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老頭的瞳孔都是一縮,顯然是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怎麼了大人?這是什麼?」神山殿主也是嚇了一跳,這是什麼東西。

「劍意入體。」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劍意入體,對於每一個劍修來說都不陌生,因為當一個劍修修鍊出劍意的時候,最期望的便是劍意入體,將這充滿凌厲的劍意充斥身體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當你成功的時候,這劍意入體帶來的便是成倍增加的實力。

此刻劍二十四原本黑色的長發已經成了一頭雪發,身上的衣服都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成了雪白色,整個人看起來如同一朵天山之上的雪蓮,高貴無比。

「接下來我會用盡全力,原本我是認為我是沒有機會使用這阿鼻劍本身帶來的力量的,」劍二十四緩緩開口,並不是得意,只是陳述一個事實而已,「這就是我全部的實力,如果這樣還不能夠戰勝你,那麼我只能認輸。」

「很強大的狀態啊!」南星開口,他能夠看出這個狀態下劍二十四的強大,整個人就像是一把劍,一把可以刺穿天地的劍,而且還有阿鼻劍本身帶來的力量,要知道不管是南星的哪一種異象都給了南星意想不到的力量,同樣其他人的異象也一樣,只是劍二十四而沒有遇到可以讓他底牌盡出的人,而現在終於是遇到了。

南星雖然在陰司當了半年的陽王后變了很多,整個人傲了很多,但是卻不自大,他沒有想過自己會很輕鬆的將別人打倒,這一點南星還是很清楚的。

啪!

南星輕輕的從天空落了下來,背後的火鳳,鯤鵬,還有三千紫氣都慢慢的散去,反之一股難以想象的微壓從他的身後出現,一個淡淡的人影慢慢的出現,這是南星如今算是最大的底牌,雖然雲紋空間還有一尊超級大神,但是憑南星現在的力量恐怕還不能夠將其喚出一分鐘,那是只有生死關頭南星才會用的力量。

「真皇,好可怕,只是一尊異象便已經超越了三種異象的總和。」老頭皺起了眉頭,這真皇帶來的力量實在是無法想象,真皇這樣的異象已經不能算到異象的等級中去了,若是一般的真皇估計也就是遠古級別的異象,但是這真皇上傳來的力量波動可是遠遠超過了遠古級別的異象,根本不是一般的異象可以相比。

「不愧是我們神山所看好的人,」神山殿主暗自開心,東勝區域的神山最然不在一塊,但是實際上卻是一起的,此刻看著南星如此的表現,這個原本來自神山的人讓他感到欣慰,這個年輕人給了自己很大的不同。

「既然你實在想看到,那就來吧!」南星突然笑了起來,小的極為狂妄,這一刻不光是真皇的威壓,這股可怕的威壓混合著身為陽王府君的氣勢狠狠的壓了過去。

「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強大的氣勢,」劍二十四臉色猛然一變,看著不遠處笑得張狂無比的南星,整個人竟然被這股氣勢往後推,身體都在不住的顫抖。

「來啊!讓我看看你的實力,如果太弱的話,」南星嘴角一咧,露出一個殘忍的笑容,「我會忍不住把你撕碎的。」

「哼!」劍二十四沒有說話,他已經看到了南星的實力,單單是這種可怕的氣勢就已經將自己壓倒了,這種力量簡直比剛才融合的異象之力還要恐怖一萬倍。

叱!

劍二十四動了,手中的阿鼻猛地一揮,一道寬大的紅色劍氣撕裂了擂台向著南星而去,這已經算是阿鼻劍的力量了。

啪!

南星不耐煩的一巴掌拍了出去,這紅色劍氣僵持了僅僅是一剎那便被南星帶著真皇的手掌拍的粉碎,「用你的全力。」

「這種傢伙簡直就是怪物,」劍二十四看著自己的劍氣被隨手拍碎,整個人都不淡定了,尼瑪,這劍氣雖然不是自己完全混合劍意的存在,但卻是阿鼻劍的劍氣,威力絕對不比自己的劍意劍氣差,這樣的劍氣竟然被隨手拍碎,這太不科學了,如果劍二十四知道什麼是科學的話。

「殺戮,暴虐。」劍二十四開口,一對銀色的眼眸都慢慢的變得發紅起來,他身上散發出血腥的氣勢,雖然還無法與南星相比,但是卻已經可以勉強將自己保護在這真皇的氣勢之下,讓自己可以用出全力。

「既然是全力,那麼,阿鼻劍,血雲血水,血海無邊。」劍二十四大叫,手中的阿鼻終於斬出,這一次斬出去的不再是劍氣,而是一片血氣,真的如同血海一般,讓人震動。

「這就是全力了嗎?只要破壞了這一招。」南星開口,手臂抬起,真皇的力量開始覆蓋,其他人都不知道南星的真皇到底是哪一尊真皇,只有南星知道,這是天地之間第一位皇,第一位帝,第一位皇帝,大秦的皇帝。

一柄淡淡的虛擬劍出現在南星手中,南星將自己的身體交給了這異象的本能,真皇的雙眸微微一眯,看著前方的血海手中虛擬劍忽然斬了下去。

轟!

血海之中傳來爆破,這一劍斬出了一道劍氣,看起來很弱小,只是一點,但是卻深深的斬入了血海深處,在其中暴虐般的殺戮,血海被破壞的一乾二淨,所有的一切都在損壞,當這血海到達南星面前時已經什麼都沒有剩下了。

「那是帝皇之劍嗎?」劍二十四喃喃,只有他看出了一點門道,身體中的劍意一縮便全部退了回去,他的身體也在頃刻間恢復,整個人落在了地面之上,喘著粗氣,他已經沒有再戰的力量了,苦笑一聲,他終於知道龍鏡的意思,讓自己用盡全力,原來是這樣,這個看起來還很年幼的小子已經是現在的最強了。

「孟國南星勝。」裁判大聲叫喊,定下了最終的勝利,所有人都睜大了眼睛,看著這個剛剛成年的小子,此刻他已經是站在了這一代的巔峰。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南星成了異象之力的最強,雖然說只是東勝區域的最強,但是這已經足以讓人振奮了,無數人看著南星的目光不再輕視,這個還剛剛成年的青年已經站在了大多數人一輩子都站不到高度。

一座巨大的宮殿之中,十幾之前參賽的人都到了這裡,他們接到了邀請,包括南星,劍二十四,龍鏡等人。

「我是大唐神山殿主,這一次便是來告訴你們,你們將會被被古國中院所接受,成為那裡的弟子,得到更多的培養。」神山殿主感慨的看著下方的數人,這些便是他們認為擁有巨大潛力的人,古國中院,那裡可是五大區域都希望去的地方,那裡是真正的天才集合地,五個區域的頂級天才匯聚在一塊,想想都讓人感到激動。

「古國中院,那個傳聞中所有天才的集合地?」有人知道那裡,表現的很激動,因為這就代表著自己有足夠的潛力成為所謂的真正天才。

「古國中院?」南星皺皺眉頭,自己可沒有什麼興趣,現在了解的東西都無法掌握了,就算再有什麼又如何,自己可是準備要好好靜下來掌握骨殿的傳承的。

「在東勝大會結束后,將會帶你們去往那裡,」神山殿主看著他們一臉的興奮,只是淡淡一笑,那裡雖然是天才的集合地,但是並不是什麼容易生存的地方,所有的天才匯聚在一起,只會引起更大的爭執,更多的爭鋒,沒有人會認為自己很差。

「我拒絕,」就在眾人都在興奮的時候,下方突然傳來兩道聲音,幾乎是同時響起,一時間整個大殿都安靜了下來,看向了聲音的來源地。

說話的正是南星和劍二十四,兩人也是互相看看,看到了彼此間的驚異,不過很快就平靜下來,他們都有這麼做的理由。

「古國中院有著傳承自上古的劍法,那裡的劍道傳承並不比劍塚差,其中很多劍法都是劍塚所沒有的,」老頭從後方走了出來,看著劍二十四開口道,「古國中院還有著來自於遠古的一些劍道痕迹。」

「這樣嗎?」劍二十四沉默了,他不願意去那裡就是因為認為那裡不會有太多的東西,劍塚的劍法已經全部在他的心中,只是沒有辦法施展而已,否則在擂台上他完全可以利用劍意來布置劍陣,這需要成長,而老頭確實說到了他的心坎,最重要的是遠古的劍道痕迹,自己完全可以通過這些痕迹來模擬出當時的劍道,這是一個巨大的突破。

劍二十四沒有再說話,默默的退後兩步,這已經表明了自己的態度,他已經沒有再去拒絕的理由了。

剩下的便只有南星一個,不過他倒是沒有什麼想法,只是靜靜的看著上方的兩人,同時也想著這老頭能拿出什麼來誘惑自己,自己可不是劍修,那遠古的劍道對自己沒有任何吸引力,而且自己可是已經得到了完整的骨殿傳承,骨殿同樣來自遠古。

「你,」老頭指著南星半天沒有說出話來,說實話,老頭第一次感到了憋屈,其他人他都有著足夠的誘惑力,但是對於這個擁有真皇異象,並且可以融合三種異象的變態小子,他不知道該怎麼做了,以古國中院的吸引力完全可以吸引無數的天才,但是對於這種天才他卻知道,這並不算是什麼,況且他可是知道這個看起來簡單背景的小傢伙身後有著不小的勢力,那個可以秒殺靈級高手的強者便是他自己都不會是對手。

「那裡可以鍛煉你?」老頭試探著開口,不過話說出來后他自己都有點不相信。

「五大區域很大,同樣擁有很多禁忌之地。」南星開口,老頭知道南星的意思,五大區域的禁忌之地那麼多,想要鍛煉他完全可以自己去,還有什麼地方可以有禁忌之地那麼好磨鍊的地方。

「古國中院的天才美女有,額!」老頭剛剛把話說出來,下一刻就閉嘴了,他想起自己調查這個小子的時候看到的景象,南府內的美女絕對不少,不說傾國傾城,但也是沉魚落雁,如說過美女,他絕對不會在乎。

果然,南星很是鄙夷的看了一眼老頭,沒有說話,但是意思相當的明顯。

「算了,你想來就來,不想來算了。」老頭無奈了,人家只是真皇異象的威勢就可以碾殺好多人,要說提升異象之力完全沒有必要,更何況根據打聽到的消息,這個小子還是血脈擁有者,獸書的天賦更是響徹整個孟國,便是大唐內都有回眸公子的美譽,也就是說自己完全沒有吸引對方的條件。

「嗯!」南星點點頭,然後轉頭便從大殿內走了出去,喚出鯤鵬直接離開了這裡,只留下一臉蛋疼的老頭和偷笑的神山殿主。

「咳咳!大唐異象這一塊的人在古國中院已經很久沒有崛起了,」老頭看著下面的人開口道「不管是獸書,還是異象,或者說武者,在中院內,大唐都是很不錯的存在,一些領域更是巔峰,但是只有異象一直處於最後,這一點要想轉變,那便只能依靠你們,你們的實力強弱將會決定你們在那裡得到的東西,這一點務必要記得清楚。」

眾人點點頭,他們身為天才自然明白老頭的意思,古國中院不會平白無故的提供大堆的資源,想要得到更多的資源,你便要展現出自己應該得到這些資源的姿態,這樣此才會讓中院提供。

「那個傢伙。」劍二十四看著南星離去的方向,眉頭不由一皺,他不傻,自然清楚南星離開的原因,他認為那裡沒有必要去,而且事實上他的實力也絕對是碾壓這一代,這一點他自己本人已經切實的感覺到了。

「早知道就先不答應了,禁忌之地。」劍二十四暗暗思索。

(求支持啊!兄弟們留個言都行啊!給點動力好不好。)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隨著異象擂台的最強之爭落幕,其他的擂台的最強之爭開始出現,當然最受矚目的自然是獸書擂台,畢竟獸書還是這個大陸的最主流的戰鬥方式,即便是如今出現了異象之力那也只是一部分人,而獸書則是遍及整個大陸,想想南星當初的那個小家族內都有著獸書就可以說明一切。

只是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最後獸書擂台上的最強之爭竟然是大唐的長孫觀音和秦風雲之間的爭鬥,一個全身都被冰雪覆蓋,整個擂台都被無數的冰雪覆蓋,而另一個則是召喚出了強大的火麒麟,兩種極致相反的力量在擂台上互相衝擊,最後勝利的是長孫觀音,放佛是連接了這片天地一般,這冰雪無窮無盡,最終秦風雲無法堅持下去認輸了。

但是哪怕是這樣也讓無數人愕然,要知道那異象擂台上的最強便是孟國的南星,而這獸書擂台上的第二名也來自孟國,這不得不讓無數人震驚,這個看起來一般的國家,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強的人才。

而其他擂台也在慢慢的落幕,血脈擂台,詩文擂台,各種各樣奇怪的擂台都在這樣的落幕,一個個所謂的最強都在出現,但是所有人的目光還是放在了異象擂台與獸書擂台的兩個最強者,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來這兩人的力量遠遠超脫其他的最強。

果然,接下來的最終之戰在沒有任何限制之後,決出來的人依舊是他們二人,那些其他的最強即使有著不錯的實力可還是被他們兩人打敗。

「這兩人到底誰會勝?」有人忍不住去猜測,這兩人表現出來的實力太強了,哪怕是秦風雲和劍二十四都表示不是對手,相差太大,兩人就是真正的天之驕子。

「說起來長孫觀音可是四大家族隱藏的天才,如今一出手果然不凡,而且不管是她自己還是家族所賜予的,都讓人認為她才會是真正的贏家。」有人分析,說的很有道理,「但是,那個南星同樣不差,三種異象之力融合,這在咋們大唐都是唯一的一份,還有那個傳說中的真皇異象,當真是讓人心懼。」

「真想立馬就看到他們之間的戰鬥,看一看到底誰才是這一次東勝大會的最強。」這是大多數人的心聲,到了這個時候了,他們都已經等不及了。

長孫觀音,長安四大家族長孫家的天之驕子,而且還是一直隱藏起來的天才,在東勝大會開始后才算是真正的出現在眾人面前,但是當看到的時候他們便知道這不是個簡單的人,這個剛剛十八歲的女人只是站在那裡就好像是一尊冰神一般,在她身邊似乎隨時都會被冰結一樣。

長孫家。

「怎麼樣?有把握嗎?」長孫家的家主長孫無兮問道,他知道自己的女兒可是一場都沒有落下,將那個生死狀魔王的比賽全部都看了。

「難,很難,非常難。」長孫觀音沉默了片刻終於開口,正因為她全部都看了,所以她才清楚的知道南星的實力如何,想要勝利太難了。

「有這麼難嗎?」長孫無兮神色也是微微一變,他知道自己女兒不會看高自己,同樣也不會看低自己,所以他才會有這麼大的變化,「明日戰鬥的時候帶上那本獸書吧!那將會是你最後的底牌。」

「南星並沒有動用全部實力,」長孫觀音突然開口,目光看戲那個長孫無兮,「就算是異象,我也感覺的出來,他還有隱藏,而獸書他雖然只是有幾場比賽,但是召喚出來的獸靈威力可不簡單,我想拼盡全力的去打一次,就算是輸。」

「……」長孫無兮沉默了片刻,突然笑了起來,很是慈祥,「這就是你和你的兄弟姐妹們的不同,為了結果他們可以不擇手段,而你不同,所以你在修鍊一途要比他們走的更遠,也一定會走的更遠,無所謂了,就算是第二名也足以說明我長孫家的威勢了。」

「多謝父親,」長孫觀音臉色欣喜,長孫無兮無奈的笑了笑,自家女兒似乎真的好久沒有笑過了,看來杜家那個小子上次說的事情也不是沒有道理,身為四大家族,似乎他們對於家族子嗣太過於放縱了,也太過於嚴謹了。

南府

「這次大會完畢之後你要怎麼做?」南府眾人都在一起,白玉毒娘子他們也在,這話是玉秋問出來的,雖然玉秋實力不是很高,但是卻是毫無疑問的南府第一女主人,這是南星默認的,便是月純兒都不會反對。

「先去道門把該學的都學一學,我也想知道這八字天賦到底有什麼用。」南星笑了起來,然後才開口道「之後就去其他地方遊歷,算是增長見識。」

「那我,我們呢?」玉秋神色幽怨起來,遊歷,誰知道會多久,她可以等十年,二十年,有南星提供的寶葯,便是等五十年她們的容貌都不會變,但是更久呢?

「……」南星沉默,這一點是他一直躲避的,但是卻是要真實面對的,府內女人,除了毒娘子之外,龍夢和慕容雪對他自然是老師的尊敬,但是其他人呢?他心中清楚,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必須給她們一個交代,不管是什麼交代。

「放心吧!」南星突然間笑了起來,自己何必擔心那麼多,自己可是陽王府君,就算是這天地的大能都老死了,自己和自己的女人又怎麼會老死,「我會娶你,真正的讓你成為南府的女主人,我走的時候會刻畫傳送陣法,有時間我就會回來,這裡是我的家,我又怎麼會棄家而去。」

「女主人,小姐。」嬋兒掩著嘴巴,眼睛之中滿含著淚水,這是她和玉秋一開始最早追求的,現在終於要實現了嗎?

「還有嬋兒,軻兒,」南星心放開了,自然不會有以前那麼多的想法,以前他認為自己會耽誤了她們,現在發現若是自己再沒有行動才是真的耽誤了她們,最好的時間。

「那我呢?」媚娘很不服氣的開口,地表鑽出來的龍女花都似乎在贊同般的搖著花。

「你,你是誰啊?」南星一臉好奇的開口。

「你個混蛋。」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今日便是真正的最強大戰,無數人都湊到了一塊,想要知道這一男一女到底誰才能成為真正的最強。

「大唐長孫觀音。」冷若冰霜的女人看著南星,目光中充斥著戰意,只有這個男人才能讓自己感覺到壓力,真正的壓力,那個劍二十四帶給自己的也僅僅只是認真而已,但是這男人卻是十足的壓力,那龐大的氣勢讓人畏懼。

「孟國南星,」南星依舊如此,陽王府君的威嚴無形之中便讓人有低頭的想法。

兩人說完話便拉開了距離,尤其是長孫觀音,近戰並不適合她,手掌一翻,便有一本獸書出現,隨即便化作一條冰龍盤旋而來。

「骨盾,」南星手指划拉,下一刻點出,一面巨大的白色盾牌出現,上面有著猙獰的骷髏浮雕,這盾牌也不是密不透分的,而是如同骨架一般,由數根骨頭組合而成,在這陽光下泛著金黃色的光澤。

轟!

冰龍強烈的衝擊力在衝擊到這骨盾后停了下來,化作無數堅硬的冰刺,想要穿過這骨盾,然後這一面看起來薄弱的骨盾卻出奇的堅硬,便是這冰刺如何的衝擊都無法撼動一分。

「那是什麼?亡靈聖宮的招數嗎?」有人看著這骨盾忍不住開口。

「應該是得到了傳承才對,」也有人看出這雖然和亡靈聖宮很相似的技能,但是還是有著差別,很有可能是一些相似的傳承。

「果然,這個傢伙沒有暴露的東西還有太多,」長孫觀音暗自思索,只是手中的攻擊不停,另外一本獸書出現,輕輕一揮便將這擂台結成冰塊,那些骨刺的威力更大,而且這些冰還在擴散,大多數直接越過骨盾向著南星而來。

「純粹的獸書也有這樣的技能搭配嗎?」南星開口,身上的力量波動變得大起來,以他為中心的五米外出現一圈白色的骨頭,隨著南星力量波動,這骨頭瞬間高高漲起,將南星包裹取來,若不是這骨頭之間都有著大大的縫隙,估計都看不到南星。

呼!

骨頭上面出現一層火焰,幽冥一般的綠色火焰燃燒著這些骨頭,但是並沒有將骨頭焚化,反而看起來像是這些骨頭上長出來來的火焰。

熾!

冰層快速滾了過來,然而在接觸到這些骨頭與火焰之後被迫停了下來,將整座擂台凍結的冰都無法將這骨頭凍結,那些火焰防禦住了冰。

「去!」南星猛然開口,頭頂上方的骨頭消失,一頭巨大的火鳳展翅翱翔,張著翅膀,繞燒著熊熊的火焰沖向了長孫觀音。

「異象火鳳,」有人大叫。

長孫觀音微微咬牙,心中知道這是異象之力的應用,這擂台上是什麼力量都可以使用,自己最擅長的便是獸書的掌握,面對著一個掌握了獸書,異象,血脈,還有各種奇怪能力的南星來說,她很吃虧,但是這並不是她失敗的理由,這個南星比她的年齡還要小,同樣的時間內,他們掌握各種能力的時間是一樣的,那樣她失敗了便是她自己的弱小。

「凍結吧!冰神。」長孫觀音大叫,手中一本金燦燦的獸書猛地揚起,這是一本無限接近於靈級的獸書,屬於聖級與靈級之間,超脫了聖級,卻低於靈級。

轟!

巨大的冰神出現,無數的冰蓮出現,將火鳳冰潔在天空,雖然火鳳的火焰在努力的燃燒,但是卻無法掙脫這冰神的凍結,這些冰仿似沒有窮盡,無窮無盡令人心驚。

看台下方的人一個個看的如痴如醉,這才是比賽,這才是應該有的戰鬥,他們很多看不清這中間的門道,但是並不妨礙他們看著這華麗的戰鬥,無數的冰塊籠罩下,長孫觀音就像是一尊冰女神一般,放佛天下所有的冰都在她的掌握之中。而他的對手同樣令人羨慕,巨大的火鳳,神奇的骨盾,還有著幽暗的火焰,看起來沒有這冰塊那麼華麗,但是卻也充滿了神秘,令人忍不住就想要多看幾眼。

此刻擂台的情況卻是讓那些真正有實力的人直皺眉頭,天空的火鳳被凍結在天空,下面是無盡的冰塊,若不是那些骨頭,可能已經將南星冰凍,看起來好像是長孫觀音更佔優勢,但是他們卻能看的清楚,真正佔優勢的是南星。

「果然不簡單,觀音已經拿出了偽靈級獸書,而那小子的異象才僅僅只用出了一種,」看台上的長孫無兮皺著眉頭,他早就看出了不對,這個小子的實力太不簡單了,他現在才算是知道自家女人的意思,僅僅只是想盡全力戰鬥一場,勝負似乎已經不重要了。

「異象火鳳還是差了一些嗎?」南星突兀的笑了起來,嘴角勾起一絲邪義,從懷中拿出一本獸書,上面有著火紅的光芒,就像是火焰一般,「那麼固定實力的靈級獸書呢?」

「什麼?」長孫觀音眉頭微微一緊,似乎是想到了什麼。

鳴!

一聲鳴叫響起,所有人看到南星那裡爆發出一團火焰,原本的獸書黯淡了下來,但是那裡卻再次出現了一頭火鳳,和之前的火鳳放佛一般,但是身上燃燒的火焰似乎更加的旺盛,更加的洶湧澎湃。

「靈級獸書,」一些人不可思議的叫了出來,同時看向了那裡第一頭被冰潔的火鳳,兩兩相比,他們便得出了驚人的真相,這火鳳異象便是這卷獸書引發出來的異象,而這異象來自這小子,那麼這獸書同樣出自這小子的手。

「妖孽,」有人喃喃的看著南星,目光中滿滿的都是不可思議以及不敢相信。

「燃燒吧!火鳳。」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偽靈級和靈級的差距並不是很大,但是就算是這樣,兩者之間還是有一個偽字,這是這兩個層次不可磨滅的差距,即便是威力相同,但是持久還是有一點不一樣,總之偽靈級和靈級相比,還是會弱一些。

哧哧!

冰層開始融化,直接成了霧氣飄在天空,新出來的火鳳勢頭威猛,和異象火鳳完全不一樣,這些冰層一開始還能夠和它僵持,但是很快的,這獸書火鳳的火焰竟然在慢慢的壓制過去,而且那頭被凍結的異象火鳳也終於被放出來,兩頭火鳳同時燃燒著猛烈的火焰向那冰神壓了過去。

「這就要動用底牌了嗎?」長孫觀音滿臉的不甘心。不光是他,下方劍二十四等人也是愕然無比,在異象擂台上他們還能讓南星使用三種異象融合,使用真皇異象,但是當這種沒有任何壓制的比賽時,他們發現根本沒有這個可能,這種鋪天蓋地般的攻擊太過於可怕了,完全讓人無法防禦。

「這才是真正的戰鬥嗎?」劍二十四喃喃,他突然有些後悔自己就這麼同意了去往古國中院,他現在更想跟著這個少年去往所謂的禁忌之地,那裡的歷練或許比遠古的劍法更加的好,只是他不是一個失信於人的人。

「戰慄吧!冰原。」長孫觀音縱然再不甘心,但是現在還是要用自己的底牌,她有著自己的驕傲,她絕不允許自己就這樣敗,就算是她只會使用獸書,只會使用這冰的力量,她也要高傲的綻放自己的冰玫瑰。

轟!

這一次的攻擊簡單明了,沒有絲毫的拖拉,只是瞬間便出現了一道可怕的冰刺,有百米之長,直接洞穿了兩頭火鳳,將這火鳳冰凍,而這巨大的冰刺更是直接轟破了白骨,將南星所在的地方轟成了碎片。

「又是靈級獸書,」有人驚呼,這場比賽已經超出了他們的預想。

「那個南星不會死了吧!」也有人小聲道,這冰刺出現的太意外了,就這樣突然的出現並且將一切洞穿,即便是他們都可能沒有辦法防禦。

「難道就這麼完了?」長孫觀音皺著眉頭,她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冰刺確實將南星打到了,冰刺的速度很快,或者說出現到停止就只有一秒的時間而已。

啪啪!

刺耳的聲音在安靜的擂台上驟然響起,很是不好聽,隨之而來的是一條條裂縫,開始慢慢的遍布整個冰刺,百米大的冰刺從頭到尾出現了裂痕,仿似一個碰撞就可以讓它完全粉碎一樣。

轟!

冰刺真的粉碎了,一個矯健的身影從其中跳了出來,眾人看的清楚,那正是南星,此時南星的上衣都已經破碎了,只有下身的袍子遮住,上身顯露了出來,一塊塊堅實的肌肉出現,那不是很壯實的肌肉看起來卻充滿了力量,流線型的樣子讓好多人羨慕,也讓好多女人花痴。

「很不錯的力量,」南星開口,他的胸膛處有一塊印記,那裡出現了裂痕,有著絲絲的血跡,剛才這冰刺出現的太快,讓人防不勝防,若不是關鍵時候南星將自己的血脈動用出來,可能真的要被貫穿,可是即便是這樣,胸膛依舊破裂了一塊,雖然對整個身體來說並沒有大礙。

「這是血脈?」長孫觀音開口,那肉體上流動的力量和傳聞中的血脈極為相似,或者說就是一樣的,而且這個傢伙也曾經出現在血脈擂台上戰鬥。

「好強大的血脈,竟然可以直接將肉體強化到這種程度,」也有人開口,對於南星的血脈很是羨慕,但是卻沒有辦法,每個家族的血脈都不一樣,如果流的不是一樣的血,根本不可能覺醒出一樣的血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