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熱熱鬧鬧的氣氛,吸引了不少食客過來。

見劉氏和趙明威回來,李氏也沒多說什麼,而是讓趙明威先回後院休息,將劉氏留下來幫忙。

劉氏因為考上自家兒子考上學堂高興的不行,所以也不在乎現下李氏對她的使喚。

再說了,眼下小吃鋪的吃食又是打折又是送醬菜,說到底,也不是為自家兒子撐面子,那她累一點能有什麼關係。

劉氏自我腦補一番,又滿意又高興,哪怕剛剛逛街費了大半的體力,仍不知疲倦的在小吃鋪里忙前忙后。

直忙到晚上,小吃鋪關門。

李氏召集了所有在縣城的趙家人,再次將人都聚在了小吃鋪,包括今日已去學堂上學的趙善行。

李氏心情大好的做了一桌子豐盛的飯菜,跟着才說到了趙明威運氣好,趕上了這次學堂臨時補招學生的好事,

「明威這次是趕上了好時候,順利的進入學堂學習,」

「我們家,算上小四和明威,兩人都成功考入學堂,皆大歡喜,也算圓滿,」

「明日一早,劉氏就回一趟草甸村,將這個好消息告訴家裏其它人一聲,也算是光祖耀祖嘞。」

李氏巴巴巴的說了一大串,總之中心思想不變,那就是這樣的好消息必須告知全家。

「娘,你放心,明日一早,我就趕回草甸村,」劉氏拍著胸脯保證,心說要不是今日忙,她都想今天回去了。

因為這樣的好事,飯桌上的氣氛比昨天要好上太多。

趙明威和劉氏嘴角帶笑,尤其是劉氏,全程都是樂呵呵的,對着袁氏態度更好。

弄的袁氏有些不自在,好幾次都想問一嘴到底怎麼回事。

直到吃完晚飯,幾個孩子直接被李氏開口攆走,桌邊只留下四個大人。

這時,劉氏才說,「這次,可是多虧了縣衙的諸位大人,不然,時間恐怕要再等上小半個月嘞。」

因為課堂只建好了一部分,大部分還在修建中,要不是縣衙的官吏提出先補招,指不定要延遲到什麼時候。

趙善行點頭,「這倒是真的,後面的學堂建起來,目前能用的只有兩個,還有幾個,說很快完事,但具體時間還未能定下,」若是這裏面建築隊耽誤工期,以至於課堂延期交付,那餘下的學生,怕是只會被耽誤更久。

袁氏聽了,也唏噓不已,「就今日早晨,魏大人過來時,還特意提了一嘴明威之事,怕是那時,他就知曉縣令大人的補招做法,之所以同我說,怕是也有意提醒,」可惜那時她什麼都沒聽懂,還是下午周伯過來特意告知她才知曉的。

李氏點頭,「這麼說來,我們一家倒是要好生謝謝魏大人了,」雖然袁氏一開始沒聽懂,但人家的好意暗示,他們也不能當不知道。

「可,可是」袁氏一臉猶豫,因為對方並沒有明說,她倒是不好去過多猜測。

「無事,放寬心,正常相處就可以,」李氏一槌定音,「不過,劉氏若是平日無事,可以多照顧一下那個孩子,」也不用太照顧,因為就算對方不提,有關學堂臨時補招學堂的消息他們也會知曉,只不過就是會耽誤一些時間罷了。

「這倒也是,」劉氏點頭,「左右我無事時,便過去走一遭,」

「嗯,大嫂也不用太過刻意,不然做多了,倒顯得我們有些太過殷勤,」

「老二媳婦說的對,劉氏,你就平日多瞧兩眼,」

「娘,我知曉了,」

「……」

聽着李氏三人的話,趙善行兀自低頭摸著下巴,對此,他倒是有些不同的想法。

……… 神通法眼,迅速消耗着陸沉的神識,同時也在刺激黑球,加速釋放混沌靈氣,讓陸沉的神魂念體,變得越發凝實。

雖然黑球能釋放巨大的能量,但是陸沉的腦海畢竟很小,真的是比池塘還要小,能夠存儲的神識容量十分有限。

黑球釋放的混沌靈氣,已經逐漸跟不上神通消耗的神識。

這種過程,就像是從一個池塘中取水,用水量遠比存水量大的多,只要池塘中有水,就會被人瞬間抽走,但是每次都會有一股力量,向池塘裏邊瞬間注滿水。

雖然池塘中一直保持充盈,但是每一次的衝擊力量,都會給池塘從帶來影響。

陸沉在混沌靈氣反覆的衝擊之下,神魂念體開始變得異常,趴在神室旁邊左搖右晃,像是喝醉酒了一般。

「這個神通確實很強大。」陸沉的神魂念體,忍不住的開始嘔吐:「不過這個神通……消耗神識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不過陸沉每吐一次,腦海的面積就會被強行撐大一圈,神魂念體也會更加凝實一點。

「神識消耗的太快,就算擁有混沌靈氣的補充,時間也根本來不及,不能在浪費時間了,你先歇一會吧。」

青衫道人坐在神室上,看着嘔吐的神魂念體輕輕一嘆,直接佔據身體的操控權,強行睜開神通法眼。

「雖然你們很強大,我無法趕走你們,但是控制我的身體,下次能不能提前說一聲,這裏可是我的腦海啊。」

陸沉再次失去身體的操控權,蹲在地上默默的說道:「你們一個個說來就來,說走就走,說用就用,這樣真的好嗎?」

「少廢話,咱們還分起你、我、他了?」

青衫道人操控靈氣,將裂縫兩邊的靈氣顆粒劃分開來,形成了一個靈氣真空區域:「得了,該我上場了。」

小世界中,青衫道人看着周圍,向封天城大聲喊道:「封爺爺,那邊已經形成真空了,是時候該你登場了。」

「好嘞,最近眼力漲了不少嘛,竟然知道要隔絕靈氣。」

封天城毫不吝嗇的誇獎陸沉,操控靈氣閃身回到皇城旁邊:「接下來,看看我這件本命法寶——終焉皇城。」

封天城迅速得掐動手決,將靈氣輸入終焉皇城中,身後數千數萬的法寶直接融進皇城之中。

青皇蛇蔓像是守城士兵一樣,控制着法寶全部趴在皇城的城牆上,小心看着外邊。

「婉兒姑娘。」封天城看着壘石牆壁,大聲喊道:「稍後我會將法寶堵在裂縫處,你抓住機會離開。」

「封爺爺我明白了,你們動手吧。」南天婉兒連忙回應,手中的靈氣開始運轉,準備隨時離開。

「都準備好了,我要開始了。」封天城大喝一聲,猛然將城池拍出:「喝啊……,終焉皇城,鎮壓去吧。」

這一刻,原本古樸精美的皇城瞬間破碎,皇城開始被烈火焚燒,甚至有一半的城牆都開始倒塌,慢慢變成廢墟。

城牆上的蛇蔓士兵變得破敗不堪,就像是鼎盛王朝被攻陷后,堅守到最後的守城士兵,雖然凄慘,但卻毅然決然的盯着下方的敵人。

「這幅場景……」

青衫道人看着變成廢墟的城池,一幅幅畫面出現在腦海中,他們曾經在青帝的身份牌子上,看到過這副破碎皇城的畫面。

沒想到再一次看到,竟然會是這種情形,而且現實中看到的畫面,遠比身份牌子上要凄慘的多。

「這是七祖大人的本命法寶——終焉皇城?」

風龍看着奔襲的皇城,愣愣開口說道:「但是……,它為什麼只剩下一半了,還如此的破舊,當年的大戰到底發生了什麼。」

「都想什麼呢?時機到了,快動手。」封天城一聲大喝,將眾人從思索中驚醒。

終焉皇城已經到了裂縫跟前,但卻是一座完整的、精美無比的皇城,彷彿剛才的那凄涼的一幕從來沒有出現。

「婉兒,我們走。」風龍大吼一聲幻化出六道真身,衝到了南天婉兒身邊。南天婉兒迅速的驅散壘石陣,跳到風龍脊背上離開裂縫。

「轟……」一聲劇烈的響動,壘石陣消失,兩界的靈氣重新開始流動,兩股靈氣在裂縫處碰撞,重新生成的狂暴靈氣。

狂暴靈氣像是一條游蛇,四處衝撞正想從裂縫中脫身,但是剛剛行動,卻直接被一個升起的陣法牢籠擋了回去。

這是二十三位妖獸首領,集合了十萬隻妖獸的力量,提前的布下牢籠大陣。

「轟……」狂暴靈氣碰撞了幾次,依舊沒有逃離,只能在裂縫中轟然爆炸,爆照的餘威,瞬間將牢籠陣法吞噬。

陣法牢籠雖然碎裂,但是也剛好擋住了靈氣大爆炸,為陸沉和封天城爭取到了時間。

裂縫中,第二次的狂暴靈氣已經出現,沒有了壘石陣阻隔,也沒有了陣法阻擋,狂暴靈氣再次沖向了小世界。

「封爺爺,快一點。」

青衫道人引導兩界靈氣,向著相反方向流動,同時操控著小世界的陣法,在裂縫邊設下了一個屏障,想要臨時阻擋狂暴靈氣。

「還得在堅持一把。」封天城奮力將皇城推進裂縫,但是狂暴靈氣太過兇猛,操控陣法制服它很容易,想要用法寶阻隔住裂縫卻很困難。

這些狂暴靈氣彷彿擁有靈智,發覺皇城只要堵不住裂縫,它們的能量就會越來越多,封天城每次剛推進去一半,狂暴靈氣就會拼盡全力,將皇城給強行推出去。

一來一回半個小時消磨過去了,皇城堵住的面積越來越小,狂暴靈氣積累的越來越多。

一聲轟鳴巨響巨響傳來,妖獸們佈下的陣法再次崩碎,為首的二十三位妖獸首領也直接被擊飛出去。

這段時間,妖獸首領重新布下過幾十次的陣法,全部都被狂暴靈氣摧毀了,十萬隻妖獸們的靈氣也已經耗盡,趴倒在地上顫抖,再也不能釋放出陣法。

「又碎了?累死我了……」青衫道人控制着陸沉,再一次引動小世界的陣法,將狂暴靈氣堵了回去。

「轟……」三秒之後,裂縫上的陣法再次碎裂。

「我去獵馬……」青衫道人的虛影映照在半空,直接開口罵道:「這小子的身體太弱了,根本不敢發揮更強的力量。」

「不行了,得重新想個辦法。」封天城看着不斷被推出來皇城,也是跟着怒罵一聲,轉頭看向核心區域,哪那裏有一個正在瞎轉悠的老人。

「靈均,現在還不醒嗎?」封天城向著老人射出一股靈氣,大聲吼道:「現在該你上場了。」

這個老人自從第一次登場,就一直在到處瞎轉悠,每到一個地方都是自顧自的說話,也不曾理會任何人。

「靈均,該你登場了。」封天城看着老人沒有理會自己,重新喊了一句,從懷中掏出了身份牌子丟向那個老人。

身份牌子出現后,老人轉過身機械性地接過牌子,盯着封天城仍舊不說話。

「那是靈均大人的舊軀!」炎魔看着場中的老人,輕聲說道:「難道他還活着?」

「我需要你幫我去鎮壓皇城。」封天城灌輸靈氣,沖着老人喊道:「你的願望,會有人幫你實現的。」

「額……,我……答應……了。」聽到封天城的話語,老人點了點頭表示同意,嘴裏發出了一個音節后再次失神。

「我們要上了。」封天城看着老人同意,直接釋放靈氣將老人的軀體扔向裂縫。

眾人聽到封天城的怒喊,明白已經到了緊要時刻,拼勁全力再次引動大陣,幫助封天城阻擋狂暴之力。

十萬隻妖獸拼盡全力地靈氣釋放,藍色地透明地巨大陣法從地面上升起,瞬間讓小小世界暗淡了起來,就是這一下,裂縫周圍出現了大範圍地真空區域。

封天城抓住空擋,操控著身後地法寶用力拍了過去,終焉皇城直接堵在了裂縫處,南北大門連接在裂縫壁上,瞬間被堵得嚴嚴實實。

皇城的東西大門卻是通透無邊,兩界的靈氣從東西大門穿過,狂暴靈氣在皇城中重新生成,又在皇城中發生爆炸,險些將皇城再一次震飛出去。

「不好……」炎魔看着終焉皇城,大聲喊道:「中間還有東西兩道門,仍舊能夠貫通兩界。」

「還沒有結束,現在該上重頭戲了。」封天城用力操控著靈氣,將皇城重新穩固在裂縫處,開口怒喊:「靈均,該你去鎮壓西門了,這個就是你的機緣。」

「我再相信你們一次,不要再讓我們失望了。」

老人看了一眼陸沉,點點頭身上升起磅礴的靈氣,盤坐在西門中央,像是千斤墜一樣穩固皇城的位置,直接擋住了小世界中的靈氣。

「成功了?」金將看着逐漸平靜的裂縫,癱坐在地上:「終於堵住了,我可以好好休息了。」

「現在還沒有結束。」封天城盯着終焉皇城,淡淡的說道:「東邊的入口在小陸兒天池內,還有大量的靈氣在穿過來。」

「還沒有?」九尾紅狐強撐著起身:「靈均大人不是已經堵住了西門嘛?」

「靈均的力量,根本不能進入陸沉的天池。」封天城驅散一道狂暴靈氣,大聲喊道:「小陸兒,天池那邊的大門,想辦法用古老的東西鎮壓。」 「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