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昔日人來人往的城主府如今卻變成這副光景,冥落臉上輕鬆的神情頓時消失不見……

聽到大門被推開的聲音,掃地的僕人停下手裡的活兒,轉過身來……

當看到冥落的瞬間,僕人先是一愣,下一刻便瞪大了眼睛……

「你……你不是……」

僕人指著冥落,一時間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您認得我嗎?」

冥落走到僕人面前,問道,同時打量著府內的其他地方……

府內的建築依舊沒變,地面上也非常乾淨,但偌大的城主府卻見不到其他的人!

「我認得……你以前經常來這裡。」僕人的心情稍微平復了下來。

「大爺,這裡發生了什麼事?其他人呢?蘇肅當家的呢?」

冥落收回視線,看向這位年邁的僕人……

「唉……」

僕人嘆了口氣,「你先到大堂里稍坐片刻,我隨後就來……」

僕人放下笤帚向府內走去……

見狀,冥落只好進了大堂等候……

約莫過了半柱香的時間,大堂的門被推開,剛才的那位僕人走了進來……隨之一同進來的,還有八個僕人和侍女。

見到冥落,那些僕人侍女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您可終於來了!」其中一位侍女哭著說道。

見到這幾個僕人侍女朝他跪下,冥落一時間有些不明所以。

「你們這……來來來站起來……」

冥落將一眾僕人扶了起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府內現在就剩下你們幾個了嗎?」

僕人們紛紛點頭。

那位年邁的僕人走上前來……

「自從你最後一次離開這裡已經過去一年了……」

冥落瞳孔緩緩放大……

一年?他在黃泉界待了這麼長時間嗎?!

「一年前那支外來軍隊消失后蘇肅大人便去了皇宮,之後就再沒回來過。蘇鼎大人後來也被皇宮裡的人接走。在蘇肅大人離開蘇城的一周后,有兩個人來到府內,向我們詢問你的下落。我們不知道,他們便將除阿雲外的僕人和侍衛都殺了,我們幾個當時躲在倉庫里沒被發現所以才幸免於難。從那之後府內就只剩下我們幾個老弱婦孺了。」

僕人說完,聲音中滿是恐懼與辛酸。

「那兩個人還讓小的給您帶個話兒」,那名叫阿雲的侍女接著說道,「說是他一直在黑王宮等著您。如果一年內您不去,他就殺了蘇城的所有人!」

冥落一驚……

「那兩個人長什麼樣?」

其實當他聽到『黑王宮』時便知道了那兩個人是誰……不,應該說是一個人!但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他還是如此問道。

「一個沒有毛髮就像鬼一樣的男人,還有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青年。」侍女戰戰兢兢地說道,眼中猶自充滿恐懼,彷彿那兩個人就在她面前。

「好……我知道了。」冥落暗自咬牙。

因為他,一切都是因為他!沒想到那個混蛋會來這裡找他!

「你們知道蘇肅當家的出了什麼事嗎?還有,一年前那個和我一起的那個人現在在哪兒?」冥落繼續問道。

蘇肅離開這裡沒回來也就算了,尋彧呢?當時尋彧可是受了重傷,直到他離開時也沒蘇醒。難道被那個混蛋發現之後……

「那個人在您離開后的一個月才醒來。聽說您已經離開了府內,他便也離開了。 灼愛 具體的下落小的們也不清楚。」侍女回道。

「那蘇肅當家的呢?」

聽到尋彧並未被發現,只是離開了這裡不知去了哪裡,冥落暗自鬆了口氣。

「蘇肅大人的情況具體的小的們也不清楚,只是之前從皇宮來的那位大人接走蘇鼎大人時說過,蘇肅大人被聖上暫時軟禁在了宮內。」

冥落一驚……

軟禁!?這是為何?蘇城並未被那支外來軍隊攻破,按理說蘇肅應該守城有功啊!怎麼現在反而被軟禁了起來?

冥落揉了揉太陽穴……

現在各種問題混雜在一起,攪成一團,他突然感覺有些心煩意亂。

所有事情都超出了他的預料!

一年前他拼了命地想要守住蘇城,甚至不惜靈魂墮落髮動了禁忌之力將那支外來軍隊悉數消滅,他天真地以為這樣就沒事了。但結果卻是蘇肅被莫名地軟禁了起來,那個青年為了復仇來蘇城找他,將昔日熱鬧的城主府變成了地獄!

原本滿腔欣喜回到人界的他沒想到等待他的是這種詛咒般的結局!

再遇前夫,溫綿入骨 他現在頭痛欲裂,心亂如麻。

冥落咚地一聲坐在了那把太師椅上,扶著額頭,努力地想要理清現況……

那幾個僕人見狀,也沒敢出聲打擾。

良久

冥落突然騰地站起來,朝著大堂外走去……

「您……要去哪兒?」 異界打工皇帝 那名侍女連忙問道。

「我得去皇宮一趟,把蘇肅當家的這件事問清楚!」

走到門邊,冥落突然停下腳步,然後雙掌合十,一截黑刃緩緩凝聚而出……

冥落反手將其插進了地面……

「任何人都不準動它!知道了嗎?」

僕人們紛紛點頭。

黑暗之翼張開,冥落消失在了半空中…… 「你們當真以為我會相信,你們奉我為主,讓我回朝,只是想要輔佐我成為新皇,是因為你們對我這個初次見面的皇子的忠心耿耿?」

「別拿這種三歲小兒都不信的話來糊弄我行嗎?」

孟少寧嘴裡輕嗤了聲,揚唇嘲諷道:

「你們想要利用我替自己謀取生路,想要利用我保住你們的高官厚祿富貴榮華,想要我跟著你們回宗蜀,去冒險與南王拼個你死我活。」

「如今卻還要擺出一副清流忠臣的模樣來,是想噁心你們自己呢,還是想要噁心我。」

「亦或是覺得,我當真那麼蠢?」

如果霍禾元他們明明白白的把自己的心思說出來,擺出談條件的架勢,直言想要他回去替他們爭奪皇位,保住他們朝中地位也就算了。

不管孟少寧同不同意,那都是其他的事情,至少他也不至於會厭惡他們。

可是偏偏這幾人既想要得利益,又想要站在道德的制高點,想要在將來以從龍輔政之功佔據王庭,所以尋著機會便跟他灌輸所謂的「為他好」,「替他著想」的念頭。

是真把他當無知的孩童,還是當他是沒見過這些事情的蠢貨?

竇烈剛才那蓬勃而出的怒氣猛的一斷,臉色頓時晦暗下來。

霍禾元也收回了攔著竇烈的手,剛才還情緒激動的臉上乍青乍白,全是被孟少寧揭穿之後的難堪。

孟少寧夾著茶葉放入壺中,看著那水「咕嚕」、「咕嚕」的滾了起來,他這才扔掉了手中的茶葉夾子,發出輕微的一聲響后,面色陡然森寒了下來。

「別覺得自己聰明,就把全天下的人都當成傻子。」

「這一截手指,只是教訓你們碰了不該碰的人,算計不該算計的事情。」

霍禾元瞳孔猛縮,壓下了心頭驚懼之後,對於孟少寧再沒了之前的那點算計和閑適。

他收斂了神色躬身說道:

「大殿下,您果然是人中龍鳳,我和竇烈這點小把戲也瞞不過您。」

「不過您既然知道今天城外的事情,就該知道我們雖然送了人進了孟五公子的營地,卻未曾動他分毫,甚至還替他剷除了與他做對和之前行惡之人。」

「我們只是想要毀了這次和親,而且也發現孟家與我們有一樣的想法,那孟五公子這幾日時常派人在宗蜀營地附近逗留,我們才會選了這個辦法。」

「既能壞了南王的事情,讓他不能與元成帝聯合,又能幫孟五公子一把。」

霍禾元對著孟少寧說道:

「我們絕不敢傷害孟家之人分毫,還望大殿下明鑒。」

孟少寧冷眼看著他:「要不是小五今天沒事,你以為你們還能安然坐在這裡?」

他朝後微微一仰:

「我說過,我不會跟你們回宗蜀,對你們宗蜀的皇位也半點興趣都沒有,這次事情鬧的這麼大,哪怕元成帝有心想要保你們,你們這些人也在京中留不了多久。」

「最後告訴你們一次,不準靠近孟家任何人,如果再有下一次……」

孟少寧嘴角輕掀:

「我要你們的命!」 「殿下……」

霍禾元張嘴想要勸說。

只可惜孟少寧根本就不願意再理會他們,直接一揮手。

旁邊的伏猛就已經上前,朝著他們咧嘴一笑:「二位是想自己走呢,還是想要我送你們一程?」

霍禾元兩人看著伏猛那標誌性的滿是匪氣的笑容,還有那一口寒森森的白牙,就總覺得他們要是繼續逗留下去,這個伏猛當真會「送」他們走。

只是這個走未必是離開這水雲棋社,而是……

送他們去死!

竇烈渾身戒備,滿是警惕的看著伏猛,而霍禾元臉色變了變后,嘆口氣說道:「這次的事情是我們冒失,不該將孟五公子牽扯進來,只是殿下也該明白,我們為何如此。」

伏猛上前一步。

霍禾元沉聲道:

「你不必趕我們離開,我就只說最後幾句。」

霍禾元看著那邊安靜烹茶,那模樣如同畫中走出來的謫仙似的孟少寧。

少了剛才的戾氣,少了那股子陰狠,他眉眼間儘是淡然之色,而且身上幾乎找不到半點冷絕的氣息,反而就像是真正的世家公子一般,溫潤如玉,不帶半點危險。

只是經歷過剛才的事情,誰也不敢小覷眼前之人。

霍禾元抿了抿嘴唇說道:

「大殿下,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這般排斥回宗蜀,回到那個本該屬於你,甚至送你於輝煌的地方,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卻是知道的。」

「大燕皇帝和璟王不睦,甚至二人之間早有摩擦,之前更因陽荊谷君榮父子枉死之事,險些直接動手。」

「我曾讓人去調查過元成帝和璟王,元成帝多疑善忌,容不下璟王府,而那個璟王天資卓越心性桀驁,也絕不是一個會甘於屈居人下的人,這大燕的將來到底是姓李還是姓君,誰也說不清楚,但是元成帝和璟王之間勢必遲早會有一戰。」

霍禾元看著孟少寧,聲音冷沉。

「孟家與璟王府聯姻,到時候勢必會站在璟王這邊面對燕帝和朝廷,大殿下你縱有絕世聰明,有萬貫銀錢,可說到底你只是一個商賈而已,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日,孟家人人可參戰,可您呢。」

「您到時候就只是個什麼都沒有的廢物而已!」

「您手中的確積攢了一些權勢,可是那些權勢在面對皇權,面對一國帝位更迭之時毫無用處,到時候您這個孟家四爺就只是孟家的拖累罷了。」

「您的身世若能一直隱瞞,便也罷了,可一旦暴露,孟家甚至會因您牽累至死。」

霍禾元說完之後,見孟少寧不為所動,反倒是旁邊的伏猛眼底露出凶色來,顯然他剛才那句「廢物」激怒了伏猛。

他也沒再多說,只是沉聲道:

「殿下如果甘願如此,那我們也沒有辦法。」

「我們的確是想要借殿下的勢,去保住我們如今的權勢地位,榮華富貴,可是我們也會有付出,也會冒風險,甚至於殿下如果真的奪了皇位,擁有那至高權勢,您才是得到最多的那一個。」 「冥源,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離開蘇城,冥落在林間飛躍,直線趕往帝都……

「什麼問題?」冥源的影子出現在旁邊。

「我記得你曾經和我說過,要想完全覺醒輪迴之瞳,必須完成八個階段。但輪迴之瞳只有六道,為何是八個階段?」冥落看著前方,問道。

「輪迴分為兩大道:天道與地道。地獄道、餓鬼道與畜生道為地道,修羅道、人間道與天道稱為天道。你現在完全覺醒了地道,下一步要做的並非進行天道的覺醒,而是先得融合地道三瞳,此為第四階段!」冥源緩緩說道。

「融合地道三瞳?我該怎麼做?」

「你現在雖覺醒了地道三瞳,但並不圓滿,只有將地道三瞳融合為一體才算完全覺醒了地道。而只有在地道完全覺醒的情況下,你才能繼續覺醒接下來的天道三瞳。換句話說,融瞳是覺醒天道的必要步驟,它並不會帶給你新的能力,卻是你得到更為強大的力量所必須要走的路!

「至於如何融瞳,它與你之前覺醒地道三瞳有些許區別。輪迴六道的覺醒需要命運的契機,不可主觀強求;但融瞳全憑你自身。想要將地道三瞳融為一體,你需要一種全新的力量,與你現在與之前所擁有的完全不同的力量!」

「全新的……力量?」冥落微微皺眉。

「那就是……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