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的暴擊和裂創心靈之刃打怪時2%幾率削減20%氣血的特效不斷觸發,一頓不解釋連招之後血屍5000點氣血已是降下了三分之一。

之後在血屍boss施放屍毒蔓延時秒磕解毒藥劑,再開啟疾風步一陣跑圖等待修羅邪光斬60秒CD。

邪光斬不冷卻堅決不回頭,如此溜狗打法,賤的一批!不對,是穩的一批!

第二個60秒冷卻一過,歐陽凡又是一頓不解釋連招把血屍狂化的機會都給剝奪。

以前血屍把歐陽凡欺負的夠嗆,現在風水輪流轉,咳咳,沒有以前那麼嗆了。

「叮,成功通關副本,通關時間21分鐘,被擊次數1,評分SS。

副本評分排名——107」

嘶,這都只排到107,大概是歐陽凡只顧著降低被擊次數,打法太耗時間的緣故。

緊接著又響起第二道系統語音——

「恭喜您完成劍士一轉任務,成功轉職劍魂職業!

由於您在本次任務中打出10連浮空追擊,獎勵劍魂職業稀有技能——《疾影手》。」 疾影手(劍魂專屬)——

無數個孤獨的夜晚讓劍魂的手速變的尤為可怕,可於瞬間切換武器。

歐陽凡望著技能屬性一頭霧水,這他娘的有什麼用?

可惜角色綁定賣又賣不掉,想不通關鍵的歐陽凡只好自己學了。

亂墳崗boss被無數波玩家開墾過以後,如今連紫裝都已經爆不出。

血屍的屍體旁只零散地堆著幾件白藍裝備和十多枚銀幣。

好在也是幾十塊錢,自從上次和瀟瀟雨歇一起上過戰場扛過槍打過炮之後,兩人的革命友誼已不再像剛PK時那般水深火熱,歐陽凡每次打到的藍天白雲也能用郵件發去她那裡領些救濟。

離12點小強上線還有最後半個小時,歐陽凡出了副本開啟疾風步一路狂奔,倒不是急著趕路,只是害怕被人攆上……

「師父,我轉職成功了,該傳我些本事了吧。」歐陽凡對著正喝酒的西嵐笑嘻嘻的說道。

當NPC就是好,葫蘆里的酒永遠喝不完。

「兩個金幣,不講價。」西嵐彷彿知道歐陽凡還有多少余貨一樣。

我擦勒,兩百塊錢你要不傳個好技能,老子就把你和你徒弟諾羽的那褲襠事傳出去!

「叮,獲得劍聖西嵐傳承——里鬼劍術。」

「什麼鬼?」

「里鬼!」

「我鬼?」

「里鬼!!」

「為什麼是我鬼不是你鬼?」

「滾犢子!」

「得嘞。」

歐陽凡見西嵐握向腰間竹杖想殺人的眼神,趕緊閉口不言遠離是非之地。

撩完西嵐后心情很是不錯,歐陽凡當下點開里鬼劍術看看到底是個什麼鬼——

里鬼劍術(劍魂20級技能):

精妙絕倫的帝國劍術,兩秒內連出五劍,共造成125%物理傷害,前四劍造成僵直效果,最後一劍造成擊退效果,冷卻時間0.5秒。

娘咧,好可怕的兩秒五刀!

然後每刀25%傷害……

我要你何用!

技能屬性說的晦澀難懂,說白了就是一個可以取代普攻的技能。

傷害上算是有25%的提升。

前四刀的僵直效果也算是一個小控制,但第五刀卻會將目標擊退,等於把撲到懷裡的美女又給推走。

歐陽凡如今的攻速是0.8秒一刀普攻,里鬼劍術應當也是0.8秒。

如果第四刀時強行中斷技能,就能避免將目標推走。

只是5刀一共才耗時0.8秒,要想把握好第四刀那個空隙,談何容易。

中斷早了,傷害摳腳,中斷晚了,把人推倒。

還真TM是個技術活。

歐陽凡花了好長時間才捋清這個技能里的門道,深深感受到了來自遊戲設計師的險惡用意。

研究完里鬼劍術,歐陽凡便乘船回到新手村,還好只要交過一次船票往返便不需要再花金幣,否則歐陽凡還得往遊戲里倒貼。

再次回到新手村,時間差不多來到半夜12點。

「叮,您的好友小強已上線!」

歐陽凡當即發過去一個組隊邀請,小強很快接受。

嘿嘿,這是約德爾人的一大步!

「小強MM,一起刷副本唄,我帶你把等級刷回來。」

小強過了很久才弱弱的回話道:

「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卧槽!

幸福來的如此突然!

表白的機會就在眼前!

騷年,把握住這個機會,你就相當於把握住了春天、把握住了雨傘、把握住了……

當下歐陽凡急忙回道——

「因為我喜歡你啊!」

未曾想平時騷話說習慣了,話到嘴邊又習慣性變成了——

「因為你胸大啊!」

「叮,您已被玩家小強舉報,遊戲禁言八小時。」

MMP……

在副本門口組了個妹子牧師抵擋boss的屍毒蔓延,歐陽凡終於開始化身為帶妹狂魔。

這一夜,是無話的一夜。

因為不能說話,歐陽凡臉上出現了少有的認真神色,在小強MM面前大秀操作。

小強眸中不時泛起漣漪,路人妹子更是一臉花痴,欲語還羞、欲罷不能、欲……

20分鐘一把副本一直熬到凌晨5點,在新手村之光增加50%組隊經驗的效果下,小強終於從13級坐火箭一般升到20級。

當下路人妹子便要加歐陽凡好友。

這妹子身段樣貌也是讓歐陽凡哥倆蠢蠢欲動,但小強就在身邊,歐陽凡為了給小強留下個好印象只好忍痛拒絕。

路人妹子呶著小嘴走後,歐陽凡忽地一拍大腿。

娘咧!忘了明天八點還要上班!

不對,應該說是今天八點,還有3小時不到。

臨下線前小強忽地道出一句:

「萬大哥,你是個好人。」

「……」

歐陽凡聞言欲哭無淚,心裡默數這是第多少張好人卡了?

「如果你見到我現實中的模樣還要堅持的話,我就……答應你。」

小強紅著臉說完這句便逃也似的下了線。

歐陽凡當下愣在原地。

答應我什麼?

我貌似還沒表白吧?

只是說了一句她胸大呀,她究竟要答應我什麼,難不成……細思恐極!

歐陽凡這個情商二百五的貨,還以為別人都和他一樣是二百五。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永遠不要和傻筆一般見識,因為你永遠不知道傻筆眼裡的你究竟傻到什麼程度……

歐陽凡當下連點了幾根煙仔細琢磨小強那句「我就答應你」是何深意,卻選擇性忽略了小強開頭的那句話。

至於歐陽凡為什麼不下線睡覺,問出這個問題的人應該好好反省一下自己是不是遊戲專業素養不過關——通宵上少了……

學生時代翻圍牆上過通宵的人都知道,上完通宵千萬不能睡覺。

越睡越困,越不睡越精神。

惡魔歐陽凡:「咦?通宵是哪個妹子?」

聖母歐陽凡:「滾!」

幾包虛擬煙抽到7點30,歐陽凡下線洗了個冷水澡強行續命。

然後破天荒的吃了頓早餐補充藍量,隨後便開始了周六連續12小時的上課。

豪門奪情:限制級婚寵 「老師,你很困嗎?」

「困? 這個影帝我不要了 不存在的!」

「那你拿圓規扎自己幹嘛?」

「……」

12個小時度日如年。

終於活著熬到了9點半下班,歐陽凡飛一般的跑回出租屋補覺。

說來也是奇怪,一下班立刻就不困了,腰不疼了,腿不酸了,擼管也TM有勁了。

被窩是青春的墳墓。

可老子卻已不再青春。

那豈不得更加怕死了?

所以趕緊離墳墓遠一點。

當下歐陽凡強忍住倦意,繼續修仙!

「叮,歡迎來到黎明世界,系統檢測到您的精神欠佳,繼續遊戲猝死率為0.01%,建議您下線休息。」

「……」 哇,萬分之一的猝死率。

我這36%的暴擊率都能連續五次不出的大黑臉會怕?

再說了,一晚上不玩遊戲比死還要可怕,下線休息不存在的。

昨晚連刷15把副本一共出了四件紫裝,各種類型的防具都有,歐陽凡不管三七二十一還是三七二十四,全讓小強裝備上了。

其餘的白藍裝備一股腦發給瀟瀟雨歇,加上所爆的銀幣差不多有500進賬。

這甚至讓歐陽凡有了就待在新手村裡刷副本的念頭。

但是隨著玩家等級的提升,低級裝備只會越來越不值錢,歐陽凡雖然眼饞但也不得不把目光看的更加長遠。

如今小強也已到了20級,歐陽凡終於開始了自己的練級大計。

華夏服等級排行榜上歐陽凡已排到了5萬名開外,這說明至少已有五萬+多玩家進入了各大主城。

城外幾里地的哥布林野怪說不定都已經被犁過好幾遍,現在去刷能送你幾個銅幣就不錯了。

還好我有不解釋升級路線。

當下歐陽凡捧著村長的推薦信再次找到曙光城城主諾羽。

諾羽看完信狐疑地打量了歐陽凡一番,幽怨的美眸中彷彿在說你當真有18cm?

「叮,由於您之前涉嫌辱罵諾羽,諾羽對您的好感度已降為厭惡,觸發的任務已被降級。」

「城外的村莊正飽受哥布林的襲擾,先去把哥布林趕跑證明一下你的實力吧。」諾羽一語道必便吩咐侍衛將歐陽凡「請」了出去。

「叮,領取普通任務——驅逐哥布林:擊殺1000隻哥布林證明你的實力,任務難度:C。」

厭惡的好感度……

娘嘞,誇你奶大你倒還把老子恨上了,這年頭老實人說老實話都有錯嗎?

本來說不定能有個高級任務啥的,現在又得和玩家大軍去搶哥布林了,西嵐,我叉叉圈圈你……女徒弟。

出了曙光城,城外的玩家大軍讓歐陽凡有了種剛進遊戲新手村外搶怪的既視感。

這哪是哥布林在攻擊村莊,分明是人類在屠殺哥布林才對。

歐陽凡當下打算朝稍遠的地方進發,未曾想周圍玩家看到他的大紅名紛紛躲的老遠,都自覺的把打到半殘的哥布林讓給歐陽凡。

歐陽凡頭一次感受到了紅名的魅力,當下也不客氣幾個手起刀落便把哥布林砍成銅幣。

周圍玩家欲哭無淚,他們也不是有多害怕紅名玩家,可這貨是傳說中的黑名玩家啊,那得殺多少人才能有這個效果。

歐陽凡正陶醉於沒人和他搶怪的酸爽中,忽然後背一陣劇痛。

假婚誘愛 一個「–284」的恐怖暴擊傷害從他的頭頂飄出,嚇的歐陽凡當即開出疾風步一個變向連突刺離開原地。

一道黑影從他剛才所立之地現出身形,已經完成轉職的忍者玩家!

論壇上的爆料忍者20級技能便是持續5秒的隱身潛行(未轉職前的20級技能是被動技能),難怪歐陽凡一直小心低防著四周卻沒有發現身後已經來人。

284的暴擊傷害想必是這忍者開啟疾風步后+進入潛行+必出暴擊的背刺打出來的,若不是歐陽凡有新手村之光稱號附加的20%氣血,此時已然被秒。

嫡妃狠張狂 當下歐陽凡灌下可以回復100生命值的初級治療藥劑開口道——

「你也是來搶我手中寶刀的吧。」

忍者玩家一陣微愣,他沒想到以他的裝備居然秒不了眼前這個脆皮劍士,更沒料到這劍士居然反應如此之快頃刻便與他拉開距離。

新手村的新手治療藥劑是5秒內回復50生命值,如今的初級治療藥劑是回復100生命值,冷卻時間都是5秒。

歐陽凡又是開口拖延時間道: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想搶我刀的人都已經死了。」說完又擺了個橫刀擦拭刀身的動作,一副金毛獅王謝遜捧著屠龍刀的既視感。

忍者玩家哪能看不出歐陽凡是在拖延時間回血,當下也不搭話,又是欺身上前影襲突臉,不對,是影襲突背。

只是他也不想想,劍士有三段斬在身,為何不拿來跑路還傻站在原地等他影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