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即又是反擊三分。

回過頭來劉冶再次被張凡搶斷。

第三節時間即將結束,只見張凡抬手一扔!

宛如后羿彎弓射日,百發百中!

「簡直不可思議!」江南一中看台上的同學紛紛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態。

而另一邊看台登時鴉雀無聲。

三個三分一個冒,比分被追到三十四比二十。

「特么這是開了掛吧?」劉冶回到替補席后破口大罵:「什麼狗屁齊雲楓是江南市的喬丹!那個沒號碼的小子才是真正的喬丹加麥迪合體!」

「冶哥,麥迪都可能沒他那麼准!」另一名隊友臉上尷尬道。 「沒事。」

姜雲卿看著滿臉戒備,明明只學了半吊子功夫,卻隱隱擋在她身前的穗兒,輕聲道:

「別怕,這是璟王,之前在圍場的時候,你應該見過他,剛才攔著你的是璟王的侍衛,叫葉三,這幾個……應該都是璟王的人。」

「我與他們認識,不是外人。」

穗兒聞言看著姜雲卿的臉色,見她臉上沒有半點意外,甚至於提起君璟墨時語氣也十分平靜,這才放下心來。

姜雲卿安撫了穗兒之後,這才直接走到君璟墨身前,對著他說道:「你怎麼來了,還帶著這麼多人?」

君璟墨開口道:「我不放心你。」

「圍場回來之後,你府中就鬧騰的厲害,我怕壞了你的事情,就沒去見你,不過今天凌晨,陳王府的暗衛發現姜慶平去見了陳王,還逗留了許久。」

「我知道你對姜家的事情自有成算,但是我還是有些不放心你,所以跟來看看。」

姜雲卿聽著君璟墨的話,挑挑眉。

要是她之前沒問過徽羽,不知道君璟墨是什麼時候來的落霞寺,她倒是會信了他這番說詞,可如果只是擔心陳王,姜慶平今兒個凌晨才去見的陳王,這男人昨兒個就來了這裡算什麼?

她想起君璟墨前面那句「他不好去府中找她」的話,隱隱猜到他應該是想見她,想起他之前的賴皮來,姜雲卿不由在心中輕笑了一聲,也沒去戳穿他的「謊言」。

「穗兒,去取些水來。」

姜雲卿開口吩咐了一句,待到穗兒退出去后,這才看向站在那的幾人說道:「這幾位是?」

「他們七衛之三,在寺中這段時間,就留下來幫你。」

那三人直接半跪著恭敬道:

「屬下柳驍。」

「張集。」

「唐恆。」

「見過小姐。」

姜雲卿皺眉了片刻,並沒有立刻應聲,君璟墨看著她:「怎麼了,不喜歡他們?」

「不是。」

姜雲卿沉聲道:「我聽徽羽說過暗谷七衛的事情,他們每一個都是萬里挑一的精英,你已經將徽羽贈給了我,他們三人我不能留下,而且……」

她從懷中取出之前君璟墨讓魏卓給她的那枚白玉縭龍佩,將其遞給君璟墨說道:

「無功不受祿,這個東西太貴重了,我也不能要。」

君璟墨看著姜雲卿手中的玉佩並沒急著回話,而是抬頭道:「葉三,你帶他們先出去。」

「是。」

葉三連忙應了一聲。

其他三人也紛紛行禮,然後一起退了出去。

等到房中只剩下他們兩人時候,君璟墨沉默了片刻,才回頭看著姜雲卿,神情專註道:

「卿卿,別與我這般生分。」

「君璟墨……」

君璟墨看著她:

「我知道你不願意輕易受人好處,更不想在你我關係未定之前,便用我東西,可是卿卿,我在圍場之中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認真的。」

「我既然認定了你,那便是一輩子的事情。」

「哪怕你不願意回應,我也希望你能周全。」

姜雲卿抿了抿嘴唇。

君璟墨見她眼睫微垂,便輕笑著像是玩笑般的說道:「而且你別忘了,你我如今生死一體,你總要為著本王,好好護著你自己。」 姜雲卿聽著君璟墨的話,抬頭看著他,就見他嘴裡雖然在玩笑,可神色卻格外認真。

兩人視線交纏片刻,姜雲卿嘴邊就驀的露出絲笑容來。

君璟墨的話看似像是威脅,可是卻並不讓人覺得討厭,這種突如其來的強勢倒是讓她覺得有些新鮮,而且這種與人生死一體,她死他亡的感覺,也很奇妙。

姜雲卿伸手將玉佩拿了回來,輕聲道:

「好。」

老公勢不可擋 「為了王爺的命,我定會好生護著自己。」

君璟墨看著姜雲卿把玉佩貼身收好,這才露出笑來,玩笑的說道:「你也不必覺得拿人手軟,唐恆他們三人只是暫時借給你,等你解決了姜家之後,還要將他們還回來的。」

姜雲卿挑眉:「那我若是不還了呢?」

「那本王可就虧大了,這大半身家都陪給了卿卿你。」

君璟墨眼底帶著流光,腆著臉湊近些說道:「要不然卿卿乾脆收用了算了,反正本王的東西早晚也都是你的,那些就全當是本王的嫁妝可好?」

姜雲卿「噗哧」一聲笑出聲來,伸手抵著君璟墨那張傾城絕艷的臉,將他推遠了一些。

「還要不要臉了。」

「你好歹也是個王爺,連嫁妝這種話也能說的出來?」

君璟墨用臉在姜雲卿手上一蹭,跟只大貓似的,眯著眼說道:「臉是什麼,好吃嗎?」

姜雲卿失笑,忍不住伸手掐了他臉皮一下,說道:「好吃,就是太厚。」

君璟墨臉上被掐的有些泛紅,他也不惱,只是扭頭抓著姜雲卿的手就親了一口,然後將另外一邊臉也湊了上來對著她笑著說道:「那你多揉揉,就不厚了。」

姜雲卿聞言頓時忍不住直笑,沒好氣的伸手拍在他臉上將他推的遠遠的。

「以前怎麼沒發現你這麼死皮賴臉,臉皮都快比城牆厚了。」

「真該讓那些說你心黑面冷,不近人情的人瞧瞧,咱們這璟王無賴的模樣。」

姜雲卿說完之後,忍不住就笑了起來。

或許人真的是習慣性動物。

如果換成以前,姜雲卿最厭煩便是被人近身,更討厭別人靠近,可是此時哪怕被君璟墨抓著手不放,她也沒覺得被冒犯,反而還順手在他比女人還光滑的臉頰上又捏了捏。

君璟墨看著笑逐顏開的姜雲卿,抓著在臉上作亂的小手,親了親說道:

「怎麼樣,心情可好些了?」

姜雲卿聞言愣了一下,不由看著他,就見君璟墨將她手放下來,對著她說道:「剛才我見你進來之後,心情就一直不大好,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

姜雲卿瞬間就想起佛堂里的事來。

剛才她看到那盞「鎖魂燈」,知道姜家人所為之後,她簡直恨不得直接弄死了姜家人,讓姜老夫人和姜慶平給孟氏陪葬,讓他們也嘗嘗永世不得超生的滋味。

可是她卻知道,這個時候動手,只會壞了之前所準備的一切,讓姜家有可能找到機會翻身,甚至反咬她一口。

她心中壓著氣,壓著怒火,卻又習慣性的把所有事情都悶在心底。

姜雲卿自以為自己掩飾的很好,卻沒想到依舊被君璟墨看了出來。 節間休息,江南一中這邊的隊友臉色也很難看,李風三人則是菠菜公司翻倍投了江北一中,而齊雲楓更是面沉似水,自從被劉冶切斷後到第三節結束,他連球都沒再摸到。

總統吞掉小草莓 第四節一上來,整個江南一中的看台氣勢如虹。

「江南!張凡!」

「江南!張凡!」

一浪又一浪的歡呼聲宛如刺刀再齊雲楓心裡來回穿刺。

嗶嗶!

裁判吹響了決戰的哨聲,李風直接發球給齊雲楓,齊雲楓剛一接球,一聲聲嚎叫便響了起來:「傳給張凡!傳給張凡!」

齊雲楓登時雙目赤紅,這四個簡直聞之刺耳!

他持球突破,一往無前。

可是,劉冶沒有給他機會,又是一個搶斷。

頓時,噓聲四起!

「這齊雲楓未免也太小氣了吧?」陸露低聲與馮秋雨道:「還是你朋友張凡帥氣! 超級學霸科技系統 那麼牛的技術還那麼低調,太帥了,我決定了,我一定要他當我男朋友,秋雨,你可別跟我搶哦!」

只是,劉冶球還沒那穩,籃球再度鬼使神差來到張凡手上。

旋即,揚手三分就來!

來就空心命中!

這一球徹底點燃了球館!

「張凡!」「張凡!」「張凡!」

「張凡!我愛你!」陸露直接從看台上站了起來,瘋狂吶喊道。

一旁的馮秋雨臉色微微一變。

接著!

江北發球!

張凡搶斷三分!

比分硬生生被追成三十四比三十二!

王胖子整個人顫抖的跪了下來,咬緊了衣領。

「冶哥,防不住啊!特么見鬼了,那小子投了七個三分都中了。」黑又硬的男子一臉苦悶說道。

「我們還領先,最後七秒咱們自己發球到他們前場,時間耗掉就贏了!」劉冶在一旁安排著戰術。

江南一中這邊,齊雲楓同樣在安排戰術:「張凡,你搶斷後立即把球傳給我,這個絕殺的機會一定給我,聽到了嗎?」

「齊少,不如讓張凡投吧?他命中率百分百啊!」一旁的王胖子低聲道,體育老師也目光灼熱看著齊雲楓,相反李風幾個面面相覷,不知在想什麼。

齊雲楓目光冷冷地掃過王胖子與李風幾人,最後落到張凡身上道:「記住了,只要你能搶斷傳球給我,事後我給你一萬!」

張凡面無表情,懶得理會。

暫時很快就到了,江北一中前場發球。

戰術執行的很徹底,劉冶直接朝著后場發球,李風有機會搶斷卻估計失手了,旋即時間一秒一秒流失,黑又硬直接一記高拋,將籃球拋向江南一中的后場。

五!

四!

三!

二!

拋物線還有三米多高的時候,在無數雙駭然的目光下。

張凡原地起跳,脫離地面幾乎接近兩米,伸手輕輕將籃球拍向對面。

一!

滴滴滴!

時間已經走完。

整個球館瞬間寂靜。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空中下落的籃球上。

隨即,在離江北一中籃筐還有兩米多遠的地方下墜。

「唉!果然沒有上演絕殺奇迹……」

正當江南一中無數學生髮出嘆息的時候……

正當江北一中準備爆發歡呼的時候……

籃球在重重的砸落在罰球區,旋即又彈了起來,詭異的拋物線砸在籃筐邊緣。

饒著籃筐旋轉了好幾圈后才直入網心。

所有人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