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風回到休息室中。那裏的人全都向他道喜,他都一一的迴應着。

回到酒店的前鋒一下就躺在牀上,他發現自己應付這些人比跑步還要累。不一會兒之後,秦風就進入了夢鄉。


跑步雖然不累,但是又要應付自己的心理壓力,這是無論你有多麼強大的腎都是很難做到的,都很難不累的,所以秦風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此時的王思琪也從剛纔的花癡狀態中走了出來,他拿着筆去進行採訪秦風,他要打算留到明天決賽之後再採訪,她現在要去採訪他的室友一個叫王樂的。

而就在此時的同一時間外面的報道,翻天覆地全是關於這次運動會田徑100米,跑步比賽的。尤其作爲排名在一在二的秦風和周浩,他們更是得到更多媒體人的稱讚。

在秦風坐的那個酒店中的另一間房,一個男子也看着外面的報道,這個人就是周浩。

周浩看着報道,他的心中燃起了熊熊戰火。

周浩從小就是在體育世家長大的,從小就不缺乏運動的精神。本來他以爲這次的冠軍自己一定會收入囊中的,沒想到中途竟然出現了一個叫秦風的男人,但此時他的心中不是肚火,而是一種欣賞和一種想要和秦風一絕高效的決心。

“秦風,希望你明天不會讓我失望。” “歡迎大家來到大學生運動會100米田徑決賽的現場,今天我們將會見證奧運選手的誕生,在這次遠動會中,國家隊將在裏面挑選出前四的選手進行奧運會比賽。”

在昨天的淘汰賽中,我們有兩位選手鶴立雞羣,他們一位是來自燕京大學的周浩,一位是來自西南體育大學的秦風他們一位跑了十秒一八,一位跑了十秒一六,都屬於國家頂級運動員的成績了,在今天的決賽中,他們會不會給我們一個驚喜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出場門口黃志嚴肅的對着面前的四位隊員說今天是八中選出前四位進奧運會,我對你們的要求就是能儘量進去就儘量進去,通過昨天的淘汰賽,我相信你們已經對自己的實力大致有了一個明白,但是要相信在這其中肯定有人保存了實力的,所以你們一會兒就盡你們全力去跑吧,尤其是你秦風,我對你要求太高,但你一定要打敗那個周浩。”黃志看着眼前的四位運動員。

“明白嗎?”

“明白。”


“好,接下來出場的是西南體育大學的學生,今年的西南體育大學,不知道爲什麼出現了四位選手出現在決賽圈中,這是往年都沒有的事。

或許這將是西南體育大學崛起的時刻。 花樣誘妻:帝國總裁寵上癮 ,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決賽。今天是參加省二奧運會運動項目田徑運動項目的決賽。100米的決賽中,在這次省運秦風動會的運動員中有兩位選手一位叫一位叫周浩的選手。

之前的這兩位選手在淘汰賽中就有了非常優秀的表現,今天他們兩個人的比賽是如此的引人注目,如果他們跑進前十,這將會是記錄中國歷史史冊裏的一幕。

這也是他們兩個離奧運會更進一步,離世界冠軍更進一步的機會。

“觀衆朋友們大家好,今天爲您解說的是2018級省運動會全國大學生田徑比賽100米競賽項目決賽,我是說人正陽,在這次的省運動會中,我們西南體育大學出現的秦風和我們燕京體育大學出來的周浩。兩個人在淘汰賽中就表現出了極強的天賦,今天的冠軍會在他們之中的誰產生了,他們會不會以強勢的力量奪取亞洲紀錄100米田徑賽的冠軍。讓我們拭目以待。”

“排在第一的是……,排在第四的是我們這次種子選手秦風。排在第第五的就是我們的周浩。

今天的選手,看來一個個都摩拳擦掌,準備迎接角色的到來,看他們的精神飽滿意志昂揚,我相信今天將會是一場殊死搏鬥。”

“各就各位

預備。”在聽到這一聲指令之後,秦風他們迅速的將腳放在起跑器上,眼睛盯着前方。耳朵仔細的聽着,只等待那槍聲一響。

“”

此時體育館裏的人們都緊張的看着下面的八個人。他們也圍着他們緊張着這短短的十多秒就令他們感到激動了。

“衝刺衝刺衝刺。”

解說臺上的解說一臉激動的站起來。不可思議的一幕,他們跑進了前十在這屆的奧運會中竟然有兩個跑進前十的選手排名第一的是來自西南體育大學的秦風,排在第二的是燕京大學的的周浩,秦風創造了奇蹟,他在100米的田徑比賽中跑進了前十秒。雖然他沒有泡到亞洲紀錄,但是對於今天的中國人來說。這卻是令人非常激動的一幕。多少年了?我們終於可以看到未來田徑賽場上飛馳的身影,中國人將在田徑賽場上佔有一席之地,就今天跑進十秒的兩位大學生。”解說員一臉激動的說道。

而在賽場上跑步的秦風,在衝刺完之後,他才注意看自己臉龐自己果然是第一那個叫周浩的比他稍微撒了,估計應該是在零點幾秒吧。其實清風心裏還是非常佩服這個叫周浩的,自己是因爲有一個強大的腎,再加上可能一點點天賦才跑得這麼快的,但是那個叫周浩的卻是憑着自身努力,自身的實力。跑到和自己差不多是旗鼓相當的境界,這是非常厲害的。

而此時周浩的心裏也感慨萬千,自己終究還是低估了這個叫秦風的人。平他這個速度就算是去奧運賽場上跑,也將會有他的一席之地,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聽到場館裏那些觀衆對秦風的歡呼,周浩深深地看了秦楓一眼。眼前的這個男人很強很強。

秦風看了一下計時器,發現自己竟然跑到了九秒五二。周浩跑了九秒六二。頓時他激動的脫下自己的衣服拋向離他最近的觀衆人員。然後激動的大叫了一聲,而在此時的比賽出場的門口的黃志,看見了這一幕也是非常激動,自己等了多少年,終於帶了一個可以打進奧運會的種子選手。如果秦風花都發展的更好的話,這將來的體育場他也會有一席之地,而他也永遠有一個所謂的稱呼,那就是秦風的教練。

這時體育場裏的人全都瘋狂了,他們瘋狂的喊叫着嘴裏全部是喊“秦風、秦風、秦風。”

秦風在運動場上聽見下面這些人的呼喊,他也感到萬分的激動,自己時隔這麼多年的時間看見了這麼多場比賽,今天的自己終於有幸站在領獎臺上,作爲第一名,他是很驕傲,也是很榮幸的。

站在領獎臺上的秦風一臉的笑意,在拿到獎牌的那一瞬間。他突然感覺自己所堅持的理想好像離自己越來越近了。自己這麼多年努力的結果,終究不是一場雲煙而已。終於在今天自己的汗水終於灌溉出一個無比美好的結果。

而此時在電視機前的所有人,他們也全都衛秦風鼓掌着,尤其是秦風的老家,秦風的老家在x省的x市的一個小縣城裏。

今天在這個縣裏的一個村子中,許多人都聚焦在中央五臺的體育頻道上面。因爲在電視機裏面有一個他們這兒土生土長的大學生。看着她一路過關斬將終於踏上領獎臺上的時候,這兒的所有人全都伸出大拇指對着旁邊一個熱淚盈眶的漢子說。

“秦風他爸,你真的是太幸福了,有秦風這樣一個優秀的孩子。”

此時秦風的父親在電視機裏看見了自己孩子奪冠的時候,即使他是一個莊稼大漢,今天她也抑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激動,他知道自己的孩子爲了登上講臺,做了多少努力。

敦克爾克(克裏斯托弗·諾蘭導演《敦刻爾克》原著小說)

她作爲一個母親,她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生活在一個幸福的世界裏,雖然秦風是爲了自己理想去拼搏,去努力,但看在她的眼裏,她還是感到異常的心痛的。

就這樣在今天秦風奪冠的比賽熱潮中100米的田徑跑步落下帷幕了。 雖然秦風強勢奪冠,但由於他的成績太過於驚悚,所以在比賽完之後他被通知要去尿檢。

而本來這場比賽就是對外直播的,當秦風跑出那種逆天的成績之後,瞬間在網絡上引起一番熱潮。

“我操,這西南體育大學牛逼了,出了這麼一個牛逼的人物。”結婚的好說。

“看見秦風了,速度,我的媽呀,他這是要起飛啊。”ID幾點說。

“這就是中國男人的速度,快。”黑斯可可說

“樓上的人別人身攻擊啊,有本事爆出真實名字來,我讓你看看我這大鳥。絕對讓你欲生欲死。”迪克斯說。

……

雖然目前網上的人對秦風都是表達讚揚。但是不一會兒之後一些不和諧的聲音就出來了。

“絕逼是假的,中國人怎麼可能有這樣的速度?”假的假的說。

“樓上的人這話假了吧,誰跟你說不會有這樣的速喝點東西不就有了嗎?”記得記得說。

“說實話,雖然我很愛我的國家,但是我對國人能有這樣的速度,還是保持質疑的。”計策快睡說。

……

本來這件事就是網民的一些討論,但是突然,有一些到了級別的人物就站出來了,他們全都表示對秦楓的這些成績表達了質疑。這其中前田徑選手鄭州更是毫不猶豫的在自己的微博上評論說。

“自己在田徑這方面已經有很多年的研究了,自己當年也是從田徑賽場上下來的,我知道跑進十秒是非常困難的,所以我對,今天的運動結果表示質疑。”本來這位叫鄭州的人,他的人氣就有幾10萬。瞬間他的轉發就達到了熱點,不一會兒就上了頭條。

不一會兒一些微博大v們也都站出來了。他們也說對這個成績表達自己的質疑,他們誰也不敢肯定,一定就說秦風跑不了這個成績。

這其中的有一些人是真正的看秦風不爽,但也有一些人純屬是因爲想去蹭一些熱度。

而此時的秦風,他正在自己的酒店休息呢,而坐在他旁邊的就是王思琪,王思琪看着眼前的這個男人心中一陣甜蜜。

就在這時前方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拿起電話一看,原來是秦風的教練黃志。

王思琪接了電話,躡手躡腳的走到衛生間。

“喂,黃教練。秦風他可能有點疲憊,他睡着了。”王思琪小聲的對着電話的那頭皇子說。


“哦,思琪啊,這樣你先別讓秦風起來,讓他好好休息一下,我跟你說一會兒他醒來之後你跟他說一下吧,就是你現在去搜一下網站,我現在想說的是叫她不要在意這些。等一會兒,報告出來之後自然會有人爲他澄清這一切的叫他不要心急啊,也不要去在意那些別人的評論,那些人純屬是想要蹭熱度的人而已。”黃志也對,王思琪說。

“好的,黃教練我知道了。你還有什麼事嗎?”

“沒有了,就這樣吧。”

王思琪拿着手機,她一臉疑惑的說晚上怎麼了?他突然心中有一絲不詳的預感,她迅速的拿出手機打開開新聞一搜。他就看到了網上一堆評論,有的是勤奮的,而有些卻是質疑秦風說秦風怎麼怎麼的?

“這些人怎麼這樣?”王思琪氣憤的嘀咕了一聲,石濤現在他又不好把前鋒叫醒,於是也就不再關心了。他相信在真正實力的面前,任何的小動作都是徒勞無功的。正義可能會遲到,但是永遠不會缺席。

……

醒來的秦風看見王思琪靠在自己的牀邊。他感到很溫馨。自己上輩子到底是積了多少德,這輩子纔會得到這樣一位賢良的女朋友。

此時的王思琪雙手靠在勤奮的勤牀上一個頭靠在手上幾絲青絲纏繞在眼前,使得這位漂亮的女子更顯一份柔弱。


秦風用手輕輕撥了一下王思琪的頭髮。看着面前這樣一位漂亮的女孩。她實在壓抑不住心中的衝動,她慢慢地伏下頭去。突然他看見王思琪的眼睫毛抖動了一下。他就知道這時的王思琪已經醒了。但此時的王思琪並沒有醒來的跡象,於是她就壯大着膽子輕輕的用嘴去親了一下王思琪的額頭。突然,王思琪的臉就紅了起來。

此時的秦風怎麼可能不知道,王思琪早已經醒來了。

王思琪現在也不可能裝睡了,她坐在椅子上兩隻手不停的把玩着低下頭來,就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子一樣。而此時的情況剛醒來,本來身體就旺盛,現在的秦風他更加的意義不住的那一份激動,實在忍不了了,抱着王思琪,而是知道王思琪被他抱着,聞着他身上的男子漢氣味也酥軟了,任由秦風百步者,此時的秦風抱着王詩琪了。親了親王思琪的嘴。

此時王思琪徹底的軟了。生不出一絲的反抗之心,而就在前方打算將王思琪就地正法的時候,門外出現了敲門聲。

而此時的王詩琪也從迷亂的氣息中醒了過來,她拍打着秦楓的胸口叫他“壞蛋,快把我放下來,有人來了。差點就讓你得逞了。”

而此時的秦風也沒有任何辦法,他只得把王思奇放下來,然後心中感覺很鬱悶的,王思琪下來之後他就去開門了。

而此時進來的正好就是王樂和楊戰他們。秦楓毫不猶豫的一個枕頭扔過去,扔在他們的身上。

此時的楊戰和楊樂進來看着一臉嬌羞的王思琪和氣憤的秦風和那略顯亂的牀單,怎麼會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們就知道這是打破了秦風的好事,他們不好意思的退了出去,但此時的秦風也已經從剛纔糜爛的氣息中也出來了,就說“站住,再跑一會兒弄死你們。”

“奶奶的,你們有什麼事嗎?”

“秦風,我先走了。”王思琪看他們有事要聊就對秦風說道。

“詩琪。你先走吧。”

“你們兩個殺千刀的,有什麼事嗎?輕鬆啊,你沒看網上嗎?來我讓你看一下,給你一個驚喜。”王樂他們來找秦峯,確實有事的,但也可以說沒事,他們其實就是過來安慰一下秦風叫他不要把晚上的事放在心上的。沒想到一來就遇見了勤奮和王思奇在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他們也很尷尬。

“清風,你也別太在意這些人,就是張着一張嘴亂說的,你別在意他們。”楊燦看着秦風說。

而此時的秦風也感到很詫異,不知道他們究竟在說些什麼呢?他拿過手機看發現網上正式全是對自己的質疑。

他看了一會兒之後,將手機還給王樂擺了擺手,說“有什麼可在意的,我從來不會對網上的這些人太過於在意這些人就是自以爲自己在網上說話不犯法,掙着一張嘴亂說的。彷彿它們代表的就是正義,他們站在的就是正義的那一方一樣,這一些虛僞的人,我是最討厭的,也是不在意的,反正他們有沒有礙着我什麼隨便他們去說吧?反正到時候運動會的體檢項目一下來,他們就知道閉嘴。”

王樂和楊戰看見秦風的這一副嘴臉,就知道他肯定是什麼也不在乎這種人,典型的沒心沒肺的人,恰似這種人活着卻是最瀟灑的人。於是他們也沒有着急了。

剛出房間門的王思奇突然想到之前黃志打電話來說叫秦風不在意自己好像忘記告訴秦風了,正打算返回去講,又突然想到他的兩位室友來找他應該就是因爲這件事吧。自己現在發回去,好像自己還是有點害羞的,於是就打消了回去的念頭。而就在這時,他接到了一個電話,他們報社的主編打給他的。

“思琪啊,你在那邊的工作我們已經轉交接另外一個人了,他在明天可能就要去了,你現在可以回答了,我們這兒有一個任務需要你去完成。”

“主編,可是我這兒的還有任務沒有完成啊。”王思琪對着電話一年的疑問說。


“沒事,不用了,那邊的事情大致已經結束了,你現在來吧,這兒還有一個重大的新聞,等着你去採訪好了,就先這樣吧,明天會有人去找你交接工作的”沒事,不用了,那邊的事情大致已經結束了,你現在來吧,這兒還有一個重大的新聞,等着你去採訪好了,就先這樣吧,明天會有人去找你交接工作的”

王思琪一臉鬱悶的看着已經掛斷了電話的左邊他還有些疑惑呢,不過以後歸以後作爲一個組就是要隨時聽上面的安排的,它也沒有不再想了,只是這幾天要和分開,他還是有些不捨的。 今天秦風的檢查報告就出來了。

而此時秦風打了興奮劑的這件事,在網上發酵的越來越大越來越大,現在的網上分爲了三派一派是支持前鋒,認爲它是以實力羅勝一派是以一部分田徑運動員爲主的反對派他們認爲秦楓之所以有這樣的成績,全是因爲興奮劑。還有一派保持着中立他們就是所謂的吃瓜羣衆既不支持也不反對。

就在這時突然省運動會的官網上公佈了,這一場消息,上面是秦風的各項檢查報告。“官宣。經檢查秦風一切身體指標正常。並沒有使用一些違禁物品。”

而此時在一處房子裏有一個人,他正在對着電腦音效這個人就是前田徑運動員鄭州。當初的他在運動會上上,本來是比較好的成績進入運動會的,當時的人們都比較看好這位叫鄭州的男子的認爲它是非常有實力在奧運會中刷新亞洲人成績的,可是不知道爲什麼參加1次運動會的,他就在網上宣佈,說自己退役了。當時的這件事在網上還是引發大量的評論的一些人認爲是因爲奧運會的不公才讓鄭州被逼迫退役的,還有一些是說鄭州得罪了上層人物被逼退的。而真正的原因只有鄭州知道當時的他也是非常有可能去奧運會奪冠的,但是自己卻在一次運動會中使用了違規物品,所以他直接就被禁賽了,而當時的主辦方也非常顧忌鄭州的情面,沒有宣佈說她是因爲違規物品競賽,而是讓鄭州自己去宣佈自己主動退役。

退役的鄭州並不知道格自己已京四五違反了,她認爲自己這才只是一次錯誤而已,怎麼會有這樣大的結果?所以他對這樣的結果並不滿意,於是他費盡了心思就像在重回國家隊,但是一直都沒有門路。在自己塞了許多錢,之後的徐州實在沒有辦法了,便打消了這個念頭,從那時起,他便成爲了一個仇恨運動員,尤其是田徑運動員的人,無論國內的哪些,只要是關於運動員的,他就一直是噴子的存在,不過她一直是以自己的小號,而這次他卻以自己的真實名字去評論,誰也搞不清楚?但這也沒有必要搞清楚。

“哼哼秦風。”看見秦風陷入了質疑風波中的鄭州,感到一陣陣的心快。而就在這時突然網上的風頭轉了回來,全是關於秦風好的一面的評論的那些壞的評論,好像不知怎麼突然消失了?那些噴子也突然不見了。正寧鄭州趕到有一些驚訝,他登上去真好看,那個片運動會官網的宣稱。他憤怒的將手中的鼠標一下砸在地上,口中大叫,“爲什麼,爲什麼”但這些也就只有她自己一個人聽見罷了。

而在另一頭的前方,並沒有因爲自己這次得了奧運會而懈怠下來,因爲他還有一個400米的接力和一個40公里的馬拉松需要他去完成。

今天的情況要和王思琪告別了,因爲王思琪突然接到學校的電話,要他去另外一個地方進行採訪這兒的運動報道就交給一會兒來的人。

在飛機場的秦風和王思奇,靜靜的擁抱着。兩人都沒有說話。因爲在他們心中現在的一切語言都是假的,只有這樣擁抱着,才能更近距離的體驗對方的心跳。

“各位旅客,請做好準備,第trn78航班就要出發了,請還沒有檢票的成員到檢票口檢票。”

“我走了,秦風,你要記得每天必須給我打一次電話,還有就是不準泡別的女人。”王思奇都了都嘴對着秦鬆鬆。

秦風看見眼前的王思奇可愛,自己實在壓抑不住內心的激動,俯下身去,親,在了王思琪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