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楓點點頭,“去我的住處吧!”

和大多數成年的青年一樣,吳楓早早就離開家自己住了。喝完咖啡,吳楓把小丑帶到了自己的住處。

吳楓住在一處很低調的聯排別墅,兩層加起來不到二百平方,帶一個小院子和一間地下室。

此時吳楓和小丑正站在地下室裏,吳楓指着周圍的牆壁,“壁紙後面是二十五公分的特種鋼板,屋頂和地面一樣,我平時進副本都在這裏,門裏門外各有一套門禁,用我的指紋和虹膜開啓,你不怕我把你永遠關在裏面的話,我就不把你的信息錄進去了。”

小丑揮揮手,“自然不能錄,不然有何意義?”

錄了他的信息,等他睡了,黎曉曉不照樣可以大搖大擺的出去?

“我希望,在黎曉曉徹底消失之前,他都沒有任何機會接觸到除了你之外的任何人。”小丑笑道,“這樣我才能用他的身份安穩的活在世上,嗯……我並不想被人當成邪魔什麼的,你明白嗎?”

“知道了。”吳楓現在和小丑是一條陣線上的戰友了,他自然知道該怎麼做。

“你需要多久把黎曉曉消滅?”吳楓問。

小丑估摸了一下,給了個時間,“少則五天,多則七天,他必死無疑!”

當晚,小丑用黎曉曉的手機給家裏發了個信息,便在吳楓家住下了。

他本想着這兩天就算不睡覺也不能讓黎曉曉出來破壞了他的好事,利用這時間找一個能困住黎曉曉的地方。

誰知道事情比他想的更加順利,吳楓自己就建了個非常安全的地下監牢,這樣一來,他今天可以睡個好覺了。

與吳楓這一排別墅隔着一個大花園的另一排別墅,其中一戶無人居住的屋子裏來了個不速之客。

黑暗的房間,王瀟南坐在窗臺上,看着吳楓院子裏那個狗屋。

狗屋住着一隻哈士奇,半邊身子在狗屋裏,半邊身子在草地上,仰面朝天,脖子歪在一邊,嘴巴大張,舌頭從嘴巴側面耷拉出來老長……睡得正香。

狗挺可愛的,就是主人不咋地。

王瀟南在心裏評價道。

原本王瀟南跟蹤小丑是想到個沒人的地方把他制住抓起來的,卻沒想到他竟然出了貓吧轉頭就和吳楓混在了一起,還跟着吳楓回了家。

跟到這裏之後,王瀟南也不着急了。

現在抓了小丑,還得提防着他逃跑,不如先盯着他,等到大家找到了救出黎曉曉的辦法再動手比較保險。

又看了一眼那隻可愛的哈士奇,王瀟南低頭擺弄着手機。

他的性格其實是比較悶的,喜歡獨來獨往,不喜歡和人扎堆,所以他玩家朋友並不多,也就那麼五六個,還都不是特別熟的那種。

挨個詢問了一遍之後,王瀟南大失所望,沒有人擁有關於這方面的信息。

倒是有個朋友提了一嘴,說寂靜嶺的最大BOSS阿蕾莎本體其實就擁有這種可以控制自己其他人格的能力,如果能弄到一本封印之書去封印了阿蕾莎的能力讓黎曉曉學會,或許可以解決他的問題。

不過這事兒有兩個前提,一是擁有封印之書,二是黎曉曉有機會進副本。

封印之書這玩意,系統商城裏倒是有賣的,只是太貴了,把他們幾個全都賣了也買不起。

遊戲確定玩家身份靠的是靈魂而不是軀殼,所以如果黎曉曉一直不進副本,系統會直接毀滅他的靈魂,沒有了靈魂的身體,就會“自然死亡”。

但因爲黎曉曉的身體裏現在有兩個靈魂,如果黎曉曉的靈魂被毀滅了,那麼小丑就順理成章的繼承了黎曉曉身體,簡直安逸!

小丑肯定不會給黎曉曉進副本的機會。

所以,這個辦法是一個聽起來美好卻根本無法實現的辦法。

“必須要在一個星期內解決這件事。”王瀟南吐了一口氣,繼續從別的渠道打探消息。

……

夜裏十二點多,郝帥在機場接到了沈宛。

沈宛穿着一身大牌的連體九分褲,外面搭了一件半透明的長開衫,拎着黑色的驢包,踩着八公分的細高跟,走起路來一股超模範兒,引得周圍人羣紛紛注目。

郝帥心不在焉的接了沈宛,把她送到了君悅酒店。

“現在能說了嗎?”郝帥泡了一壺茶,倒了一小杯坐在沙發上,盯着正在揉腳的沈宛。

沈宛莞爾,“你就這麼着急啊?”

“人命關天啊大姐,能不急嗎?”

“好吧好吧!”沈宛坐到郝帥旁邊的沙發上,一邊揉着腳趾頭一邊說,“看你這樣子,恐怕我現在不說的話,你是沒心思跟我聊別的了。”

郝帥坐直了身子,認真聽着。

沈宛組織了一下語言,緩緩說道,“你知道,就算沒有這個遊戲,我們的世界本身就有很多神祕的人物,比如吸血鬼、狼人、巫師、牧師、聖騎士、修真者……都是實際存在的,只是他們都很低調,並不希望被人發現,免得被抓起來切片研究……”

噗嗤!

“你別笑,在國家機器面前,這些特殊人羣並沒有任何反抗之力。”沈宛不讓郝帥笑,結果自己也嗤的笑出來,“我想起來一件事兒,一個年輕的吸血鬼,管不住自己的食慾,在洛城吸了一個女孩的血,卻沒想到那個女孩兒是個明星,事情鬧大了,那個倒黴蛋就被抓起來送進了一個特殊的研究所,被切成了幾千片,爲那些富豪的長生夢貢獻了不少研究資料。”

倆人又笑了一會兒,氣氛倒是比之前好多了。

沈宛繼續跟郝帥說道,“我想說的是,其實很多東西現實中存在,而系統中未必有。我要跟你說的是一個古老的巫術,這個巫術十分神奇,據說是把甲方的一顆牙齒和其他材料一起,讓乙方佈置一個魔法陣,然後在特定的時間施展魔法,就能交換兩個人的靈魂!”

嗯?

郝帥愣了一下,這不是之前他們討論的換魂陣嗎? 沈宛並沒有注意到郝帥古怪的神色,繼續有點小得意的顯擺着自己的博學多聞。

“據我所知,歐洲有兩個強大的巫師就精通這個巫術,他們每到年老時,就會尋找兩個中意的年輕人,然後誘騙他們施展巫術與他們交換靈魂,讓他們得意永生!”

說着沈宛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這兩個巫師的邪惡行徑暴露後,在歐洲引起了公憤,據說他們被教廷通緝追殺後,就逃到了教廷勢力最弱的華國。只要把他們找到逼問出巫術,你朋友的問題不就能解決了?”

說完,沈宛笑吟吟的看着郝帥,似乎在等着郝帥的感激涕零。

然後郝帥就撓了撓頭,一臉的哭笑不得,“那個,不好意思……這事兒我還真知道,那兩個巫師就是被我們幾個在泉城找到的,已經被我朋友殺了……”

“呃……”

沈宛呆住,一臉的凌亂……

沉默了一會兒,還是沈宛打破了尷尬,“嗯……看來我的消息過時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跟我說說唄!”

這也不是什麼祕密,郝帥就以他自己的視角,加上後來聽黎曉曉說的內容,一五一十的將泉城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當然,井月光和林直一的事情郝帥並不知情。

說完郝帥還感慨,“那個叫井婷婷的女孩還真是可憐,明明花季年華,卻頂着個老嫗的臉,最慘的是還全身癱瘓連話都說不了……後來我安排了護理人員去照顧她的。”

沈宛卻沒心思去感慨一個不認識女孩的悲慘人生,她聽完之後,琢磨了一下,問,“你說你偷偷潛入那間密室後,不小心把自己反鎖在裏面,然後就在密室裏找到了一本巫術筆記,上面記載有一個傳送陣,而且旁邊的箱子裏還剛好有傳送陣所需的材料?然後你覺得那些材料用掉太可惜了,就沒用那個傳送陣?”

郝帥一愣,“是啊,怎麼了?”

沈宛扶額,“幸好你沒用。”

“啊?”郝帥莫名其妙的看着沈宛。

沈宛用看智障兒童的眼神看着郝帥,“你們這些人實在是……實在是……”

想了好幾秒,沈宛想到了一個合適的形容詞:“實在是智商感人!”

郝帥不高興了,“你可以侮辱我的身體,但不能侮辱我的智商!我怎麼就智商感人了?”

“傻不拉幾的!”沈宛鄙視道,“你就沒看出來嗎?那就是個套路!很顯然男巫師看上了你的皮囊,設了個套給你鑽呢!那可不是什麼傳送陣,而是換魂陣!你要是用了,現在就是個老頭子了!”

郝帥一怔,旋即大喜!

他一把抓住了沈宛剛剛摳完腳的手,激動不已,“你是說,那個標明是傳送陣的魔法陣,其實就是換魂陣?!”

“這不是很明顯嗎?”

沈宛作爲一個局外人看來,自然是相當的明顯,但郝帥身在局中,卻壓根沒往這方面想過,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當局者迷’吧!

“宛姐,這次真的是太感謝你了!!”

這下子郝帥真的感激涕零了,“宛姐您說,想讓我怎麼報答你?上刀山下火海,我眉毛都不皺一下!”

“上刀山下火海就不用了。”沈宛笑嘻嘻的勾了勾郝帥的下巴,“這麼好看的一張臉不小心傷着了我可是會心痛的,你真想報答我的話,以後跟我排本吧!”

“啊?”郝帥面露難色,“偶爾可以,但不能每次啊,我不能丟下我的小夥伴們啊!”

“小夥伴?上次加勒比海盜裏那三個菜鳥?”沈宛問。

郝帥點頭,“就是他們,每次我們四個都一起的,都配合習慣了。”

沈宛大方的一揮手,“那就叫上一起,我們剛好組個五人隊排本,姐姐帶你們裝逼帶你們飛!”

“呃……”郝帥無語了一下,想起第一次進遊戲的經歷,忍不住嘀咕,“上次加勒比海盜副本的時候你也是這麼對我說的……”

“嗯?”沈宛一挑眉。

“好噠好噠,能和宛姐一起組隊是我們的榮幸!”郝帥趕緊應下。

“嗯,這纔是好孩子嘛!”沈宛揉了揉郝帥狗頭,滿意說道。

“那,宛姐,我先走了。”郝帥迫不及待的站起身,“我要趕緊去和小夥伴們商量一下救曉曉的事情。”

沈宛打了個哈欠,擺擺手,“去吧,有什麼要幫忙的給我打電話。”

郝帥有些詫異的看着沈宛,本來他跟着沈宛過來的時候已經做好了失身的準備的,沒想到沈宛竟然那麼輕易的放過了他?

“你愣着幹什麼?”

看到郝帥發呆,沈宛風情萬種的撩了下額邊的長髮,吃吃笑着,“莫不是想留下來陪我睡覺?”

郝帥一個激靈,落荒而逃。

大半夜的,師無一、驢哥、柯鴻宇、任天都聚集在郝帥家裏,連夜開會。

驢哥掏出那本巫術筆記,翻開到那個“傳送陣”,仔細的看了看所需的材料清單和佈置順序之後,點點頭道,“怪不得我研究這個傳送陣的時候總覺得哪裏不太對勁,所需的材料太古怪了,很多都是跟靈魂有關的材料,但是關於空間的材料卻一件都沒有,原來這其實就是換魂陣!”

郝帥一握拳,“太好了!上次得到的那份材料我還存着呢,剛好派上用場!”

黎曉曉有救了!

大家臉上都露出喜色。

驢哥也是滿臉笑容,“不過這事兒還是要仔細謀劃,有兩個難點,第一,材料裏那顆牙齒要換成曉曉的牙齒,第二,要找一個比曉曉年紀小的男性,普通人,但必須有巫師天賦,這樣才能順利啓動魔法陣。”

驢哥說完,原本的歡聲笑語變成了靜默。

第一個還好說,黎曉曉小時候掉的乳牙黎家肯定有保存,弄到並不難,問題是第二個……找個比黎曉曉年紀小又擁有巫師天賦的年輕男人並不難,騙他使用換魂陣和那個佔據了黎曉曉身體的心魔交換身體也不難。

難的是,他們如何心安理得的、去謀害一個無辜的年輕人? “問問王瀟南的意見吧!”

大家靜默了一會兒之後,師無一提出一個建議。

面面相覷之後,所有人點點頭,默認了師無一的提議。

王瀟南和他們是不一樣的,他們或多或少都有些新人玩家那種矯情的聖母情懷,心裏那道名爲道德的門檻還未被殘酷的遊戲踩平,所以有些事,無論如何都幹不出來。

但王瀟南可以。

和他們比起來,王瀟南絕對能夠稱得上是心狠手辣。他們心裏都清楚,如果是王瀟南,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去尋找合適的人下手,根本不會有他們這種心理負擔。

有點“我下不了手殺這個無辜的人,所以讓別人殺吧!”的自欺欺人味道。

但這已經是他們目前能夠做到的極限了。

果然,師無一跟王瀟南說了事情之後,王瀟南立刻決斷,“用吳楓。”

吳楓?

幾個人都是懵逼。

吳楓他們都認識,之前林中小屋的時候還一起打副本來着,而且他們對吳楓的感官都不錯,這人實力強大但卻沒有高手的架子,非常平易近人親切和藹,王瀟南爲什麼要用吳楓?他們倆有仇?

不應該啊,之前林中小屋副本的時候倆人不是還好好的麼?

可能是好一會兒都沒聽到迴應,王瀟南便解釋了一下,“吳楓和黎曉曉的心魔混在一起了,既然他敢助紂爲虐,就要有付出代價的覺悟!”

啊?!

幾個人又是滿臉驚訝,怎麼會這樣……

“可是,吳楓的實力比黎曉曉強許多吧!也就比王瀟南你低一線而已。”師無一皺眉,提出疑問,“讓他的靈魂換到黎曉曉身體裏沒問題嗎?萬一黎曉曉的靈魂打不過他怎麼辦?”

王瀟南解釋道,“沒關係,其實黎曉曉的靈魂強度比你們想象的要強的多,至少在和他同級別的玩家裏面,我沒有見過比他更強的,況且在他的識海里是主場作戰,即使吳楓比他強一點,也佔不到絲毫便宜。”

“就這麼定了!”

……

夜深人靜。

黎曉曉睜開了眼睛。

眨巴了兩下眼,他一咕嚕從牀上翻下來,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環境。

這是一間沒有窗戶的漆黑房間,大約三十多平米,除了一張牀和一個書桌、一把椅子之外,別無他物。

書桌上也空蕩的可以,僅有一盞檯燈和一疊便籤紙。

房間裏昏黃柔和的光便是來自於那盞檯燈。

黎曉曉走過去,看到最上面的便籤紙上有一行熟悉的字跡——他自己的字跡。

“這裏的四壁、地面、屋頂都是二十五公分的特種鋼板,夾層裏還佈置了高級法陣,你逃不出去的,別白費力氣了。”

黎曉曉敲了敲牆壁,果然是金屬特有的清脆聲響。

摸摸身上,錢包、鑰匙都在,手機沒了。

很顯然,小丑不想給他和外界聯繫的機會。

“那傢伙,想頂着我的身份生活下去?”黎曉曉冷笑,“你以爲把我關起來,收走我的手機,我沒辦法聯繫上家人朋友,他們就不會知道你的存在嗎?你以爲你頂着我的臉,他們就認不出你到底是什麼東西了嗎?!”

黎曉曉並不知道柯鴻宇已經發現了不對勁,事實上鑑於柯鴻宇平時表現的呆萌脫線,黎曉曉對他並沒有報以希望。

小丑既然要冒充他,那麼在小丑佔據身體的時候,總會回家或者去貓吧露個臉吧,如果就這麼失聯了才惹人懷疑呢!

即使小丑再會僞裝,但他騙得了別人,騙不過與他一起長大的郝帥!只要他敢去貓吧見郝帥,那麼很大可能會露餡!

還有……如果他敢回家就更好了,若是不小心在院子裏再遇到無面散步……呵呵呵……

雖然眼下是危及自己生命的事兒,但黎曉曉卻十分樂觀。

他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儘量守住識海、延緩小丑對他的吞噬速度、多爭取一些時間,爲了朋友們,更是爲了自己!

……

早上。

吳楓從外面開了門,將手機遞給小丑,“剛剛電話響了,是穆大小姐的,我沒接,你打回去吧!”

小丑點點頭,撥了回去,模仿黎曉曉的口吻說道,“媽,晚上睡覺手機靜音了沒聽到,一大早的給我打電話,咋了?”

那邊穆大小姐笑道,“我就知道你肯定忘了,今天是你爸爸生日,你別忘了準備禮物,還有,你妹妹明天早上有一場考試,晚上回不來了,所以你一定要回家啊!我專門請了個法國大廚來家裏做大餐!鵝肝是從匈牙利空運過來的,還有頂級的小羊排……哈哈你是不是流口水了?!”

小丑嘴角抽了抽,心裏狂吼,偶纔不是黎曉曉那個不思進取的吃貨!

但嘴上卻跟抹了蜜似的,“是啊是啊,我就知道老媽對我最好了!知道我最喜歡吃鵝肝和小羊排嘿嘿……我買好禮物就回家!”

掛了電話後,小丑想了想,撥通了郝帥的電話。

郝帥今天倒是早早起牀了,因爲師無一他們都在他家裏,哪有客人都起牀了主人還在睡懶覺的?那像什麼樣子?

如果是黎曉曉在家裏過夜郝帥肯定不會顧忌這些繁文縟節,但在師無一他們……特別是任天面前,一定要保持好他的翩翩貴公子形象才行。

不然他作爲老闆的威嚴何在!

看到手機屏幕上顯示的來電人‘曉曉’,郝帥挑了挑眉,說了句“那個心魔給我打電話了”就接通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