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生氣。可是小秦天,以後你拿這種貴重的東西可要小心了,這回就算了,下回要是摔了別人的,我可就真的賠不起了,除了坑我爹的那點錢,我真的沒什麼錢。我們兩個只留下來給人家打工還債了。哎……算了,我知道你也不是故意的。」盛雪落無奈地說道。

小奶娃輕輕眨了眨泛著水光的眼眸,深邃迷人的眼睛微微上挑出一抹淡淡的弧度。

這就算貴重的東西了?

小奶娃的鼻腔里,輕輕發出一聲微不可聞的不屑的輕哼聲。

盛雪落從未去瑞士銀行查過,不知道孟星寒每個月都給她的賬戶打一千萬。

她現在也算是小有身家的人了,她卻還固執地說什麼她沒錢……

兩人繼續在集市裡逛,盛雪落看中了兩塊石頭拍下,卻都沒有開出好玉來,全都賠了。

她不禁有點失望。

小奶娃安慰她,說沒關係,玉石這種東西還是要看緣分的。

像這種規模的玉石集市還有好幾個,在這裡找不到,他們可以去別的地方碰碰運氣。

兩人逛了半天,小奶娃(孟星寒)畢竟是中了毒,有些累了,臉色隱隱發白。

惡魔之眼讓孟星寒的身體變小,太小的身體無法承受強大的超能力。

所以現在他不僅無法施展超能力,而且身體還變得非常虛弱。

盛雪落也察覺到小奶娃的臉色蒼白,立刻急了,「小秦天,你是不是不舒服?我們趕緊去休息一下吧!」

小奶娃微微抿了抿有些發乾的唇,「我口渴。」

盛雪落急忙四下張望了一下,「我去給你買水,你在這裡等我!」

盛雪落急急忙忙地跑去前面跑水,就在這時候,忽然出現一個黑影,將小奶娃抱起來就朝著相反的方向跑。

等到盛雪落買了水跑回來的時候,才發現小奶娃不見了!!!

盛雪落急得快要發瘋了,她恨不得狠狠打自己一頓。

小奶娃那麼小,長得那麼可愛,她還帶著他在陌生的地方到處晃悠,指不定就被什麼人販子給看上了偷走了。

她為什麼這麼蠢,要把小奶娃單獨丟在這裡?

盛雪落跑到集市的管理處,央求他們用喇叭播放尋人啟事。

喇叭連續喊了三遍,都一直沒有反應。

盛雪落頓時急得眼睛都紅了,都怪她,她應該把小奶娃時時刻刻都帶在身邊的……

她之前在仰光看到過這邊警察的效率有多低,等到警察慢吞吞趕來,小秦天早就不知道丟到哪裡去了!

她決定自己先在集市裡找一圈,說不定小秦天是一時好奇,自己在集市裡亂逛呢……

盛雪落重新跑回到集市裡,這裡熙熙攘攘,人滿為患。

盛雪落擠進人潮擁擠的集市裡,找了一圈又一圈。

每一個攤位她都找了,但是都沒有找到。

盛雪落一直告訴自己,不要怕,一定能找到小秦天的。

可是她還是忍不住的想,小秦天長得那麼漂亮,如果真的被人販子抓走,賣到什麼偏遠的鳥不拉屎的地方去;

又或者被賣去做苦工;或者最慘是賣給好無人道的那些乞丐團伙,打斷手腳強迫行乞……

想到後面,盛雪落自己都不敢再想下去,那是多麼可怕的後果……



孟星寒被人強迫擄走,那個人抱著他,輕車熟路的從集市的後門跑出去。

孟星寒知道,距離太遠,就算他大聲呼救,盛雪落也是聽不到的,所以他乾脆很配合的任由那人抱著他一路狂奔。

那人一直哼哧哼哧地跑到一個十分僻靜的地方,才停下來,把孟星寒給扔在地上。

孟星寒危險地眯起眼睛,沉聲問道:「是誰派你來的?」

他的眼眸折射出如千年寒冰般的幽幽冷光,淡漠地俯視,如同看待螻蟻一般看著那個人。

那人呼吸一窒,彷彿無形之中被一股寒氣給扼住了咽喉。

怎麼會?!

金屋藏寵 對方不過是個小孩子,怎麼可能有這樣強大的氣場?

那人愣了半天,才回過神來,惱羞成怒地說:「你問那麼多做什麼?我先打斷你的手腳,再割了你的舌頭,你乖乖地聽話去街上要錢!」

孟星寒慵懶散淡的輕哼了一聲:「霧影。」

「在!」

隨著一聲冰冷的聲音響起,一個身影嗖地一下從天而降,飛落在孟星寒的身邊,單膝跪下,「星寒少爺!」

孟星寒微微揚了揚精緻漂亮的下巴,「問清楚是誰派來的,然後處理掉。嗯……他剛才說要打斷手腳,割掉舌頭,就滿足他的願望,照做吧!」

當霧影從天上飛下來的時候,那個人就傻了,使勁地揉了揉眼睛,看看天上,又看看霧影。

當霧影朝他看過來的時候,那人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可怕殺意。

他張了張嘴卻又說不出話來,想也不想的拔腿就跑。

然而,他沒跑出去幾步,便被一道黑色的身影給追上。

那股無形的殺意變成實質的,那個人嚇得直接跪在地上,「我錯了,別殺我!」

片刻功夫,霧影就回來了,他跟孟星寒彙報道:「星寒少爺,那個人招了,是江瀟吩咐他把你擄走的。」

孟星寒輕哼一聲,眼底迸射出陰鷙的冷光,「江家區區家奴,如今也敢對我動手。」 江家的上任家主,也就是江瀟的爺爺,曾經是孟家的家奴。

後來脫離了孟家,靠著孟家給的技術,才有了現在的江氏電子。

霧影說:「星寒少爺,我這就去殺了江瀟。」

「不要殺了他,給他一些教訓。」孟星寒沉吟片刻后說道。

霧影有些奇怪,這實在不像是向來殺伐決斷的星寒少爺的做法。

專屬蜜愛:高冷老公請剋制 孟星寒微微一笑:「我不希望雪落還記得他。」

如果江瀟死了,說不定盛雪落從此心裡就會記住這個人。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活著,盛雪落繼續厭惡反感這個人。

霧影是戀愛經驗值是零,表示完全不理解,但是對於孟星寒的命令,他向來都是無腦貫徹到底。

既然星寒少爺說不殺江瀟,那他就去給江瀟教訓好了。

一個深刻的教訓。



盛雪落從集市的管理中心走出來就遇到了江瀟。

江瀟已經聽到廣播了,看到盛雪落著急的樣子,不由得臉色一沉,迎上前去,問:「是那孩子不見了嗎?」

盛雪落皺緊了眉頭,「小秦天從來不會到處亂跑的。」

江瀟看了她一眼,「可能是他先回去了吧?」

盛雪落疑惑地看著他,「先回去了?」

巫旅 「他可能在這裡覺得挺無聊的,就自己先回酒店了吧?」

盛雪落想了想,也不排除這個可能。

但是小秦天才那麼大的孩子,身體又不舒服,要是在路上遇到壞人怎麼辦?

江瀟看出了盛雪落眼底的擔憂,眼中的光芒一閃而過,主動提議道:「要不我陪你找找吧?」

江瀟早就看小奶娃不爽了,剛才他花錢雇了一個人,將小奶娃給偷走。

現在肯定已經不知道丟在哪個山坳坳裡面去了。

賴上首席的女人:豪門劫 江瀟打的算盤是,他趁著幫盛雪落找人,就可以藉機接近盛雪落。

在她絕望無助的時候,趁虛而入……

還能趕走那個討厭的小孩,根本就是一舉兩得。

所以現在小奶娃一失蹤,他馬上就跑到盛雪落面前來刷存在感了。

盛雪落卻咬緊了牙關,說:「我自己去找。」

她用最快的速度,趕回了他們剛才在這裡入住的酒店,但是小奶娃根本沒回去過。

盛雪落又擔心又慌張,幾乎是舉足無措。

她跑到外面的大街上,也不顧形象就爬到一個高架子上面四處張望。

忽然,她的眼睛一亮!

她在前面不遠處的路口,看到一抹小小的身影。

是小秦天!!

盛雪落當即從高架子上跳下來,沖著那個路口,就跟小牛犢一樣橫衝直撞地跑了過去。

「小秦天!!小秦天!!」

然而,小奶娃好似沒有聽到盛雪落的呼喚似的,就埋頭繼續往前走。

盛雪落當即追了上去,她心急如焚地攔在小秦天的前面,沒好氣地吼道:「你亂跑什麼,你沒聽到我在叫你嗎?!」

小奶娃微微紅著眼眶,最讓人揪心的是,他臉上還有幾道細微的血痕。

那原本精緻絕倫的粉嫩面頰上,多了三道細小血痕。

就像完美作品上出現了瑕疵,讓人心痛不已。

小奶娃被盛雪落給攔住了去路,站在那裡,臉色蒼白,睜著一雙水潤的大眼睛望著她,紅潤的小嘴抿成了一條直線。

盛雪落急了,「你怎麼了?我不是叫你在那裡等我的嗎?你怎麼受傷了,是不是誰欺負你了?」

小奶娃輕輕吸了吸鼻子,微微垂下了濃而密的睫毛,沙啞著聲音說:「你以後還會丟下我不管嗎?」

盛雪落急忙解釋:「我沒有扔下你不管,我去給你買水了,等我回來就找不到你了,我到處在找你,都快要急死了!」

小奶娃抬起眼皮看著她,說:「你知道是誰傷害我的嗎?」

盛雪落愣住,一顆心被揪住,張了張口,問:「是誰?」

小奶娃輕輕掀了眼皮,眼神深邃明亮地看著盛雪落,說:「是江瀟。」

盛雪落皺緊了眉頭,不解地看著他,「江瀟?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小奶娃卻不說話了,只是睜著那雙漂亮的眼睛深深看著她,惹人憐惜。

小奶娃點到為止,不肯再說,盛雪落卻忍不住開始腦補。

江瀟一直不待見小奶娃,之前還說過讓她把小奶娃送走的話。

小奶娃又失手不小心打碎了他的藍花冰,江瀟肯定會記恨在心,伺機報復……

江瀟那樣的為人,對一個小孩子出手這種事情,肯定是做得出來的。

尤其是看到小奶娃的臉上受了傷的委屈模樣,讓盛雪落的心一下子就疼了起來。

她伸出手,小心翼翼地碰了一下小奶娃臉上的傷痕。

小奶娃微微咬緊了唇瓣,眼眶裡似乎都有淚光,小聲地說:「好疼……」

盛雪落趕緊收回手,她義憤填膺地說:「哼,我剛才還遇到江瀟,他還假兮兮地說要幫我找你呢!大家都是千年狐狸,還跟我裝什麼聊齋!走,我們現在就找他算賬去,看他還有什麼話說!」

小奶娃輕眨了下眼睛,「我不想再看到他了,雪落你也不要再見他了,好不好?」

「可我必須要找他問清楚,否則下次他再對你動手怎麼辦?」盛雪落擔心地說。

現在怎麼能讓她去找江瀟呢?

江瀟現在正被霧影暴揍呢!

小奶娃抬起頭看她,扁了扁小嘴。

不說話,可眼裡的委屈卻一覽無遺。

盛雪落雖然不甘心,很想找江瀟說清楚。

可是小奶娃用這種可憐巴巴的眼神看她,她的心一下子就軟成了水。

盛雪落咬了咬唇,不甘心地說:「好吧,反正我們還得趕去下一個玉石集市,那就暫時放過他吧。」

但是她還是很不甘心,所以又放了句狠話,「哼,最好別叫我看到這個人渣,否則我絕對不會放他!」

她伸出手攤開,然後在半空中狠狠抓緊,做了個抓爆的姿勢!

小奶娃莫名覺得蛋蛋有點疼……

因為考慮到小奶娃身體的緣故,盛雪落決定休息一天再繼續出發。

他們回了酒店不久,小奶娃就發起燒來。

這可急壞了盛雪落。

小奶娃病懨懨地說想喝粥,還要盛雪落親手做的粥。 盛雪落不放心把小奶娃一個人放在房間里,左右為難。

最後她靈機一動,去借酒店的廚房用,同時又把房間門給鎖了,還吩咐小奶娃在裡面反鎖,除了她回來,誰也不能開門,這才離開。

盛雪落跑去借廚房,酒店同意借給她,但是材料需要自備。

盛雪落想到酒店附近就有個超市,去買點米要不了多少時間,就答應了。

她在酒店前台,用內線電話打給小奶娃,確定小奶娃把門鎖好了,這才說她很快就回來。

盛雪落剛出酒店,就發現有人鬼鬼祟祟地跟著她。

她冷笑一聲,冷不丁地轉身,和那人撞了個正著,卻發現跟著她的人竟然是江瀟!

盛雪落被嚇了一跳。

因為她白天看到江瀟的時候,他還打扮得體,帥氣得跟偶像劇男主似的,可現在的江瀟卻神色黯然,瘸著一條腿,整個人看上去憔悴極了!

盛雪落皺眉:「江瀟,你在跟蹤我?」

顯然江瀟就是專門跟蹤她來的。

見到她,江瀟先是猶豫了一下,再小心翼翼看了看四周確認沒有人之後,想把盛雪落拉走。

盛雪落沒好氣地拍開他的手,冷冷地說:「你想偷走小秦天的事情,我還沒跟你算賬,你還敢來找我?」

江瀟的臉色十分難看,他壓低了聲音說道:「雪落,遠離你身邊那個小孩!」

盛雪落像是看白痴一樣看他,「你管得著嗎?」

江瀟恨恨地說:「我可是冒著生命危險回來告訴你的,那個小孩不是一般人,就是他的人把我傷成這樣的!」

盛雪落氣笑了,「你今天出門沒吃藥吧?我家小秦天才多大,他能傷到你?」

江瀟急忙說:「我說的都是真的!我今天剛和你分開,我就被人給揍了,還說讓我以後離你們遠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