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應康過來的時候她還以為對方是朱五良的幫手,想着自己和小江姐今天要栽在這兒了,沒想到峰迴路轉,棘手的麻煩被輕飄飄解決了。

她的腿還是軟的,手心沁出了汗。

江蕪一臉訝然,誤打誤撞碰見的一個陌生人,居然就是華娛董事長。

那他豈不就是柯黎姍的丈夫?

這夫妻倆,一個想方設法要自己的命,一個目前為止都在向自己釋放善意,江蕪腦子都有些混亂了。

「懂了懂了,咱們直接走吧,反正這迎新會也沒什麼意思。」想不清楚索性不想了,江蕪破罐子破摔,挽著廖了了冰涼涼的胳膊從後台一直溜到了直通酒庄大門的走廊。

「巨無聊!這會兒居然還不讓我出去,什麼毛病?」江蕪隨手扯了根葉子,坐在最邊邊,向廖了了吐槽。

「那咱們就等會兒唄,我現在才緩過勁兒來。」廖了了搓搓胳膊,「小江姐,跟你一起真的好刺激,我之前都沒見過像你這麼剛的。」

江蕪看着煞有介事的廖了了,沒忍住笑出了聲,「你這是誇我呢還是損我呢。」

「當然是誇了。雖然可能會有很多麻煩,但我也不想讓你遇到任何危險。」廖了了悶悶地說。

「碰到猥瑣男就是要給拳頭的呀,而且我剛剛都錄音了,他不要臉我還要呢,噁心死了。」江蕪撇了撇嘴,一想到那個人就渾身不得勁兒。

剛開始忍着,想着不過分倒還好,結果那豬頭越說越離譜,生生給她激出了宰豬的衝動。

法治社會,她都懂的,不能宰豬。

兩個人窩在邊邊,給柯黎曼打了個電話,講了一下宴會上惹來的麻煩。

柯黎曼絲毫沒放在心上,轉手一個電話打給了蕭執,讓他幫忙把江蕪給帶回公司。

所以江蕪等著曼姐說的「我找個同事帶你倆回來」,突然就等來了大老闆蕭執。

他逆着燈光在江蕪面前站定,接近一米九的個頭擋住了大部分光線,使得江蕪都難以看清楚他的臉,只從勁瘦的腰肢一路向上看去,目光在他的肩頸處落定。

「大老闆。」江蕪無意識地說出了口,軟軟的尾音落在蕭執耳里,又糯又甜。

「嗯。」蕭執輕低頭,算是回應。

兩人之間的氛圍有點怪怪的走向,廖了了撓撓頭,莫名感覺自己有點亮。

程兼適時出現,話不多言,把廖了了拉走了。

空曠的走廊里只剩下蕭執和江蕪兩個人。

沉默,是今晚的酒庄。

夜間的風帶來了絲絲涼意,江蕪搓了搓胳膊上的雞皮疙瘩,開口道謝,「謝謝你呀,又勞煩你跑一趟。其實隨便找個咱們公司的車我去搭一下就可以的,出了酒庄就行。」

「我不放心。」蕭執的四個字,成功讓江蕪臉紅閉麥。

好吧,大老闆段位太高,她這個小蝦米招架不住,只能繳械投降。

「那,多謝,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嗎?」

「在我這裏,你可以不用做任何道謝,救命之恩,無以為報,只能…」

「好的謝謝我以後不說謝謝了,大老闆咱們走吧。」

唯恐蕭執下一句蹦出來個「無以為報只能以身相許」,江蕪趕緊搶在前頭,囂張一把堵住了話頭。

蕭執低聲一笑,藉著身高優勢無聲笑夠了才帶着江蕪走出了酒庄。

江蕪崩了一晚上的精神在看到熟悉的車時放鬆下來,結果意外陡生。

伴隨着一聲「刺啦」,江蕪和蕭執同時僵在了原地。 他中了新型猛葯,如果他找女人解決,那個女人也許會因此喪命,如果不找女人,出事的是他。

黑夜中,他看到她的眼睛璀璨如星辰,熠熠生輝。

眼前的少女,隻身一人來這種主題賓館,還遇到被陌生男人挾持的突髮狀況,她居然神閑氣定,這點倒是讓男人有些意外。

薄暮煙眼波清瀲,黑暗中看清了男人的臉。

一張堪稱完美的臉,輪廓分明,五官立體,薄唇緊抿,渾身上下透著一股冷漠矜傲的強大氣場。

整個人宛如神邸,令人望而生畏。

薄暮煙直言道,「三隻蟑螂,帶心蓮子,蒲公英煮水服用即可。」

男人聲音清冽,「你叫什麼名字,哪裡人,我怎麼報答你。」

「你再不走,可能會暴斃而亡。」薄暮煙淡淡地說道,她現在只想睡覺。

「你怎麼不說我再不走,明天這裡就多一條女屍?」男人清冷的嗓音里透著危險。

這葯可怕之處就是,一旦交/合,女的會因此斃命。

他並不打算這麼做,她一個少女居然能看出他的情況,他眼下沒別的辦法,只能按著她的偏方去做,只是這三隻蟑螂什麼玩意?

此地不能久留,他打開燈走到了窗邊,回頭看了一眼薄暮煙,看清了少女的模樣,清純可愛,人畜無害,男人見了都有一股想要保護她的衝動。

她注意到他看她,便沖著他眯起了眼睛,露出了一個弧度,笑得極為靦腆純良。

薄暮煙洗了個熱水澡,給司機發了個簡訊就睡下了。

第二天坐著司機的車到了一片別墅區。

薄家別墅隔壁是她母親娘家的祖屋,她被接回薄家,是為了給外祖父沖喜。

「暮煙小姐,到家了。」司機笑著給薄暮煙打開車門。

薄暮煙沉默不語,走進了別墅。

別墅立面的裝修豪華奢貴,頭頂的水晶鑽石燈,一塵不染的地毯,昂貴的沙發,以及各種擺設,無一不奢侈。

這個時候,從樓上下來一個穿著手工刺繡旗袍的高挑女子,氣質高冷,保養得當,原本五十的年紀,看起來也就三十幾,風韻猶存,靜看著薄暮煙。

「薄暮煙?」她憑藉著記憶喊了一個名字。

這就是薄暮煙的母親,雲君華,一個高門千金小姐,真正的名門之後。

為入贅丈夫薄鎮國生有三個孩子,在她下面,還有一個妹妹和弟弟。

「是……」薄暮煙聲若蚊吶,點了點頭。

「媽,這個土包子是誰啊?」雲君華身後跟著一個一身名牌的女孩,漂亮的臉蛋上帶著倨傲。

當看到鄉下來的薄暮煙時,眼裡透著肉眼可見的嫌棄。

「這個是你姐姐,薄暮煙。」雲君華對著小女兒雲裳介紹道,「暮煙,這是你妹妹雲裳。」《重生后又被霸總套路了》第168章給她自由 比比東真的快要發瘋了!

到手的十萬年魂環就這麼逃走,她又怎麼能甘心?明明對方的魂力比自己弱太多了!

這時的比比東,已經展開了強大的精神力在星斗大森林中團團掃視著,可是藍銀領域釋放之後,唐昊二人就如同是兩株搖曳的藍銀草一般,根本無法鎖定。

這時候的比比東,都快要氣出虛影了!

作為魂師,本就是需要吸收魂環來提升實力,可偏偏讓她遇到這麼一個和她作對的昊天斗羅。

「該死的昊天宗,再讓你們快活兩天,到時候滅了你們!」

猛的,比比東咬牙道,一句一頓。

星斗大森林邊緣。

「小心,有人來了!」

隨著身前一個二十齣頭黑髮女子的提醒,手握昊天錘的唐昊,抱著阿銀,不敢有絲毫怠慢,猛烈收緊自己的氣息。

在他們三人身前,一個能夠助人隱匿的魂導器在那裡懸浮著,三人進入一段暫且隱身的狀態。

還好追擊過來的並不是比比東本人,若是她的話,肯定一個蛛皇巨鐮半月衝擊之下,森林中將再無任何傍身之地!

屏住呼吸,等這群人離開之後,唐昊才徹底深呼了口氣。

但是,低頭看著懷裡難受得滿頭大汗的阿銀時,他不由眉頭凝重起來了。

阿銀在身懷有孕的情況下,還持續使用藍銀領域,這刻的情況已經相當不妙了。

雖然躲過比比東的追逐,但更要命的是她現在的身體,非常虛弱,且身體中了劇毒。

唐昊想要催動魂力逼出毒素,卻發現,自己魂力儼然一副虧損的樣子,根本於事無補。

雖說阿銀是十萬年魂獸,擁有強大的恢復能力,但是也無法徹底將虛弱的身體解脫回來。

而且,她現在已經有了三個月的身孕。

這一刻,兩人身上的女子環視了周圍一遍,微微鬆了口氣,這才問道:「她是……十萬年魂獸?」

女子身子纖細,眉清目秀,一看就不是個普通人,正是從武魂城出來的柳二龍。

「別誤會,我看得出來你們是真愛,我非常看好你們的愛情!」柳二龍旋即解釋道。

「多謝閣下救命之恩,昊天宗唐昊欠你一個人情,他日閣下有難,若我能幫上忙的,一定竭盡所能!」唐昊連忙道謝說道。

「你可別著急感謝我了,她中毒了你沒看出來嗎?」柳二龍旋即說道。

「我妻子懷有身孕,中了這毒,一時半會不好解,我需要先恢復魂力給她逼毒,麻煩閣下幫我護法……」唐昊話語中有些艱澀。

而這時,柳二龍卻直接拿出了一個木匣子,當著二人的面打開了。

裡面一顆丹藥靜靜的躺在那裡,其上濃烈的丹藥,徐徐流轉!

正是千聚雷給她的那一顆,作為條件,柳二龍加入了他的戰隊。

當然,為了自己的內心,千聚雷給她的這顆丹藥,做了一丟丟手腳,玉小剛要是吃了,肯定一輩子再無男子的陽剛之氣!

「這是?」唐昊一愣。

「這是當今大陸上風行的一種神奇丹藥,吃下能解百毒,而且能夠恢復魂力,甚至提升修為,改變武魂!」柳二龍說時,眼神不由流露出一絲崇敬。

對於千聚雷,她的內心是非常感激的。

可是她內心善良,在碰到唐昊之後,不忍藍銀皇受難,動了惻隱之心。

「這麼貴重的丹藥,你竟然給我?」唐昊一愣,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柳二龍,甚至生出了一絲懷疑。

「我叫柳二龍,有一半的血脈來自藍電霸王龍家族,上三宗同氣連枝,今日你們昊天宗有難,我肯定不會見死不救的。」柳二龍說道。

「原來如此。日後待我謝過玉家主!」唐昊一怔,旋即明白了一切,對於這個解釋,他也或多或少相信了。

而且,柳二龍此人看起來就是非常乾淨利落的女子,眼神純凈,不帶有太多的欺騙在其中。

加上阿銀此刻危在旦夕,他也來不及多想了,當即將丹藥給喂她服下了。

看著阿銀吃下丹藥,柳二龍默默注視著,對於當日試吃千聚雷給的丹藥時,那種飄忽若神的感覺,至今還記憶猶新!

「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