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離開那個鬼地方了?」

「嗯,殿靈你終於醒了,我之前還以為你出什麼意外了呢!」唐玉好奇的問道。

「哼哼,貿然進入異度世界,你膽子也是大!要是我被發現了,可能就要被留下,甚至會把煉神殿從你的身體裡面剝離出來!」

「有這麼誇張?」唐玉對於殿靈的說法有些存疑。

「你太小看煉神殿了!如果你這樣的實力被發現身懷煉神殿。那就像一個手無寸鐵的大美女,身上就穿著一兩件衣服,衝到了土匪窩一樣。勢必被吃的連骨頭都不剩了!」

殿靈的話很是認真,唐玉也知道殿靈並不喜歡開玩笑,慎重點頭道:「以後我會小心的。」

「對了,你手邊那把刀有點意思,弄進來我看看!」

「這把?」唐玉用手拍了拍麗娜那柄血紅長刀問道。

在得到了殿靈的回應之後。

唐玉一伸手,將那柄長刀從地里抽出,在空中簡單的揮了揮,隨後將它送進了煉神殿之中。

這一送,厲娜緊張的厲害,她生怕損失掉這把武器。

而遠處圍觀的人群中,吳曉和若晴等青鸞殿的人也來了。

遠遠的觀望著唐玉,每個人心裡都有不同的想法。

尤其是若晴,看著這個男人,心裡更是有種莫名的悸動。

「若晴啊若晴,你在亂想些什麼,他接連打傷紫霞宮的弟子,又是從毒心煉獄里出來的人。不管如何一定會被紫霞宮制裁的,你別犯蠢啊!」

若晴心裡勸說著自己,可她塵封已久的心,似乎在被唐玉激活了。 紫霞宮的人,對於男人普遍抱著一種嗤之以鼻的態度。

認為全天下的男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不論是在男人身上受過傷的婦人,還是那些沒有經歷過男人的小姑娘。

可比起那些婦人來說,小姑娘的想法顯然是更容易改變的。尤其是唐玉的模樣,還算是比較吸引人。

就在整個場面陷入僵局的時候。

在紅袖殿弟子中間,突然有人大喊了一聲師父。

這一聲師父,將紅袖殿的弟子的目光吸引了過去,當人們看到一個妖冶無比的女人從紅袖殿深處走來的時候。

一眾弟子臉上的那種擔心和恐懼,都消失不見了。

無疑,在她們眼中,她們的師父,也就是紅袖殿的殿主是極為厲害的,起碼要比唐玉厲害的多!

她們顯然沒有考慮到一件事情,就是能夠那麼輕易就擊潰厲娜的人,真的要比她們的師父弱嗎?

「師父!」

「師父!」

隨著那個女人的走近,紅袖殿響起了一陣陣激動的叫喊。

「厲娜,你也敗了?」

紅袖殿主的聲音,傲氣十足。

「弟子學藝不精,確實是敗了。」厲娜羞愧的低下頭,聲音也沒有了之前的霸道和凌厲。

「哦?那就有趣了!」

「師父,那個人有古怪,實力比看起來的要高出不少……」麗娜吞吞吐吐的說著。

「比看起來高出不少?那就是你眼拙,沒看出啥來!」

紅袖殿主丟下一句讓厲娜更為羞愧的話后,朝著唐玉走了過去。

「你就是打傷我門下弟子的人?」

「不錯!」唐玉朗聲答應道,聲音中沒有一絲畏懼。雖然孤身一人,可底氣十足。

「有點意思,帶著這麼兩個女人,就敢來找我紅袖殿的麻煩,膽氣可嘉啊!」

「為了我的女人,即便是難如登天的事情,也要試試看!」

「好!若是早個二十年,只怕我也要被你這樣重情重義的少年俊傑給迷住。那你叫什麼?」紅袖殿主問道。

「在下唐玉!」

「我叫香兒,是紅袖殿的殿主。很高興認識唐公子啊!」香兒徐徐說來,似乎沒有要動手的意思。

唐玉看著眼前這個媚氣十足的女人,心裡很是警惕。

「按理說,我打傷了她的弟子,她應該立馬動手啊……可選擇這樣聊天是什麼意思?」

唐玉有些摸不清香兒的想法和套路。

侯輕語看著香兒,也是疑惑重重。「傳言之中,紅袖殿主霸道而強悍,可如今看來,妖媚十足,沒有半點霸道的樣子,奇怪……」

「不知道,香兒有沒有這個福氣,能請唐公子喝一杯酒水呢?」香兒臉上笑意盎然,完全沒有要動手的意思。

唐玉皺起眉,並沒有回答香兒的話。

香兒脈脈含情的看了幾眼唐玉,微蹙道:「看來唐公子並沒有打算給香兒這個面子了,香兒好傷心啊!」

「既然不能夠坐下來談,我是紅袖殿主,自然不能看和門下弟子受人欺凌。」

「那麼,唐公子,我要動手了,小心些!」

香兒動手之前,居然出言提醒唐玉要小心,這等古怪的事情,唐玉真的還沒有見過。

「喝!」

香兒一聲嬌喝,朝著唐玉沖了過來。

速度不快,對於唐玉這個實力來說,甚至可以說很慢了。

身上也沒有附加什麼靈氣,就好像是普通女子含羞帶怒的一擊,不像是打仇敵,反而像是打自己的歡喜冤家一般。

粉拳眼看就要打到唐玉身上,唐玉不知道香兒葫蘆里賣的什麼葯,謹慎的躲開,並沒有貿然還擊。

可香兒自己卻像是被自己絆了一步似得,雙腿一纏,整個人失去了重心,朝著唐玉的方向跌倒。

照理說,對手的跌倒對於唐玉是一件好事,可香兒一沒有速度,二沒有靈氣。

唐玉還真的沒法全力以赴,尤其是面對這樣一個嬌滴滴的女人。

「啊!」

香兒一聲驚叫,整個人就要倒在唐玉的懷裡。

說時遲那時快,唐玉一把扶住了香兒。

二人此時的動作,完全不像是兩個高手較量,倒像是兩個普通人。

在唐玉的攙扶下,香兒堪堪站穩。

「謝謝唐公子,唐公子真是生了一副菩薩心腸,明明知道香兒要對唐公子不利,可卻依舊這般。」香兒媚眼如絲的看著唐玉,聲音之中的溫柔盡現。

「小事而已……」

「唐公子太客氣了,若是公子不嫌棄,香兒請你到我閨房之中,飲一杯奴家自釀的美酒,好不好嘛!」

香兒說這話,已經是媚態十足,再配合上那種成熟的風情和嫵媚的妝容。

香兒自問,天下不動心的男人太少。

旋即,唐玉感覺到了一陣迷糊,那個瞬間,整個世界彷彿都變得虛幻了,而眼前只有香兒一人顯得非常真實。

「唐公子……」

香兒的聲音彷彿在一個瞬間,佔據了唐玉的整個思維。

此時唐玉的世界里,似乎只存在香兒一個人的聲音,眼前只存在於香兒一個人的樣子。

「媚骨天香!」

溺愛之寵妻成癮 香兒突然想變了一個人似得。

雙眼之中的溫柔,全都變成了凌厲。

之前香兒的媚態,居然也是一種武技!一種以妖媚的外表,和強大的精神來攻擊人神志的一種武技。

而唐玉則依舊處於那種迷糊的狀體之下,已然被控制了一般。

「哼,毛都沒長齊的小子。」

「還敢跟我玩,找死!」

香兒眼神之中閃過一絲凶光,瞬間一把匕首就出現在了手上。

下一個瞬間,已經扎在了唐玉的胸口之上。

出手的瞬間,那種得手了的快意,已經寫滿了香兒的臉頰。

可當匕首尖觸到唐玉身上的時候,那種快意凝固了。

匕首被唐玉抓住,動彈不得分毫。

香兒看向唐玉的眼睛,發現唐玉的眼中,哪裡有半點被迷惑的樣子,有的只是嘲弄的笑。

「雕蟲小技而已,你這種樣子,我還真的看不上!」

「我的女人,哪個不比你強?」唐玉朝著侯輕語和侯輕嵐處示意了一下。

香兒目光移動了過去,看著一個冷艷,另一個熱烈。身材模樣都比香兒要強,尤其是那股氣質,更是貴出不少。

一時間,香兒心裡憤恨不平。恨不得當場將唐玉這個臭小子做掉,以泄心頭之恨。 「你想要通過美色來擊敗我,還差的太遠了!」

唐玉輕鬆的搖搖頭,意思是香兒剛剛的一切,早都被他識破,而且是那麼的容易。

女設計師的江湖 實際上,當時香兒一開始朝唐玉走過來的時候,唐玉的靈魂就感覺到了那股衝擊。

若是之前,唐玉還沒有修鍊過陰陽淬混大法,估計現在已經成了香兒石榴裙下的敗將。

而現在,那種程度的魅惑之術,對於唐玉來說,簡直就如同一隻蚊子,除了聒噪,沒有其餘任何的影響。

「你是如何看出來的!」

香兒很是好奇,這種魅惑之術,是直接攻擊人精神靈魂的,一般來說,少年人的修為淺。精神也就弱,很容易中招才對!

「因為,你長的太丑了!我根本看不上眼,你一個媚眼拋過來,我只想吐!所以,收起那般騷賤模樣吧,大嬸!」

唐玉嘴下一點也不留情,因為,既然要鬧事,就要鬧的足夠大!

唐玉激烈的嘲諷,徹徹底底的激怒了這個女人。

香兒本來已經在紫霞宮裡三四十年了。而且她不是少年進入的紫霞宮。是已經有些修為之後才進來的!

所以,她早已經不年輕,最忌諱的就是別人說她老。

我成了一條錦鯉 可唐玉,卻直接說她丑,而且叫她大嬸!是可忍孰不可忍!

「哼,一個力氣大一點的武師而已。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是真正的力量!」香兒臉上閃過一道寒氣,先前的溫柔和柔媚消失的一乾二淨。

說話間一道青色靈氣覆蓋了她的手上。

「讓你明白,跨越境界的挑戰,是多麼的不自量力!」

話音剛剛落地,香兒就動了,身形快若一道閃電。

下一瞬間,就已經突襲到了唐玉的身邊。

唐玉都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噗。」

右側肋下,唐玉被香兒擊中。

幾乎同時,左邊大腿也受到了靈氣的侵襲。

「這就是武官境界的實力嗎?」

唐玉心裏面想著,早在之前,唐玉就已經將來自於炫的那股力量,完完全全把身體都覆蓋了一遍。確保不會受傷,確保自己安然無恙。

一轉眼,香兒又是七八道靈氣,通通打在了唐玉身上。

「連中我十掌,居然還能夠站著,你著實不錯!」香兒露出了勝利者的嘲諷和喜悅。

對於敗者的淡淡關切,更能夠凸顯勝利者的身份。

「別死撐了,若是過來給我舔舔鞋,我就法外開恩,留你全屍!」香兒剛剛在攻擊的時候,連一點點唐玉的靈氣都沒有感覺出來。

在香兒的認識中,唐玉剛剛連抵抗的動作都沒有,那靈氣侵入唐玉身體之後,唐玉已經沒有了活頭。

可唐玉卻笑著搖搖頭。

「你這個老女人,為什麼總是認不清自己的現實,老喜歡亂幻想呢?」

「實話告訴你,就以你這水平,還不如你剛剛的徒弟呢?」

唐玉整個人都沒有動,香兒剛剛那一套連招,像是通通打在了空氣上。

聽到唐玉這麼狂妄的話,香兒臉上笑意更濃,似乎在她看來,唐玉馬上就要倒地不起。

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應該倒地的唐玉,卻依舊是生龍活虎的站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