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人間有很多謊言本就是用來搪塞。」旗南音淡淡而回。

廷雲詫異了一下,搪塞?難不成你根本不在乎你的男人信或不信?

還是說……他也不會在乎?會是這樣嗎?若真是,那他是否太無情了?

妻子受傷,他不關心原因,這也太不合情理了……不,不對!從上次相見來看,潘賽迷燈絕非無情無義之人! 重生食神學霸不軟萌 相反,應該是……他對你用情至深!見到你如此模樣,他只會立刻去想辦法為你醫治!

根本無暇過問太多事因!

如此深忖下來,廷雲決定試探一下:「娘娘如此一說,應該是對迷燈殿下相知甚深之故吧?」

旗南音沉默了會兒,才道:「先生想確認什麼?」

廷雲深吸一絲,道:「娘娘,你為什麼嫁給了迷燈殿下?」

旗南音眸色含憶,沉浸些許,方回答:「有宿命,有……感動。」

六個字,沒有「因為」,只是兩「有」。

錦繡盛婚 廷雲咀著嚼著,有了思忖:不說「因為」,是這兩個字的語態是主觀的嗎?

如此客觀理智的回答,看來你旗南音生來就是一個與世無爭的人!

與世無爭,無爭,也就意味著你不屬變革一派!

好吧,從現在起,你旗南音就是我擇王人選之一!

一念思定,廷雲轉聲道:「娘娘,你對那位菌骷髏可熟悉?」

旗南音聞言一怔,有些不解道:「先生為何突然問及此人?」

廷雲接道:「因為此人給我的感覺很古老,同時,也總感覺娘娘雙耳的彎月印上有她的某種頁息!」

旗南音不由一震,什麼?有她的頁息?

見她吃驚不小,廷雲多少有些失落,看來她與那位傳奇也不熟。

罷了,先去賽婷宮報到吧。

「此次一敘也不短了,娘娘,我得去賽婷宮了。」廷雲準備出車去。

旗南音忙回神,道:「去賽婷宮?先生,你……難道真的迷戀潘賽婷菲?」

廷雲失笑而回:「娘娘失言了。」

旗南音尷尬了一絲,但道:「其實我也不信先生會被她迷,只是……未婚帝須之名已是帝國事實,所以難免脫口相問。」

廷雲聽著,也有些苦惱:「是啊,一個帝國的事實,我該如何去解釋呢?」

旗南音嘆了嘆,道:「先生,還是那句話,人間有很多謊言本就是用來搪塞。」

廷雲忍不住一笑,道:「娘娘幽默人也!」

旗南音嘴角也微漾,回:「彼此彼此。」

廷雲笑容未退,一轉話題,以免氣氛曖昧:「對了,娘娘,你要轍痕千夜的那柄轍痕千夜做什麼?」

「不為什麼,劍之名,不錯而已!」旗南音沒有多說。

「不錯,它的名字是挺有味道。好了,娘娘,我該告辭了。」廷雲說著,就要出車離開。

然而,旗南音卻接聲:「先生,我還有一個疑問,可否解答?」

「但問無妨。」

「我與轍痕千夜打鬥之時,先生到底做了什麼使他那麼受驚?」

廷雲沉默會兒,回:「娘娘,我一個猜測,轍痕千夜不是分洛之身,很可能是帝國某人的本洛之身!」

旗南音心頭大震!本洛?!

「這……怎麼可能?」

廷雲不置可否,只道:「世間之事,無奇不有。媚頁帝國,有不少人都存在軀身之謎!彷彿,在這裡,關於人們締城洛炁的事情很少,大都著重在了軀身頁息上。告辭了,娘娘。」

旗南音沒有回神。

廷雲出車去。 208.三生冢

車外面,迷霧一片。

這是……哪兒呢?

「先生,這裡已是安魂予地內。你多加小心。」車內旗南音傳來締音。

廷雲不禁苦笑,締音一問:「娘娘不是說過苑一敘嗎?何故騙我?」

旗南音歉聲道:「對不起「,先生。之所以有此一騙,只是安魂予地內最適合推心締命景施展。」

修仙從鉆木取火開始 廷雲怔了怔,卻是一笑道:「不對,應該是娘娘想將編一個解釋給迷燈殿下。」

旗南音哦聲含靜。

「悄輪游車適合探險。娘娘會對迷燈殿下說,是廷某想入安魂予地內一探。故此才讓廷某入車而去。不過,娘娘,這樣的解釋多少有漏洞啊!」

旗南音聞言,似是笑了:「先生的自說自話,真是別出心裁。」

「娘娘還不承認?看來是對迷燈殿下十分有信心。」廷雲接道。

這時,旗南音靜默了一下,才道:「先生,他就是這樣的人,他在乎的大多只是我願意主動解釋的態度,並未多在乎解釋的內容。」

「也許,這就是夫妻間的相敬如賓吧。」廷雲感慨道。

「算了吧,搪塞就是搪塞。他喜歡我搪塞他,我卻很想讓他在我面前生一回氣看看。」說著,旗南音語氣有了一種期待。

廷雲哭笑不得,原來邀我密談,說到底還是因為你對你的男人愛之甚深啊!

「娘娘,有機會,我會向迷燈殿下說明娘娘的這個願望。」廷雲打趣道。

「那就一言為定了,先生。」旗南音坦然而回。

廷雲目瞪口呆,看著悄輪游車無聲無息隱去。

良久,「這個女人,也是一個傳奇!」

廷雲在說完這句話,便漫無目的地在迷霧中邁開來。

——————

迷霧中心,一片流光溢彩。

帝國之人卻稱此處為:三生冢!

而此「三生」,既有前生今生來生之意,也有代表萬物!

常言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當廷雲來到這裡時,也不禁一臉凝重。

因為他感覺這片流光溢彩之中,似乎充滿著無窮無盡的萬物頁息!

「這……裡面莫非藏有一個洞天?」廷雲內心猜測來。

面對如此誘惑,廷雲遲疑了很久,最終,還是向前而邁。

剎那一入,

赫然是一界蜃來!

那山似墨,那川如銀。

碑碑天成里,

猶是英靈有夢,

肅穆心間。

「媚頁城裡怎麼會有如此……奇絕之地?怎麼會呢?」廷雲望著眼前一切,有些難以置信地低喃。

就在這會兒,聲聲轟隆巨響傳來!

廷雲一驚,循聲而望,只見一處頗遠的川銀水面上竟有幾個飛舞交錯的身影!

「嗯?有人在激斗嗎?」廷雲按下心疑,展開締力閃身趕去。

——————

一山之角。

一人獨立,一身墨色艷裝,如與山融。

但若近看,她赫然就是卜籟籟!

只見她目光所聚,亦是那川銀水面上的激斗。

「旗項,你還真是能撐!」卜籟籟嘴角輕笑,語氣似嘲非嘲。

突然,她卻是一驚!

——她看到了悄然而至的廷雲。

——廷雲亦像她一樣,融入了一墨山角落,靜靜旁觀場面上激斗的三個人影。

在這三人之中,廷雲只識得一個,他就是那天在璞璞牽府上出現過的旗項。

而此時的他正處於以一敵二的惡勢之中。

至於另外兩人,廷雲看得仔細:

一個身著灰衣,微胖,模樣呆沉,手纏彩芯。

一個身著褐衣,偏瘦,模樣雋朗,頭戴黃羽。

不知為何,廷雲卻忽然感覺他倆似曾相識,這感覺就和那轍痕千夜給的一樣!

「嗷——嗷——」

聲聲虎嘯,震顫山川!

七隻光華直耀的碩大猛虎將旗項護在中心——旗項負傷已重!

但是他神態卻並未有一絲頹廢。

「旗項大人,我可不想要你命,我只想一觀你剛得到的三生箋上究竟記錄著什麼?」褐衣人道來。

旗項冷哼,回:「屋中鵡,誰告訴你它就叫三生箋?」

原來褐衣人竟是那七大傳奇之一的屋中鵡。

「旗項大人,之先所有一切,不只是你一個人目睹了。那張從天而降的紅色小紙,它就像是某位大存在遺落在三生冢的,叫它三生箋又何妨?而如此機緣,目睹者當共享!」屋中鵡接道。

旗項再次冷哼。

「看來旗項大人是真打算死扛了?」屋中鵡臉色已轉,語氣變冷。

「不必與他多廢話!一起上吧,屋兄!」灰衣人慾繼續攻擊。

「等等,市兄!」屋中鵡卻道。

灰衣人眉頭一皺,道:「還等什麼?」

屋中鵡回道:「屋兄,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灰衣人頓時一怔,隨即就環顧四周,喝道:「誰?出來!」

話出,廷雲微驚,這屋中鵡這麼警覺?還是……我低估了他的實力?

另一邊,卜籟籟內心卻是一哂笑,詐人嗎?你一個媚頁境頁底級還差得遠呢!哼,

不過,此刻出去倒也不失為一個介入時機!

心思一轉,卜籟籟就迅即就現身激斗川面來。

一見,激斗三人皆是一怔。

廷雲也是一驚。

「是你?」灰衣人明顯一退。

卜籟籟笑應:「是我,怎麼了?」

灰衣人不禁道:「你來多久了?」

他感覺此時卜籟籟的實力似乎更勝以往!

「不比你們晚。」卜籟籟笑容依舊。

灰衣人不再說話。

而屋中鵡卻是自言自語:「沒想到真有人坐山觀虎鬥!」

卜籟籟看向他,笑道:「你也算一頭虎嗎?」

屋中鵡微怒,但也像灰衣人一般,忌憚起卜籟籟來。

「依我看,在這裡,就他旗項還算是一頭猛虎,不過嘛,卻也算是命不久矣的垂死虎。」卜籟籟朝旗項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