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景翎心中一股不好預感閃過,就在準備往皇宮外奔去時,孟子寒立即上前擋住了去路,並說道:「翎王爺!這股氣息不同尋常,我之前剛進宮的時候就已經發現幾名可疑人物隱藏在皇宮附近,我觀察過看他們裝扮,估計是玄葯谷的那邊弟子無疑!也正因此事,當時在我接到王爺這邊消息時,我才來遲了!」

「又是他們!」聽后無夜立即咬牙切齒,隨後忍不住就要回去進宮去找那些長老拚命。

「慢著!」雲景翎立即止住了無夜的腳步,說道:「我們先去看看凌相爺那邊怎麼樣了,無夜,你先回府將此人叫人看管起來,然後再將墨大人找來,就說人已經在我們手上了,讓他立即到御書房那邊去!」

「是!」無夜立即消失不見。

劍影殿:

此時凌清月,清巒,杏兒幾個女孩子身上都略微掛了彩,都有些輕微的小傷,這一路走來,這兩路人一直不和,爭爭吵吵,大到出手,小到爭嘴,而後來玄葯谷弟子見爭嘴爭不過凌清月,索性直接與凌清月三個女孩子動起手來,後面兩個男人他們自是不敢惹,因為氣場太大了。

「快說!我徒兒在哪裡!」紅衣長老站到劍影殿門前,看向裡面,立即朝凌清月等人吼道。

杏兒揮揮手,門口侍衛主動讓開一條路,杏兒直接進去,不久便帶了一個人出來,紅衣長老一見,立即喊道:「夕兒!」

「長老!」顏夕立即迎了上去。

其他長老看不下去這接下來一幕了,立即說道:「好了,人接到了就走吧,別浪費時間了!」說完掉頭就走。

「長老,你們怎麼來了?」顏夕邊走邊問。

「還不是擔心你呀!傻孩子!」長老用寵溺的目光看向顏夕。隨即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轉過頭換了副陰冷是表情,對身後凌耀寒說道:「此事沒完,出去了有你們好看的!」說完追上其他長老們的腳步往前奔去。 老祖你當年創立吟嘯宗不知幾千上萬歲了,傳下來的功法自然是已經渾圓極意,臻至化境。這仙宮的蘇放不過是初次嶄露頭角的童劍仙。

一個老怪物,一個小毛頭。自然是老怪物的劍法無缺,遠勝初創功法的小毛頭。

不過都是老祖的功法,我這麼做是不是不厚道,用未來的老祖來教訓現在這個小老祖。

游吹雲這才不經笑出了聲。

蘇放見他嬉笑放鬆了戒備,單指彈劍,發出錚的一聲,凝目提醒道:「我可要認真了,這乃是我自創劍法。我承認我輕視了你,所以剛才只是想要速戰速決,不浪費時間,沒想到你的的確確有些本事,這次便是我要好好請教一番,所以,請你認真一點。

不過你再認真也是贏不了我的。」

不是我不認真!是這件事的確令人啼笑皆非。

游吹雲心中吶喊。

蘇放起劍式,聲音中能感覺到他如水般平靜。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狽,余獨不覺。已而遂晴,故作此詞。

莫聽穿林打葉聲,

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蘇放的劍上,隨着他的低吟,慢慢的似人流汗一般,滲出絲絲煙霧,這些煙霧逐漸匯聚,竟凝成了籠罩劍身的長刃。

游吹雲瞳孔收縮,他知道蘇放這是動真格的,就像他之前一招便敗退一個對手那樣。

一位帝君頗為欣賞蘇放的吟誦。

「好一個任平生,細細品味這詩句,這蘇放小子的道路看來並不是我們以為的那麼一帆風順,老朽能感覺到那些艱難苦恨,難能可貴他依舊瀟灑不羈的曠達。

蘇放小子如此心境,可想未來一天,他當能真正的擔起劍仙二字。

酒劍仙真是好福氣,有這樣一個徒弟。」

另一位相對的帝君嘆道:「吾千年未動之心,聞此詩歌,竟有幾分熱血澎湃。這蘇小子成為神尊女婿,吾以為合適。」

「或許昭陽公主與童劍仙才是天作之合。」

以一首詩歌便征服了在場所有人,更是讓帝君直言動心,這邊是蘇放。

真乃人傑!

在場眾人心中同時感嘆。

游吹雲如臨大敵,蘇放身上所散發出的氣息洶湧澎湃,明顯的壓過了自己。

「你能很詭異的接住我的每一劍,我很詫異你能比我還熟悉我出劍的軌跡。所以我覺得沒有章法,能夠勝你。」

被看穿了?

游吹雲大驚,蘇放的劍就在他心神蕩漾的時候,動了。

不僅僅是沒有章法,而且是快得根本看不清。

蘇放的劍化作萬千寒芒炸開,從每一個角度攻來。

這是鍊氣?這時鍊氣能做到的?

這劍法還能這麼用?

這種速度,甚至於他的劍已經有劍意!

接不住!

那一刻,他知道他低估了少年祖師。

游吹雲的游龍劍以低沉的龍吟化作了咆哮,蘇放凌厲的攻勢讓游龍劍也吃不消。

空氣中綻放着煙火。

「去!」

蘇放持劍一頂,游吹雲抱劍而倒飛,將一塊屏風砸得稀碎,然後埋在了裏面,不知生死。

幾乎是毫無抵抗力。

全場鴉雀無聲。

蘇放表現出的壓倒性力量實在是太恐怖,超脫了鍊氣境太遠,然而蘇放的的確確只用了鍊氣境修為。

「這……簡直欺負人,童劍仙!」

烈火聖君等幾人紛嘆服。

蓬萊三子笑道:「這才是,蘇放大哥的真正實力,蘇大哥才是神尊女婿。」

「不錯不錯!」幾位帝君大為讚賞道。

遠處高座,神尊笑眯眯的,沒有看蘇放,而是盯着那屏風廢墟。

臉上的笑容很是詭異。

手指依舊有節奏的敲打桌面。

昭陽公主也望着那屏風廢墟,嘆息一聲,抬手準備作法,靈力乍現一時間昭陽公主手端的空間竟然有扭曲的跡象。

「高估了他,罷了,還是從序列里挑選妥當。現在回到一個時辰之前便……」

昭陽公主正準備扭曲時間的時候,她停下了。

那屏風廢墟竟然憑空飄浮了起來。

在仙宮一片嘩然間。

飄散於空中的碎片之中,游吹雲雙手扶著游龍,閉目佇立,頭髮散亂而張狂於一片塵埃里。

他沒有輸,但也沒有贏。

「多謝老祖賜教。」他仰頭伸伸脖,澀然一笑洪聲道:「想不到這套長嘯劍法還可如此使用,果真是我開山老祖,是我見識狹隘,想入非非。」

他微微低頭,向老祖一拜。

蘇放點頭,想不到這小小子居然毫髮無損的模樣,就算是強撐著,但這股氣勢,卻很是剛強。

「你很不錯,我剛才那一劍,鍊氣境無敵。」蘇放肅聲道:「你如何撐下來的。」

游吹雲粲然一笑:「老祖,我在鍊氣境已經呆了足足十五年。」

蘇放愣了愣,撇嘴一笑,搖頭道:「你如此真摯,我卻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在誆騙我,罷了,快來一決勝負。」

游吹雲點點頭,走出飄浮的屏風碎片,每一步,都落得悄然無聲,但每一步都氣機大漲。

起劍式。

看到游吹雲的起劍式,在場所有仙家均是一個表情,錯愕,震撼。

酒劍仙將自己的酒葫蘆捏出一道裂縫,暗忖道這小子起劍式怎麼和蘇放一模一樣。

「他在學蘇放的起劍式?他怎麼可能會?照葫蘆畫瓢也不是這個法啊?他這麼傻的嗎?形可仿,神如何繪?」

有人提出一連串的問號。

「動了!」

只見二人以劍相拼。

蘇放持長嘯劍法,與先前劍法大同小異。而那令人驚異的游吹雲,竟然也用與蘇放如出一轍的劍法,這二人的劍,一模一樣!

兩波如同天花亂墜的快劍,只能拼誰更快。

蘇放越打越心驚,初以為這小子只是腦子不好使,拙劣的模仿。可是越交手,這才發現這小子的游龍劍真真切切的使出了長嘯劍的精髓,甚至在精髓的把握上,更甚於他。

蘇放相信此戰結束之後,他能從中領悟完善長嘯劍法。

「你怎麼會我的劍法?我可從未教過任何人,你竟然,還比我還熟練!這不可能!」

蘇放第一次大驚失色,心神大亂。

他也喊出了人們的心聲。

幾位帝君面面相覷,這游吹雲莫非——

「莫非有過目不忘的能力,現學現賣?這簡直是絕世天才!」

游吹雲雖然心中汗顏,但在蘇放心神失守的一瞬間,找到了蘇放的破綻。

他們的劍雖然一樣,但蘇放更快更准更狠,游吹雲相信再不過數合,他定然還是落敗。

但是蘇放被他震撼,氣機大亂,於是便捉住了機會。

「神尊親授——」

他雙指成引,指向劍身。

昭陽公主面帶詫異,就連神尊都停下了不斷敲擊的手指。

這是——?

「飛火流星。」游吹雲喝道。

蘇放面露凝重,只感覺心驚肉跳,右腳一震,迅速脫離游吹雲的攻擊範圍。

「咒術?想不到你能掌握神尊大人的咒術!不過無用,這麼大範圍的咒術,不能擊中我也只是浪費力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