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下意識將合同遞過去。

接着,便見秦舒翻開合同,利落地簽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後還了回來。

語氣灑脫隨意,「字已經簽好,沒問題了吧?」

對方愣愣地接過合同,低頭瞥了眼合同角落那個娟秀如流水的簽名。

一氣呵成,絲毫沒有遲疑!

這跟之前三番兩次求着萬山合作的態度,簡直是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啊!

「秦小姐,你……」

秦舒坦然地迎上對方的目光,笑着問道:「還有什麼事嗎?如果沒有的話,我這邊有點忙,你慢走。」

後者張了張嘴巴,最後一臉惆悵懊惱地離去。

原本是打算用主動解約的方法,逼褚氏談判,抬高藥材價格,狠狠壓榨一波。

現在褚氏答應解約,好好的計劃只能落空了。 作為東瀛的穀物與食物神,稻荷神自然算是天神,東瀛政府也派人去往了那裏。

為表誠意,除魔人去往的是陰境神社,派遣的也是精銳人員,那人員有三個,隊長衣川海斗加上兩個新人。

「稻荷神社,宇迦之御魂神!」

看着陰境裏光芒四溢的神社,想着關於這位神靈在人間的傳說,發現沒有食人的傳聞后,衣川海斗臉色好看了一下,但很快,他就變得目無表情。

「東瀛不能被神靈統治,哪怕善神也不行!」

每個國家都有一些志士,衣川海斗就是堅定的人類至上主義者,他無法接受人類頭上多一個主人。

堅定了自己的內心,衣川海斗邁步走進了神社內。

神社內,接待這些政府職員的是水樹理妃,神使親自出面,看似對於政府很重視。

只是,就在政府人員與其寒暄兩句,準備拿出留影石放映視頻震懾一下神社的時候,這位狐狸神使阻止了三人的動作。

「正巧,我也收到了這方面的視頻,正準備觀看呢,也請諸位幫忙評價一下,我麾下信徒送來的視頻準不準確。」

說完,她把三人領進一個房間內,那裏,神社內的小狐狸們已經聚集到了一起,正團團聚集在一起,準備着放映。

幾人到來,視頻正好開始播放。

留影石里的內容以人類的火炮發射作為開場,隨後是人類與妖魔的交火。

最開始的戰鬥是人類依靠依靠武器優勢屠殺妖魔,而當陰陽師們使用震魂秘術時,妖魔一方更是被怨念控制,發瘋的攻擊一切甚至自殘,這也讓它們的陣形徹底崩潰了。

面對視頻中的妖魔被屠戮,水樹理妃看的津津有味,她招來的那群小狐狸卻在瑟瑟發抖,特別是陰陽師讓妖魔瘋狂時,它們更是緊緊的圍在了一起。

「人類,好可怕。」

對此,水樹理妃沒有安慰,而是趁機教育道:「那些妖魔的下場你們看到了吧,這就是走捷徑的代價。要記住,吾主傳下的功法雖然進度沒有吞噬血肉的妖魔快,卻中正平和,陰陽師的秘術對我們無用,官方的聖鹽,也剋制不了我們。」

「是,小姨,我一定好好修鍊。」

「神使大人,我絕對不會偷懶。」

「嗚嗚嗚,我,我再也不偷偷吸取人類的精氣了。」

……

水樹理妃在悠閑的教育,除魔廳派來的兩人卻都臉色難看,他們明白,這位化形狐狸剛才明著在教育,暗中也是告訴他們,東瀛政府的手段對於妖魔有用,卻無法作用在神使跟神官身上。

更讓那些除魔人頭疼的是,視頻中妖魔被屠戮大半時,進度條才走了一半。

這些負責執行的人很明白後面有什麼,因此,着急的他們想要站起來阻止。

但,想要行動時,他們才發現自己的身體毫無反應,好似意識跟身體不同步似的,這讓衣川海斗當場就怒視了水樹理妃。

「你做了什麼?」

「別急,只是讓你們靜下心來看完這些視頻罷了。」

水樹理妃不解除能力,除魔廳的三人只能憋屈的坐在那裏,眼睜睜的看着視頻里的戰鬥繼續。

此時,他們已經意識到,稻荷神社不僅有其他的消息渠道,還知道被剪輯掉的視頻內容,針對此地的震懾行動很可能失效了。

沒出這三人預料,隨着時間流逝,視頻里佔據優勢的人類被一個妖王之子翻盤了。

「好強。」

「壓抑的氣息,這是大妖怪的血脈。」

「哼,人類的武器也就對普通妖魔有用,有小姨在,我們才不怕你們的武器。」

殘暴的妖魔之子雖然令神社裏的狐狸厭惡,但它的出現也消除了小狐狸們對於人類武器的恐懼。

見此,水樹理妃笑了一下,不過,她很快就收斂了臉上的欣慰,轉而擔憂的看向了除魔廳的兩人。

「聽說你們準備集結士兵對境內妖魔來次大掃蕩,但這真的好嗎?你們的武器對付不了幹部級妖魔,而在夢魘界,普通的妖魔鬼怪雖多,卻只是如雜草一般。掌握著一切的是大妖怪跟妖王,它們可比幹部級妖魔還難對付,你們人類確定要與妖魔撕破臉皮?」

「自然,人類不會允許自己的領土被妖魔肆虐,也不會任由自己的子民被肆意殺戮。」說到這兒,兩個除魔人臉色嚴肅,充滿了決絕意味:「無論是誰,想要奴役人類,都將面臨人類不死不休的反抗。」

「……別那麼嚴肅嗎,好似你們的敵人是吾主似的。」

「自然不是,人類不會放過敵人,卻也不會對友人隨意出手,稻荷神陛下自然是人類的豐收之神。」

眼看三人承認稻荷神的神名,神職,他們之間的氣氛才稍微緩解了一下。

只是,當除魔人請求稻荷神社以盟友的身份加入這次除魔行動時,水樹理妃婉拒了。

當然,她沒有直接拒絕,而是找了個借口:

「吾主是愛人類的,祂也想幫助人類驅逐妖魔。奈何,靈氣才剛剛復甦,根本不足以承載吾主的降臨,而我等畢竟人力有限,能守護住吾主的信徒已經是竭盡全力了,所以,抱歉。」

「而且,我覺得你們的行動太急切了,當然,我不是讓你們不反抗,只是覺得現在出擊會傷亡慘重,等候眾神降臨再清掃妖魔會更好一點。」

面對水樹理妃的說辭,三個除魔人道:

「人類沒有你想的那麼弱,我們的武器會一直更迭,而哪怕沒有武器的便利,人類也不弱於妖魔。」

「是嗎。」

嘴裏好似認同了除魔人的話,只是,說話之時,水樹理妃看向的方向卻是放映着的視頻,那裏,人類已經潰敗,並全部失陷於泥沼之塘中,面臨着全面的結局。

做出如此動作的她是提醒三人,使用新式武器的人類,已經敗了一場。

令水樹理妃意外的是,面對她的提醒,那三個除魔人卻都笑了起來。

「看來,神使大人知道視頻,卻不知道最終的結果啊。」

「這次行動已經成功,雖然沒有完美收尾,卻是人類獲得了最終勝利。」

「咦?」

三人的話激起了水樹理妃的興趣,這個視頻她確實還沒來得及看,只是從主神的信徒那裏知道,官方會以視頻震懾諸神社,而他們攜帶的視頻並不完整。

「難道人類還有新的武器?」

好奇這點,她繼續看了下去,然後,她就驚奇的看到,肆虐的妖王之子被一個人類爆錘了一頓,而那人類,她還認識。

「光頭武僧,神宮悠,竟然是他?」

「神使大人認識神宮隊長?」

「隊長?我記得他不是官方除魔人吧?」

「已經是了。」

此話讓水樹理妃愣了一下,但很快她就笑了起來:「那恭喜你們了。」

「謝謝……神使大人不再考慮一下嗎,有火炮相助,還有神宮君這樣的天驕,我們人類必定會清除妖魔的。」

最後時刻除魔人還想挽救一下,想獲得稻荷神的支持,可惜,留給他們的是失望。

「……對不起,我需要保證吾主信徒的安危。」

「沒事,打擾了。」

震懾失敗,拉攏也失敗,除魔三人組沒了多待的興趣,告辭離開了此地。

而出了神社籠罩範圍后,衣川海斗還沒說什麼,他旁邊的一位新人就狠狠的錘了一下旁邊的牆壁。

「混蛋,是誰背叛了我們,如果不是視頻消息泄露的話,那隻狐狸怎麼敢這樣對待我們。」

「隊長,一號為什麼不把後續視頻列為機密,消除知情者的記憶,這樣我們就能震懾住那些高高在上的……」

「閉嘴!」

看着衣川海斗臉色難看,兩人只能把心中的疑惑吞入腹中,只是,他們臉上的不甘還是非常濃重。

而相比於有些憤青的他們,衣川海斗卻沒有為秘密沒有得到保守而生氣。

雖然沒有得到上層的通告,他卻明白官方沒有把這列為最高等機密的原因。

一個是因為火銃槍以及火炮將經常參加戰鬥,具體表現很容易就能獲得。

另一個則是東瀛官方不想,也不敢做的太過完美。

人類如果依靠武器徹底碾壓了妖魔會發生什麼?神靈的高興與欣慰嗎?

不,如果真的發生了那樣的事情,神靈會感覺到危機,大概率會與妖魔合流,對人類進行圍剿。

「對於神靈們來說,讓妖魔壓制人類,祂們以救世主的姿態降臨,重新成為人類的主人才是最好的,在此過程中,最好不要損失太多人類,否則,很容易與其他國度的神靈拉開差距。」

「妖魔想代替人類與神靈成為大地的主宰。而我們人類則是要徹底消滅妖魔,並與神靈取得平等的地位。」

這是人,妖魔,神靈三方的訴求,且這只是勢力的訴求,每個陣營里還有個人的野望。

如人類有一部分年老者會投降神靈,從而獲得長久的健康。有人想籍此機會成神,還有人想着成為妖魔。

妖魔里更亂,根據人類探測到的一些消息,每個妖魔都能吞噬其他妖魔獲得成長,這種特性也意味着妖魔間內戰不斷。

「人妖都有內患,我就不信你們天神內部能夠鐵板一塊。」

看着稻荷神社,衣川海斗心中閃動着無數想法。

……

神社內,水樹理妃還不知道有人盯上了自己家的主神,此時,她正看着神宮悠與木雕戰鬥的視頻,滿臉的驚異。

「沒想到,那個傲慢的小混蛋竟然這麼強,如此天賦,倒是有資格傲慢!」

她在感嘆,只是,如此稱讚他人,讓旁邊的白毛狐狸水樹雛妃有些不滿。

『不高興,小姨以前都只稱讚過我。』

這樣想着,她窩在水樹理妃懷中撒嬌道:

「小姨,那個光頭也沒什麼吧,還沒你強呢。」

此話讓水樹理妃笑了起來,並彈了一下雛妃的小腦袋。

「他的實力確實不如我,但你也不想想,我修鍊多少年了,他才修鍊多少年,三年,甚至僅有兩年的時間。」

「而且,相比於靈氣還沒復甦的人間,我們可是一直在陛下的神域裏修行,以如此天差地別的資源,他的實力卻超過了你,快追上我了,你現在還覺得他沒什麼嗎?」

「呃……」

水樹理妃的一番話讓雛妃愣了,經過這番分析,她才發現,神宮悠實力提升的速度快的異常了,哪怕在夢魘界跟神域,都算是絕頂的天才。

看到自家外甥女被說的啞口無言,害怕她被打擊道,水樹理妃連忙補救了一下。

「你也別太傷心,據我估計,那個傢伙很可能是天地異變中,人類群體應運而生的天驕,這樣的人物成長速度不以道理計,連那個妖王之子都敗亡於他手,超過你很正常。」

「……」

經此一說,水樹雛妃的心情確實好了很多,而很快,她就感應到了什麼,連忙問道:

「小姨,你不會還想招攬他吧。」

「當然,這樣的天驕都是氣運之子,他們加入神社對於主神大人有着大用。」

「可他殺了那個妖王之子,不會被針對嗎?」

此疑問讓水樹理妃笑了起來:

「會啊,但正因他處於危險當中,我們才有機會招攬。」

7017k 「不用了,妮婭,我有話跟你說。」

齊妮婭看到段瀟南臉上的表情不對,心頭一緊,乾笑了一聲,「先洗個澡吧,我做了你最愛吃的東西,有什麼話我們一會兒邊吃邊聊。」

段瀟南看著齊妮婭落荒而逃的背影,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

最終段瀟南還是沒有駁齊妮婭的面子,洗了澡換了身衣服后坐在了餐桌旁。段瀟南偶爾過來看齊妮婭的時候,如果遇上下雨下雪天,齊妮婭就會幫段瀟南按摩,久而久之,段瀟南也有幾套衣服放在齊妮婭這邊備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