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東第一人民醫院,已經是全國最好的腫瘤醫院了。

我的主治醫生都告訴我,沒有任何希望了。

讓我該吃吃,該喝喝,有什麼沒完成的心愿都完成。」

說著,蘇菲大滴大滴的淚水又掉下來了。

她握住鹿一凡的手,哭著道:「我……我已經看過我父母了。

現在唯一的心愿,就是想再自己最後的日子裡,再看一眼自己喜歡的男孩子。

宮女謀 對不起……我把你騙來這裡,卻讓你看到了如此不堪又難看的自己。

我……我真的不想讓你知道我這樣子的……

可我……可我控制不住自己……就是想在死之前看看你……」

蘇菲終於精神崩潰了。

再也強顏歡笑不出來,撲在鹿一凡的懷裡嚎啕大哭。

「凡爺……不,請讓我叫你一凡吧!

一凡,直到死我才明白,每天能把自己裝扮的美美的。

去和你這樣帥氣的小哥哥約會,是多麼奢侈又美好的一件事。

謝謝你……咳咳……」

蘇菲的身體狀況本來就不好,情緒一激動,呼吸突然變得困難起來。

於此同時,周圍的儀器也發出了警報。

醫生很快就沖了進來。

「完了,這小姑娘來來回回已經被搶救了五次了。估計這次是撐不過去了。」

「可不嘛!你看小姑娘這化療搞的,別說頭髮了,眉毛都掉光光了。來之前,小姑娘可水靈了!」

「哎,要我病成這個樣子,還化療幹嘛?有那錢,就直接花了吃喝玩樂了。反正受那麼多罪,最後也是活不了。」

「就是啊,化療多難受啊!吃什麼吐什麼,身上的肉也沒了,頭髮掉光了。」

「真是病來如山倒啊!小姑娘一個月前還好好的,這一下子就不行了。」

「哎……珍惜身邊的人吧……」

……

過道里,知道蘇菲的病人和病人家屬們紛紛搖頭感嘆道。

骨癌是絕症,這是毋庸置疑的。

在他們看來,蘇菲今天已經是死人一個了。

重症監護室內。

一群醫生護士經過了幾分鐘的搶救后,都紛紛退了出去,只留下一位主治醫師。

「劉主任,菲菲的情況如何了?」蘇菲母親心如刀絞,迫不及待的問道。

「哎……大姐,我們真的已經儘力了。

菲菲這身體太弱了,化療反而讓她的免疫力下降的更厲害了。

現在她全身都是各種疾病,已經是免疫系統崩潰的表現了。

從儀器上的數據來看……

她可能只剩下兩個小時的生命了……」

劉主任摘下口罩,無奈的搖搖頭:「您還是聯繫一下家人,給菲菲準備後事吧。」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

蘇菲母親一副如遭雷劈的樣子,差點癱軟的倒在地上。

「閨女啊……我對不起你啊……」

蘇菲父親一直表現的很沉穩,但是聽到這個消息,終於也是頂不住了。

一臉老淚縱橫,撲倒在病床邊,抱著蘇菲的手臂,嚎啕大哭了起來。

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哀,莫過於此。

「爸……媽……咳咳……別哭了……生老病死,人之常情……

閨女下輩子,也要……咳咳……做你們的貼心小棉襖……」

蘇菲神色釋然,還反過來安慰自己的父母。

「哎……多好的孩子啊!

可惜已經病入膏肓,神仙來了也救不了了……」

劉主任嘆了口氣,一臉惋惜的表情。

但是內心,也沒太大的波動。

這種劇情,每天都在重症監護室上演著。

如果他的情緒因為這個而引起波動,還怎麼當醫生,給人看病?

「叔叔阿姨,你們不用悲傷。

有我在,便是閻王爺已經將菲菲拽走了。

我也有辦法讓她生龍活虎的回來!」

鹿一凡上前拍了拍蘇菲母親的肩膀,柔聲的安慰道。

然而這句話一出,劉坤的臉上便露出了極為不爽的神色。

(ps:各位好好玩……東鍋鍋明天要去回龍觀精神病院複診焦慮症……)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這話什麼意思?

我堂堂骨癌專家,第一人民醫院的主治醫生都說人家活不了了。

你卻在這說,能治活?

還能給治的生龍活虎的?

這是打誰臉呢?

太不把我們專家的話當回事了吧?

「呵呵,這位同學,你的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儀器的數據告訴我,她確實是沒的治了。

還是早點準備後事,節哀順變吧。」

劉坤儘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緒,柔聲道。

「那是你治不了而已,不代表我治不了。」鹿一凡淡淡道。

「你!」

鹿一凡一句話,重症監護室直接炸開了窩。

剛剛為了搶救,又陸續進來了不少腫瘤方面的專家。

而鹿一凡卻在這大放厥詞,當著這麼多專家的面,打劉坤的臉。

這讓所有專家都臉色拉的老長老長的。

「孩子……你這話說的什麼意思?」蘇菲母親問道。

「阿姨,只要您相信我,讓我治療。

我保證一個小時內,讓菲菲痊癒。

健康的活到一百歲都沒問題!」鹿一凡道。

「什麼?這怎麼可能……」

此言一出,眾人又是一片嘩然。

一個說蘇菲死定了,無藥可救。

一個說一個小時就能治好。

這兩者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巨大了!

大的令人難以置信!

蘇菲母親都不知道該怎麼去接話了。

因為這話怎麼聽……

都像是在說笑話啊!

蘇菲父親都嘆了口氣道:「孩子,你的心情我能理解……

但是你還是別在這搗亂了。」

就連蘇菲自己都苦笑著,虛弱的搖了搖頭道:「一凡……

你不要這樣子……

你這個樣子,我心裡更難受……咳咳……」

「菲菲,你放心,今天我說什麼也要把你治好,讓你出院!」

鹿一凡臉色平靜,語氣當然,卻又散發著一股成竹在胸的霸氣。

「臭小子,你知道你在說什麼話嗎?」

「劉主任可是國內頂級的腫瘤專家!

他的醫學成果,在世界上都赫赫有名!

連米國那邊的腫瘤醫院都常常邀請他過去講課!

劉主任都束手無策,你這小子卻說讓蘇菲一個小時痊癒?」

「胡鬧也不是這麼個胡鬧法的啊!」

「你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這裡是治病救人的地方!不是你吹牛逼,瞎胡鬧的地方!」

一眾專家、醫護人員紛紛呵斥起了鹿一凡。

「就這樣也敢叫專家?

治不好人,還不讓別人治,就讓家屬看著人家等死?」鹿一凡冷冷道。

「你!

好,你想治療也可以啊!

你有執業醫生資格證嗎?

拿出來給我看看!有的話我就讓你治!」

劉坤怒道。

好么,人都快死了,就算自己是個庸醫,你總該讓嘗試一下吧?

為了自己的名聲,居然讓患者等死!

鹿一凡也是怒了。

「一群庸醫!

不管病人的死活,居然在這兒跟我爭執起來!

你們治不了,為什麼不讓我治療?」

劉坤冷笑道:「行啊,那你倒是說說,你想怎麼治療?」

「只需要幾根銀針,在菲菲的身上幾個穴道上扎幾下。

保證讓她立刻出院!

之後我再開幾味葯,輔助治療一下,就能保證病情永不複發!」鹿一凡自信十足。

「滑稽!滑天下之大稽!

中醫來治腫瘤?

你這是謀財害命你知道嗎?」

劉坤聞言不禁冷笑著嘲諷道:

「中醫調理個身體什麼的還行。

你跟我提治療大病用中醫?

我就這麼跟你說吧!

我認識的,知道的大官,就是華夏頂級大的那種,人家從來沒說生病了去看中醫的。

近幾年來,中醫引發的醫療事故更是數不勝數!

你望聞問切,能比我們西醫的儀器檢測出的數據靠譜?

你知不知道中藥有多少是重金屬超標的?

菲菲人都要死了,你還要用中醫給她治療,這不是火上澆油嗎?」

「說得對啊!」

「按我說,中醫就該廢除了!人家歐美那邊對中醫專門研究過,很多藥方的副作用遠比西醫大,見效還慢。」

「對啊,中醫全靠老祖宗流傳下來的方子。但是你知道那些方子有多少已經不符合現代人的體質了嗎?」

「中醫藥在歐美這些國家,都被認為是巫術,沒有任何科學依據的東西。」

「只有西醫才是真正的科學!」

一眾專家馬上幫腔道。

「是,現代的中醫確實已經衰落了。

現在的中藥,也確實因為水土問題,靈氣盡失。

但是中醫傳承幾千年,是我華夏的瑰寶!

豈是你們說不行就不行的?

我鹿一凡,今天就要讓你們見識見識,什麼是真正的中醫!

讓你們知道一下,你們這大半輩子,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鹿一凡今天的動了真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