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學生居然真的是劉菲菲請來的客人!

而且看她貼在鹿一凡身上那親昵的樣子,應該和鹿一凡說的一樣,是劉菲菲親自邀請他的!

這些保安簡直要哭了!

你特么有那麼尊貴的身份,幹嘛非要打扮成個學生來玩我們啊!

裝逼也不帶你這麼裝的啊!

而保安隊長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混蛋啊,簡直是混蛋!

你認識劉菲菲幹嘛不早點打電話讓她下來接你!

這下好了,你特么牛逼了,老子可被你坑慘了!

「他們沒把你怎麼樣吧?」劉菲菲十分抱歉的問道。

「沒事,就是你請的私人保鏢不小心被我給弄殘了。」鹿一凡不太好意思的說道。

「什麼?張國棟被你打殘了?!」劉菲菲的小嘴微張,彷彿在聽笑話一般。

張國棟的實力她可是親眼見識過的。

普通部隊的軍人,他一個能打二十幾個!

而且是吊打!

現在鹿一凡卻把張國棟給打殘了,而且看他這風輕雲淡的樣子,像是一點傷害都沒受。

這實在是太聳人聽聞了!

「你……你沒事就行。咱們進去吧。」劉菲菲吞了口口水,拉著鹿一凡一起進了皇冠大酒店。

這皇冠大酒店最頂層的旋轉餐廳裝修的十分華麗。

建築除了天花板外,四面八方環繞的牆壁全部是用玻璃做成的。

在吃飯的時候,人們可以盡情欣賞周圍大海和藍天。

而這裡的飯菜更是貴的嚇人。

一道普通的蘿蔔,經過米其林三星廚師的手雕刻過以後,他們就敢賣五萬元!

一場宴會下來,價格更是不會少於一千萬!

這麼奢侈的餐廳,普通人家一輩子也不可能來一回。

來到餐廳內,鹿一凡看到此時已經有數百位賓客到場了。

其中就有他熟悉的古歌、王小凱等知名影視圈大腕。

其他人雖說鹿一凡不認識,但是看穿著,看氣質,便知道,他們非富即貴,絕對沒有一個普通人!

如果換做以前,看到這豪華的陣勢,鹿一凡肯定會嚇得腿軟。

但是今時不同往日。

他連玉皇大帝都見過了,區區凡人,又算的上什麼?

鹿一凡一進門,許多靚女都將目光投向了他。

「看,那小夥子是誰啊?怎麼沒聽說過他?難道是圈裡剛出道的小鮮肉?」

「哇塞,好帥,好有型啊!最要命的是還這麼強壯!是我的菜!」

「麗姐,算了吧,你都潛規則多少小鮮肉了,我聽說上次你拿假丁丁捅人家的腚眼,搞得人家去醫院做手術被狗仔偷拍。你還沒玩夠啊?」

「就是就是,這次怎麼也輪到我去釣凱子了吧?」

一些看上去就是富婆的女人,饑渴的看著鹿一凡那強壯的身軀,眼睛里都冒綠光了。

而那些娛樂圈年輕的美女們也都臉色紅紅的看著鹿一凡,眼睛里儘是花痴的小星星。

但就在這時,有人喊了一聲:「悅海來了!」

「什麼?海少來了!」

「天哪,能在這種地方見到他,我這輩子都值了!」

「我的白馬王子來了?快幫我看看我的妝花了沒?」

一時間,所有的女性就像打了雞血一樣,陷入了狂熱狀態。

只見一個戴著耳環,長得高大帥氣,皮膚白的不像話,氣質很像小受的男人,穿著一身昂貴的h-huntsman定製特級西服走了進來。

吳悅海,江海省吳家第一大少,他的世家可是堪比玉石世家的頂級世家!

鹿一凡不由的看了他一眼,不禁笑了笑。

這傢伙確實挺帥的。

但是身上太缺乏男人味了,像極了那些棒子國的娘炮。

吳悅海的身邊還跟著一個身著軍裝的男人。

那男子身材魁梧,五官稜角分明,跟劉菲菲長相有五六分相似。

「軍哥,菲菲身邊的那男人是誰啊?」

本來吳悅海還挺享受在場女性為他瘋狂的,但是看到鹿一凡之後,吳悅海心中極為不悅。

在場的人都知道,他正在追求劉菲菲,哪怕是對劉菲菲有意思的人,也不敢在他海少的面前表現過來。

而這個小白臉,卻打自己一進門就和劉菲菲親親我我的,完全沒把自己放在眼裡!

這怎麼能讓他不怒!

(本章完)

記住手機版網址:m. 站在吳悅海身邊的軍人,是劉菲菲的親哥哥。

他本人其實一開始並不是很喜歡吳悅海,但是因為自己父母很看好這門親事,也有意撮合,再加上吳悅海在他面前也表現的非常紳士,劉軍這才漸漸看上了吳悅海。

「怎麼了,看見菲菲帶男人來生日宴會不爽了?」劉軍笑著問道。

「當然不爽了,誰看到自己女人和別人在一起親親我我都不會爽吧!」吳悅海有些憋屈的說道。

「悅海啊,我認識你這麼久,你終於說了一句像老爺們的話了!行,今天就沖你這句話,老哥我替你教訓教訓那小子去!」

言罷,劉軍隨意瀟洒的從服務員的托盤中抓起兩瓶高度數的極品茅台酒,大步流星的朝著鹿一凡這邊走來。

剛好,劉菲菲要去門口招待客人,先走了一步。

見只剩鹿一凡一人在了,劉軍冷笑了一聲走了上去。

鹿一凡正在抓著一個大龍蝦一通亂啃時,突然有人在身後拍了拍他的肩膀。

鹿一凡回頭一看,是一名三十來歲,穿著軍裝的男人。

看他肩章上的杠杠和星星,軍銜是一名上校。

這麼年輕就成為了上校,這也讓鹿一凡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哥們,敢跟我喝一杯嗎?」劉軍大咧咧的笑道。

遠處的吳悅海一看就笑壞了。

這劉軍在狼牙特種部隊里可是出了名的能喝!

人送外號「千杯不倒」!

有一次他一個人就喝趴下了十幾位比他酒齡大二十多年的老酒鬼。

也是那一次,他一戰成名,成就了「狼牙酒仙」的美名。

鹿一凡的老爸老媽年輕時都在部隊里當過兵,所以他對軍人有一種莫名的好感。

見來者好爽大方,鹿一凡也沒多想,笑著道:「行啊,老哥,那咱就喝兩杯!」

劉軍一愣,沒想到鹿一凡居然這麼爽快的答應了。

已經很久沒有人這麼爽快的同意陪他喝酒了。

劉軍不禁大笑道:「好,那今天就喝個痛快!你一會兒可別借口逃跑啊!」

「誰逃跑誰是孫子!」鹿一凡霸氣道。

老子可是修仙者,雖沒修到百毒不侵,萬法不破的地步,但區區白酒對於鹿一凡來說那就是白開水!

喝多少都不可能會醉!

「來,咱們喝!」

敦敦敦!

劉軍一大杯白酒跟喝飲料似的,一口乾了!

周圍的人看著都驚呆了。

這麼個喝法,難道不覺得胃裡燒得慌嗎?

要知道他喝的可是度數最高的茅台酒!

鹿一凡端起酒杯抿了抿,感覺不是很好喝。

劉軍這時候就說話了:「兄弟,我都幹了,你這養金魚呢?你瞧不起我是不是?」

「老哥為啥這麼說?」鹿一凡奇道。

「我們軍中的規矩,碰了酒杯就必須干,不幹就是瞧不起對方!兄弟你就喝這麼點,可不是瞧不起我嗎?」劉軍不快的說道。

鹿一凡笑了笑說:「行,老哥,今兒遇見你是緣分,我就捨命陪君子了!」

言罷,鹿一凡一仰頭,敦敦敦,全部幹了!

劉軍一見,頓時也是震驚不已。

尼瑪,這小子看起來也就不到二十歲吧?

這麼高度數的酒,居然能一口乾,而且還泰然自若,這也太牛逼了吧!

他當年都沒這麼好的酒量!

「好酒量!來,繼續!」

說完,劉軍扔掉了小酒杯,拿來了兩個直筒形的水杯,拿起那兩瓶茅台,雙手齊下,在兩個杯子里同時咣咣咣的倒滿了白酒!

這一杯白酒,足足有半斤還多!

「哥們,是男人就給老子全乾了!」

言罷,劉軍一舉杯半斤高度數白酒全部幹了,中間還不帶換氣的。

周圍的人群皆是一陣驚呼!

狼牙酒仙名不虛傳啊!

遠處的吳悅海快笑岔氣了。

這個小白臉也太傻嗶了!

難道他不知道劉軍是出了名的酒鬼嗎?

居然敢跟這傢伙喝,這簡直就是自投羅網啊!

鹿一凡笑了笑,也不玩虛的,二話不說,咣咣咣將白酒倒進了喉嚨。

喝完之後,還淡然的說道:「老哥,這麼喝太不爽了,要不咱對瓶吹吧?」

對瓶吹?!

你妹的,你以為這是啤酒嗎?

所有人都被鹿一凡的話,給震驚的頭皮都麻了。

這個小帥哥,看起來文質彬彬的,怎麼酒量這麼兇悍!

劉軍見狀,也不虛,讓服務員拿了幾瓶茅台,然後用牙一咬,酒瓶一下子被咬的稀爛。

「兄弟接著,咱哥倆吹!」

「來就來,怕你不成?」

這時候,周圍幾乎所有人都不再喝酒聊天了,全都圍過來看這倆酒鬼喝酒了。

只見兩人仰著頭,吹了一瓶又一瓶茅台,看得周圍的人是嘖嘖稱奇,震驚不已。

這尼瑪喝白酒還有對瓶吹的!

這倆人也太牛逼了吧!

連吹了五瓶茅台之後,劉軍終於感覺口乾,兩眼有點兒冒金星。

然而鹿一凡卻摟著劉軍的脖子笑著道:「老哥,今兒這酒還是喝的不過癮啊!這樣吧……服務員,你過來,把度數最高的紅酒、洋酒都各給我來一瓶!」

服務員把酒拿來之後。

鹿一凡又拿來了兩個大的海碗,敦敦敦的將幾瓶烈酒全部參雜在了一起。

這下子不禁是圍觀者看的頭皮麻,連劉軍本人也慫了不少。

喝過酒的人都知道,酒最忌諱參著喝了。

尤其是烈酒,你參的越多,就越容易喝醉。

這幾大瓶烈酒全參一塊,要是喝到人肚子里,還不得把人的胃給燒爛咯啊?

「老哥,我先干為敬了!」

鹿一凡咧嘴一笑,拿起大海碗,敦敦敦敦~~~~~

跟特么飲水機灌水似的,一飲而下!

全喝光了!

劉軍此刻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完全忘記了自己來這裡的目的了。

「好,兄弟!既然你都幹了,那老哥我也不能不給面不是?我也干!」

端起碗,劉軍憋著氣想一氣喝完,然而喝了不到三分之一,他一個趔趄就倒在地上了。

「不行了,不行了,老弟啊,老哥我服了你了,你特么太牛逼了!這哪是人喝的啊?」劉軍苦笑著在地上搖頭說道。

「老哥,男人怎麼能說不行?說好的,誰不喝誰孫子的!起來,我喂你喝!」

(本章完)

記住手機版網址:m. 劉軍此刻是真的想哭了。

是人嗎?

這特么是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