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跟路紫蘇相處這麼久,萬萬想不到,她還有這樣一層身份。

她不知道該說路紫蘇演技高呢,還是說她本性如此。

只不過,她一直真心真意對路紫蘇,當然不希望路紫蘇是帶著面具跟自己相處的。

就在宮麗珊胡思亂想的時候,路紫蘇的聲音突然響起:"麗珊姐!"

宮麗珊猛的抬起頭來,聲音有點不自然"紫蘇……"

路紫蘇笑著看向宮麗珊:"麗珊姐,我要離開華晨了,我最不捨得的,就是你了,我隱瞞身份,不是故意要騙你的,我只是希望大家用看平常人的目光來看我,我不想高人一等,活在別人異樣的眼光里,你知道嗎?所以,在我離開之前,我還是希望,你能夠原諒我!" 燭台立在桌上,有風進來,燭光搖曳,搖亂了滿地的影子。

心悅坐在妝台前,拿著剛拆下來的一支髮釵呆望半響,聽到金枝說,「大人好象很久都沒來看姑娘了。」

心悅臉上浮起一絲淡然的笑意,「姐姐來也是一樣的,他們夫妻同心,不分彼此的。」她把髮釵放進首飾盒裡,不打算再用了,這隻雁頭釵是賈桐在集市上給她買的,從交到她手上的那天起,她一直帶著,如今,是時侯收起來了。

「把窗子關上吧,風大了。」她說。

「是,姑娘。」金枝過去關窗,突然想起來,「呀,今兒個都八月份了呢,姑娘下個月就生了,真快。」

是夠快的,心悅心想,懷胎十月,她的孩子馬上就要呱呱落地了,不知道大人看到孩子,還會象剛聽到消息時那樣高興么?

金枝把床鋪好,扶著心悅過去,蹲下來給她脫鞋的時侯,咦了一聲,「姑娘的腳好象腫了呢。」

「不礙的,」心悅說,「許是站得太久了。」

金枝有點擔心,「我得稟告夫人去。」

邊上薰香的小丫環說,「夫人不在府里,上舅爺家去了,舅爺家辦喜事,夫人要留在那裡打點,今兒個不回來了。」

金枝說,「那我告訴大人去。」

心悅坐在床沿上,垂著眼看自己的腳,「太晚了,別去了,實在不放心,明兒早上跟管家說一聲罷。」

金枝不肯,夫人千叮囑萬交待的,心悅姑娘這裡丁點的小事都是大事,眼瞅著下個月就要生了,可馬虛不得。

她急匆匆去了主院,向賈桐稟報,賈大人剛練完一套拳腳,一身的汗,梅枝絞了帕子侍侯他洗臉。

賈桐一邊擦臉一邊聽,末了說,「沒事,當初娘娘生太子的時侯,腳也腫過,一按一個坑呢,魏太醫說到了孕後期都這樣,不礙的,叫你家姑娘放寬心吧。」

金枝:「……是,奴婢也是擔心才來回大人,奴婢這就告訴姑娘去,讓她放寬心。」見賈桐沒有別的話,她行了禮,轉身走了。

回到屋裡的時侯,心悅已經躺下了,連賬子都放下了,把床遮得密密實實,金枝想了想,沒去打擾她。

第二天早上,她給心悅梳頭的時侯,隨口提起昨晚的事,「姑娘,大人說了,到了快要生的時侯,人人都這樣,不礙的,讓您放寬心。」

心悅嗯了一聲,「我知道是不礙的。」她把梳子拿在手裡,手指在上邊輕輕划拉著,問:「大人還說什麼了?」

「大人說皇後娘娘當初生太子殿下的時侯也這樣,一按一個坑,叫姑娘放寬心,旁的也沒說什麼。」

心悅在心底幽幽嘆了一口氣,她從來沒有奢望,所以也不會失望,只是賈大人從最初的緊張興奮到如今的避而不見,這中間發生了什麼,她大約也能猜著,她什麼都不說也不問,只希望快些把孩子生下來,便可做個了結。

綠荷的哥原本是個老實疙瘩,家裡窮,自己也不長進,一直沒娶上媳婦。後來託了妹子和妹夫的福,有人主動結親,誰知道那媳婦兒是個短命鬼,沒兩年去了,託人又找了一個,定了今日辦喜事。

綠荷只有一個哥哥,場面上的事好些爹娘不懂,都得她來操持,雖然是個女人,好歹也有官銜在身,又是皇後娘娘身邊的紅人,誰也不敢低看。

賈桐一大早就過來了,幫著招待賓客,沖著他們夫妻的面子,有頭有臉的賓客來的不少,這場喜事辦得熱熱鬧鬧,賺足了面子。

夫妻倆吃過晚飯才往家去,賈桐沒有騎馬,陪綠荷坐在轎子里,一路說說笑笑,聊完大舅爺娶親,賈桐隨口提起心悅腳腫的事。

綠荷聽他說完,埋怨道:「你沒親自過去看看?」

賈桐說,「娘娘當年生太子的時侯不也這樣么,魏太醫說不礙的。」

「話是這樣說,可心悅頭一次碰到這事,巴巴兒派人去告訴你,你倒好,面都沒露一個,讓她心裡怎麼想,替你生孩子呢,寒暖總該問問吧。」

賈桐吱吱唔唔:「你去瞧也一樣,再說女人之間好說話,我一個爺兒們說這些,總歸有點……」

「你是孩他爹。」既然說到這個事情,綠荷乾脆攤開來說,「你很久沒去看過心悅了,是不是怕我不高興?」

賈桐被她說中,低頭不說話。

楚少的二嫁閒妻 綠荷握住他的手,「賈桐,我知道你心裡有我,可心悅是你孩子的娘親,將心比心,你對她總該負起責任來,有些事我可以替你做,有些事我替不來的。你去看她,我不會不高興,我把心悅當妹妹看,等孩子生下來,我們一家四口和和樂樂的過日子。」

賈桐把綠荷攬到懷裡,下巴抵著她的額頭,半響才道:「好,我聽你的,咱們一道去看她。」

回到府里,倆人就去看心悅,綠荷仔細看了她的腳,確定和皇后當年是一樣的情形才放心。

賈桐則老神在在坐在一旁,餘光里,兩個女人輕言細語的說話,他想起前一段天天兒來見心悅,跟她說話逗趣,就跟一場夢似的,如今怎麼都提不起當初那樣的勁頭了。就象一陣風,來得快,去得也快。

淚濕紅塵 心悅跟綠荷說話,餘光也在打量賈桐,那個總是堆起一臉笑跟她說話的男人,進門往椅子上一坐,卻一聲不吭,彷彿帶著某種抗拒,再也沒有當初那種興奮勁頭了。

綠荷叫賈桐,「你發什麼呆呀,怎麼也不說話?平日倒跟個話癆似的。」

賈桐撫著額打了個呵欠,「今兒忙了一天,有些乏了,懶怠說話。」

心悅便說,「大人和姐姐今兒累了,快回去歇著吧,我這裡沒什麼事,是金枝大驚小怪,巴巴跑去跟大人說,讓姐姐擔心了。」

「金枝做得對,」綠荷笑著說,「你如今是府里的大寶貝,可容不得一點閃失,行,我們先走了,你好生歇著吧。天涼了,記得添衣裳。」

「謝謝姐姐關心,」心悅送他們到門口,目光輕輕在賈桐臉上繞了一下,但男人沒有看她,牽起綠荷的手,在夜色里大步流星而去。

她看著他們遠去,心裡有些感慨,以前還有些擔心,怕賈大人會對自己起什麼心思,如今看來,是她多慮了。

——————-

賈桐並不是無情,而是不知道怎麼面對心悅,多少還是覺得愧疚的,他已經錯了,所以不想再錯,更不想給心悅某種希望 木兮把梁淺送到醫院樓下后,正要交待李泓霖送梁淺回去,梁淺兜里的手機就響了。

這個點誰會打電話來?

讓梁淺覺得最有可能的應該是聶曉雲,「阿兮,我去接下電話。」

「好。」

梁淺拿著手機走遠后,李泓霖語氣關心說了句:「木小姐,一定你再去做個全身檢查,萬一是像上回那樣受了內傷就不好了。」

「我知道了。」說話的時候,木兮留意著四周有沒有可疑的人,「你跟深哥說,我沒事,讓他別擔心。」

「知道了,這次的車禍,有點奇怪,是不是董雅寧想製造事故誣陷到你頭上來?」不然為什麼受傷的不是木兮?

「我想應該不是,阿淺也看見了,當時董雅寧知道我沒死想殺我,所以她們的目的是想我死,只是沒想到我沒事,她倆受了內傷,不管怎麼樣,總算是避過一劫了。」

「這就是報應。」李泓霖語氣嘲諷說了句。「我一會就調監控,儘快讓人將那部車檢查一下,畢竟那部車去過江山一號,我擔心董雅寧陰謀沒得逞,會陷害你。」

「不用了,我想,如果成功的話,應該有人找到那裡了。」當然,她的內心並沒有自己的語氣那麼自信,她到現在還沒拿回自己的手機,呂鋥凉那邊也沒聯繫她,她真是有些擔心計劃沒成功。

「成功?」李泓霖語氣好奇問了句:「什麼成功?誰找到那裡?」難道木兮還聯繫了誰?

木兮正要解釋,就看到梁淺腳步飛快拿著手機過來,「阿兮,祁任興說你電話打不通,找到這裡來了,他說小寶在他那裡。」

「什麼?」小寶怎麼可能會在祁任興那裡?難道是出了什麼事?

木兮趕緊接過手機,「喂?」

「小兮,是我,你別擔心,小寶沒事,我現在去接他,一定會保護好他。」

祁任興那略帶著急的語氣,讓木兮覺得這句話沒那麼簡單,一定是有什麼事,「到底出什麼事了?」

「對不起,我媽她派人把小寶帶走了,說要去做親子鑒定,我現在正趕過去把人帶回來。」

「地址是哪裡?」親子鑒定?祁至的老婆瘋了吧!

全能小神農 「你過來應該有點遠,這樣吧,我把人送到江山一號去給你,你回那裡等我。」說完后,祁任興掛斷了電話。

「嘟嘟嘟,喂?喂?」

木兮將掛斷的電話遞給梁淺,看了眼身旁的李泓霖,「不好了,祁至的老婆把小寶帶走了,說是去做親子鑒定。」

「祁任興打來的?」這個祁任興可是對木兮有好感,又跑去江山一號堵過門,那瘋狂的舉動,讓李泓霖有些懷疑事情的真假,「你給許衛打個電話問問真假,不要被他利用你對孩子的緊張上了他的當。」

「好,好。」木兮連說了兩個好字后,再一次拿過梁淺的電話給許衛打電話。

沒在門口攔到人,和商陸一塊沿著提供的視頻去追人的許衛,接到一個匿名來電,許衛看到是景城的來電,立即看了眼一旁的商陸。

「手機給我。」

開車的許衛將手機遞給了商陸,「商先生拜託你了,如果是綁匪打來的電話,一定要穩住綁匪的情緒,我們家寶少爺不能有事的。」

「你好好開車就對了。」許衛怕木小寶被人撕票,他何嘗不擔心木小寶出事會給湯家帶來影響,上回,他女兒不過是教了木小寶一些事,就惹來紀澌鈞的不痛快,紀澌鈞直接就公報私仇,害湯家損失了不少錢,這木小寶真要被撕票了,他懷疑紀澌鈞讓湯家破產也做的出來。

電話接通后,商陸還沒說話,那邊就傳來一個耳熟的聲音:「許衛,是我,小寶有跟你在一起嗎?」

驚噓一場,原來是木兮。

本不想那麼快讓木兮知道,不過木兮知道也好,畢竟,如果真有事,木兮也能幫他在紀澌鈞那邊說說話,「抱歉,我是商陸,因為我沒能照顧好他,才讓他被人帶走了,你放心,我和許衛已經找到小寶和梁棟被人帶走的路線,已經報警了,現在和警察一塊趕過去。」

商陸聽到電話那頭的人,自言自語說了句,「祁任興說的是真的。」

梁淺聽到梁棟也被人帶走了,急的要拿手機說話就被木兮用手擋住。

「祁任興?」聽到這話的商陸看了眼開車的許衛,「這祁任興跟這件事有什麼關係?」之前在家裡的時候,他聽女兒跟老婆聊天,說祁老師追小寶哥的媽咪,還到人家家門口去了,難不成,祁任興這小子是因愛成恨綁架木小寶?

「他說,他母親抓小寶去做親子鑒定,他已經趕去找小寶的路上了,沒告訴我地址,讓我回江山一號等,說他會把人送回來然後就掛電話了。」

幸好不是綁架,更不是為愛偏激,鬆了一口氣的商陸,用手捂著自己因為高度緊張導致發疼的眉心,「這樣吧,我跟警察那邊說找到人了,你先回江山一號等,我和許衛如果找到他了,就跟著他回江山一號,以免他做出什麼過激行為,為了你兒子的安全著想,你最好也別刺激他,至少在你兒子回到你身邊時,他說什麼,你都照做。」

「我知道了。」商陸的話,讓木兮細思極恐,過激行為?難不成,祁任興還會因為屢屢遭她拒絕傷害小寶?

商陸把手機還給許衛,此時許衛已經從商陸和木兮的談話中大致了解了整件事的經過,知道木小寶是安全的,許衛激動到眼淚都差點出來了,「對不起,是我……」

「沒關係,人找到就好,你們也注意安全,我在江山一號等你們。」紀澌鈞應該還不知道這件事,不然的話,不會那麼悄無聲息,「放心吧,我這邊也出了點事,紀總現在在醫院陪著雅寧夫人,應該一時半會不會注意到這邊的事情,等他問起來了,我會跟他解釋。」

「好。」

在許衛掛電話時,商陸已經忙著給警方打電話,又通知年暮生。

木兮將手機遞迴給眼神著急看著她的梁淺,「這樣,我跟你先回江山一號。」看了眼李泓霖,「麻煩你,找些人幫我看看小寶在哪兒,雖然我不該懷疑他會做這種事情,可商陸這麼說,讓我不得不擔心。」

「他的提醒並不是沒有道理,謹慎點是對的。」李泓霖附和一句后,給自己帶來的幾個人打電話,派人送木兮回去,李泓霖也坐著車帶人去找木小寶。

此時,木兮一心只有木小寶的安危,沒顧上要跟紀澌鈞打招呼,說自己要先回江山一號。

坐在木兮旁邊的梁淺,想起梁棟也被人拐走了,急的直念叨叨,「怎麼辦,梁棟要出事了,我爺爺知道了一定會氣死的。」

「沒事的,已經那麼多人過去了,不會有事的。」

「阿兮,我好害怕。」

重生九零做學霸 木兮輕輕拍了拍梁淺的肩膀安撫梁淺的情緒,「沒事,別自己嚇自己。」她發現,梁淺自從懷孕以後,變得特別脆弱,動不動就掉眼淚,真讓木兮有些擔心。

醫院那邊,陳金走在前頭,那兩個男人怕木小寶和梁棟跑路,直接將人抱在懷裡。

進到電梯時,按照剛剛商量好的計劃,木小寶和梁棟對眼暗示對方。

很快,坐著電梯到了一樓,剛踏出電梯門,木小寶和梁棟再一個對視后,兩個人立即捏住手裡的塑膠工業繩最尖銳的那頭,對著男人的眉心滑過去。

那猝不及防的疼痛,使得兩個男人本能撒開手,立即用手捂著自己的眉頭和眼角,「啊……」

木小寶和梁棟順勢跳到地上扭頭就跑。

聽到哀嚎聲的陳金回頭就看到跑過來的木小寶和梁棟。

和陳金對上眼的木小寶,看到陳金居然有份綁他,木小寶邊跑邊氣得沖著陳金吼了句:「我要把你綁架我的事,告訴我家老紀,你這個大壞蛋!」他要讓老紀狠狠打這個大壞蛋的屁屁!

完了,木小寶肯定是誤以為這是一場綁架了,要是讓木小寶先找到了紀澌鈞,這下就不得了了!

陳金趕緊追過去。

兩個男人捂著一眉頭的血,罵了句:「媽的,小兔崽子,居然還懂得逃跑!」

「老子要不打死你這個小畜生,我就跟你姓!」

男人罵了一句后提速追過去。

和梁棟一塊往外跑的木小寶,眼睛被一部車的燈光晃暈了,兩個人趕緊用手捂著自己的眼睛。

停下車的祁任興,望見追出來的人,立即將車門打開,「小寶你們快上車。」

是祁任興?

連陳金都綁他了,更別說祁任興了,怕祁任興是騙子,木小寶拉著梁棟往另外一個方向跑。

著急的祁任興,來不及做更多的解釋,直接把人抱起塞進車裡,關上車門后,安全帶都來不及系先發動車子。

追出來的陳金不停拍打車門,「少爺,少爺……」

車子猛地提速,沒坐好的木小寶和梁棟摔在車上。

梁棟回頭看了眼後面著急到團團轉的兩個人後對木小寶說道:「小寶弟,看來water老師是好人,沒有參與綁架我們。」

坐好的木小寶,抱著胳膊盯著前面的祁任興,「為什麼陳金會綁架我,我需要一個解釋!」

「對不起小寶,梁棟,我媽她可能誤會什麼了,我把你們兩個人送回去,然後再跟木兮解釋清楚這件事。」

誤會?難道真的和祁任興沒關係?木小寶盯著後視鏡看了好一會,問了句:「那為什麼跟你在一起的那個人他會在那裡?」如果祁任興真的有份參與,那他真的對祁任興很失望。

小寶說的應該是陳金吧?「對不起,我也是剛知道他幫我媽干這事。」

梁棟看了眼四周,是回去的路上,而且也沒人跟著應該是安全的,「小寶弟,water老師應該真的不知道,咱們不要生他氣了。」

「那好吧,看在water樓西的份上,我就放過陳金一次,不跟我家老紀說這事,但是那兩個大壞蛋我不會放過他們的。」他要告訴老紀,然後再告訴壞蛋四叔,再告訴乾爹還有好多好多人,讓他們全城通緝這兩個大壞蛋,殺無赦!

「很抱歉,這種事情以後不會再發生了。」開車的祁任興看了眼後視鏡,沒見有人追過來這才降低車速,如果這些人真的追過來,他還真的不敢保證,自己能安全把木小寶和梁棟送回去。

他媽實在是太糊塗了,居然干出這種事情,不過,這件事也不能怪黃印香,都是黃印蓉那個女人在一邊挑唆,如果不是這樣,他媽怎麼會把這件事當真,還特地飛過景城來。

木小寶瞥了眼開車的祁任興以後,抱著胳膊不做聲繼續看著前面。 宮麗珊吃驚的看著路紫蘇:"你要離開華晨了啊! 災厄收容所 麗珊姐也不怪你,只是聽到你身份的時候,心情有點複雜而已!"

路紫蘇聽到宮麗珊說不怪自己,她立馬開心的拉住宮麗珊的胳膊像個孩子一樣:"麗珊姐,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我們離開以後,經常聯繫,好嗎?我的朋友,一直不是很多,但你是其中一個,我不想跟你疏遠!"

宮麗珊笑著點點頭:"當然好啊!其實,我也特別喜歡你這個丫頭,真的很對我胃口!"

路紫蘇跟宮麗珊聊天,說自己的未來和打算。

兩個人聊的不亦樂乎。

現在在華晨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想繼續待下去,可能性不高了。

路紫蘇跟華晨辭職,打算接管自家在臨海的分公司!

她歷練了這麼久,也是時候試試自己的真本事了。

今天早上,她還接到媽咪的電話,讓她回去學著管理公司,因為再過幾個月,百葉打算陪著小白,去龍行組織當教練。

蘇凜追妻路漫漫,當然不可能放過這樣的機會了。

他竟然打算丟下華陽集團,去追老婆。

蘇北知道兒子這場戀愛談的不容易,也就由他去了。

只不過,蘇凜要是一走,華陽和盛世的重任,都落在了蘇寒肩上,蘇北實在不忍心大兒子太操勞。

畢竟,一個集團就夠他操心的了。

所以,她讓路紫蘇學著熟悉管理公司,幫蘇寒分擔盛世的重任。

等到路紫蘇徹底能獨當一面的時候,蘇寒再把盛世,徹底交給她。

路紫蘇知道兩個哥哥累,她也長大了,的確不能一直當那個不諳世事的小公主了。

今天發生的事情,讓路紫蘇的態度,更加堅定。

就在路紫蘇和宮麗珊聊天的時候,華晨辦公室里。

雲逸無奈的對華晨攤開手:"紫蘇走了,我也要離開了,畢竟,華總,您也知道,我當初為什麼而來!"

華晨苦笑,當初挖雲逸來公司,他就覺得不靠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