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會兒打聽到了在哪裏聽戲,孟慕思就帶着忍冬過去了,忍冬懷裏還抱着琥珀。

前廳後面的院子裏,孟慕思走進來就連連跺腳,凍得小臉紅撲撲的。

「王妃,進屋暖和吧。」青陽從裏面將門推開。

孟慕思和忍冬走進去,屋子裏已經佈置好了――桌上擺着瓜果、糕點,還有茶水。桌邊擺放了足足四個火盆,椅子上也罩了大紅雲錦坐墊,上面還放着一個琺琅花鳥圖案的暖爐。

「不錯,青陽辦事就是讓人放心啊。」孟慕思將金絲狐毛大氅交給忍冬,然後走過去將暖爐拿起來抱在懷中,坐下來。

真暖和啊!

青陽笑了笑,走上前給孟慕思倒茶。

忍冬也把大氅拿到一邊放好了,折回來給孟慕思扒栗子。琥珀趴在孟慕思身邊的椅子上,愛乾淨地舔著爪子。

這個時候,恰好從屋外傳來了一陣陣的曲子,唱的倒是挺好聽,可惜孟慕思沒聽懂唱的是什麼。

「這是什麼戲?」孟慕思吃着忍冬扒著的栗子,問青陽。

青陽傾耳聽了聽,回答:「像是崑曲。」

「崑曲?」孟慕思驚了一驚,到底庚嵐皇朝是相當於歷史上的什麼時期啊?

怎麼連崑曲都提早問世了?

「京城裏崑曲誰唱的最好,都有什麼曲目,哪個時候開始盛行的呢?」孟慕思連珠炮似的發問。

忍冬直搖頭,她疑惑地看青陽。

青陽的眼睛卻盯着孟慕思,什麼時候王妃會對這種感興趣了?王妃這種時候要說的話,不該是什麼「不好聽」,或者「換首《金瓶梅》聽」之類的?

「你們都不知道嗎?」孟慕思見兩個人都盯着自己看,狐疑地把送到嘴邊的栗子又放回了桌上。

「崑曲是潮汐姑娘獨創的曲子,幾百年前開始盛行,京城裏最出名的是……」青陽立即作答。

後面青陽又說了什麼孟慕思不知道,她只記得自己再一次聽到潮汐的名字。

同樣是穿越者,看看人家,靠抄襲流芳千古。

她呢,成為千人恨萬人怨的淫|盪王妃!

最重要的是,她的小命還時刻懸著,說不上哪天就人頭落地。

孟慕思越想越覺得悲哀,不由皺起眉頭。

青陽以為孟慕思不喜歡聽,因此討好地說:「王妃,要不青陽去傳話,讓他們換上王妃喜歡的曲目?」

「算了,聽着吧,其實還蠻好聽的。」孟慕思沒心思聽曲,把琥珀抱到腿上,和它玩。

一人一貓鬧了會兒,都累了。孟慕思往後一靠,倒在椅子上;琥珀才不像王妃那麼沒形象,它就算累也要保持美美高貴的姿態。

這個時候曲子也唱完了,過了會兒就聽到一陣說話的聲音。

「這又是什麼?」孟慕思聽着像是在講故事,可又覺得像是在說相聲。

青陽這次沒有耽擱,立即作答:「回王妃,前廳開始上演皮影戲了。」

皮影戲,其實等同於古代的電影吧!

電影光聽可不好玩,一定要看!

「走,咱們看戲去。」孟慕思站起來。

青陽彎腰,說:「王妃就這樣進去?要不要我佈置一下排場?」

王妃哪次出現不是錦衣華服,身邊美男和美婢環繞……排場比皇后還大。

孟慕思看了眼青陽,越看她越覺得彆扭。

她擺擺手不耐煩地說:「就我們三個偷偷去。」 元落黎跟國主府的弘煦太子交好,這是元家攀附皇室,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就這麼沒了?實在是不甘心!

元家人裏面最不希望元落黎回來的,非李春南莫屬。

否則,她就不會特意花大價錢找人做了那些照片,四處散播元落黎的醜聞。

看着父子倆因為聯繫不上元落黎,坐在沙發里愁眉不展,她心裏反而無比輕快。

只是,這種心思不能在元紹承面前表現出來。

前幾天臉上挨的那巴掌,還隱隱作痛呢。

元欣容是不喜歡元落黎的,但是因為弘煦太子的關係,元落黎現在是個對元家有用的人。

所以對方回不回這個家,她並不是很在意。

反而是父親和哥哥都這麼迫切地希望元落黎回來,讓她心裏不是很舒服。

她不想跟他們討論元落黎的事情,百無聊賴地偏了偏腦袋。

目光一轉,卻看到了從門外進來的人。

一秒記住https://m.net

「元落黎!」她驚呼出聲。

突然的叫聲,讓元家三人的目光都看了過來。

然後順着她的目光,看到了——

「落黎?!」元紹承率先激動地從沙發里站了起來,直直地盯着走進來的秦舒。

元俊書雙眼發亮,臉上頃刻間揚起一抹親切的笑意,喊道:「落黎妹妹。」

元欣容白了她哥一眼,湊到李春南身邊,扯了扯她的手臂,小聲說道:「媽,真的是元落黎,她怎麼來了?」

李春南抿著唇沒理會她,臉上神色變幻。

心裏快速權衡之後,她第一個起身,帶着慈母的笑容迎了上去:「落黎,你爸爸和哥哥這幾天一直聯繫不上你,都快急瘋了,你回來就好……」

在她說話的時候,元紹承和元俊書父子倆已經圍了上來。

元紹承一臉懊悔,「落黎,是爸爸對不起你,爸爸要是早點查清楚照片的事情,就不會讓你受委屈了。」

元俊書則是殷切地說道:「妹妹,你願意回到咱們這個家真是太好了,以後我們一家人相親相愛,齊心協力過日子。」

「你們搞錯了,我今天不是回來認親的。」

秦舒低冷的嗓音響起。

元家人不明所以地看着她,就連坐在沙發里的元欣容,都露出了疑惑之色。

元紹承問道:「落黎,那你回來是……」

「借宿一晚。」

秦舒言簡意賅的回答,讓元家人再次愣住了。

什麼叫……借宿一晚?

秦舒把他們的反應看在眼裏,並沒有解釋,而是說道:「你們之前發過來的消息我都看了,在我沒考慮好之前,不希望被任何人打擾。」

她脖子上還有傷口,多說一個字都覺得痛。

因此,說完這句話之後,她就冷然地閉上嘴,一副不想再多說的表情。

元紹承欲言又止地看着她,最後,還是把多餘的話咽了回去,改口說道:「好好,那你先安心在家裏住下,然後慢慢考慮。爸爸這些年真的虧欠你太多了,這就讓人去給你收拾房間!」

說着,喊來傭人,吩咐道:「快,馬上給大小姐收拾一個乾淨的房間出來。」

「老爺,家裏只剩下一個雜物間了,而且是在頂樓……」

元紹承有些尷尬,但看了秦舒一眼,果斷地說道:「那就把二小姐的房間騰出來給落黎!」

元欣容噌地從沙發里站起來:「爸,這憑什麼呀?!」

「妹妹,落黎在國外吃了這麼多年的苦,你就讓她住你房間吧。你不是還有個單獨的小畫室嗎,你可以先住那裏。」元俊書站了出來扮好人。

「俊書說的沒錯,就這麼定了!」元紹承直接拍板定了下來。

元家父子倆殷勤的將秦舒送進收拾好的房間里。

元欣容氣得咬牙切齒。 第227章空間再次升級

「我試試看。」

花琉璃用肉眼可見的速度看到一箱箱的翡翠,化作點點綠光飄散在空間里,然後原本嬌艷欲滴的翡翠,成了普通石頭!

「這些翡翠還不夠,還差五千多功德點。」

花琉璃聞言,眼睛掃向漲勢良好的葯田,道:「那我用藥材換功德點可以的吧?」

「可以!不過需要很多藥材。」

花琉璃點點頭,表示知道了,年份大的人蔘她不打算動,年份小的她只留了幾十株,剩下的全拔了,統統抱去藥房,進行兌換。

空間升級,意味著會出現新的東西,上次出現了四樓,不知道會出現什麼!

小空間說出現的東西都是隨機的!

花琉璃將藥材兌換以後,小空間趁機將她丟了出去……

她知道空間升級中,裡面的人出不來,外面的人則進不去。出來也好,免得明天小一找不到自己再起疑心!躺在床上激動萬分的睡了一覺,第二天去喊開小一的門道:「天不早了,咱們該出發了。」

「恩!」

兩個人隨便吃了點兒東西,又重新換了裝扮,順便還將馬車賣了,換了輛半就不新繼續往帝都的方向走……

一路上走走停停,終於在二十多天後,他們看到了高達的城牆。「小一,咱們是不是到帝都了?」

「恩!」花琉璃壓制著激動的心,與小一一同進城,守城的官兵對花琉璃的馬車進行檢查,發現裡面都是些吃的用的后,果斷放行了!小一暫時將花琉璃安排到一家客棧里,道:「璃姑娘,我先去找我們主子,你在這裡暫時住著。」

「好!」

花琉璃迫不及待的想讓小一離開,剛剛在馬車裡她察覺到空間的濃郁靈氣,顯然空間升級結束了,這就意味著會出現新的東西!

「那我走了。」

「你就這幅尊榮去見你們家主子嗎?」

小一突然想起自己一臉的疙瘩,臉僵了僵道:「璃姑娘,解藥……」

花琉璃從懷裡掏了掏將解藥丟給他以後道:「拿著解藥趕緊走。」

「我這就走!」終於再也不用頂著這麼一張臉出現在人前了,那些人看他的目光就像……哎!想想這一路的心酸,真是一言難盡啊!

花琉璃笑眯眯的目送小一離開,然後將門從裡面反鎖,閃身進了空間……

空間里的一切跟之前沒什麼兩樣,可給她感覺又好像大有不同!樓還是四層,葯田還是那個葯田,不過裡面種植的靈藥大了一倍不止。之前種的玫瑰花現在都長成了玫瑰樹,一朵朵嬌艷的玫瑰開滿整棵樹。

她不由看向靈泉的方向,氣味,她說剛剛怎麼覺得有點兒不同呢,是氣味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比以前更濃郁,更甘甜。

花琉璃跑到靈泉邊,原本如水的靈泉變得有些粘稠。香味兒很大,但不刺鼻。

忍不住雙手捧起來喝了一口,喝進嘴裡跟普通的水沒區別,不過喝完之後,感覺體力恢復了很多!

跑到一樓的藥房,藥房里的貨櫃增加了一排,她在新出現的貨櫃中看到了極品抗癌藥,極品抗腫瘤葯等等。這些都是治療一些絕症的特效藥。

像極品抗癌藥以及極品抗腫瘤葯只需要十個功德值就能換一盒!

沒想到竟然這麼便宜,在現代,一些抗癌藥賣出了天價。雖然有醫保,但還是讓一些普通家庭入不敷出。

她順著樓梯又去了二樓,二樓還是那幾個房間,不過進去之後,裡面大有變化,之前的手術室一次只能救治一個人,現在增加到了三個,每個床位上都有一個暫停功能。

「小空間,這暫停功能是什麼?」

「那是暫停時間的功能,你可以一次性救治三個病人,每個床位上暫停鍵,是隔絕時間的一種東西!從暫停的那一刻開始,時間就是靜止的。」

花琉璃聞言,雙眼放光,如果有幾個失血過多她又不能及時救治的傷患,這手術室就能救人了。

花琉璃挨個房間都看了看,基本設施都增加了幾台,但基礎沒怎麼變。

這次空間升級,收穫挺大。懷揣著激動的心跑到卧室,卧室多出一台電腦,不能上網,但是有查找功能,比如想找什麼葯或者什麼書,只要搜索關鍵字,就會彈出來,選中書籍之後,電腦會顯示所需東西在什麼位置。

而電腦的運作是用功德值維持。

她從卧室出來的,去了書房。發現書房比原來多了一層書櫃,爬上去看了看,竟然是那種美容養顏的書籍,上面寫著一些配方,只要找到裡面的原材料,就能利用四樓的機器製作出美容養顏的丹藥出來。她小心翼翼將書放回原處。

接著是琴房,九尾鳳琴擺放在原來的位置,而在九尾鳳琴的旁邊,多了一架鋼琴,這是平時讓自己放鬆心情陶冶情操用的?

「媽呀,我已經無法用言語來表達我的興奮之情了,這次空間升級,簡直太合心意了。」

懷揣著激動的心情,盤腿坐在床上修鍊精神力,這次升級的神識並沒有多大變化,只是看上去更凝固了……

直到有人敲門,她才從空間出來,開了門一見竟是司徒錦,這小子一段時間沒見,感覺長的更帥氣逼人了。「司徒錦,你來啦?」

「我就知道你肯定會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