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給我聽好,我只說最後一次,我不是醫生,你們就算是求醫也不必求到我的頭上。我只是一個國家公務員,所以拜託你們真的要是有誰病了的話就去醫院治療。

還有就是,這裡是商禪市市政府,不是你們想要撒潑就能夠撒潑的地方。真的要是再敢對我進行人身攻擊,人身誹謗的話,我告訴你們,別管是誰過來,你們都要被拘留在這裡! 嬌妻太拽,總裁快認栽 言盡於此,你們何去何從,自己拿捏著吧!」

「還愣著幹什麼?全都帶走!」高項急聲喊叫著。

這下姜之山他們五兄妹是真的沒有再鬧騰,他們是能夠感受到蘇沐身上壓抑著的那種火氣。真的要是再敢繼續鬧下去的話,蘇沐是絕對會當場發飆的。

這裡畢竟不是京城!

蘇沐已經是副市長!

真的要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在蘇沐的地盤鬧事,壓根都不用想,便能夠知道最後的結果會是什麼樣的。再說蘇沐的態度已經是夠明確,他們是真的不可能再留在這裡的。

就算是姜慕芝,這時候神情都有些恍惚。

慕白站在旁邊,看著姜慕芝的神情,說實話心底是有些怨氣的。 萌妻來襲:腹黑老公賴上門 姜家和蘇沐之間的那些恩怨,慕白儘管是不太清楚具體內情,卻也是知道點的。比如說這其中就有著姜之山的恩將仇報。

當初如果不是蘇沐的運氣好,還就真的要被姜之山給搞的身敗名裂。想到那種惡果,慕白瞧著他們姜家人的眼神就變的明顯不善。

再說現在整個樓道之中,已經是開始有人關注起這裡來。真的要是不快刀斬亂麻的話,這對蘇沐的影響是不好的。難道說蘇沐上任第一天,就要面臨著不尊重領導,就要面臨著鬧事的兩重惡劣影響嗎?

咣當!

當高項緊跟著蘇沐走進辦公室后,也就意味著姜之山他們六個人從這裡離開了。這場鬧劇以這種還算是溫和的方式結束掉,畢竟是沒有發生什麼大規模的衝突。

市政府外面。

「這個蘇沐真的是有點趾高氣揚,給咱們什麼臉色看。咱們姜家能夠讓他看病是給他面子,他還不知道知足。要知道多少人想要攀咱們姜家的門庭,都沒有資格攀過來那!」 富豪男友與小資女友 姜之琳挑眉道。

「說的就是,要我說咱們家老頭子的病就沒有必要請動蘇沐。我還就真的是不相信,偌大的天朝之地,除了蘇沐就沒有誰再會看病?再說生老病死,老頭子他也別異想天開。」姜之煅附和著。

兩個人的陰陽怪氣,被姜慕芝看到后,她壓抑著的那種火氣蹭的就爆發出來,再沒有可能掩飾住。

「你們說夠了沒有?要是沒有說夠的話,現在我就讓你們繼續在這裡說,什麼時候說夠了再說!」

「你什麼態度?」姜之琳怒喝道。

「我什麼態度?你們又是什麼樣的態度,真的不知道你們心裡的那種優越感到底是怎麼來的?你們真的是一群自以為是的跳樑小丑,都這個時候了,還擺出你們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樣,難道說你們不知道,你們這樣做真的是很為可恥的嗎?

難道說你們不知道爺爺現在是需要治療的嗎?如果說不治療的話,最多還有著半個月,他就會死掉。難道說爺爺死掉對你們是有好處的嗎?姜家這棵大樹要是倒了的話,你們能夠得到什麼好處嗎?請人有你們這種請人的嗎?」姜慕芝憤怒的喊完之後,轉身就離開,沒有再理會姜之山他們半點的意思。

姜之山他們看著姜慕芝的背影,當場鴉雀無聲著。 蕭寒雖然答應了月弱,不過這件事可不是那麼輕易做到的,風城雖有近五萬軍馬,其中大半都是沒有上過戰場廝殺的,除去那些收服的傭兵和盜賊,僅靠這訓練是不可能成就一支鐵血雄師的。

戰場才是鍛煉士兵的最佳場所。

而且萬一走漏了風聲,恐怕局勢會更加難以預測,所以這爵位獎勵恐怕還要等蕭寒剷除了凱奇侯爵之後才能兌現。

虛名的東西他不在乎,不過那三座城池卻是令他有些動心,一座大城市,周圍不可能沒有幾座與之配合的城市,相互補充,才形成一個完整的體系,而且有三城作為屏障,對風城的安全來說也是一個極好的補充。

只要是能讓人心動的利益,仇人都能化敵為友,更何況這是送上門的好事呢?

不管怎麼樣,要達到所有目標,最終都是要是通過武力解決的,不說別的,就是那霧月城,凱奇侯爵經營多年,上上下下早就是鐵板一塊,蕭寒不認為他會乖乖的拱手讓出來。

當然了,如果凱奇侯爵父子全部身死,那很有可能不攻自破。

暗殺這樣的手段不到最後蕭寒是不會用的,名不正而言不順,就算他得到了三座城池,民心向背,這可是一個大問題。

老頭子的意思很明顯,想把他這個名震大陸的風魔推到前台,讓他跟凱奇侯爵爭鬥,打的是坐山觀虎鬥,然後漁翁得利的算盤,而且還算準了他不會覬覦他的江山王座。

也許別人會覺得老頭子這麼做事引狼入室,實際上他還是利用了蕭寒,一個王國與區區三座城池相比,哪個更重要?

還有葉浩地野心讓這個半輩子喜歡玩平衡之術地老國王感覺到一絲威脅。甚至嗅到了一絲血腥之氣。為了自己一條老命。割肉就割肉吧。

老頭子還沒有失去那殺伐決斷地勇氣。

飯要一口一口地吃。這個道理蕭寒心裡很清楚。魔法紙地事情沒有完成之前。他根本無暇分身顧忌這些小事情。不過他可以交給一些信得過地人去做。

比如管老狐狸加上紫韻這個小狐狸。一大一小兩隻狐狸聯合起來。肯定有意想不到地效果出現。

對小狐狸雖然還沒有說到絕對地信任。但起碼知道這妮子不會背叛自己。每次歡好之後那紫色眼瞳中濃濃地依戀之情是做不了假地。而且契約在身。他完全可以清晰地感覺到小狐狸內心情緒地變化。只不過這小妮子心中地秘密倒是不少。天狐一族可是藏有不少秘密地。畢竟當年天狐一族可是做出了不少驚天動地地大事地。掌握地秘密能少嗎?

天狐一族到了聖階之後便會多出一項技能。那就是偽裝術。或者稱之為易容術和幻術都可以。天狐一族只有修鍊到神級才能顯現出不小地戰鬥力。神級以下基本上遇上同等境界地對手。只有挨宰地份。不過天狐一族天賦異稟。保命地絕技還是有幾個地。其中就有偽裝之術。偽裝之術修鍊至極境。就連神級高手也未必能看破偽裝。而且天狐一族尤善表演。所以這個技能不知道讓多少天狐一族地族人每每化險為夷!

「小妖精,我要給你一個任務,你敢不敢答應?」激烈歡好過後的小狐狸如一灘軟泥似的倒在了蕭寒懷中,那緋紅色的肌膚散發出濃烈誘人的香氣,令蕭寒忍不住又要蠢蠢欲動起來。

「爺可是要我去王城?」小狐狸聰慧的緊,聞弦便知歌意,柔若無骨的身子稍微的扭動了一下,摩擦產生的刺激差點讓蕭寒舒服的叫出聲來。

「別動。」 拐婚36計 蕭寒輕輕的在小狐狸那渾圓的小屁股上來了那麼一下。

「嗯……」一聲悠長的呻吟從那挺秀的瓊鼻中傳了出來。

媽的,這小妖精真的是太要人命了,下次可不能再在床上說正事了,蕭寒定了定心,壓下腹中升騰的慾火。

「以爺今時今日的地位和實力,區區三座城池還值得爺勞心勞力如此嗎?」小狐狸秀眸眨了眨,不解的問道。

在獸人的觀念里,強者為尊幾乎都刻到了骨子裡,不過在人類中,道德情感還是佔了很大一部分的,這也許就是獸人跟人類格格不入的地方吧。

「三座城池對我來說是不需要那麼麻煩,可都讓你們獸人那樣行事,豈不了無樂趣?」

「爺說的倒也是,打打殺殺的終歸是不能解決問題。」小狐狸頭一歪,思考了一下道。

獸人在面對人類的時候才會想到團結,可

有了人類的壓力,內部爭鬥同樣殘酷,只不過比起人7的爭鬥更加表露在外而已。

獸人的兇殘也是得益於此。

「爺,我一個人恐怕難以成事?」小狐狸嘟著嘴道。

「放心,爺也不會讓你單槍匹馬的過去的。」蕭寒一笑道,「三百內衛,另外,爺會修書一封給谷峰老元帥,還有新月學院不少畢業的學員在軍中服役,管老院長會全力配合你的。」

「如果是這樣,那紫韻有把握在半年之內控制大月國的軍政大權!」小狐狸鄭重的說道。

「好,半年就半年。」

「可是爺不在奴身邊,這半年時間叫奴如何忍受得了?」小狐狸一雙紫色的雙目頓時霧氣升騰了起來,水汪汪的眼睛射出兩道依依不捨之情。

「小妖精,爺今晚就餵飽你!」蕭寒早就受不了小妖精的這個媚態,翻身將她再一次壓下,揮戈而起,直搗黃龍。

不一會兒。

「爺,你今天好勇猛,奴兒升天了……」

斷斷續續的呻吟聲像是在鼓勵一般,越戰越猛的蕭寒今晚是不會輕易的放過這個小妖精的。

之後前所未有的滿足讓紫韻一根手指頭動的力氣都沒有,整整的躺了一天才恢復了過來。

想想都不可思議,難怪碧落姐姐她們這樣的奇女子都願意共侍一夫,關係這麼融洽,沒有一絲矛盾,原因就在與此。

如果蕭寒不在身邊的日子,自己該怎麼辦呢?

擁有天狐血脈的小狐狸被開啟了之門,再也不可能恢復到以前的那個天才少女先知的冷漠了。

若非達到聖階,光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子自然的媚態就能將男人迷的如痴如醉!

這樣一個媚骨天生的美人兒進了王城,會發生什麼禍國殃民的事情來呢,蕭寒還真是有些期待。

魔法紙的事情自有人處理,老頭子的事他也派出了小狐狸,以元帥行轅大總管的名義前往王城,他該為接下來與歐陽春的決鬥做準備了!

歐陽世家家傳絕學《回春決》,這可是一部很了不起的功法,據說歐陽家的那位老祖宗現在看上才三十光景,都是這《回春決》的功效,這《回春決》不僅是一門高深的鬥氣修鍊功法,還能駐容養顏,威力也不小,不然歐陽家也不會憑藉這一部功法創下這麼大的一片基業,還名列四大世家之一了。

《回春決》,聽這名字就知道這是一部暗含時間法則的高級功法,事實上正是如此,回春決的確帶有一部分時間法則,修鍊至神級,領域就會自帶一部分時間法則的特性,因為這種特性,在領域中,對手的鬥氣的消耗會根據施展領域修為的人的修為而成倍數的消耗。

可以想象,當歐陽家的神級高手在自己領域中與敵人爭鬥之時,對手的鬥氣比平時蕭寒兩倍甚至好幾倍,而自己的消耗卻不受影響的情況下,戰局會發生什麼的變化,同等境界修為的,磨也能將對方磨死了!

因為領域的特性,所以歐陽春十分的有信心,就算風魔修為與他相仿,哪怕高他一籌,只要在自己的領域中,對手雙倍的消耗之下,勝負的天平會傾向誰,更別說自己還有雲丹這樣好東西,修為提升十倍,領域的威力至少疊加一杯,到時候就是四倍的消耗,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了!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這個道理蕭寒自然是明白的,對方既然已經是神級,那修為不弱,自己雖然能更元蒙這樣的中級神級的神獸打成平手,那是了解對方虛實的情況下,找到針對的措施才可以做到,假若他不知道元蒙的虛實和他領域的妙用,恐怕遇上之後,輸的那個人就是他了。

同樣,他也沒有小瞧了這位歐陽世家的天才公子。

雖然歐陽春被龍十三揍的鼻青眼腫,可那是雙方都沒有動用領域的情況下,對於歐陽春的領域,一切都是未知的,所以蕭寒並沒有必勝的把握!

雖然蕭寒不知道歐陽春領域的妙用,可同樣的歐陽春也不知道蕭寒的領域有何作用,蕭寒的領域可是罕見的三重領域,尋常人能有擁有一重就十分慶幸了,何況一下子擁有了三重。

決鬥之日,二月十四,地點:風馬湖邊。

時間和地點都是歐陽春提出來的,因為發起決鬥的人是他,對此,蕭寒沒有提出任何異議。 市政府市長辦公室。

剛才發生在樓道中的一幕,已經是傳到了黃煒琛的耳里,而當他站在窗戶前面,看著走出去的姜之山幾個的背影時,已經是知道了他們的身份,明白他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京城姜家!

依著黃煒琛的能量,如果說連姜之山是誰都不知道的話,那才是怪事。再說之前發生在蘇沐身上的事情,不就是姜之山在背後鼓搗的嗎?儘管說那事最後是不了了之,但誰都清楚那是憋著那。

「姜家莫非出問題了?」

黃煒琛腦海中浮現出這個念頭后,又一個更為誇張的念頭升起來,那就是姜桃李如果說真的出事了,為什麼會前來找蘇沐那?難道說蘇沐真的是所謂的神醫不成?

要如果說真是那樣的話,這裡面的說道就大了。得罪了這樣一個所謂的神醫,別管是對自己還是對黃家而言,無疑都是得不償失的。

任何年代,醫生都是最為值錢的職業。

咣當!

就在這時候,辦公室的大門被推開,從外面走進來的赫然是之前已經給他打過電話的黃論迪。現在的黃論迪臉上布滿著的是一種愁雲,他是真的有點小無語。

和蘇沐的關係很好,之前的鋪墊都已經是做成那樣,自己儼然已經成為蘇沐在商禪市內的代言。但誰想到一個李雋過來,竟然就將事情全盤給否定了。

有時候黃論迪都不知道黃家是如何想的,官場之中站隊是最為重要的。但最起碼在黃家李雋沒有挑釁之前,蘇沐都是站在黃家這條隊伍中的,如果不是李雋的話,蘇沐怎麼會毅然決然的投靠到孫梅古那邊。

「爸!」黃論迪喊道。

「有事?」黃煒琛皺眉道。

如果說沒有什麼事情的話,黃煒琛是不會讓黃論迪前來這裡說話的,畢竟有些事情是能夠私下做的,但真的要是攤開來擺在檯面上說話的話,那就是有點過分了。

這其中就包括著有關官二代的問題。

「是有點事情,我想要說的是你知道這次姜家人過來的目的嗎?」黃論迪問道。

「什麼目的?」黃煒琛挑眉道。

「姜桃李不行了,他們這次過來就是請蘇沐出山的。我還知道蘇沐的醫術真的是不錯的。有消息說余順的兒子余濤。就是蘇沐給治好的。」黃論迪低聲道。

「無稽之談!」黃煒琛不通道。

「爸,不能夠不相信,是有著事實依據的。」黃論迪還想要再說什麼的時候,卻是被黃煒琛直接打斷。

「以後像是這樣的話就不要再瞎說了。」

「爸。我知道你心裡是什麼想法。但我想要說的是。咱們難道說就真的非得這樣嗎?和蘇沐搞好關係對咱們並沒有什麼壞處的,難道說真的沒有一點扭轉的可能嗎?」黃論迪輕聲問道。

「你不懂的!」黃煒琛搖搖頭。

黃論迪不再言語,只是低下的腦袋上。眼底分明閃過一抹濃烈的不甘心,真的是不甘心那。

同樓一間辦公室內。

這裡是李雋的。

「市長,都已經打探清楚了,那些人是京城姜家的。好像是過來請蘇沐前去治病的,不過蘇沐和他們的關係貌似是不好的,他們就那樣氣呼呼的被驅逐了。」柳伶俐低聲道。

「京城姜家?」李雋眼前一亮。

如果說真的像是自己所猜測的那樣,那麼這個所謂的姜家倒是一個可以值得利用下的身份。畢竟姜家如今在京城之中的地位,就算是姜桃李病危,也是有些份量的。

柳伶俐看到李雋的神情,臉上是沒有任何情緒波動,但心底卻是已經開始為蘇沐暗暗著急起來。你說你怎麼好端端的非要和李雋對上,瞧著吧,她又要出幺蛾子了。

這是屬於蘇沐的辦公室。

高項已經將這裡布置的很為不錯,像是他這樣的人,是有著專屬消息渠道的。既然知道蘇沐是會被委任為副市長的,自然是早就會讓人將這裡給清理出來。

黃煒琛對蘇沐的態度最近是有點反常,但高項卻也知道,有著孫梅古罩著,自己要是敢在這種事情上耍弄什麼小心眼的話,肯定是會被收拾的要多慘有多慘。

「蘇副市長,剛才的事情真的是不好意思,我保證以後像是這樣的事情絕對不會再發生!」高項賠禮著道。

「沒事的,這和你們是沒有關係的。」蘇沐淡然道。

「那蘇副市長這辦公室的情況你看還有哪裡需要改進的,我讓人動手進行改進。」高項問道。

「暫時就這樣吧!」蘇沐說道。

「好,那有什麼事情,蘇副市長你隨時吩咐我,我隨時會等著的。」高項點頭道。

「好!」蘇沐笑道。

等到高項離開后,這間辦公室內隨著慕白的走進來,就剩下蘇沐他們兩個。慕白低聲道:「市長,都已經辦妥了,姜家的那群人已經離開市政府,不過我看著他們是不會甘心的。」

「不甘心又如何?事情不是說他們想要如何就能如何的,哼,一群自以為是的人。求人有這種求人的辦法嗎?態度都不端正,還想要讓我過去,簡直就是痴心妄想。」蘇沐漠然道。

「姜慕芝那?」

「她和他們分開了,現在不知道去哪了。」慕白說道。

「你準備下,將這裡的東西收拾下,另外今天下午咱們還要回去的,早上還有點時間,讓人將市裡面的所有有關第一機械的資料全都給我找過來。」蘇沐吩咐道。

「是,我這就去辦!」慕白點頭道。

說實話對能夠成為副市長,蘇沐心中是很為期盼著的。而他這個副市長最為重要的事情就是針對第一機械的問題進行著,只要是能夠將這個問題給解決掉,其餘的就都好說。

至於黃煒琛給分過來的所謂的文化教育,蘇沐還真的是沒有怎麼放在心上。這樣的分工,其實就是一種變相的奪權。因為文化教育之前肯定是別人分管著的,你這樣橫插一杠,讓別人怎麼想?

無所謂了!

只要你們不前來找我的麻煩,這所謂的文化教育兩大體系我可以當作沒事發生,你們該怎麼樣還是怎麼樣。但如果說你們真的要是敢有誰挑釁我的話,我也是不會忍氣吞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