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議時,只有饒軍統帥與各營主將,現場並沒有多少人,但卻更加凸顯此次會議的重要性,主要議題是對與藍軍作戰的戰略調整。原先饒軍已有大致作戰計劃,做個中期完善並不困難。

「元帥,我軍已連續兩日向藍軍發起挑釁,但藍軍那裡並沒有什麼太大反應,似乎根本不打算搭理我們,明日是否還要再派一些人去?」會議當晚,結合當前的實際情況,一名主將簡單做個表率。

「不必,」冷屹臉上流露出一種沉穩氣質,與林玄仲不同的是,冷屹雖然年齡同樣不大,但一身領袖氣質更是突出,言行舉止處處彰顯著領袖魅力,「藍軍統領林玄仲不是一個簡單人物,不管此人真實能力如何,在軍中的影響力的確不同一般。」

不僅氣質與林玄仲有明顯差別,冷屹在說話時給人的感覺同樣與林玄仲大為不同,那種沉穩的氣息更盛。

「既然打擊他們士氣的做法無用,元帥打算下一步怎麼做?」一名主將點點頭,對於冷屹的說法並無異議。而且按照此人猜想,如果再用同樣的方式挑釁藍軍很可能只會適得其反。到時候打擊藍軍士氣不成,反倒很有可能助長藍軍的氣焰,於他們而言得不償失。

「本帥打算換個方法,距離我軍主力抵達還有三天時間,周元帥那邊已傳來消息,趙武已有要向他們發起進攻的趨向,不管那邊的戰事何時開始,我們都要加快速度。時間緊迫,本帥沒有功夫再和藍軍耍嘴皮子。」 第930章疾病

話鋒一轉,冷屹又接著道:「按照計劃從明日開始陸續放走一些偽軍,讓他們去投靠藍軍,試試藍軍的反應如何。」

「如果藍軍敢接納第一批偽軍,那就再送給他們一批,」說到最後冷屹陡然加重語氣,一副玩弄陰謀的樣子。

「近來有探子彙報說藍軍的密探已經深入天宇國腹地,目前正在秘密打聽我們控制偽軍方面的情況。若是他們從後方破壞我們的計劃又該如何?」一眾將軍都知道冷屹的計劃,只不過正式執行計劃時,一些人還是有些疑慮。

「等我軍主力一到便與藍軍開戰,藍軍沒有與那些地方勢力串通一氣的時間,或者說那些想借藍軍之力擺脫我們控制的人同樣沒有時間和藍軍聯手,」下面主將的提問並沒有改變冷屹的臉色,那閃爍精茫的眼中一直參雜著幾分令人捉摸不透的意思。

等下面主將還想再問問時,冷屹卻又接著道:「如果藍軍有從我們後方與天宇國那些地方勢力勾結的打算,那他們勢必要接受本帥故意放出去的偽軍,而且不管數量多少,他們都不會屠戮偽軍。但藍軍接納的偽軍人數越多,全軍上下的疑心越大,相信藍軍中有不少排斥偽軍的人,那些人不會真以為偽軍是誠心投靠他們,況且藍軍與偽軍之間原本就有仇怨。」

嘴角掛著一抹冷笑,冷屹已然想到等偽軍去投奔藍軍後會對藍軍造成怎樣的干擾,到時既要防內又要防外,恐怕藍軍上下所有人都不會好過,軍心不穩,藍軍的勝算自然會因此降低。

「退一步說,本帥已派人監視那些地方勢力,如果其中有人敢秘密與藍軍聯手,到時候本帥自然有應對之計。」

冷屹說的比較簡略,但早就知曉計劃的眾人對冷屹想表達的意思十分清楚。眼下那些地方勢力最為被動與恐慌,一有風吹草動,他們自然會有舉棋不定的表現,關鍵在於饒軍比藍軍更有把握控制那些人,因為饒軍與那些地方勢力接觸的時間更早。以饒軍的手段,要想保證後方穩定沒有任何難度,對此,冷屹與下面諸將都是信心滿滿。

如果藍軍企圖從後方破壞饒軍對偽軍的控制,讓偽軍為藍軍所用,那藍軍成功的幾率將遠遠小於失敗的可能。另外,正如方才冷屹所言,兩邊的戰事即將開始,時間是對藍軍最大的挑戰。如此有限的時間,無疑會讓藍軍更加難以與那些地方勢力聯手。總而言之,饒軍對保證後方的穩定有十足的把握。

「元帥的意思是等我們放走偽軍后,如果那些偽軍全都被藍軍殺死,那就意味著藍軍不會與天宇國的地方勢力聯手。那樣我們只要大肆宣揚藍軍屠殺手無寸鐵的偽軍一事,一定會有更多的人願意為我們效命,」仔細考慮一下計劃的可行性后,一個主將直接將部分計劃內容分析出來。

「諸位以為藍軍有多大可能會殺那些偽軍?」接著那名主將的說法,冷屹順勢提出其自身最擔心問題。雖然一直聽說林玄仲仁義無雙,但若是這次不是林玄仲做主,那他們用於破壞藍軍內部穩定的計劃就有可能失敗。

冷屹倒並不擔心部分計劃失敗會影響大局,但一切順利會更有利於他們作戰,所以冷屹還是希望一切情況都能朝著他們預期的方向發展。

「元帥,末將覺得此計的成功與否與那藍軍主將林玄仲有著很大關係。只要此人原意接納偽軍,即便藍軍統帥過來情況依舊不會改變。如果此人拿偽軍報仇,那我們的計劃就會難以實施。」

「末將以為如果敵方不接納偽軍,我們可以直接藉此機會詆毀林玄仲的聲譽,從而讓剩下的偽軍明白歸順藍軍只有死路一條。」

「單單詆毀敵將的名聲可能不夠,那個林玄仲是決定藍軍士氣的關鍵,若是我們能設計將此人除掉,那才能確保萬無一失。」

「文將軍妙計,我等不妨安排些人手混在那些偽軍裡面,關鍵時刻,趁其不備殺了那人。到時候,藍軍定會士氣大落,只要我軍及時出擊,一定可以取得一場大勝。」

一眾人員說著、說著又說到有關林玄仲的問題,當有人打算用卑鄙手段刺殺林玄仲時,其他人紛紛想到一個計劃,一個專門針對林玄仲的計劃。

而一開始安排內應只是冷屹內心未成型的想法,不過當下面將軍提到后,冷屹又著重考慮一下。若真能消除林玄仲對雙方決戰的影響,戰局將會朝著對他們大為有利的方向發展。於是,在冷屹點頭后,會議的後續內容便是商討如何對付林玄仲。

基於他們的大致方略,要商議一個對付林玄仲的計劃並沒難處。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後續會議幾乎沒遇到什麼難處,很快一個刺殺計劃便被擬定出來。說起來,要論能力,饒軍高層比藍軍高層還要強些。

饒軍的會議結束沒多久,一晃到了戰後的第四天早上,晴空萬里、陽光灼熱,一早就熱的人想找個涼快的地方待著。處在這樣的環境下,等待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一種磨礪,因為在勇氣提升的同時,恐懼同樣在增長,天氣對於雙方人員的影響並無區別,只是對不同的人造成的結果不同而已。

過去的幾天時間,林玄仲幾乎走遍整個傷兵區域,看望了所有傷員。雪吟的葯沒有讓其失望,後續死亡人數降到原先預期的十分之一,這樣的結果令林玄仲非常滿意。

不過保證傷者能活下來與完全治癒傷者有著很大區別,兩千重傷人員中勉強可以在近日上戰場的人連一半都不到。當然對於這個結果,林玄仲同樣可以接受。

現在的問題是炎熱的天氣持續對他們造成干擾,從傷兵區域飄出去的藥味已經對正常營區的士兵造成困擾。另外,因為傷員分佈密集,一些傷者還感染了瘧疾,承受著本不需要承受的痛苦。最常見的情況表現在傷口感染,傷勢持續惡化。

瘧疾的出現令人擔憂,為防止問題擴大,林玄仲已按照雪吟的建議將一些傷勢不斷惡化的人員與傷勢有所好轉的人員區分開,同時擴大傷兵休養區域,以及把傷兵區域與正常兵完全隔開。

幾種做法都是出於大局考慮,不過還是引起一些問題,一些傷兵以為上面對要放棄他們,因此產生一些不滿和害怕的情緒,最後連一些正常士兵都覺得上面做的有些過分,不應該隔斷他們與傷員之間的聯繫。

不過上面的表現,每個人都看的清清楚楚,不管一些人的病情嚴重到什麼程度,林玄仲都會親自去探視,一點不怕被瘧疾感染。

只不過那些感染瘧疾人員的表現對林玄仲衝擊不小,瘧疾讓正常的傷勢變得觸目驚心,直觀上去就給人一種無法醫治的感覺,見識了所謂的瘧疾之後,林玄仲才明白為什麼一些傷者會不治身亡,原來不僅僅是因為重傷不治,還有其他因素。

出於一種參雜著畏懼的好奇,在特意詢問雪吟后,林玄仲更是了解到瘧疾的種類繁多,以及瘧疾可以讓人有千百種死法的事實,傷口感染惡化成疾只不過是最常見的一種。總而言之,世間之大,無奇不有。

說起來,做為一個武修,如果不是受到外界影響過於嚴重,不會輕易感染瘧疾,而且有很大可能長命百歲,但不管是正常年代,還是戰爭時期,往往死的最多的還是武修,所以對於不能成為武修的常人而言,世間的某些規則還算公平。

針對各種瘧疾的醫治,不同的問題需要用到不同的方法,要想醫治大部分瘧疾需要掌握更多的知識,若是單單依靠軍中的普通藥師,許多人只能活著等死,但博學多識的雪吟改變了這種情況,因為雪吟,一些本無葯可醫的人病情都在好轉。雖然恢復的不快,但情況還算樂觀。

由於林玄仲的出面,軍隊里的情況再次恢復正常,不再有人對上面的做法抱有疑問。不過有些問題,還是在困擾著每一個人。

天氣日益炎熱對於人員耐心的考驗不斷加劇,在急於開戰的情緒下,軍中的情況又有朝著不穩定方向發展的趨勢。關於天氣問題,按照林玄仲等人猜想,饒軍那裡應該不會比他們好到哪去。不管怎樣,拖延戰事對誰都沒好處。

沒想到愈演愈烈的戰爭局勢會受到天氣影響,當聽到其他將軍說外面很多地方都已停戰時,林玄仲有一種大開眼界的感覺。另外,正是因為受到天氣影響,白水蓮率領的那支軍隊行進速度更加緩慢。 第931章偽軍投營

如此炎熱的天氣還要運載那麼多沉重的器械,即便是對於凶獸而言都難以承受,何況是那些士兵。那些攻城器械能否在接下來的戰事中起到作用,其實現在就能看出。

兩軍戰場位於兩國邊境,一馬平川的平原區域,正面對戰,攻城器械的使用機會極少,強行使用或許只會給己方帶來麻煩,再說時間可能已經不夠。基於雙方的人數差距,白水蓮需要比饒軍主力到的更早一些。

另外,如今軍中糧草物資充沛,藍軍需要的是兵馬,因此在確認饒軍沒有運載大型攻城器械后,林玄仲已經派人通知白水蓮放棄大型器械,儘快趕來匯兵。若是讓饒軍先到,他們可能會有危險。

而關於林玄仲讓他們放下重械的提議,白水蓮甚至不必與眾將商議便能做出決定。俗話說兵貴神速,但在帶著重械的情況下,他們每日行軍速度連平常一半都不到,如此行進緩慢,萬一影響戰機後果無法想象。

現在天氣越發炎熱,每日行軍時間有限,為防止炎熱的天氣對將士們造成過多不適,白水蓮必須接受林玄仲的提議。總而言之,炎熱的夏天給雙方的選擇都不多,要想取勝還需看哪一方的選擇更加明智。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今日下午,天宇國那邊又有新消息傳來。之前饒軍幾乎無情地屠戮了天宇國三分之一的生命,然後又控制了三分之一的人給他們賣命。

根據密探傳回來的具體消息,那些地方勢力果然不是甘願為饒軍賣命,只是逼不得已。饒軍不僅用毒控制了許多地方勢力的高層人員,而且還把那些家族勢力中的一些重要人員編製到偽軍之中,替他們直接賣命,其手段之殘酷令人髮指。

關於饒軍用的毒藥,那些密探還打聽到具體消息,那的確是可以讓人定時毒發的葯。不過沒讓林玄仲失望的是雪吟有很大把握可以煉製出相應解藥,而且並不需要多長時間,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儘快打聽清楚那二十萬偽軍是饒軍從哪些地方湊齊,然後通過向那些地方勢力提供解藥的方式策反偽軍。

只要能在關鍵時刻讓那些偽軍臨陣倒戈,藍軍要大勝饒軍定然不是問題,不過那些地方勢力對於同藍軍聯手是什麼態度暫時還未可知,所以出於一種全面的考慮,林玄仲他們還要把偽軍繼續算在饒軍的戰力之中,如此定下的策略才能確保真正打一場勝仗。

過去幾天的閑暇時間,林玄仲一直在與下面將軍議論此事,他們想大勝饒軍似乎已不需要過於完善的戰術,僅僅憑藉軍隊目前的狀態已經不難,所以在考慮戰事方面,林玄仲與下面諸將沒費多大心力,目前主要精力還是放在與天宇國聯手一事上。

為了計劃成功,林玄仲打算派一些軍中高層秘密前往相應地方,與那些地方勢力的人員當面交涉,儘快確定聯盟的可能性。

等到晚上,基於當前的形勢,林玄仲與諸將在中軍大帳里討論一段時間,確定接下來要做的一些事情后,像前幾日那樣,林玄仲直接讓諸將早早回去休息,其自身則繼續留在大帳里考慮一些事情,同時等待可能會有的軍情。

晚上天氣不再那麼炎熱,大門敞開后,陣陣涼風吹著,林玄仲的意志在清爽的感覺漸漸恢復清醒。一會想想軍中的事,一會想想軍營外面的事,幾乎只要是能用腦子考慮的事,林玄仲都會去想一下,現在要等一些新消息,只是用來改變或者完善原先已經做出的一些決定。

「報,」正在林玄仲想著能不能在戰前與天宇國的地方勢力達成聯盟時,一個傳令官匆匆走進大帳,「稟將軍,營外跑來一些偽軍,說是無法忍受饒軍壓迫,趁饒軍放鬆戒備連夜逃出饒軍大營,現在想要投靠將軍,希望將軍接納。目前周將軍已把那些人攔在大營外面,特意命小的來請示將軍。」

「有多少人?在什麼位置?」神色一凌,林玄仲對這傳令官帶來的消息感到意外。

「目前只有四五十人,在大營南側。不過根據那些人的說法,偽軍之中意欲逃營的人員很多,可能後續還會過來一些人,」即便林玄仲不問,關於逃兵的一些情況,傳令官還是要說的。

「帶我去看看,」點點頭,林玄仲從軍案前起身走下,想去一看究竟。

「是,」下面的傳令官答應一聲,然後恭敬的站在一邊等著林玄仲過來。

「你們兩個在大帳門口守著,若是有將軍找我,讓他們在大帳裡面等著,本將稍後便會回來,」離開大帳時,林玄仲不忘交代門口的兩名守衛一聲,然後像是想到什麼又特意補充一句,「剛才的情況你們不要跟其他人提,也不要在門口私下議論,否則軍法處置。」

「是,」門口兩名高階武修得到林玄仲的指示齊齊答應一聲,隨即目送林玄仲離去。

由那傳令官指引,兩人各騎著一匹馬直接往大營南側位置趕去,一路上引來不少守崗及巡崗士兵的注意。好在通往外面的主幹道離營區隔著一段距離,馬蹄聲並沒有驚醒多少人。等到大營邊緣區域時,兩人直接下馬步行,一步一步走到周文豐等人所在位置。

遠遠望去,那些藍軍布置的警戒線外的確有不少異裝人員聚集,大概有五六十人。

「將軍,你來了,」循著那馬蹄聲,周文豐注意到正走過來的林玄仲。眼下的事情有些棘手,周文豐其實已經猜到林玄仲會親自過來。

媚妖嬈 「恩,」點點頭,火光下,林玄仲將那幾十張惶恐不安的面孔打量一遍。那些人把內心的情緒表現在臉上,看得出來一個個都害怕藍軍要把他們怎樣。基於雙方之間的仇怨,林玄仲能理解那些人的表現。

「素聞林將軍仁義為懷,我等不甘遭受饒軍驅使,今晚特意冒險來投奔將軍,希望林將軍可以不計前嫌,接納我等,」那幾十個人中,一個高階武修認出林玄仲的身份,當即向林玄仲躬身一拜說明來意。緊接著,那人旁邊的幾十個普通武修齊齊向林玄仲跪下。

「希望將軍大義,原諒我等之前被逼無奈對藍軍犯下的過錯,我等願以生命贖罪,只求將軍給我等一個向饒軍復仇的機會,」像是事先商量好般,幾十個人跪下之後,還是由那名高階武修說明來意。

「你們先起來,」那些人齊齊跪下的場景令林玄仲感到不小壓力,尤其是之前林玄仲正在考慮與天宇國聯盟一事。基於那項策反藍軍的計劃,對於現在是否接納這些偽軍,林玄仲本身就有些心軟。

「將軍若不答應,我們寧願一死了之,」緊接著,跪下的幾十個人異口同聲地向林玄仲表態,說完一個個把各自手中兵器架在脖子上,一副決然的樣子。似乎只要林玄仲說一個不字,那些人就會第一時間一抹脖子。

此舉頗具威脅之意,但又算得上是一種請求,那些人的舉動讓林玄仲更加為難。如果沒有之前的一場戰事,林玄仲要以個人名義接納他們不難,關鍵是現在要考慮整個軍隊的情況。如果接納他們會引起很多軍中人員的不滿,對軍隊士氣勢必會造成影響,所以林玄仲需要考慮清楚才能決定。

現在的偽軍與藍軍有著直接的仇怨關心,軍中無數將士正想著找偽軍報仇。如果出於軍中將士的角度考慮,林玄仲的答案是不答應,但林玄仲似乎更在意自己的想法。

「你們都起來吧,本將可以給你們一個機會,」沒多久,不忍賜這些人一死的林玄仲還是做出接納他們的決定。只是一想到如果面前的偽軍中有饒軍派來的間隙,那接納偽軍帶來的麻煩可能不止是引起軍中人員的不滿。

「多謝林將軍,從今往後,我等願意為林將軍赴湯蹈火,萬死不辭,」林玄仲的同意讓那些人頓時欣喜若狂,由那高階武修帶頭,幾十個偽軍相繼向林玄仲表示忠誠。

「將軍打算怎麼安排他們?」當那些偽軍陸續站起來時,周文豐的目光停在林玄仲身上。

「東南角區域不是有一處地方空著不少營帳,暫時把他們安排在那邊吧,」幾十個人占不了多大空間,關鍵在於他們的身份特殊,林玄仲暫時不想讓太多的人知道他們接納偽軍的事。

「是,」對於林玄仲的安排,周文豐有種不出所料的感覺。如果要接納偽軍,只能將偽軍安置在邊角區域。

「多謝將軍,」火光中,那唯一的高階武修再次向林玄仲道謝。 第932章議事

「將軍回去早些休息,剩下的事末將自會處理妥當,」不管眼前的幾十人中有沒有饒軍的間隙,接下來的事情,周文豐不打算再讓林玄仲費心。

「好,」答應一聲,林玄仲轉身朝大帳方向走去,騎上馬後,一路上不停地想著收留這些偽軍會給軍隊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軍中的形勢剛穩定下來不久,偽軍的到來無疑是旁生枝節,令林玄仲深感無奈。不過事情既已發生,林玄仲不能選擇逃避,還是要直面當前的問題。

不僅要從自身角度考慮,更要從其他人的角度考慮,來的偽軍越多,對軍隊的影響越大。不管那幾十個人是否誠心投靠,目前的人數對軍隊還不會造成多大影響,怕就怕還會有更多的偽軍過來。

「報,營地東側出現大量偽軍,粗略估計有兩百人,全都說是來投奔將軍,請將軍指示,」回到營帳里一刻鐘不到,正在擔心還會有偽軍逃到大營的林玄仲果真接到傳令官彙報的新消息,而且內容更是讓其意外。

不知道為何會有那麼多的偽軍成功逃營,而且順利逃到藍軍大營位置,眼前的突發情況讓林玄仲頭疼,偏偏沒有時間細細考慮。

「把那些來投奔我們的偽軍全都交由周將軍處理,一切低調行事,不要驚擾將士休息,」簡單考慮一下,林玄仲便想到不能殺了那些人,也不能趕那些人走,所以只能先讓那些人留下。

「是,」下面的傳令官領命離去,轉眼大帳里又只剩下林玄仲一人,在想到後面可能還會有偽軍過來后,林玄仲不禁考慮起軍營里能接納多少偽軍,明日知曉情況的人員又會怎麼看待此事。或許那些人可以接受自己接納偽軍,但林玄仲並不想讓他們為難,所以關於偽軍的事要有一個好的處理方式。

原本是打算早早考慮好當前的軍事然後休息,現在因為那些偽軍的到來,林玄仲沒有一點要休息的心情。算一算,距離白水蓮抵達營地大概還有五天時間,而距離兩軍開戰大約還有七天時間。也就是說不出意外十天之內雙方之間的戰事便會結束。

萬一這邊的戰事不會結束,趙武那邊的戰事也一定會結束,南面的藍軍以二十萬數的兵力對敵同樣數目的敵軍,出於對趙武的敬仰,南面的戰事林玄仲倒不擔心,只不過在考慮這些問題時,林玄仲發現一個重要問題。

起初還想讓洪玉培養密探查看藍國周圍的所有情況,以便進行今後的戰事,現在看來,光是一個饒軍已足夠令他們為難。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如果真的收到從更遠地方傳回來的一些無關信息,恐怕只會給他們添麻煩。好好想想之後,林玄仲只覺得以其現在的能力根本不足以掌控更多區域的形勢。

以前的想法有些好笑,現在看來要想達到理想的高度還需更強的實力或是更強的助力。在想到下面的一眾將軍后,林玄仲越發覺得有必要發掘一下那些人的過人之處,從而讓那些人帶著軍隊走向更好的明天。

伴隨著林玄仲的思緒流轉,時間一點一點過去。第二天一早,軍營里四處喧鬧一片,當越來越多的人知曉昨夜有大量偽軍來投奔他們后,一個個為此議論紛紛。如昨夜林玄仲預想中那般,情況很快分為兩個方面。一些人要求即刻處死那數百偽軍為之前死去的將士報仇,一些人則支持林玄仲的做法。

在他們看來,偽軍同樣是受害者。既然現在偽軍不懼生死地來投奔他們,那一定是打著要向饒軍報仇的想法,既然目的一樣,他們應該暫時放下與偽軍之間的恩怨,共同謀划對付饒軍的大計。只是關鍵問題在於願意接納偽軍的人遠遠比想殺偽軍的人少,而且同樣只有一小部分人保持中立。

相較於幾十萬大軍而言,數百偽軍根本不值一提,殺與放都沒太大影響,唯獨把他們留在軍中不易讓人接受。吃完早飯,為了偽軍的事,林玄仲特意召集一些將軍,想看看諸將對接納偽軍看法,當然那些將軍的意見在很大程度上能夠代表下面士兵。

「諸位對接納偽軍一事有什麼看法都直說吧,」白水蓮沒到之前,軍中的事還是由林玄仲一人做主。

「末將以為留那些偽軍在軍中會影響全軍士氣,我等努力多日才將軍心穩定下來,如果接納偽軍可能會功虧一簣,」一直以來,林玄仲在接受部下意見方面都奉行著人人平等的原則,此刻一個名叫趙光的新軍將領不怕得罪林玄仲直接表示反對。

「末將贊成趙將軍的意見,那些偽軍之前雖是受人利用,但與我軍之間的仇怨卻是不爭的事實,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留那些人在軍中都有諸多不適,」緊接著,揚石風也站了出來。

「末將以為揚將軍說的極對。」

……

一轉眼,大帳里有三分之二的人與揚石風站在一起,其中有不少還是同揚石風一樣是第一批加入藍軍的外系人員。似乎在軍隊的規模變大,人員增多后,那些人在收納外界人員方面已有很強的防範心理,那三分之二的人完全代表著一方意見。

「大戰在即,我軍應當上下一心,不能因為數百偽軍導致軍心不齊,影響後續戰事,末將以為可以盡數將那些偽軍擊殺亦或驅趕,如此才能安定軍心,」緊接著,又有一個名叫周鵬的前谷軍主將表達了進一步的意見。

「末將以為將軍素以仁義無雙聞名於世,對各方人士皆以寬闊胸懷待之,如此才將我等來歷不同之人匯聚一處。如果殺了那些慕名投奔的偽軍,或是將他們驅趕出營,勢必會對將軍的名聲造成影響,所以末將認為暫時可以將那些偽軍收留在軍中,只需確保那些人員不會對我軍造成不利影響即可,」說話的是周文豐,周文豐的考慮基於林玄仲的名聲,還有軍隊的以後。

若是此次大敗饒軍,之後軍隊還會走上擴展之路。不管是殺了還是趕走那些偽軍,可能等他們佔領天宇國后,不會有忠義之士主動過來投奔。周文豐的說法可以說是一己之見,但同樣代表著一些人的想法。

周文豐此言一出,揚石風等要殺那些偽軍的人,一個個又陷入思索之中。如果要計較周文豐這種涉及藍軍以後的說法,他們至少應該考慮的更寬廣些。

「末將贊成周將軍的觀點,趕殺那些偽軍有損將軍的威名,我等一應人員大多是仰慕將軍的名聲入軍。若是直接殺了那些人,末將心裡實有不服。」

「權將軍,你莫不是在說笑?殺不殺那些偽軍,你有什麼好不服氣的,難道你還敢質疑將軍的決定?」可能權姓將軍的說法過於偏激,資歷甚高的劉域西當即對其表示不滿。

「末將不敢,末將只是希望將軍能三思而行,」權姓將軍搖搖頭,當即替自己辯解一句,不過那眼中想讓林玄仲不殺那些偽軍的意思倒是沒變。

沒想到軍中還有和自己一樣過於仁慈的人,不知道該說此人為人坦蕩,還是該說此人有些愚蠢,總之,林玄仲能看出來權姓將軍的言論完全不及周文豐的說法受人待見。不過另一方面,劉域西的態度也讓林玄仲看出新軍將領在軍中的聲勢終究是弱了一些。

「如今天下戰火四起,軍中應當廣納賢才,時下既有如此多人投奔將軍,將軍的確不可因為過往仇怨將那些人趕盡殺絕,以至於影響聲譽。依末將之見,關於偽軍的事,我等還需從長計議。若是能在不影響將軍名聲的情況下確保偽軍不會影響到我方與饒軍之間的戰事,最好不過,」關鍵時刻阮易站了出來,做為一個可以說與林玄仲有著深仇大恨的人,此刻卻說出這樣的話,足以表明林玄仲對軍中將士的深刻影響。

另外,做為一個身份與揚石風、周文豐並列的人,阮易的話很有分量。

「將軍一向平易近人、體恤士卒,那些偽軍雖然與我們有仇,但說到底還是被逼無奈。如今千辛萬苦來投奔將軍,只是想找饒軍報仇。若是換成你我,想必我等期待的結局不會是將軍的避而不見,抑或是趕盡殺絕,所以本將以為諸位將軍還需好好考慮,然後再給將軍一些建議,而不是給將軍出一些難題,」說話的將軍言語中滿是對林玄仲的推崇之意,顯然此人是和之前的權姓將軍站在同一隊列,只不過說話好聽。

「石將軍,若那些偽軍根本就是來給饒軍做內應的又當如何?難道要留他們在戰時從我們背後捅上一刀?」 第933章意外之助

接話的是陸弦月,在陸弦月眼裡,石姓將軍的言語有些堂而皇之,沒有多少能讓人信服的成分,所以陸弦月不能贊成他的意見。

陸弦月一問一答一段質問當即引起大量人員的注意,如果不是陸弦月說到這種可能,許多將軍都無法考慮到這個層面,陸弦月的說法無疑又擴充了眾人的思路。

「諸位將軍不必急著爭論,依本將之見,我等之中有一些人擔心不收留偽軍會影響將軍的名聲,另一些人又擔心留那些偽軍會影響軍隊的士氣,其實問題可以分為兩步。其一是決定是否處死偽軍,其二是決定那些偽軍的去留,」話鋒一轉,張九天又接著道:「其實第一個問題不必考慮,依本將之見,將軍絕不會處死那些偽軍。」

關鍵時刻,又有一個更關鍵的人出面,張九天那僅次於林玄仲的身份足以引起眾人的注意。

「張將軍,你的意思是只需討論一下那些偽軍的去留即可?」順著張九天的意思,施江川一臉笑意的發出疑問。

其實剛才那些將軍給出的各種說法,早先施江川等人都已想過,只不過林玄仲想要給一眾將軍一個說話的機會。即便是浪費時間,他們依舊要選擇支持,只不過在張九天出面把問題簡化后,施江川知道他們的議會應該告一段落,所以及時地站了出來。

醫見鍾情 面對施江川這麼一問,張九天順勢將所有人的注意都引到一直沒說話的林玄仲身上,顯然是要林玄仲親自給個說法。

剛才下面人員的爭論給林玄仲帶來不小壓力,現在目的已經達到,充分了解下面將軍的看法后,林玄仲有些無奈的皺起眉頭。張九天的出面的確將問題簡化,只不過剩下的問題似乎更加尖銳,

一開始,林玄仲是想看看下面將軍對偽軍的事有無高見,剛才也的確有人言辭犀利,只不過現在的這個局面與預想中有些差別。一時間,林玄仲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另一邊,張九天之所以及時出面打斷一眾人員無意義的爭論,只是想儘快凸顯今早會議的重點。過去的幾天,張九天對軍事的態度比以往還要認真。因為林玄仲的擔當,張九天再沒有那種職位與能力不相稱的感覺。而且在張九天看來,林玄仲的表現更是大為改觀。

既然林玄仲已有意統領軍隊,張九天自然要竭力輔助,放下與林玄仲之間的一些芥蒂后,張九天以往林玄仲能儘快回來,像以前那樣獨當一面。

「我的意思是讓諸位多幫將軍出些主意,並非是讓將軍來處理諸位的問題,諸位不必為難將軍,否則我等的存在還有什麼意義,」見林玄仲遲遲不語,搖搖頭,張九天又把一眾人員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然後出人意外地幫林玄仲說句好話。

「既然如此,不如張將軍先說說有何看法,」不遠處的董紹真笑了笑,一臉淡然地看向張九天。

「我等擔心的問題在於將那些意圖不明的偽軍編入到軍隊中,可能會影響到今後與饒軍的戰事,但來投營的偽軍人數並不多,而且我們不必給他們編製,只要把偽軍與我軍區分開來,可以大大減小偽軍對軍隊造成的士氣影響。如果諸位再想些辦法,不僅能保證將軍的名聲,還能保證那些偽軍不會對我們軍隊造成影響,」現在的偽軍人數不多並不難處理,張九天不擔心那數百人能對軍隊造成什麼影響,張九天擔心的問題是那些偽軍中可能真有敵方的間隙。

「張將軍的建議不是長久之計,不過暫時倒是可行,」施江川點點頭,對張九天的說法不可置否。既然暫時沒有確切的解決辦法,他們可以先觀察一段時間再做決定。

「還是讓將軍決定吧,」張九天笑笑順勢看向林玄仲,已經幫到這個程度,張九天覺得接下來的事林玄仲應該能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