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確很厲害啊。」

聽到響動,和伊西多一同走出議事大廳的伊芙感嘆。

她一眼就看出這是伊西多父子設的局,但是並沒有阻止。作為一個大族的族長,至少她自認為是一個大族,要讓自己的部族出力幫助孫立成,自然要付出代價。昨天他帶來的禮物雖然豐厚,但還不夠,至少他需要先證明自己的實力。

「都給我住手!一大早就打架,成什麼樣子!路德,像個男人一樣爬起來,告訴我發生了什麼?」

伊芙很快收起了心思,大喝一聲。

聽到族長的問話,一臉淤青的路德,辛苦地從地上爬起來,指著女奴說:「她把我的新皮裙弄髒了,我教訓了幾下。沒想到這個孫立成衝過來,二話不說就把我們打了。哎喲……」,他本想狠狠地指指孫立成,但牽動了身上的傷口,立刻疼得彎下了腰。

沃爾想說兩句緩和氣氛的話,沒想到伊西多開口了。

「孫立成閣下,雖然你是我們的客人,可是也沒有理由干涉我們的內部事務吧,何況還打了我們的人。」

伊西多冷冷地說。

孫立成有些語塞,的確,他即便再看不慣,這個女人也是人家部落的奴隸,自己因為這個女人打了路德等人,還真就是干涉人家的內部事務。而且,只要自己見到這個女人挨打,立刻就會失去了冷靜,喝,這個怎麼能向大家解釋清楚呢?

見到孫立成有些難堪,看出了端倪的沃爾便想開口,結果發現自己的母親暗中向他搖了搖手,只能不甘的把嘴閉上。

「我就是看不慣路德他們欺負這個女人。」

孫立成想了一下,勉強找了個理由給懟了回去,輸人不輸陣,這時候可千萬不能丟了氣勢。

「呵呵,沒想到孫立成閣下喜歡這樣的女人啊。」

伊西多大笑了起來。

「不要說什麼女人不女人。我就是看不慣有人欺負弱者,即便她是個奴隸,也是有尊嚴的。」

見到伊西多想帶偏話題,孫立成就說出了自己猜想的答案。

只不過他剛說完,便發現大家的表情變得非常奇怪,連剛得到消息趕過來的克里斯蒂娜也一臉怪怪的樣子。

「哈哈……」,伊西多和兒子一幫人大笑了起來,「奴隸有尊嚴?奴隸有什麼尊嚴?太可笑了,我們給他們食物就是最大的尊嚴。哈哈……」

看到他們這個樣子,孫立成只覺得額頭的青筋在跳動,他感覺心中的怒火在燃燒,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完全不像一個活了四十多歲,見慣風雨的成熟男人。

「奴隸當然有尊嚴!這樣好了,我把她買下來,以後她就是我的了。」

孫立成暴喝一聲,伊西多等人頓時收斂了大笑。

「你真要買下她?」

限制級成婚 伊西多指著女奴向孫立成發問,他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是的。」

孫立成回答得斬釘截鐵。

只見伊西多的眼睛一轉,原本有些陰沉的臉瞬間露出了笑容,他笑道:「一個女奴而已,憑你救了沃爾,我們把她送給你了。」

孫立成的臉立刻沉了下來,心道:「真是好算計,救了一個部落首領是什麼樣的人情,一個隨意被你們打罵的女奴就可以還清了?這是以退為進,逼我出血啊。」

「我說買就是買,你們開個價吧。」

雖然知道前面是坑,但孫立成只能說道。

伊西多心中一喜,「管他要什麼好呢?他那把刀不錯,那些調料配方也不錯,就是那頭狼我也喜歡。」,他的心思急轉,但看到身邊的族長,冷靜了下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還是要對部落有用的東西吧。」

想到這裡,伊西多大聲說:「我們部落缺鹽,如果你能夠給我們找到足夠多的食鹽,我們就把這個女奴給你。」

「你們需要多少鹽?」

孫立成追問。

「呵呵,當然,這要看閣下的心意,比如一馬車?」

伊西多說完,露出一絲陰笑。

旁邊的沃爾覺得太過分了,又想說話,但伊芙用眼光把他阻止了。

他知道自己母親的心思,為了族群,沒有什麼是不能幹的。

「唉……」,鬱悶的沃爾狠狠拍了大腿一下,長嘆一聲。

這時,孫立成的聲音傳來,「行,我答應了,我會給你們找到足夠的食鹽。」

聽到孫立成答應了,伊芙和伊西多露出了笑容。

「這個女人,我需要帶走。」

孫立成又說道。

伊西多想了想,便同意了:「可以,只是她暫時不能離開寨子,等你給我們送來了鹽,她就徹底屬於你了。」

…………

「唉……」

孫立成發出一聲嘆息。

他有些後悔自己剛才答應的太過輕鬆。現在想想,這個任務還真不好完成。

一馬車的鹽,起碼得幾噸,自己得挖多長時間啊,加上提純和運輸,工程量太大了。

「唉……自己還是太衝動了。」

孫立成敲了敲自己的腦袋。

「孫立成哥哥。」

旁邊響起克里斯蒂娜的聲音。

「你是怎麼了?」

見到孫立成一臉鬱悶,克里斯蒂娜心疼的問道。

孫立成將自己的困難跟克里斯蒂娜說了一下,眼前的小姑娘是一個好的傾訴對象,可惜不是一個成熟的女人。

克里斯蒂娜聽完,眉頭也皺了起來。實際上,她很不贊成孫立成救那個女奴,即便是那個女奴威脅不到自己在孫立成心中的位置,她也認為一大馬車食鹽的代價太高昂了,伊西多完全是獅子大開口。

可孫立成已經當著大家的面答應了,也沒辦法不做啊。

突然,克里斯蒂娜想到了什麼,猛的跳了起來喊道:「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這周圍有一個鹽礦洞!」 「哦?克里斯蒂娜,快告訴我,哪裡能找到鹽?」

重生之夏光璀璨 孫立成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忙追問。

「嗯。西南方向有一座山,從我們寨子大概要走一個月亮升起的時間,那座山很高,山腳下有一個洞,洞里有很多鹽。」

克里斯蒂娜笑著說。

「哦?」

孫立成有些疑惑,銀月部落不是沒有什麼鹽嗎?

「奶奶跟我講,過去的時候,部落里的人都去洞里採鹽,那裡面的鹽非常好吃,可能跟孫立成哥哥帶來的一樣好吃,不像現在我們吃的那些鹽,不但澀而且有很多沙子。可惜,後來出現了一大群蜘蛛,它們驅逐了我們的族人,佔據了整個礦洞。我們的祖先多次想收復山洞,可惜都失敗了,那些蜘蛛非常厲害,我們死了很多族人。後來,我們部族就只能夠找其他部落換鹽吃了。」

克里斯蒂娜越說神情越沮喪。

孫立成已經滿頭黑線,他已經聽出了一些不尋常。

「克里斯蒂娜,那裡可是有很多大蜘蛛啊。」

孫立成說道。

「是啊,我知道有很多大蜘蛛,但是孫立成哥哥是英雄么。奶奶說過,我這麼漂亮,我,克里斯蒂娜的男人一定是一個英雄!」

克里斯蒂娜興奮地說,然後又補充了一句:「我相信孫立成哥哥一定能打敗蜘蛛的!」,說完,還揮著小手給孫立成鼓勁。

孫立成心中一陣苦笑,「誰說原始人單純的,這是請君入甕啊。」

雖然知道被銀月部落算計了,但孫立成也不能說什麼,畢竟自己已經答應了人家。而且,如果連這個小事情都解決不了,以後怎麼幫助大地之神集齊神格碎片,找到回家的路?

想到這裡,孫立成也笑了起來,說道:「是的,我一定會打敗蜘蛛,幫助銀月部落把鹽礦搶回來。」

聽到孫立成這麼說,小姑娘非常高興,她猛的抱住孫立成的脖子,親了一口,然後飛快地跑開了,邊跑還邊喊道:「我去告訴父親和奶奶!」

看著小姑娘遠去的背影,孫立成露出了一絲微笑,「年輕就是好啊。」,他衝天喊道,惹得狼王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情,盯著他猛看。

…………

在沃爾的指引下,孫立成騎著狼王,帶著狗肉,來到了鹽山。

距離山洞很遠,他們就發現了一隻大花蜘蛛。

這種花蜘蛛個頭兒很大,身長超過一米,四隻複眼陰森森的,兩隻獠牙閃著寒光。看這個樣子,應該是在巡邏。

「沃爾,我要留在這裡仔細觀察,你先帶人回去吧。」

見到已經沒有辦法前進,孫立成小聲對沃爾說。

「好的,不過,不用我留兩個人幫你嗎?」

沃爾還是有些不放心。

孫立成當然不會讓他留人,自己有些東西並不想讓銀月部落知道。他搖了搖頭,說:「不用了,我帶著狼王和狗肉在這裡就可以。」

「好吧。」

沃爾見孫立成堅持,便答應了。

等確認沃爾領著人走了,孫立成便讓狗肉去掃描周圍地形,自己則發動感知能力,盯住最外面的那隻蜘蛛,想搞清楚它的巡邏路線。

一個小時以後,最外面的那隻蜘蛛停在了一大叢灌木前,它有些疑惑,好像灌木叢中有動靜。正在這時,一隻鋼鐵怪物從灌木叢中跳了出來,狠狠的咬住了它的脖子,把它完全壓在了地上,這是狗肉。

蜘蛛發出驚叫,瘋狂地掙扎,並用自己利爪狠狠地抓向狗肉,但是很可惜,狗肉全身鋼鐵,現在更披著藤甲。這種特製的藤甲裡面不但有大黑魚皮做的內襯,外面更插著用青銅製作的插片,防護效果非常好,別說蜘蛛的爪子,就是用刀砍也不容易破壞。

在這會兒工夫,孫立成一手拿著砍山刀,一手拿著一個網子也從灌木後面沖了出來。

蜜愛100分,瑾歌真軟萌 只聽到咔咔幾聲,蜘蛛的幾條腿就被孫立成齊根剁斷了,緊接著,孫立成把大網子向蜘蛛頭上一罩,用繩子一捆,蜘蛛徹底喪失了反抗能力。

一聲呼哨,早有準備的狼王從山坡上沖了過來。

孫立成一把將蜘蛛仍上狼背,拍拍狼王的身子,讓它馱著蜘蛛先跑。自己則撿起地上的蜘蛛腿,帶著狗肉,在後面壓陣。

等孫立成他們跑遠了,聽到動靜的其他蜘蛛才趕到了這裡,可地上除了蜘蛛的體液和打鬥的痕迹,哪裡有什麼敵人?

經過精心準備,孫立成成功抓獲了一個俘虜。

…………

第四天,孫立成的前進營地,巧手先生正在向孫立成報告自己的研究成果。

「老大,根據對您抓回來的蜘蛛進行研究,我發現,這種蜘蛛最強力的攻擊手段是它們的毒液,其次才是它們的爪子。」

巧手先生指著屏幕上的蜘蛛3D圖像介紹。

抓到蜘蛛后,孫立成他們以最快的速度返回了前進營地,所謂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既然要跟蜘蛛作戰,第一件事情就要研究對手是什麼樣子。在軍事方面,巧手先生無疑是值得信任的。果然,在狗肉的幫助下,巧手先生只用了不到半天時間就有了結果。

「哦,那它們的戰鬥力如何?」

孫立成恍然大悟,他又追問。

「狗肉能夠對付兩隻,但打不過三隻。不過這隻應該是普通的狼蛛,不排除洞**還有更加厲害的蜘蛛。」

巧手先生回答。

孫立成的揉了兩下眉心,臉色有些沉重,說:「蜘蛛的數量一定不少,看來這次探險並不輕鬆,我們要多做一些準備。」

準備工作開始后,在巧手先生的幫助下,孫立成取了少量蜘蛛的毒液,在自己的身上實驗了一下毒性,發現這種毒對自己的效果有限,心裡多少有些寬慰。這副身體被星辰之主重新改造后,痛感等不良感受降到了最低,加上不死之身和強大地重生能力,完全可以作為攻堅的主力。

為了這次作戰,孫立成製作了一副特殊的藤甲,裡外兩層大黑魚皮,中間還插滿了特製的青銅插片,在插片上繪製著多種防禦魔法陣。經過巧手先生的模擬計算,這副藤甲的防禦能力非常不錯,蜘蛛的獠牙根本無法刺穿。

洞穴中的空間狹小,為了防止敵人衝過來打亂自己的陣形,孫立成又特製了一面大盾。這面大盾選用樹林中最堅硬的木材製作盾身,裡外覆蓋大黑魚的魚皮,並用黑魚的魚膠進行固定,增強了盾牌的韌性。然後,在盾牌的外面覆蓋了一層青銅,上邊鐫刻了多種防禦魔法陣,包括物理防禦、火焰防禦、寒霜防禦、閃電防禦和毒液防禦,可以說十分奢華。唯一的缺點就是太重了,不過孫立成力氣很大,這點倒不是什麼問題。此外,盾牌重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可以舉著這面盾牌進行衝鋒,實現盾擊的效果。

「老大,應該給這面盾牌加一個魔晶槽,時刻保證盾牌的防禦效果。」

見到孫立成對盾牌很滿意,巧手先生又改了一個建議。

孫立成想了想,便同意了。有了魔晶的支持,盾牌就有了持續作戰能力,防護效果提升了幾個等級。

孫立成他們足足用了三天,才做完了所有準備工作。經過試驗,所有的裝備都達到了預期效果,大家很滿意。

「老大,所有準備工作已經完成,請指示。」

巧手先生根據孫立成的要求向他彙報,一隻觸手還做了個美式軍禮,十分帶感。

「很好,明天一早,全員出發,目標,鹽山!」

孫立成一揮手,大聲命令道。 嗡嗡兩聲,利箭將相距十米遠的兩隻蜘蛛釘在地上。因為襲擊太過突然,兩隻蜘蛛連警報都沒有發出就死透了。

很快,樹林裡面一陣沙沙響動,一道紅光閃過,如同一隻幽靈,巧手先生飛了出來,它走到兩隻蜘蛛身旁看了看,確認敵人已死,便向樹林里發出信號,不一會兒,孫立成帶著狗肉走了過來。

說是全員出擊,實際上只有孫立成,巧手先生和狗肉三個參加本次戰鬥。

狼王的個頭兒很大,在洞穴中施展不開,蜘蛛的毒素非常厲害,很擅長遠程攻擊,孫立成可不希望它在這種地方受到傷害,便把它留在洞外監視外面的情況,同時照顧三隻小狼兔。

洞口外,巧手先生充分展示了它那精妙的射術,通過精密計算,八隻觸手配合,四把地精強弩竟然打出了半自動狙擊步槍的效果。沒用多長時間,洞口外巡邏的大蜘蛛就全部損命。

清理完山洞外圍,狗肉小心地鑽入了礦洞,它的身材靈活,一雙電子眼可以將看到的景物記錄下來,非常適合干偵察兵這份工作。

過了一會兒,狗肉從礦洞里跑了回來,將偵查到的信息傳給了巧手先生。

「老大,狗肉報告說,礦洞內很大,我可以進去。不過,有些地方塌方了,需要我們準備一些木料進行支撐。還有,洞內的光線昏暗,但不影響我和狗肉作戰。第一層的蜘蛛數量不多,暫時沒有發現強力蜘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