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鱔是個好東西啊,補身子,身邊兩位都需要,在牛棚里的齊老也需要,易柔靜這般想着就放下背簍和鐮刀脫了鞋襪,挽起褲腳,就下到水塘子裏去了。

「誒,誒,大嫂,你……」

易柔靜回頭豎起食指抵著自己的嘴唇,夏星辰瞬間消音。

其實捉黃鱔最好的時機應該是晚上,可易柔靜想到現在自己有些開掛的運氣,想着試一試,正好再次驗證一下。

靠近岸邊的水很渾濁,其實一點兒也看不清下面的,可自從自己站定后,已經有兩條黃鱔的尾巴掃過自己的小腿,易柔靜嘴角抽了抽,她有些不好意思了。

易柔靜彎下腰,雙手入水,滑不溜秋的黃鱔就入手了,抓緊一甩,一條黃鱔也飛上岸了。

岸邊目瞪口呆的夏星辰和小傑在第二條黃鱔上來后終於有反應了,一人忙抓一條,都放到易柔靜自帶的裝了野菜的籃子裏。

易柔靜換了個地方又抓了三條,就停手了,太強了不好啊。

易柔靜上了岸,小傑乖巧遞上幾片大葉子,「柔靜姐姐擦擦。」

哎呦這機靈勁,易柔靜笑着收拾乾淨穿回鞋襪,「星辰,晚上去家裏吃飯,這兩條小傑帶回家去,讓白薇嬸子收拾了給你煲湯補補。」

小傑眼底的躊躇在抬頭對上易柔靜的含笑的眼神后褪去了,「謝謝柔靜姐姐。」

「乖。」易柔靜揉了揉小傑的腦袋,然後各回各家了。

夏星辰一路對易柔靜行注目禮,「大嫂,你怎麼那麼會抓黃鱔?」

「我能幹啊。」

「可我看大隊里那些晚上拿着油燈抹黑去抓的都沒你厲害。」

「他們怎麼跟我比。」易柔靜不屑道,開玩笑,她可是老天爺專門送來的,能沒點厚待。

李紅英現在對於家裏時不時多一些野味已經有些見怪不怪了,看到黃鱔就麻溜處理。

「一條等會兒我要帶去給齊老,對了,今兒已經抱了一條被子過去了。」易柔靜跟李紅英說道。

李紅英微微皺了皺眉,然後點了點頭,「等會兒讓安國送去,對了,安敏呢。」

「哦,安敏現在在齊老那。」易柔靜說道,「等會兒我跟安國一塊兒過去唄。」

「嗯,盡量別讓人看到。」李紅英交代了一句。

李紅英的態度,易柔靜說實話有些意外,她本來以為李紅英會抵觸他們跟齊老來往呢。

易柔靜沒走,李紅英也明白她的想法,感慨了一句,「都是可憐人,不會帶累我們的話,能給人家幫忙的就幫一點。」

易柔靜點了點頭,然後拿了李紅英處理完的黃鱔,放了些薑絲和鹽腌著去味,又舀了一碗白米,跟李紅英招呼了一聲,叫上丁安國,兩人往牛棚去了。殷無魅身影並未停止,解決了短臂羅漢周邊的士兵,便又急速展動身形,在其餘士兵隊伍中不住閃動,如鬼似魅飄忽不定,只片刻之間,這些士兵盡皆中毒而倒。

卻聽那風流子笑說:「你還別說,還真有點那麼回事啊!」說着又聞了聞周圍空氣中瀰漫的香氣。

常言道良藥苦口,只道是毒藥更苦,卻未曾想到竟是這般香得快讓人着迷,自殷無魅身上散發出來,更像是尋常女子身上噴的香水味。

便在此時,只見狼王自街道深處急速奔至,……

《定江山還得靠大哥》第二卷萬里行軍踏山河第一百三十三章老大一出閻將隨停電了,我要鴿了。哼,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帶着遊戲系統拯救明日方舟》悲報 窮極的本體因無法煉化天道本源,無數歲月以來,依然保持幼獸原樣。可凶獸咆哮乃是獸族獨有!

獸吼傳音皇庭,負責守備庭山的皇庭大臣馬上前來報告神逆。

「啟稟吾皇,皇子回朝,是否開啟皇庭禁制?」

「開啟吧!」神逆注視着逆劫一行,一刻都沒有移開目光。

「夫君,你要想好啊,一旦開啟,庭山必有異象!屆時,三清等小輩,絕不會放過這次機會!」

素卿望着神逆的側臉,中部本是鐵板一塊,天道正愁找不到突破口。

如今為了逆劫泡妞,開啟皇庭禁制,將引得眾生前來庭山!天道便有機可乘!

「朕又何嘗不知這個道理。」

神逆深奧的說道:「庭山在他們小輩的天道傳承中,仍然是不周山!開啟皇庭禁制,對天道來說是個機會,對朕來說,何嘗不是機會!

給朕開!告訴逆劫,只允許他帶人到山腰處的宮殿群!」

「是!微臣領旨!」

大臣走了,很快又回來了。

「啟稟皇上,逆劫皇子說,此次回家,登頂庭山是計劃之一!還請皇上不要阻攔!」

神逆與素卿好笑不已。

「還有計劃!他一介大羅也敢衝擊庭山!好,朕就給他這個機會!」

說罷,神逆大手一揮,一道金光自皇袍飛出!

剎那間,整座庭山閃耀四十九彩之炫光,萬千熠熠星光從天而降,一片燦爛之中,一座座宮殿群在山腰之上若隱若現,連綿不絕,山體表面煥然一新,草木葳蕤,蔥蘢青翠。

中部乃是洪荒中心,庭山又是中部眾中心!

庭山出現如此異象,自然瞞不過諸神的雙眼。

一處島嶼之上,儀錶堂堂,威嚴不凡的中年道人正在講道,突然心中一動,停止講道,對身邊國色天香,儀態萬千的女神道:

「不周山異象!或有至寶出世!吾等停止講道,即刻出發!」

太陽星上,三兄弟正在講道。

得見異象,帝俊傳音道:「二位賢弟,對不周山異象有何看法?」

「吾等既然宣告洪荒,就必須完成講道這一使命!就算是先天至寶出世,吾也不會移動一步!」太一閉上了雙眼。

陸羽勸道:

「二哥,吾等是在講道不假!可如此異象,洪荒罕見!其他同道必定蜂擁而至!

不管是靈寶還是機緣,就算是二哥不動心,也要為大哥和小弟想想!」

陸羽嘴巴一撇,眉頭一沉,苦兮兮地開始訴苦:

「二哥,不是誰都像你一樣有混沌鍾!大哥只有一件天道饋贈的河圖洛書!小弟更是一無所有!

此次不周山異象,必有機緣!吾等若不爭,被同道所得,此消彼長之下,洪荒中,哪有我三兄弟立足之處啊!」

太一聞言,略加思索:「不如讓吾在此繼續講道,也算是給眾生一個交代,大哥和三弟前往不周山一探究竟!」

「別別別!」陸羽連連搖頭:「大哥二哥修為高深,理應前往不周山搶奪機緣!小弟留守,在此講道!」

「就聽你二哥的話!小弟隨吾前往不周!」

帝俊一錘定音,飛出太陽星!

——陸羽,吾不會將你獨自留在太陽星!

東部火雲洞。

紅雲講道漸入佳境,心血來潮下望見不周山異象,心知有變,有心放棄講道趕往不周。

卻是不經意間瞥見下方生靈眼巴巴地望着自己,心中一軟,微微嘆氣,繼續講道。

昆崙山,盤古虛影寄宿在盤厲雕像中,看見不周異象后,施法將沉浸在感悟中的十二祖巫喚醒……

東部中心,五位大神講道之地!

與其他大神不同猜測將有靈寶出世、機緣降下不同,孔宣見到庭山異象,倍感壓力!

「皇庭禁制開啟?庭山究竟發生了什麼?化形前十中,只有女媧伏羲在中部,難道是他們?可是他們沒有資格啊!唉,越來越亂了!」

「孔宣道友?」

就在孔宣遐想之際,老子的一句傳音將孔宣拉回現實。

「老子道友?」

老子解釋道:

「不周異象出現的時間與吾等講道時間恰好重合!吾等講道十萬年,如今百年不到,卻是出現如此異象!若是繼續講道,只怕吾等將會錯過一次大機緣!

道友若是有意前往不周,即刻啟程就是,吾等不會怪罪道友!」

孔宣見三清面無異色,一如既往的講訴大道,娓娓而來,滔滔不絕。

心知三清是要放棄有可能出現的機緣,而留在此處講道!

饒是孔宣,也不禁生出一絲敬意。

「三清有如此氣魄!本座豈是鼠目寸光之輩?講道十萬載,絕無中斷之理!」

老子點頭微笑:「善!吾等和鎮元子道友交流,鎮元子道友也是這個意思。」

孔宣與鎮元子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之中。

放棄了機緣,五位大神心無旁騖,講起道來,愈加得心應手,天花亂墜!

一絲若隱若先的氣運,在他們不知道的情況下加持其身……

在西部須彌山的兩兄弟,做出了和太陽星三兄弟同樣的決擇。

准提前往不周,接引繼續講道。

遠在血海的蚊道人見到不周異象后,早將自己的宣告丟在了九霄雲外,現出本體,一口吞下前來聽道的生靈!

「哼,寥寥無幾的低賤生靈!也敢勞煩本座講道!如今機緣現世,本座勢在必得!哈哈哈!」

除此之外,各路大神、洪荒眾生,向著洪荒第一聖地,不周山,奔涌而來!

這一切,逆劫無從得知,恐怕他怎麼想,也不會知道,因為他的一次撩妹,引得諸神齊聚!

神逆將一切看在眼中,諸神齊聚庭山,具有華劃時代的洪荒大事啊!

素卿也想到了這一點,小激動道:「難不成,齊聚庭山,會是大劫開幕?」

「不,大劫開幕不會那麼快,不過這一次,大勢漸起!」

神逆期待地看着逆劫,初古時的至強共聚,自己獨領風騷,開創了一個時代!

如今,自己的兒子逆劫能否引領諸神!

一條金光大道浮空而起,自逆劫腳下延伸至隱藏在萬重雲層中的庭山之巔!

逆劫伸出手,微笑道:「請!」

女媧伏羲對視一眼,眼中是揮之不去的驚訝!

庭山這般翻天覆地的變化令兄妹二人對自己產生了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