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說一遍,滾,否則我叫乘警了。」

王嵐咬著銀牙,氣呼呼的吼道,那一對飽蠻的大燈,更是猛烈的起伏著,作為王志遠的歲女,她什麼時候受過這種欺負啊!

「那個,兄弟,誤會,誤會,她是有事兒要跟我商量的。」

林逸一看,鬧出了這麼大的誤會,也有些尷尬,急忙看著年輕男子,歉意的笑道。

「靠!害的老子白激動了一下。」

年輕男子不滿的罵了一句,隨後不爽的轉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你找我什麼事兒,咱們就在這裡說不就好了?」林逸看著眼神彷彿要殺死自己的王嵐,有些尷尬的笑道。

「我想學鬼神跳。」

王嵐綳著杏乾的小嘴,盯著林逸冷冰冰的說道。

「鬼神跳?呵呵,不好意思,你的條件不夠,學不了,不要說你了,便是你爺爺,都不夠資格。」

林逸淡淡的笑道。

王嵐一聽,頓時眉頭微微一皺,覺得林逸有些過了。 她爺爺那可是整個華夏都赫赫有名的存在,在醫術方面,雖然不敢說當世第一人,可最少,能夠超過他的不會超過一掌之數。

這樣的人物在林逸的眼中,竟然連學習鬼神跳的資格都沒有,王嵐如何能相信呢?

「林逸,我知道你醫術驚人,可,可我爺爺也不是庸醫,你憑什麼這麼說他?」

王嵐撅著小嘴,一臉不滿委屈的看著林逸質問道。

「唉,你真的想要知道?」林逸看著王嵐那委屈的樣子,心中不忍,淡淡的問道。

「當然!」

王嵐上前,一屁股坐在了林逸的旁邊,杏乾的大眼睛,帶著一抹委屈,死死的盯著林逸。

「心術不正,你爺爺在醫道上面的天賦不錯,甚至在醫術上面的成就也說的過去,可他的心術不正,這樣的人心中有鬼,愧對神明,如何學習這鬼神跳?」林逸淡淡的冷笑道。

「什麼?你,你才心術不正!」

王嵐一聽,頓時氣的整個人都結巴了起來,盯著林逸怒吼道。

「呵呵,隨你便,你雖然人品不錯,可是你的心中卻少了一股浩然正氣,所以你也學不了鬼神跳,我就算是親手教你們,你們也無法學會。」

林逸說完,便閉上眼睛,準備養神了。

浩然正氣,長存於天地間,是一股能夠跟靈氣相比的可怕存在,這也是是普通人練習鬼神跳唯一的機會,如果心中沒有這浩然正氣,便無法練習鬼神跳。

無關天賦。

知乎於心。

王嵐一聽,頓時杏眼一瞪,冷哼一聲,便起身準備離開,在王嵐看來,這根本就是林逸的推諉之詞,不外乎是不想教她鬼神跳而已。

「哎呀,嵐嵐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啊?這裡多臟啊!走,陪我去頭等艙,我剛剛開了一瓶兩千年的拉斐,正要想找人品嘗一下呢。」

一名穿著白色西裝,九分褲,打扮時尚的男子,妖里妖氣的走了上來,看著王嵐淺笑道。

「不好意思,我沒有興趣,另外,我現在是上班途中,我希望你沒事兒,不要來的打擾我。」

王嵐心情不好,冷冰冰的呵斥道。

楊凱一聽,頓時麵皮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隨後擠出了一絲尷尬的笑容,看著王嵐討好的笑道:「嵐嵐,怎麼了?是不是有那個不開眼的東西惹你生氣了啊?跟我說,我幫你出氣。」

王嵐一聽,眼神哀怨的看了一眼林逸,隨後踩著杏乾的白色高跟鞋,邁開兩條杏乾的鎂腿就朝著前方走去。

「是你?」楊凱咬著槽牙,目光瞬間陰沉了下去,隨後直接走到了林逸面前,冷冷的呵斥道:「給老子站起來。」

剛剛走出沒幾步的王嵐一聽,頓時停下了腳步,稍微遲疑了一翻之後,還是轉過身,看著楊凱冷冰冰的說道:「楊凱,你不要在這裡胡攪蠻纏,跟別人沒有任何關係。」

「呵呵,嵐嵐,你不用擔心,這樣的垃圾,我楊家想要收拾幾個都可以,我保證,讓他下輩子見到你,都不敢再招惹你!」

楊凱說完,一把就朝著林逸的衣領抓了過去,作為一名全國知名的富二代,他可不單單是有錢那麼簡單,從小,他就喜歡習武,拜訪名師,這些年倒也有些成就,大師之境的實力,雖然不敢說多麼驚艷決絕。

最少,在年輕一輩中,他可以稱得上無敵級別的存在,特別是在富二代的圈子裡,那更是無人敢輕易招惹的存在。

「滾開!」

陳天行神情驟變,猛然起身擋在了林逸面前,一隻白凈的大手,宛如迅猛的毒蛇,一把抓住了楊凱的虎口。

楊凱一看,頓時一咬槽牙,眼中閃過一絲殺機,現在美人當前,他當然不能丟臉了,更何況,家族這次新研發出來的藥物,還需要讓王志遠幫忙。

楊家雖然是醫藥巨頭,跟王志遠之間的關係也算是不錯,可這次的事情實在太麻煩了,他們已經找了很多次王志遠,都無疾而終。

如今,只能把注意力放在王嵐身上了,要知道,這個單子一旦能夠批下來,那他們楊家幾乎就等於是坐在金山上了,每年能夠得到的好處簡直大的驚人,大到讓人無法估量。

所以,為了追求王嵐,楊凱可是拿出了全部的精力,甚至不惜,從京城的金窩中走出,親自過來追求王嵐。

如今,當著王嵐的面兒,他如何能被人拿住呢?

大師之境的可怕的力量,在這一刻,就像是沸騰的開水一般,在楊凱的體內鼓盪,而後,楊凱怒吼一聲,手臂不退反進,竟然直接朝著陳天行的胸口上打了過去。

這一下事出突然,再加上他的反應的確算是驚人,陳天行一時不察,竟然被一拳打中胸口,整個人咯噔噔後退了三步,才算是勉強穩住身形。

「哼!會點三腳貓的功夫,就以為自己了不起了?也敢擋本少的路?」楊凱見自己一擊得逞,神色不禁得意了起來,傲慢的冷哼道。

「瑪德,你找死!」

陳兵一看也怒了,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

「楊凱,你怎麼能打人呢?」

王嵐焦急的沖了上去,正如林逸所判斷的那般,王嵐為人並不壞。

「呵呵,嵐嵐,你不用管,這小子,竟然敢得罪你,今天便是天王老子來了,我也要好好的收拾他一翻,瑪德,敢欺負我楊凱的女人,今天就算是拚命我也要弄死你!」

楊凱齜牙咧嘴,氣急敗壞的吼道,那兇狠的神情,彷彿真的要為王嵐拚命一般。

王嵐一聽,不知道為什麼,心頭竟然猛的一跳,就急忙看了林逸一眼,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個小偷在偷東西,生怕被人發現了一般,隨後盯著楊凱杏眼怒瞪,大聲吼道:「楊凱,我告訴你,你不要在這裡胡說,我是不可能給你當女朋友的。」

楊凱麵皮再度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心裡也是氣的不行,就算是在京城,他楊凱也算是一號人物啊!平時不知道多少妹子主動往他的家裡跑。 可現在,他楊凱親自出手,想要泡王嵐,王嵐竟然還推三阻四,一直給他難堪。

「瑪德,你以為你是誰啊!天上的仙女?如果不是想要利用一下你那死鬼爺爺,本少爺怎麼可能在你身上浪費時間,一天到晚綳著一張臉,看著就讓老子噁心,等老子把你弄到手,你看我怎麼坑你!」

楊凱在心裡冷冷的笑道,隨後看著王嵐,點頭哈腰,一臉討好的笑道:「對不起,對不起嵐嵐,我,我實在太激動了,下意識的就說出了我的心裡話,其實,你應該知道的,我是真的喜歡你,在我心裡已經把你當成我的女人了!」

「夠了!你楊少在京城那可是出了名的花花人物,我怎麼敢高攀呢?我希望,以後你不要在說這種話,否則,我會認為你在掃擾我。」

王嵐冷冰冰的呵斥道,隨後便轉身離開。

楊凱看著王嵐的背影,咬著槽牙,眼神無比的怨毒,而後,冷哼一聲,便準備轉離開,他的耐心已經消耗殆盡,如果用光明正大的手法,真的不能搞定王嵐的話,他不介意使用一些其他的方法。

「站住!」

林逸起身,盯著楊凱的背影,輕飄飄的說道,可是那聲音之中卻帶著一股無可抗拒的力量,那種感覺,就像是主人在自己的奴僕喊話一般。

那種高高在上的感覺,頓時讓楊凱火冒三丈,從來,都是他用這種口吻跟別人說話,什麼時候,竟然有人敢用這種口吻跟他說話了?

「小砸種,叫爺爺做什麼?想死不成?」

楊凱陰測測的獰笑了起來,在楊凱看來林逸完全是找不痛快,陳天行的實力不錯,只可惜在他楊凱眼中還不算什麼,更何況,這次他還帶的有保鏢。

本來林逸不開口這件事兒,就算了,可現在,他竟然敢主動開口,這便是找死。

「林逸,你不要鬧事兒,他是京城楊家的大少爺!」

剛剛走出去幾步的王嵐一聽,急忙扭頭看著林逸焦急的勸說道,楊家在醫藥行業可謂是龍頭,這些年很多成品葯價格的上漲,背後都有他們楊家的影子。

每一次上漲,對他們楊家人來說,都是一次財富的積累,這幾年,楊家簡直賺翻了,所以在京城,楊家的地位也在節節攀升。

林逸的醫術很不錯,稱得上是驚世無雙,不過她也從王志遠的口中了解到,林逸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背景,否則,當時也不會去彭家治病了。

這樣的一個人,如何是楊家的對手呢?

這就好比一個大人,他就算是再厲害,能打一個小孩子,能打十個小孩子,可一百個,一千個呢?他終究是會倒下的。

楊凱看著王嵐那緊張的神情,頓時一咬糙槽牙,心中的怒火更加恐怖了,他追求王嵐這麼久,王嵐可曾有過這麼關心的神情?沒有,一次都沒有。

可現在,她有了,竟然還是出現在一個陌生男人的身上。

殺機,在這一刻沒有任何的掩飾,在楊凱的雙眸之中跳動。

「嵐嵐,這件事兒跟你沒關係,現在,是我們兩個男人之間的事兒,你讓開!」楊凱咬著槽牙,面容陰鷙的說道,今天,他一定要殺了林逸。

「兩個男人之間的事兒?不不……」林逸緩緩搖了搖頭,「你這種三秒三次的,不能算是男人。」

「轟!」

楊凱一聽,頓時腦袋轟然一震。

原本殺氣騰騰的眸子,也充滿了震驚跟不敢置信。

「他,他怎麼會知道的?」楊凱心中充滿了好奇,在咆哮,在吶喊,這可是他最大的秘密了,幾乎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

這些年,為了治這種病,他可是花費了無數的金錢跟時間,結果一點用都沒有,正如之前網上流行的段子一樣,一個男人在酒店接到了一張小卡片,然後打電話過去談價格。

等他瑪德在電話裡面把價格談好之後,他自己完事兒了。

現在的楊凱,就有這種感覺,可林逸竟然當著眾人的面兒一口說出了他最大的秘密,他如何能不震驚呢?

王嵐一聽,下意識的看向了楊凱。

如果有這種病情,還刻意的追求她,那就真的是居心叵測了。

「你胡說,老子每天錦衣玉食,怎麼可能會有那種毛病呢?小畜生,竟然敢在嵐嵐的面前重傷我,給我去死吧!」

楊凱怒吼一聲,揮拳就朝著林逸的腦袋上打了過去。

「主人小心!」

「林少小心!」

陳兵跟陳天行一看,頓時面色大變,急忙往前衝去。

「唰!」

一條鞭腿帶起一道凌厲的勁風,狠狠的踹在了楊凱的身上。

凶神惡煞,殺氣騰騰的王凱,只感覺自己就像是被一把鐵鍬狠狠的拍打了一下一樣,整個人直接倒飛了出去。

「砰!」

重重的落在了過道里,當場摔的他整個人差點昏死過去。

正準備為林逸擋住楊凱的王嵐愣住了,這一腳要多大的力量才能夠做到啊!

雖然,楊凱不算胖,可身高擺在哪裡,最少也有一百三四十斤啊!可林逸竟然一腳就把王凱踹飛出去七八米遠。

「難道他是武林高手?」

一個荒謬的想法在王嵐的腦海中浮現。

「少爺,少爺!」

兩名身材魁梧,眼神兇悍的兩名保鏢急匆匆的衝到了楊凱面前,焦急的把楊凱從地上攙扶了起來。

「殺他了,給我殺了他!」

楊凱指著林逸,氣急敗壞的吼道,就算是在京城,他只要不招惹那些真正的太子爺,也沒有幾個人敢打他啊!

可現在,在飛機上,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他楊凱竟然被人打了。

如果不殺了林逸,如何平復他心中的怒火,以後,他還怎麼在外面混?

兩名保鏢一聽,頓時面帶遲疑之色,這裡可是飛機上,是公共場合,一旦真的宰了林逸,怕是少不了麻煩。

「還愣著做什麼?事後有我楊家罩著,只管給老子動手!」

楊凱一看,自己的保鏢,竟然還愣著,頓時氣的張嘴就咆哮了起來。

兩人一聽,不敢遲疑了,楊凱的性格他們實在太清楚了,如果他們不照做的話,事後,楊凱的報復他們承受不起。 而且,楊家的能量的確是很恐怖,如果想要壓下這種事兒,也絕對不會很難。

「少爺,您站好,我們現在就殺了他!」

兩名大師後期修為的保鏢鬆開了楊凱,目光陰鷙的朝著林逸走了過去。

總裁請立正:叛妻的誘惑 劍來 楊凱的實力他們很清楚,絕對算是強悍,可現在都被林逸打倒在地,所以兩人也不敢大意。

一上來便全神貫注,宛如兇殘的猛虎一般鎖定了林逸。

「小子,你可真是不開眼啊!竟然敢得罪楊少?」

「不錯,死了也千萬別怪我們兄弟,要怪,就怪你自己不開眼!」

兩名保鏢,盯著林逸陰測測的冷笑道,隨後緩緩朝著林逸走了過去。

混世小神棍 「唰!」

王嵐一看,急忙擋在林逸前面,這兩人長相兇殘,一看便知道不是輕易能夠招惹之輩。

林逸雖然實力不俗,可王嵐心中還是有些擔憂,宛如老母雞護著小雞仔一樣,把林逸護在了背後。

「我告訴你們,我爺爺是王志遠,你們不要在這裡亂來,要不然,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王嵐說完,急忙扭頭看向了楊凱,焦急的呵斥道:「楊凱,馬上讓他們滾開!」

「哼哼,讓他們滾開?可以啊!那只是我一句話的事情,不過你要答應做我的女朋友,另外,這個小畜生今天必須要給我跪下道歉,否則,他必須死!」

楊凱起身,一臉怨毒的吼道,到現在,他的屁股上還傳來一陣陣的劇痛,剛剛那一下差點沒把他摔死,他怎麼可能輕易放過林逸呢?

王嵐一聽,頓時面色驟變,經過眼前這件事兒之後,她是越發的討厭楊凱了,可眼前的情況,卻讓他焦急萬分,束手無策,她一個女孩子,如何是兩個男生的對手呢?

看著近在咫尺的完美身形,林逸的嘴角浮現了一抹淺淺的笑意,悄悄的深吸了一口那淡淡的香氣之後,林逸抬手,輕輕在王嵐的肩膀上拍了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