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一系列情況重新梳理的一遍,證據確鑿充分,郭子珉幾乎沒有任何勝訴的可能性。

交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律師收拾好資料離開了會客廳。

房間內只剩下兩人。

蘇薇兒看着陸少宸,真的心存感激,看着他,低聲道:“謝謝!”

陸少宸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伸手示意,“過來!”

蘇薇兒一愣,緩過神來,起身坐到一側,“什麼……啊!”

還沒有等蘇薇兒反應過來,手腕突然被一股力道用力一拉,整個人直接被拉起來,下一秒坐在了男人大腿之上。

蘇薇兒睜大雙眸盯着這個男人,“你……”

陸少宸摟着女人腰肢,脣角之間揚起的那狡黠笑意,“如果你真的想感謝我,那今晚就滿足我一次。”

話落,蘇薇兒心口驟然的一緊,她怎麼會不明白這個男人什麼意思。

如果是之前她肯定會沒有任何猶豫的直接拒絕,但是到了現在,她的似乎已經沒有辦法像之前那樣從容的直接拒絕這個男人。

只是這樣盯着這個男人,雙手搭在男人肩頭之上,只聽到陸少宸繼續開口道:“考慮清楚了!”

驀地,蘇薇兒猛地緩過神來,側頭,“我……我需要再想一下。”

陸少宸倒是沒有繼續逼她的意思,“好!到晚上睡覺之前你都可以好好再想一想。”

聽到這話,蘇薇兒心不由得一緊。

只見男人伸手撩起女人髮絲,放在鼻息之間,那貪戀的深呼吸一口氣。

只聽到男人低沉誘人的嗓音開口喚道:“薇兒!”這聲喚道猶如電流一般刺激着蘇薇兒全身在顫慄着,男人的聲音磁性酥耳,讓人似乎有種把持不住的衝動。

“我也是個正常男人,有需求,我想你肯定不願意看到我去找別的女人是不是?”

說話的語氣都撩人酥骨的厲害,那深邃又迷離的眼神看着蘇薇兒,像是帶着一股魔力在勾引着蘇薇兒。

這樣的氣氛,蘇薇兒實在被撩的有些難受,心突然異常跳動的厲害。

就要起身,再被這個男人勾引下去,她恐怕真的要把持不住。

但男人又怎麼會給她逃離的機會。

下一秒,後腦勺一股重力,整個人直接傾身上前,脣瓣直接覆蓋在了男人溫熱的脣瓣之上。

瞬間睜大雙眸盯着眼前這個男人,而陸少宸扣着女人的後腦勺,一手緊緊的摟着她的腰肢,攫取着她口中的空氣。

原本蘇薇兒下意識想要抗拒,但是短暫的親密之後,讓她已經不知道要怎麼去拒絕這個男人。

甚至漸漸在迴應這個男人。

而男人的吻不像之前那樣強迫的逼吻着她,而是如此的溫柔的吻着她,這樣的溫柔讓她貪戀。

原本相吻的兩人,就在這時一陣咔嚓的開門突然響起,伴隨着寶寶激動的喚道聲,“粑粑媽咪!” 離烏巢糧倉不到五里,有一處地形十分隱蔽的山谷。這裡沒有名字,甚至連地圖上也找不到它的蹤跡。原本這個山谷,是屬於剛鐸城中的一個商人所有。這裡太過偏僻,那個商人買下這個山谷的目的也僅僅只是看中了這裡的地理氣候,用來種植藥材,並沒有將它當做居住的場所。

諸侯聯軍到達之後,彩雲南都除了剛鐸主城之外全境淪陷,這個山谷也就此成了諸侯聯軍的戰利品。

可是現在,這個偏僻的山谷卻沒有了以往的那份寧靜……

月黑雁飛高,寒光照鐵衣。小小的山谷,竟是擠滿了全副武裝的軍士!從他們的眼神就可以看得出來,他們是真正的虎狼之師,每一個都是在戰場上見過血的。他們,正是哈蒙庫克賴以爭霸天下的百戰雄兵,這一次剛鐸之戰,諸侯聯軍真正的主力。

他們沒有去主營,而是潛伏在這個隱蔽的山谷之中,正如同盯著獵物的獵人一般,在狩獵之前都得屏住呼吸,直到放出手中箭矢的那一刻,才會爆發出衝天的殺氣!

諸侯聯軍的統帥哈蒙庫克居然也在這裡,而他所看的方向,卻正是烏巢糧倉!看來他早已看破了他父親那套拙劣過時的計謀,索性來了一招「將計就計」!

「大帥,那老……利威爾大統領進了烏巢了,我們要不要進攻?」一個諸侯得到消息,想要先一步出動,搶奪頭功,以作晉陞之階。

哈蒙庫克卻是不悅地瞪了一眼那個諸侯,將後者看得戰戰兢兢,兩股直顫,這才罷休。利威爾庫克是他的父親,哪怕現在分屬敵對陣營,也不是旁人能夠侮辱的!

僅用眼神便收拾了不聽話的諸侯,哈蒙庫克滿意地笑了起來:「再等等。魚兒入網,可還有一拼之力,若是提早收網,魚兒受驚跑了,對我們可不是什麼好事!」

那個諸侯聽不明白哈蒙庫克的話,但還是乖巧地點頭稱是。經過這一場戰役,哈蒙庫克已經在彩雲之南建立起了無上的權威。只要能夠破入剛鐸,哈蒙庫克就是當之無愧的彩雲之南新王。他要想在哈蒙庫克的朝堂上混下去,就得趁現在把馬屁拍好。

哈蒙庫克卻是沒有時間去理睬這些諸侯心中的想法,他現在心中就只有一件事,那便是完成自己一直以來的夢想——打敗自己的父親!完完全全地打敗他!哈蒙庫克要讓自己的父親在自己面前低下他那高傲的頭顱,承認他自己的失敗!承認是他錯了!

哈蒙庫克的眼中滿是興奮,這一天,他等得太久,太久。幸好,沒有讓他一直等下去,這個理想很快就會實現了。

……

這是一場有組織,有紀律的屠殺。

看守烏巢糧倉的士兵都只是些二線兵團,可以看得出來都是些新兵蛋子,不怎麼操練過,武器、甲胄、身手、意志……沒有一樣能跟禁衛軍相比,戰鬥力有限得緊,而且他們還毫無防備,絲毫沒有意識到敵人的接近。短兵相接后,他們也只會倉促應對,連結陣對敵都不會,根本就不是禁衛軍這支虎狼之師的對手。

只不過是短短半個時辰,禁衛軍便肅清了糧倉內的所有敵軍。

事情進展的太過順利,反而讓利威爾庫克起了疑心。就算是夜襲的消息讓哈蒙庫克調走了烏巢糧倉的主力守軍,可也不該派這些二線的新兵蛋子來守烏巢糧倉這麼個兵家重地。會不會有詐?

可當手下陸陸續續回來稟告之時,糧倉之中存放卻正是明明白白的糧食,並沒有什麼可疑的地方。

利威爾庫克陷入了混亂之中,不過他也無暇多想。這裡的戰鬥動靜,勢必已經驚動了諸侯聯軍主營,哈蒙庫克的人隨時都有可能過來。如果晚了,他們籌劃許久的這一番苦心可就全白費了!

「大統領,這些糧食怎麼辦?」

禁衛軍的將士過來詢問。其實他們自己也知道這個問話的結果是什麼,不過他們還抱著幾分僥倖的心理,期望能夠出現什麼轉機。

可在利威爾庫克這麼個主兒面前,所謂的轉機根本不會存在。

「全燒了,一粒糧食也不能留給他們!」利威爾庫克的態度一如既往的堅決。

眾人無奈,只好點燃了自己隨身攜帶的火把,去四處放火。這些糧草,原本可都是他們的啊!彩雲之南自從南王血脈斷絕之後,便像是受到了詛咒一般,兵禍連連,天災不斷。剛鐸城已經許久沒有過大豐收的日子了。烏巢糧倉中囤積的糧食,足夠全城百姓吃三個月的,就這麼一把火燒了,實在是有些可惜。

不過軍令難違,他們也只能服從軍令行事,哪怕再不願意,也只能遵從利威爾庫克的命令,將這些糧食付之一炬。

……

當烏巢糧倉的火光衝天而起,躲藏在無名山谷中的諸侯聯軍便像是鯊魚聞到了血腥氣一般,開始躁動起來。

諸侯聯軍的統帥哈蒙庫克朗聲大笑:「敵軍已入我瓮中,時機到了!諸將聽令,隨我,殺!」

「殺!」眾人齊聲高呼,跨上戰馬,向著烏巢糧倉賓士而去。

剛鐸禁衛軍正在烏巢燒糧,忽然感到大地一陣震動,似有千軍萬馬賓士而來。

「來了嗎?不過可惜,已經晚了啊!」

利威爾庫克嘴角露出勝利的微笑,正要招呼眾人撤退。可當他的手剛剛抬起來的時候,他胯下的戰馬忽然馬失前蹄,倒了下來。利威爾庫克正奇怪間,自己居然也感到一陣頭暈眼花,倒在地上竟都起不來了!

他轉目望向自己的那些禁衛軍兒郎,與他的情況如出一轍。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利威爾庫克抽了抽鼻子,面色忽然一變。

空氣中瀰漫稻穀燒焦后的臭味,可在這其中,卻有一股淡淡的酒香參雜其中。

「這是……醉龍草!」

醉龍草是彩雲之南當地人用來捕獵魔獸用的麻藥,燃燒一株醉龍草,便能放倒一隻成年的飛天象。這裡的醉龍草又豈止千株萬株!

時至如今,利威爾庫克如何還能不知道,自己中計了! 利威爾庫克搖頭苦笑。

看來這些年,自己的這個兒子的確是長進不少啊!

事情已經很清楚了,從一開始,他便落入了他兒子的圈套之中!

在他出城之後,每一步都被哈蒙庫克所洞悉。攻擊目標、戰略意圖、行軍路線,甚至是到達烏巢之後他會採取什麼措施,都在哈蒙庫克的計算之內!

因為他們是父子,知子莫若父,知父也莫若子!

「哈蒙,長大了啊……」利威爾庫克搖頭苦笑,哈蒙庫克的兵法,是他自己親手傳授給他的。但他沒有想到的是,他教給兒子的這些東西,有一天居然會用來對付他自己!

一隊隊士兵沖入烏巢,沒有顧得上那些失去行動能力的禁衛軍將士,而是先去救火,搶救那些還未完全燒毀的糧草。禁衛軍將士就像條死狗一般,動都動不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在自己眼前來來往往。有心殺賊,卻無力回天!

利威爾庫克閉上眼睛,等待著最後時刻的來臨。謀划失敗,按照他的性格,必然是要以死殉國,以免受到敵人的羞辱,可是他現在已經連自殺的力氣也沒有了,只是期盼著那些士兵能夠給他一個痛快。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預想中的疼痛並沒有降臨到他的身上。當周圍的嘈雜聲都停下之時,利威爾庫克虛弱地睜開了眼睛。

大火已經熄滅,他的那些兒郎都被諸侯聯軍的士兵控制起來,這場戰鬥,毫無疑問以剛鐸的全面失敗告終。周圍的人都已散去,而如今出現在利威爾庫克面前的,則是他現在最不想見的那個人。

「父親,孩兒終於又見到您了!」哈蒙庫克屏退左右,獨自一人緩緩走到利威爾庫克面前,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他的父親,臉上滿是自得之色。

利威爾庫克冷笑連連:「為了陰你老子,不惜將全軍的糧草做賭注。 王妃又搭台唱戲啦 哈蒙,你還真是下本錢!」

「只要能破了剛鐸,城中的糧草就都是我的!不要說從時間上你們來不及,就算你們的動作夠快,將全部的糧草都燒了,又有何妨?」哈蒙庫克彎下身子,將利威爾庫克扶到旁邊的椅子上休息。

「你以為抓了我,剛鐸就會投降嗎?」利威爾庫克卻是不肯接受哈蒙庫克的幫助,強撐著自己站起身來,卻是抵禦不住醉龍草的藥性,又一次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哈蒙庫克無奈地搖了搖頭,對自家父親那無可救藥的頑固毫無辦法。

正在這時,從剛鐸方向忽然傳來了一聲炮響,一個亮點直衝雲霄,在半空中猛然炸裂,開出了一朵燦爛的煙花。

「非年非節,又在戰爭期間,誰那麼缺心眼燃放煙花?莫非……」

利威爾庫克悚然而驚,猛地轉頭看向自己的兒子。哈蒙庫克笑著點了點頭,成竹在胸,一派勝利者的姿態。

「父親,您想的沒錯,是他們!現在的剛鐸,大概已經易主了吧!」

「那群該死的奸商!」利威爾庫克狠狠罵道。經過連年戰亂,剛鐸的居民早已窮困潦倒,能放得起煙花的,就只有那些大商人。他們眼見禁衛軍無力再守護剛鐸,隨即與諸侯聯軍串通一氣,想必剛才那束煙花,就是他們的暗號吧!

他早該想到的,那**商既然敢把他要出城夜襲的消息賣給諸侯聯軍,那就不會介意將剛鐸也賣給他們!他還是大意了,應該在猜到他們叛變之後就將那群賣國求榮的小人給除掉的!

「父親,孩兒當年離開剛鐸的時候就說過,遲早有一天,您會死在那群商人手裡。如今應驗了,不知您作何感想?」

哈蒙庫克的眼中沒有嘲諷,有的只是無盡的唏噓。他的父親慘被商人出賣,可他又何嘗不是被那群商人玩弄於鼓掌之間!他不想成為像他父親一樣的失敗者,永遠都被那些唯利是圖的商人牽著鼻子走,可卻不得不如此。他可以依靠武力取得天下,可卻不能依靠武力治理天下。直到現在,哈蒙庫克還欠著錢通神數億國債,不得不划給他一個黃金市作為國中之國。他費盡千辛萬苦打下來的這個天下最終會成為誰的戰利品,誰又能說得清楚呢?

當他終於實現了自己的人生目標,打倒了那個在記憶中一直高大的父親之後,回顧這一路的旅程,他卻愕然發現,自己與父親卻是越來越像。一樣的固執,一樣的受制於人,一樣的遺失了自我,最後會不會一樣的功敗垂成呢?

「哈蒙,殺了我吧!」利威爾庫克的話驚醒了正在感慨中的哈蒙庫克。

哈蒙庫克一時竟無話可說。他在幻想中想過很多次,在打倒父親之後,他會如何嘲諷他,羞辱他,逼迫他。但當這個目標最終達成之後,他反倒覺得意興闌珊起來。那些幻想中的嘲諷、羞辱、逼迫,都變得無足輕重,甚至是有些可笑。 愛劫難逃①總裁,一往情深! 如今想來,他的這個夢想是那麼的幼稚,就如同小孩子渴望得到父親的認可,卻用著叛逆的行為將父子間的關係越推越遠一般,完全沒有意義!

說到底,他其實只希望能夠得到父親的一句稱讚,如此而已!

「父親,降了吧!您曾經的願望,不是讓彩雲之南每個人都能吃得飽,穿得暖,不被人看不起嗎?您明知道連年戰亂的彩雲之南是永遠也無法實現這個願望的,為什麼還要戰下去?為了那個早就毀滅的王朝?這真的值得嗎?」

「你認為你可以辦到嗎?哈哈……」利威爾庫克對哈蒙庫克的勸降嗤之以鼻。

哈蒙庫克猛地爆發:「父親!您怎知我就一定辦不成?如今整個彩雲之南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只要我想,這裡……」

「哈蒙!」利威爾庫克大聲打斷了哈蒙庫克的長篇大論,「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以謀反取國者,勢必死於謀反!這個道理你不懂嗎?彩雲之南的所有人都不會承認你的!」

哈蒙庫克大笑起來:「哈哈哈哈……我不需要人承認!我就是我,哈蒙庫克,在今夜之後,我就是彩雲之南的新王!這是事實,任何人也改變不了!」

「是嗎?我可不這麼認為!」

一個聲音突然在兩人耳邊炸響,迴音在空曠的烏巢糧倉中回蕩著,透著幾分冷寂的詭異。

「誰?是誰?衛兵都死哪兒去了!為什麼有人闖入都不知道?」

哈蒙庫克在暴怒中轉身,想要呼叫衛兵將這個搗亂的傢伙抓起來,可是他眼前的這個場景卻是讓他大吃一驚。

大祭司隨手扔掉了最後一個被打暈的士兵,看著哈蒙庫克,露出了一口好看的白牙。

「好久不見,小傢伙,希望我沒有來晚……」 蘇薇兒忙的撇開視線,不敢再對視這個男人,從來沒有面對這個男人會緊張的這麼厲害,心臟真的都快跳出來了。

只感覺到一灼熱的視線盯着自己,真的讓她渾身無所適從。

短暫的沉寂之後。

突然。

只見男人彎身直接將蘇薇兒打橫抱起,蘇薇兒猝不及防,回頭驚恐的眼神盯着這個男人,“你……”

想要掙扎,但是身體像是僵硬了一般,不知道如何掙扎,只是睜大雙眸看着這個男人。

陸少宸二話不說,直接抱着蘇薇兒轉身出去。

察覺到她的動作,蘇薇兒激烈的掙扎着,極力的壓低的聲音,“啊!你幹什麼?放我下來……放我下來……”

又不敢太大聲吵到寶寶。

但是陸少宸完全沒有要鬆開她的意思,雙臂的力道更是緊緊的將試圖掙扎的女人抱在懷裏。

“陸少宸!”

蘇薇兒大喝喚道,真的感覺心都快緊張的跳出來。

而陸少宸直接抱着蘇薇兒離開兒童房到了他的主臥。

“你放我下來!啊!”

陸少宸直接鬆開了蘇薇兒,蘇薇兒整個人猝不及防直接倒在了牀上,還沒有等她緩過神來,突然一道陰影直接棲身而上。

嚇得蘇薇兒神經驟然緊繃,睜大雙眸盯着眼前一張俊顏。

“你……”

陸少宸雙手撐在蘇薇兒耳朵兩側,垂眸一雙深邃幽暗的雙眸盯着眼前的女人,那目光像是要將蘇薇兒徹底吞噬了一般,看的她心底都心慌慌的感覺。

只聽到男人低沉有力的聲音開口道:“你考慮好了?”

話落,蘇薇兒心口猛地一緊。

盯着陸少宸,突然不知道怎麼回答他的話,想要拒絕,似乎拒絕又說不出口。

偏側腦袋向一側。

心緊張的讓她無所適從。

陸少宸就垂眸盯着蘇薇兒的,沒有急着要這個女人回答,只是這樣看着她。

好半晌之後,蘇薇兒才諾諾的開口道:“我……我還沒有考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