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到此時,唐玉突然想到,白芒之光可以當做靈氣來攻擊。

那能不能當做靈氣來鑄造呢?

想到這裡,唐玉立馬實踐,金色的光芒一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白芒之光!

「這速度!好生恐怖!」唐玉自己都嚇了一大跳!

白芒之光的速度,超過了他自身靈氣速度的好幾十倍。

原本還有二十多道符籙,竟然一眨眼的功夫就完成了!

震驚的唐玉一愣,整個動作都停了一下。

老王繼續笑著說道:「鍛造講究一個一氣呵成,若是中途斷開,恐怕鍛造的東西,多半是一件廢鐵咯!」

聽到鍛造可能失敗,林家兄妹鬆了一口氣,那股得意又開始浮現。

而唐玉,卻像是什麼都沒有聽到一樣,直接將劍坯丟入了崔火池中。

片刻,唐玉將那柄劍抽出。 世界第一寵:財迷萌寶,超難哄 手上金光一閃,一個小小的林字,刻在了靠近劍柄的底端。

「此劍名為逍遙劍!」

唐玉隨手耍了幾招劍花,隨手一擲,便將放置在一旁的靈元件刺穿,扎在了木櫃之上。

「願賭服輸,可以叫了!」

唐玉摘下蒙在眼前林奇的腰帶,輕笑著說道。

林奇看著唐玉自信而且流暢的動作,心裡暗叫不好。可還是硬著頭皮走到了逍遙劍旁邊。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來了 低頭一看,逍遙劍的劍刃完全刺透了靈元劍的劍身。而且劍身底端,清清楚楚的刻著一個「林」字。

一時間,林奇沉默了。

她有點難以接受這個結果。

看著沉默的林奇,她的兩個哥哥立馬大叫道:「怎麼了!」

林奇語氣有些低沉,聲音也有幾分沙啞道:「我輸了!」

「這不可能!這個小子才幾歲,毛都沒長齊,蒙眼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就鍛造出了超過靈元劍的靈器!」

老王叫囂著,連忙跑到林奇跟前,低頭杵在了逍遙劍邊。 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很快就到了。老馬在一個交通檢查站附近等著。把車子開下公路,老馬見賀豐收拉著一車貨回來了,驚得下巴就要掉了。說道:「兄弟,你是人是神,這幾天你把我搞蒙了。」

「就是你的小兄弟啊?一個也想到路邊店裡吃白米飯的傢伙。」

老馬坑坑窪窪的臉上不好意思起來。

「前天晚上我在車裡睡覺,你們兩個到底搞了什麼勾當,多好吃的大米飯?就不會喊你嫂子起來嘗嘗?」周玫插話到。

「這米飯嫂子不愛吃,男人愛吃,老司機愛吃。是不是,馬師傅?」賀豐收接著說道。

「你們兩個肯定沒有干好事。」看兩個男人不懷好意的笑,周玫終於明白了什麼。

「趕緊倒騰貨吧,把這個車上的貨裝到老馬的車上。」周玫又說道。

老馬知道自己幹了沒有成色的事情,而且在一個小弟面前失手,有損一個老司機的英明。不再言語,撅著屁股把貨物一箱子一箱子的倒騰。最後清點了一下,一件不少。

賀豐收給那個買贓物的司機打電話,告訴了他車子停放的位置。鎖好車門,把車鑰匙交給交通站的一個老漢,等著那人過來開。

兩個人上了車,叫賀豐收快走,賀豐收說道:「你們走吧,我還要回去。」

「你說啥?你回去遇見那幾個人了,輕者挨揍,重者就找不到你了。」周玫說。

「你放心吧,表嫂,我不是去那山裡,我想去粵州商貿城裡去看看。」

「賀總是要想大事了?」老馬酸溜溜的說。

「你是去考察市場?」

「隨便看看,溜達溜達,輕鬆輕鬆。到紅溝了兩個月,感覺比一個老闆都累。」

「我知道你想啥。你是人小鬼大,還沒有學會打工,沒有蹬過一天縫紉機,就想大老闆的事情了。你等著,我也回去,咱們兩個一起去。」周玫從車上下來。

「表嫂,廠子里一攤子事情,要你去處理,你不回去不行。」賀豐收真的不想和表嫂一起去,孤男寡女,不方便。

「在粵州商貿城,我比你熟悉,我當小姑娘的時候,你表哥就領著我往那裡去過,前幾年你表哥和劉培校一起做生意的時候,經常來這裡。我也想去看看,幾年都沒有去過了,以前這裡有老客戶,不知道他們還干著沒有。紅溝的廠里有老謝,生產正常,晚回去兩天沒事。」

「你是不是想尋找青春的足跡,是不是表哥在那裡拿走了你少女最珍貴的東西?」

「沒大沒小,你是打趣你嫂子哩。至少目前我是你的老闆,我想去那裡考察,你陪著。」周玫認真起來。

「好,好,周總,咱們一起去」賀豐收說。

「老馬。你回去吧。路上慢一點,往北的路平坦了,估計明天一早就能到家,我給老謝說一下,還把貨卸到倉庫里。」周玫對老馬說。

過來一輛過路的公交車。賀豐收和周玫上去。車裡人很多,車子走走停停,乘客上上下下。終於後面騰出來兩個位置。賀豐收讓周玫坐下,自己拉住車上的橫杠站著,車裡婦女很多,多是打工的。賀豐收不好意識坐著。

到了粵州,已經下午了,兩個人在一家餃子店裡吃飯。

「以前我們來這裡都是在這裡停一下,然後倒車去商貿城,幾年沒有來這裡變化真大。原來這裡是一個集貿市場,賣北方飯菜的也多,到處是小棚子,垃圾遍地。現在是高樓大廈了,馬路邊上乾乾淨淨,像是到了花園。」周玫說道。

「是的,表嫂,那時候你是一個小姑娘,是一個打工妹,現在是一個大老闆。」

「你是不是說你表嫂老了?」周玫不高興的說。女人真的敏感,說到年齡就惶恐起來。

「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風水輪流轉今日到我家。昔日打工妹,今天女強人。」哄女孩子就從表嫂身上開始練習吧,說錯了表嫂也不會真的生氣。

「女強人?我真的就要撐不住了,那天不是你往河裡撈我,我真的就不想活了。」

「表嫂要挺住,我覺得宏遠最暗黑的時刻已經過去,廠里污染事件已經有了眉目,不是廠里的主要責任,商貿城那邊,齊妍的事情也塵埃落定,郝蔓想找事,我給她擺平了。這一車貨雖然沒有變現,回去打上我們自己的商標,也能賣出去一部分,資金回籠了,廠子就能正常運轉,這一批外單能夠正常的交付,我們就能徹底的擺脫困境。」

「說是這樣說,我心裡老是不踏實,今年太晦氣,粵州有一個寺院很有名,我想去那裡算算卦。」周玫說。

重生之國民太子爺 「封建迷信的東西,你不要信那些。你來是不是就是為了算卦的?」

「不完全是,先去商貿城,有時間了就去算卦。」

吃了餃子。坐上往商貿城的車。一路上周玫兩眼不住的望著窗外,

「變化真大,變化真大。」周玫嘴裡不斷的說著。

賀豐收第一次來到這個城市,也被這裡的繁華震撼了,以前只是在電視上見過,在書本里看過,在回鄉的打工仔嘴裡聽說過,城市是打工者的夢,是天堂也是煉獄,來過、呆過、追求過、夢想過,就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去的是不安分的心,和不服輸信念。

來到粵州商貿城的時候,已經天色昏暗,商鋪都在關門打烊。

「都不認識了,以前在這裡有好幾家的客戶,每年要兩次,在那時候這裡都是小棚子,亂糟糟的,現在都是二層的小樓,這裡差不多有幾十排吧,我們今天要轉悠怕是來不及了。」周玫說。

「要不,找一個地方住下吧,昨天晚上都沒有休息好。」

「行,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明天好好的考察一番,我這裡以前有幾個好姐妹,不知道她們現在還做著箱包沒有?」

在附近找了一家小旅店,早早的睡了,一夜無話。天剛亮,周玫就叫賀豐收。起來洗漱完畢,往商城裡繼續轉悠,這裡原料很全,各種絲線、無紡布、皮具、人造革、拉鏈、紐扣、等等,兩個人在不同的攤位前看貨色,詢問價錢。這裡有的原料比紅溝要貴,有的便宜的多。 二品靈器!

絕對是二品靈器!

老王不淡定了,整個人顯得有些狂躁!

「不可能,不可能!你看起來不過二十歲,怎麼可能比得過我一輩子的功夫!這不可能!」

老王發瘋似得怪叫著。

林家兩兄弟,聽了以後一愣。

按照老王話里的意思,唐玉煉製的這把逍遙劍,是比靈元劍強出不少了。

那豈不是說,林奇輸了!

林家兄弟向來霸道,一想到自己的妹子輸了以後要學狗叫。瞬間神色就不對了。

「老王,你可看仔細,此劍真的比你鍛造的要強?」

老王雖然情緒有些失控,可道理還是講的。

大仙廚 「不是比我鍛造的靈元劍強,而是強的太多!起碼是二品靈器,甚至三品也有可能!」

「什麼?!三品!?」

三品可是武師才能夠駕馭的東西,任何一把價值都在百萬之上!

這麼年輕的一個小夥子,閉著眼睛,隨手就煉製出了一把!這個現實,讓林家兄弟難以接受!

「開什麼玩笑,這一定是他從中作梗!」

「沒錯,妹子,這其中必有蹊蹺!待我將他逼問一番!」

林家兄弟說著,就撩起了袖子,想要一展拳腳!

唐玉眼睛一咪,看著林家兄弟。

「你們打算動手?」

那神情之中,帶著冷峻和嚴厲,還有一點殺氣。

「哼,小子,你小小年紀,就出來行騙,此劍必然是你不知道從何處撿來的!卻謊稱是你自己煉製的!還想騙過我們林家兄弟!」

「就是,要是你識相,就趕緊滾,我們也不計較了!要是你不識相,就別怪我們兄弟下手狠辣了!」

兄弟二人一唱一和,把話都說完了!

唐玉暗中捏緊拳頭,心裡已經做好了教訓這兩個無恥之徒的打算。

可就在此時。

林奇突然開口了。

「哥!你們怎麼能這樣,這個林字,如此明顯,又怎麼會是他撿來的呢?」

「我願賭服輸!」

「不行,妹子你一個姑娘家的,像什麼樣子!」

「是啊,你可是堂堂林家的小姐,怎麼能夠做出如此的事情來!」

林家兄弟又是一陣勸說。

而林奇卻只是搖了搖頭。

「這位公子,是我林奇看低了你!在這裡給你賠不是了!」

林奇說著,鞠了個躬。

旋即,俯下身子,趴在了地上。

「汪!汪!汪!」

連續三聲狗叫!

這讓唐玉也沒有想到。

如此囂張跋扈的大小姐,居然真的就這麼趴在地上,學了狗叫。

「妹子!」

「妹子!」

林家兄弟根本沒有想到,自己那如花似玉的妹妹,居然會真的如此低賤!

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而老王老闆夥計等人,也都看的呆在了當場。這簡直難以置信!

唯有唐玉,卻是暗自點頭。

淡然道:「雖然刁蠻了些,可還算是信守諾言,比起你的兩個哥哥來,倒是還像個人!」

唐玉這一番嘲諷,立馬激的林家兄弟要動手,可卻被林奇攔住。

「哥,輸了就是輸了!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這丟的可是咱們林家的臉面!你不要臉,我們還要臉呢!」

「就是,你以為你一句願賭服輸就完了?咱們林家的臉都被你丟光了!」

說完,一把將林奇推開,依舊要上來收拾唐玉。

聽這二人的語氣,竟然是連林奇也怪罪在了裡面。

就連唐玉這個外人,都有些氣不過。

而看二人那架勢,顯然不是隨便推搡一番就能夠結束的。

「哼,我以為是什麼英雄好漢,原來是兩條言而無信的畜生!今天,我就好好替你們祖宗,管教管教你!」

林家兄弟哪裡聽得下去唐玉這種侮蔑性的話。

一左一右的,立馬撲了上來。

身上青色的靈氣閃爍著,顯得極為兇橫。

可唐玉手中金光一閃,「冶金聖尺」順勢而出。

「四象擊!」

隨著唐玉的輕聲一喝,四金四白共八道光,從「冶金聖尺」上飛出。

金色靈氣還好,那白芒之光的速度,人的眼睛幾乎無法分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