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屬於正常的現象。 「我哪裡不一樣?」冷鐵看向陳墨,眼眸里似乎有一層水光。

「你……」陳墨的目光被冷鐵給吸引住了,瞳孔瞬間失去了焦距。

「蘇薇什麼時候過來?」冷鐵問道。

「大概三十分鐘以後。」陳墨回答,可聲音卻變得沒有一絲一毫的感情,眼帘低垂,好像進入了夢遊狀態。

「這廢棄工廠沒有其他人吧?」冷鐵又問。

「沒有。」

「有監控攝像頭嗎?」

「沒有。」

「那我們在這裡做什麼事,都不會有其他人知道對吧?」

「對。」

冷鐵看著變得獃獃的陳墨,嘆了口氣道:「對不起,我不該催眠你的,但有些話,我不說出來,心裡就很煩。」

陳墨沒有說話。

冷鐵問道:「你喜歡我嗎?」

陳墨道:「喜歡!」

冷鐵又道:「滿分10分,你喜歡我的程度有幾分?」

陳墨道:「7分。」

6分是及格,那7分就是超出及格線了。

冷鐵對這個分數,還是比較滿意的。

這要換算成百分考卷的話,70分雖然不算高分,但也總歸不是低分吧?

「你有幾個女人,或者說,你跟幾個女人發生過關係?她們的名字叫什麼?你對她們的喜歡程度,分別是幾分?」冷鐵又問出了一連串的問題。

處於催眠狀態的陳墨,自然是一一作答。

等到聽完了陳墨的回答,冷鐵不禁伸手捶了陳墨幾下。

這個花心蘿蔔,竟然有好幾個女人。

而且但凡跟他發生過關係的女人,喜歡程度都是10分。

這未免也……太博愛了吧!

當然,也有例外。

比如簡詩琳,就只拿了9.5分。

「為什麼簡詩琳只有9.5分?」冷鐵問道。

「她太凶了,根本沒法好好交流。」陳墨道。

「那你喜歡什麼類型的女人?」

「長得漂亮,身材好的,我都喜歡。」

真是一個樸實的男人啊!

冷鐵又給了陳墨幾拳,但都沒敢用力,怕把他從催眠狀態中驚醒。

「那如果我跟你發生關係,你給我打幾分?」

「10分。」

果然……這個分數,在冷鐵預料之中。

只要長得漂亮,身材好,跟他發生關係,他就給你滿分的愛。

「如果你愛的女人背叛了你,甚至還想殺你,你怎麼辦?」

「我會給她買一個最貴的骨灰盒。」

「……」

好吧,不會被愛情沖昏頭腦,這也挺好的。

趁著這個催眠,冷鐵問了陳墨一大通問題,都是關於隱私的那種。

比如那啥。

比如那啥。

比如那啥。

這些都是隨便說一個出來,都會導致整本書被屏蔽的那種問題。

而陳墨可謂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該說的,不該說的,只要冷鐵問起,他統統如實相告。

冷鐵面紅耳赤,但還是忍不住好奇心,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問題的問下去。

最後,冷鐵估摸著催眠持續的時間差不多了,這才依依不捨的湊過去,在陳墨的臉上輕啄一口,然後順勢解開了催眠。

陳墨回過神來,有些恍惚。直到他看見了手腕上的手錶,才驚覺過來,「你催眠了我?」

「嗯。」

冷鐵大大方方的承認,臉色如常,「我嘗試了一下對你催眠,沒想到竟然成功了,並且催眠的時間,能持續15分鐘左右。」

陳墨冷汗涔涔,「那你有沒有問我問題……」

冷鐵搖頭,「沒有。」

陳墨稍微寬心,又道:「那你催眠我這麼久幹什麼?」

「只是想測試一下,我能夠催眠你這個崩勁武者多長時間而已。」冷鐵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

「我剛剛只不過看了你一眼,竟然就被催眠了長達15分鐘。難道說,你……」

「沒錯,我也到崩勁了。」冷鐵說道。

為什麼也說「也」?

興許是不想落後蘇薇,不想得不到陳墨的重用吧!

「你這催眠術,也太厲害了!」陳墨驚訝的合不攏嘴。蘇薇和冷鐵這兩人,晉陞了崩勁之後,都有了質的提升。

特別是她倆的超能,簡直成長到了一個駭人聽聞的地步。

當然,即便不成長,兩人的超能也足夠駭人聽聞……

蘇薇的隱身超能,在她晉陞崩勁之後,有了很大變化。

一是隱身持續能力的增長。

二是隱匿能力更加強大,不單單是隱匿身體,還能夠隱匿身上的真力氣息。

這才是最恐怖的。

這也就意味著,只要她不發出聲響,同階武者根本就發現不了她的蹤影。

陳墨也發現不了。

現在只要蘇薇可以隱匿,他連她的呼吸聲都聽不到。

現在冷鐵晉陞到了崩勁,催眠能力也有了很大提升。

對付他這個同階武者,竟然只看一眼,就能夠讓他陷入了催眠狀態,還能夠維持15分鐘之久。

這個能力,實在恐怖。

在這15分鐘里,如果冷鐵想要殺他,都能把他殺幾百遍了。

現在的蘇薇和冷鐵,讓陳墨感覺不到安全感。

倒不是怕她們傷害他。

而是她們一個會隱身,一個會催眠,生怕她們看到什麼不該看的,知道什麼不該知道的。

不過想想,蘇薇和冷鐵應該不會那麼無聊。

這讓陳墨稍微有點寬心。

「我也只是試驗一下,沒想到你中招了。」冷鐵說道。

「你就不會先跟我說一下嗎?」陳墨無奈的道:「還一催眠就催眠了十幾分鐘。」

「抱歉。」冷鐵忙道。

「我沒怪你。」

陳墨擺擺手,笑道:「不過這催眠也什麼感覺,就跟突然睡了一覺似的。」

「確實就跟睡了一覺差不多。」冷鐵附和。

催眠術就是這樣,讓人陷入某種程度的「沉眠」,然後將自己所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交代出來。

兩人聊著聊著,蘇薇來了。

她開著一輛麵包車。

進了工廠,見到陳墨,她就熄火下車,並拉開了側邊車門。

砰砰砰!

一個個身影從車裡摔出來,卻沒人發出痛呼。

因為這些人都昏死過去了,身上皆是鮮血淋漓。

蘇薇從人群中抓出龍子俊,把他丟到了陳墨面前,說道:「任務完成。」

陳墨上前查看了一下,發現龍子俊只是昏迷過去,這就抓住他的脈門,將他給弄醒。

「是你……快放了我,否則你也得跟明雨卿陪葬。」龍子俊一看到陳墨,臉上就布滿了陰狠之色。 「別光為我考慮,不如你自己也想想,要跟誰陪葬?」陳墨笑呵呵的說道:「要不跟你那死鬼老豆陪葬?那樣的話好像不太好,你倆要是在地獄碰見,可能會打起來。畢竟,你老豆是死在你手裡的啊!」

龍子俊瞪大了眼睛,指著陳墨,聲音顫抖道:「你……你怎麼知道?」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既然敢做,又怎麼怕被別人知道呢!」陳墨滿臉笑眯眯。

聽到這話,一旁的冷鐵忍不住腹誹,你倒是敢做,可你也怕被別人知道啊!否則後宮早就起火了。

「陳墨,我跟你沒仇。」龍子俊驚慌之後,又逐漸冷靜下來,「你跟著明雨卿,不也是為了錢么!不如我們合作,把雨墨集團給搞垮。到時候,我讓你做龍騰集團的總經理,保管比當一個保鏢有前途。」

「這倒是有意思。」陳墨笑了。

龍子俊也跟著乾笑兩聲,「你女朋友是簡詩琳吧?到時候,雨墨集團垮台,明雨卿我也讓你先喝頭湯,讓你搞完秘書搞總裁,爽到天上去。」

「有意思。」

陳墨再笑,可這次的笑容已經帶上了冷意,「冷鐵,該你上場了。問完話,把他弄成一個白痴!」

冷鐵點點頭,對龍子俊道:「看著我。」

龍子俊下意識看過去,然後眼眸就被吸住了。

以冷鐵現在的催眠能力,一旦看她的眼睛,就會被吸住,進入催眠狀態,跟絕地求生子彈吸人的外掛差不多,根本無人能夠抵抗。

至少,連陳墨這種崩勁武者,都抵抗不了。

冷鐵出馬,就沒有問不出來的東西。

陳墨拿出手機錄音,將龍子俊說的有用信息,全都記錄下來。

等到問題問完,陳墨直接讓冷鐵,把龍子俊變成了白痴。

這個對於現在的冷鐵來說,只是舉手之勞。

只要讓他的記憶變得紊亂,人自然就傻了。

做完了這些,陳墨又讓蘇薇把五毒門的領頭人給丟過來,弄醒之後交給冷鐵審問。

這個審問之後,就沒再弄成白痴了。

大家無冤無仇的,把你弄成白痴幹嘛,讓你牢底坐穿,受盡身心煎熬,豈不是更好?

至於龍子俊,只能說他嘴臭。

好端端的,說明雨卿和簡詩琳幹嘛!

侮辱她們,陳墨忍不了。

讓他變白痴,是看在張凝雪的面子上。

如果沒有張凝雪這層面子,他都想將龍子俊給大卸八塊。

等到審問完畢,陳墨這才打電話給張凝雪,讓她派人過來接手。

大約半個小時,張凝雪帶著人趕過來了。

一見到陳墨,張凝雪劈頭蓋臉就罵道:「你怎麼擅自行動,要是誤了大事,這後果你怎麼承擔!」

「行了,你別埋汰我了,先辦正事要緊,有什麼話咱們私底下說。」陳墨拍了拍張凝雪的肩膀,將手機塞到她手裡,說道:「龍子俊和那五毒門領頭人的口供都在這裡,基本不用審訊了。」

「哼!」張凝雪拿過手機,冷聲道:「你們也一起跟我走。」

「蘇薇和冷鐵就不必了,她們什麼都不知道,只是聽我命令行事罷了,我跟你走。」陳墨道。

張凝雪看了蘇薇和冷鐵一眼。

當她的視線掃過冷鐵的時候,有些驚訝道:「崩勁武者!」

「嗯,剛剛突破不久。」陳墨淡定的回應。

「你這傢伙……」

「沒辦法,她們進步得這麼快,我也很煩惱。」

陳墨聳了聳肩,但臉上卻是神采飛揚,「你放心,她們不會惹事的,只要別人不主動招惹她們。」

張凝雪沉著臉,「你這是在警告我嗎?」

陳墨道:「不,我只是在跟你陳述事實。」

張凝雪扭頭就走。

再不走,她就要被這廝給氣著了。

本來蘇薇和冷鐵,就是安全部門的重點監控對象。

為什麼呢?

因為她們之前的職業,是殺手。

雖然都是在國外犯案,但不還是殺手?

只是,張凝雪沒有確鑿的證據罷了。

為什麼會沒有證據。

因為蘇薇作案的時候,是隱身狀態,誰能證明是她動的手?

而冷鐵從沒動手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