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來,我正式介紹一下,這就是我經常提到的張秀,抓鬼的本事那可是一流。” 婚不過三 王副局長笑呵呵的指着這中年人說:“這是成都市公安局的局長,方洪喜,方局長。”

下堂妻遭遇鑽石男:迫嫁豪門 “方局長好。”我笑着說。

方洪喜擺擺手:“行了,現在也不是客氣的時候,說正事吧,我們之前又派過三個人進去。”

王副局長眉頭皺着說:“老方,你幹啥呢,我不是說了讓你等等嗎。”

“我這不着急裏面那些人的性命嗎?”方洪喜說:“不過也有好消息,這次總算有一個警員活着出來,他渾身血淋淋的,當時那模樣嚇人得很。”

“那他看到裏面的東西是什麼了?”我趕忙問。

“沒有。”方洪喜搖頭:“他說進去後,就只看到一團黑乎乎的東西撲過來,然後他掉頭就跑,身後兩個跑得慢的,估計已經死了。”

方洪喜捏緊拳頭,咬牙說:“沒想到在我管轄的地方,能出現這種東西。”r1148 “這些妖怪可不看你是什麼局長還是其他什麼身份。”我笑了下說:“王局長,我先進去看看。”

“不然等白天再進去吧,這大晚上的……”王副局長下意識的道。

“防空洞裏面黑乎乎的,白天黑夜進去有區別嗎?”我說完,就從後背抽出燒火棍捏在手中,向王副局長和方局長擺擺手,示意他們別擔心,隨後我就伸腳跨進了這防空洞裏。

防空洞裏一片漆黑,好在我開了冥途,跟看白天區別是有一點,但也不大,反正能看清周圍的事物。

我小心翼翼的往防空洞裏面走進去,這裏面冷颼颼的,搞得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一邊往裏面走,我心裏也一邊在思索,這裏面究竟是什麼東西?

應該是妖怪。

不過妖怪也分很多種。

狐狸,刺蝟,黃鼠狼,蛇,老鼠這五種爲數量最多的妖怪,因爲這五種動物天生靈性就比其他的動物強,所以在東北便被稱之爲五大仙。

不過這五種妖怪也許是因爲智慧遠超過其他動物變化的妖怪,一般都較少傷人。

妖怪也是會繼承自己動物本體的兇性,比如老虎,那麼就比較喜歡殺孽,而兔子之類,則不會怎麼害人。

腦袋一邊胡思亂想呢,我不知不覺的也走到了防空洞的深處,越往裏面走,越能感覺到這裏的溫度降低。

突然,我看到前面躺着兩個人,我趕忙跑過去。

這兩個人都穿着特警的衣服,我一看,他們衣服破破爛爛,身上血跡斑斑,我走到其中一個特警旁邊,一探他的脈搏,已經沒有了呼吸,我不由搖搖頭。

沒想到這個時候,另外一個躺在地上的特警竟然睜開了眼睛。

他胸膛已經稀爛,血流了一地,他看到我,張開嘴,虛弱的說:“你,你是來救我們的嗎?”

“你沒死?撐住,我馬上叫他們進來救你。”我心裏一喜,準備從背後的包裏拿出之前王副局長交給我的對講機。

“不要讓他們進來,會死人的。”這個特警看起來二十四五歲,臉色蒼白。

“他們不進來救你,你會沒命的。”我忍不住說。

“他們要是進來,會死很多人,你也快跑吧。”這個特警說到這,顫抖着手,從自己的褲兜裏面掏出一張紙遞過來。

我下意識接過。

這個和我年齡相仿的特警道:“我兒子下個月就要出生了,可惜我看不到我兒子的模樣了。”

說到兒子,他咧嘴笑起來,露出了全是血跡的牙齒:“這封信是我寫的遺書,讓他們不要把我死了的消息告訴我媳婦,就說我出任務了,等她身體好一些了,再告訴她。”

我聽到這,心裏有些發酸,這個年齡比我稍大的傢伙,此時竟然還笑得出來。

我嚴肅的點點頭:“放心,話我會帶到,你安心的去吧。”

聽了我的話,這個特警才慢慢的閉上眼睛。

我站起來,看着這個已經死去的特警,心裏有股說不出的滋味,我手上的字條全是用血寫的字,說是遺書,其實也就八個字:“媳婦,兒子,我愛你們。”

“放心,你的仇我會給你報的。”我把遺書小心翼翼的放進兜裏。

“出來。”我手中拿着‘燒火棍’,雙手背在背後,也不像之前那樣小心,衝着空曠的防空洞大吼道。

那‘傢伙’應該就在附近,我隱隱約約感覺到了一絲殺意。

這種所謂的殺意我也說不出到底是怎麼樣,反正我直覺告訴我好像有什麼東西已經把我盯上,讓我心裏很不舒服。

突然,我前方慢慢走出一個龐大的身影。

“是你!”我咬牙切齒,並且不敢相信的問。

出現的傢伙竟然是那隻在海南野豬島被我和羅方趕跑的屠牙。

我看着屠牙龐大的身體,有些心悸,這次可沒有羅方幫忙。

“是你。”屠牙一看到我,豬眼也紅了起來,語氣不善:“哈哈,真是沒想到啊,你會來送死。”

“爲什麼要殺這些人?”我問道。

“我喜歡,又如何?”屠牙說道。

“僅僅是喜歡?我看你是衝破封印,並且當時被打傷,需要大量的三魂七魄補身體纔對吧。”我冷哼了一聲。

屠牙毫不在乎的說:“那又如何?即便我受了重傷,難不成你認爲,你一個人就能對付我。”

“你知不知道,他孩子下個月就出生了,結果卻死在了你的手中,難道你心中就不愧疚?”我手捏‘燒火棍’指着屠牙,心裏想到這個年輕的特警,就不是滋味。

“嘿嘿,想幫他報仇?那就不要只動嘴皮子。”屠牙說完,渾身上下散發出了煞氣,不過它真的受了重傷,此時爆發出來的煞氣,比起當初在野豬島山裏的時候別說一半,就連三分之一都沒有。

我大吼道:“去死!”

吼完,我拿着‘燒火棍’已經往這隻野豬的腦袋砸了上去。

屠牙不躲不避,硬生生的抗了一下,不屑的說:“就這點本事?”

我這一棍打上去,就跟打在了一塊堅硬的石頭上一樣,真得我手臂虎口發麻,心裏也是狂驚。

媽的,說好的寶貝呢,一棍打上去,人家屁事沒有。

我乾脆甩手把這根燒火棍丟在一邊,從揹包裏面拿出一柄金錢劍,接着拿出一張應元雷府運敕符,貼在金錢劍上後,我急忙念道:“無上應元尊,統天三十六,九天普化中,化形十方界,神兵火急如律,敕!”

頓時,我手中的金錢劍閃起電光,我拿着金錢劍就衝着屠牙的身體刺去。

原本被我一棍打過去,不躲不避的屠牙,此時卻連忙後退幾下,躲開我這一劍。

我去,一柄普通的金錢劍都要比那柄三清化陽槍靠譜,我不由的暗想,之前別是讓那個烏雲雨忽悠了吧?

該不會這東西就是個普通的燒火棒。

想到這,我心裏就有些憋屈,媽的,這都叫啥事啊。

“找死。”屠牙怒吼一聲,衝着我就撞了過來,兩根很長的獠牙衝着我的腰刺來。 這兩根獠牙很長,要是真刺上來,估計能直接把我肚子捅個透心涼。

我拿着金錢劍橫劍一擋。

即便是貼上應元雷府運敕符的金錢劍,也是抵擋片刻,便被他一下子撞得四分五裂,銅錢散落了一地。

我急忙後退。

這傢伙龐大的身軀,在地上走路,都能讓地面顫抖。

此時他看用獠牙捅破了這柄金錢劍,便發出了歡快的叫聲。

我一邊往回跑,一邊從兜裏掏出十根燭陰金針,開口唸道:“金針所指,百祟無蹤。澄泰,丕贊神功。破破破!”

頓時,這十根燭陰金針回身朝着這傢伙的腦門射去。

屠牙發出一聲怪叫,他的身前出現了一道淡淡的煞氣,顯然是用煞氣形成的防護罩,想要攔住這十根燭陰金針。

可好歹也是燕赤霞老祖宗傳下來的寶貝,能這麼輕易被擋住嗎?

十根燭陰金針,輕易的就刺開這層薄薄的煞氣。

刺開這些薄薄的煞氣後,這十根燭陰金針往他額頭刺了進去。

可不像上次那樣,直接貫串過去,而是在它額頭刺入一半,就停住了,甚至是陷在了他額頭處。

糟糕,上次能這麼輕易的偷襲成功應該是羅方牽制,讓它大意,沒有防範燭陰金針的原因,可現在他一看我出針,就已經提前做好防範,如果我沒猜錯,他估計大量的煞氣都凝聚在額頭的骨頭哪裏,這幾根燭陰金針能刺破纔怪了。

“吼!”屠牙這隻龐大肥胖的野豬見我的燭陰金針沒能奈何他,高興的仰頭大吼一聲,隨後,他身上放出兩股煞氣。

這兩股煞氣形成了劍的形態,朝着了過來。

兩支箭足足長一米,光看起來就讓人感覺到威力驚人。

我哪敢真讓這兩支劍射到我。

趕忙往旁邊躲,沒想到這兩支箭還會拐彎,就跟鎖定導彈一樣,不管我往哪裏跑,都會變換方向。

我見那兩支箭已經距離我越來越近,無奈,只能拿起腳下的燒火棍,順手就朝着一支箭打去。

這一棍打過去,倒是直接把這支箭打得潰散,可另外一支箭卻沒有辦法了。

我看着這支箭射進了胸脯裏。

頓時,我胸膛裏面傳來一股灼燒的疼痛,好像胸口裏面生了一堆火,疼得我差點沒暈過去。

不用說,肯定是這股煞氣串進我的身體裏面搗亂來了。

我深吸了口氣,咬牙想要坐下,想畫驅邪符把這些煞氣給排出去,可屠牙怎麼可能給我這樣的機會,此時已經朝我狂奔而來。

我真要坐下,估計很快,我的胸膛也會被捅出一個大窟窿。

我咬牙不停的往後退,想盡量和這傢伙拉開距離,但胸口那股火燒一般的感覺竟然在朝着周邊蔓延。

很快我渾身都傳來一股巨大的疼痛。

就跟被人丟在火堆裏面活活的燒一樣。

修真零食專家 我身體一歪,倒在了地上,疼得我連站起來的力氣也沒有。

而屠牙也不再衝刺,它緩緩的走到我旁邊,傳來它的聲音:“三魂七魄被煞氣灼燒的感覺如何?放心,這還只是開始,越到後面,你會感覺到這股煞氣的厲害,哈哈,直到你被活活燒到魂飛魄散爲止。”

“王八蛋。”我躺在地上,身體已經完全失去了控制。

看着不遠處那兩個死去的特警,特別是之前讓我幫忙回去報信的哥們,光想起,我心裏就一陣憋屈。

“啊!”我渾身難受得受不了,忍不住大吼一聲,想通過這一聲大喊,讓自己儘量輕鬆一些。

可沒有效果。

漸漸的,我腦袋也迷迷糊糊起來,我無奈的閉上眼睛,暈暈沉沉起來,暈迷之前,我不禁在想:難道哥們我這一輩子,真就栽在這了?

早知道來之前我通知羅方他們的。

可惜世界上讓人後悔的事這麼多,哪能真的後悔?

我眼皮沉重起來,即便我很不想閉上眼睛,因爲我知道,如果眼睛閉上,說不定永遠都沒有機會睜開了。

大佬每天都在努力低調 ……

這裏是哪裏?

我看了看周圍,這裏顯然是古代的戰場啊,我腳下全是一堆堆的屍體,周圍還有戰旗,鮮紅的血液染紅了地上這些士兵的盔甲。

最重要的是,我腳下這些士兵,都不是人。

他們雖然有人的身體,但腦袋要麼是蛇,要麼就算虎頭,又或者是牛。

顯然是半人半妖,又或者修爲不到火候的妖怪。

前方一個屍體堆成的小山上,站着一身銀白色鎧甲的將軍,他右手提着一柄長槍。

這柄長槍長兩米,看起來晶瑩剔透,跟水晶一般。

“這是什麼地方?”我忍不住開口問:“你是誰?”

這個穿着鎧甲的將軍轉過身,他的臉用銀白色的布擋住,只露出了一雙眼睛,他一看到我,順手就把手中的長槍朝我丟了過來:“諾,接着。”

我下意識的就接住他丟過來的長槍,低頭看了一眼長槍,等擡頭想要繼續詢問那個將軍的時候,周圍突然又變成了漆黑一片。

即便是我天生陰陽眼,開了冥途,也看不到周圍場景,只有我右手中的晶瑩剔透的水晶長槍,散發着耀眼的白光,把整個漆黑的四周都照亮。

……

我突然張開雙眼。

我依然躺在地上,屠牙也站在不遠處驚恐的看着我。

這個防空洞此時被照得跟白晝一樣,這些光芒全部是從我右手的燒火棍傳來。

原本黑漆漆的燒火棍竟然出現無數裂痕,這些白色光芒都是從裂痕裏面傳來。

隨後,燒火棍的外面破碎,露出了一根銀白色的長槍。

這根長槍和剛纔我暈迷之後,從那個穿銀白色鎧甲的將軍丟過來的長槍竟然一模一樣。

原來這根長槍外面不知道塗抹了一層什麼堅硬的東西,擋住了長槍的原本外貌。

突然,我發現長槍傳出一股清爽的感覺,這股感覺從長槍傳來,通過我的右手傳遍全身,我身上痛苦的感覺消失得無影無蹤。

“吼。”屠牙此時也發現不對,大吼一聲,就要衝我一腳踩來,我現在已經恢復了,拿着長槍往旁邊一滾,躲開了它的這一腳。 現在我腦袋其實都還有些迷糊呢,剛纔已經完全暈死過去,結果跑出來一個身穿銀甲的將軍,接着我就醒了過來。

而原本手中的那根‘燒火棍’也變成了如今我手中的長槍。

“啊。”我拿着長槍,大喊一聲便站了起來,朝着屠牙的腦袋就捅去。

屠牙用獠牙擋開長槍,獠牙就朝我肚子刺來。

我趕忙後退,揮舞長槍,擋住他的獠牙。

長槍打在他的獠牙上,響起兵兵乓乓的聲音,一開始我還有些擔心。

畢竟這根長槍看起來堅硬不到哪裏去,晶瑩剔透水晶一樣,我怕一用力,沒把屠牙解決,手中的長槍反而是斷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