在他手中也沒有多少抗衡能力。

這林凡簡直就是一個戰場之上的絞肉機,半月內,斬殺的聖者至少上百,這引起了第七屆大人物的注意,有厚賞頒佈而下,只要能夠斬死林凡,就能得到滔天的賞賜。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他就算是其中之一。

這襲殺林凡的聖者修為不算強,只能算作是一般。

若無厚賞,他不敢來參戰。

「皇天不負有心人啊。」他心中在狂笑,手中長針更加兇狠,只是寸許距離,竟然發出空爆,可想其狠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