態了,我說:“奉川陳家就我一個,我沒打算去,我棄權。”

老道士有些詫異:“那你參加比試是爲了什麼?你可要知道,這可是正規道門的法術,一般人是根本學不到的。”

我笑笑回答說:“爲我爺爺出一口氣,過不了多久,我要讓我爺爺風風光光返回奉川陳家,甚至是巴蜀陳家。”

家裏有個陳文,他比一般的道士厲害太多了,有了他,不再需要什麼正規道士。

老道士愕然,嘆了口氣說:“那,好吧。”

馬文生和張家的人對我這個決定也很不理解,不過張家利卻是幸災樂禍,因爲我不去道觀,就說明我少了獲得實力的機會,這正是他們希望看見的。

說話期間,張笑笑從別墅外走了進來,看見屋子裏這麼多人有些詫異,不過還是進來將人一一喊了一遍。

喊完站在了張嘯天的身後,問道:“哥,什麼事情呀?”

“沒事兒。”張嘯天說。

張洪波這會兒問張笑笑:“笑笑,你願不願意去道觀學習法術?學成以後也能幫到你哥和你爸爸。”

張家是玄術世家,張嘯天就算把張笑笑保護得再好,張笑笑也不可能完全不知道法術這方面的事情,聽見這事兒後並沒多少疑惑,而是問道:“可以幫我哥嗎?”

張洪波恩了聲,靜候張笑笑的回答。

張笑笑想了幾秒:“那我去。”

張嘯天臉色一變,厲聲對張笑笑說:“你出去,到我屋子等我,我一會兒有事跟你說。”

張笑笑未應聲,張洪波有些慍怒說:“一個家族能不能維持繁榮,最主要的就是看後代是不是足夠團結,勾心鬥角的事情我絕對不會姑息,你們做的事情我都看在眼裏,今天在這裏給你們提個醒,再讓我發現你們勾心鬥角,直接驅逐出張家。另外,笑笑自己願意去,嘯天你也不能阻止她,這是她的意思,有掌控欲是好事,但是過強就不見得了。”

張家利連連點頭,馬上對張詩白說:“詩白呀,到了道觀,你要好好照顧你笑笑妹妹,不能讓她受委屈。”

張詩白諾諾答應。

張嘯天這時候卻冷笑了起來:“我姑姑死因不明,我母親不知所蹤,我父親數年不能回這別墅,現在連我妹妹也不能倖免嗎?”

張嘯天的姑姑就是張東離,我的四娘。沒想到他的身世也挺悽慘的。

張嘯天說完這句話,轉頭看着張笑笑說:“妹妹,哥哥騙過你嗎?”

張笑笑果斷搖頭。

張嘯天又說:“那就聽我的,別去。”

張笑笑猶豫了,盯着張嘯天看了會兒,噗嗤一聲哭了出來,撲到張嘯天懷裏抽泣起來:“其實我都知道的,哥哥你對我很好,但是你太辛苦了,我只想替你分擔一點呀。我不想你這麼累了,所以我必須要去。”

張家利在一旁譏誚着嘴角,張嘯天身體微顫,不過卻輕撫着張笑笑肩膀,安慰着她。

婚外有軌:Boss老公抱緊我 張洪波嘆了口氣,說:“既然笑笑決定了,那就這樣……”

“等等。”我打斷了張洪波的話,“笑笑姑娘去不得道觀。”

這裏人都一臉詫異看着我,老道士問:“如何去不得道觀?”

我說:“張家是玄術家族,因爲沒有足夠的根基鎮鬼,所以陰氣瀰漫,張家的人普遍陰氣比較重。笑笑姑娘從沒有學過玄術,也就無法制陰,火炎極低,再加上笑笑姑娘本就

是女性,陰氣比張家其他人更重。道觀是剛陽之地,如果沒有玄術基礎的女性進去,本就不好,何況笑笑姑娘陰氣還很重,她要是進去的話,不但學不到東西,身體還會受損。”

老道士連連點頭,贊同我這話。

張家利卻說:“你少在那兒危言聳聽,這是我張家的事情,輪得到你插嘴?要真像你說的,道觀那麼多女信徒上香,個個都會生病?”

我瞥了張家裏一眼:“你是耳朵聾,還是本身就傻?我說道觀剋制的是陰氣重的人,你張家不知道得罪了多少鬼怪,她一旦脫離張家庇護,你能確信鬼怪不找她報復?”

“你……”張家利氣節。

我又問張嘯天:“你妹妹的生辰八字是什麼?”

張嘯天說了一個生辰八字,我掐算了一陣說:“她骨重二兩三錢,此類人女命生來輕薄人,營謀事作難稱心。六親骨肉亦無靠,奔走勞碌困苦門。一旦離開了張家,就會無依無靠,命途多舛,所以,她不能去道觀。”

老道士連聲稱奇:“陳浩小兄弟,你竟然還會稱骨?”

我哪兒會稱骨,不過是在陳文的筆記中看到了一篇《稱骨歌》,剛好記得這一則,就胡謅出來了。

不過這會兒卻不好說破,就說:“略懂,略懂。”

老道士咋舌:“我有眼不識泰山了,懂得稱骨的人很少,陳浩小兄弟能力怕是已經遠遠超過了你爺爺這個年齡階段的能力。”

我呵呵笑了聲。

轉而看着張洪波。

張洪波見我說得頭頭是道,不過還是問道:“你跟我們張家不共戴天,爲什麼突然插手我們張家的事情?”

我將自己真實理由說了出來:“笑笑姑娘是個單純的女孩兒,張家的污水不應該污染到她,難道你們就不覺得保護好張家這最後一片乾淨之地很有必要嗎?”

張洪波凝視着我,判斷我是否在說謊,也不知道他判斷的結果怎麼樣,最後說:“笑笑不去道觀,張詩白一人去。”

張笑笑盯着我眼睛眨巴眨巴,我擺了擺手,離開了這裏,張笑笑追了出來:“謝謝你。”

“客氣。”我說。

張笑笑又說:“可是,我想學呀。”

她無非是想幫張嘯天,如果她幫張嘯天的話,我們就不得不交手了,就說:“聽你哥的話,回去工作去吧,你要是真想學的話打我電話,我在電話裏教你,至於見面,咱倆還是少見。”

我把電話留給她之後,張嘯天出來讓張笑笑先離開了,然後對我說:“謝謝。”

“不是幫你,只是不想你妹妹被張家利他們禍害而已,別多想,馬蘇蘇的事情我還沒找你算賬呢。”我說。

在門外等馬文生他們出來的時候,張家利他們也準備離開別墅,看見我後,對我陰笑了兩聲:“陳浩,張家的能量可不止這些,玄道我們有正規道士做後臺,鬼道我們有白眼鬼怪打基礎,黑道我們有整個奉川縣的地下社會,白道你更不是對手。今天晚上我會帶白眼鬼怪去拜訪你,如果你不怕我傷到別人的話,最好別呆在趙家別墅。”

我還沒回話,一輛車緩緩停在了我們前面。

西裝革履,戴着墨鏡,打扮得冷酷無比的陳文搖下車窗,說:“不怕死就過來,我倒要看看你能拿出什麼東西來拜訪我弟。”

“哥。”我欣喜喊了聲。

陳文說:“陳浩,上車。”

(本章完) 之前陳文雖然出現過一次,不過這次陳文打扮得跟電影裏的黑衣人似的,我都差點兒沒認出來,張家利自然認不出來。

上車駛離這裏,期間跟趙小鈺打電話,讓她先回去了。

走了一陣後,我看着陳文這身打扮說:“挺帥。”

陳文呵地笑了聲,並沒有回話。

我看這車價值不菲,再加上陳文這身打扮,心說他不會是某某財團老總的兒子吧?畢竟不管再厲害,總得有個老爸。

陳文看出我所想,說道:“別多想,我在給人做保鏢,老闆明天會來奉川縣談生意,你到時候幫我保護她。”

我看了一下這車,瑪莎拉蒂總裁,價值兩百多萬。

再看了陳文優哉遊哉坐在副駕駛位置上,這哪兒是保鏢,這分明就是大爺呀。

“你要保護的,不會就是開車的這位吧?”我指着司機問,要是老闆開車,保鏢坐車,那也太奇葩了些。

愛不逢時,情無金堅 陳文搖頭:“不是,她明天才過來,我已經向她推薦了你,到時候你直接聯繫她。”

陳文安排的事情我沒理由拒絕,不過我抽不了身吶,就說:“可是我還在保護趙小鈺。”

“你跟我換,我保護趙小鈺。”陳文以不容拒絕的語氣說。

要是有危險,陳文應該也不會讓我去做,就答應了這事兒,之後陳文給了我一個電話號碼,交代我一些事情之後下車,帶我去那老闆將要住的地方熟悉了會兒環境。

其他事情我都瞭解了,不過還有一個問題,剛好陳文在這兒,直接問了出來:“你缺錢?”

陳文微微一笑:“不缺。”

“那你怎麼還會給人做保鏢?”我問。

陳文沒有回答我,我吃了閉門羹也不再多問了,在這裏看完後我們並沒有回趙家別墅,而是在外面找了一間房間先住下。

進屋後,陳文身着西裝端坐着,眸子嚇人得很,我站他旁邊都感覺到了一股森然之意,他給我的壓力,比張洪波所給的壓力大太多了。

他坐下後不久,房門被敲開,我上前開門,見外面男男女女一共站了將近十人,個個身上陰森得很。

我開門後按照陳文之前的囑咐,屏住呼吸站在了一邊。

這幾個人避過我走向陳文,陳文嘴角一翹,身上凜冽殺意展露。

鬼怕惡人,現在就算是人都不敢接近陳文,更何況是這幾個鬼了,他們馬上被嚇住,陳文站起身來,往門那兒一站:“出來吧。”

說完見一身穿練功服的中年男人從走廊盡頭走過來,陳文轉身進屋,中年男人

也跟進了屋子裏。

我隨後關上了門,這中年男人一笑,說:“還有些本事,能鎮住鬼。”

這男人頭髮較長,僅從這一點就能判斷出來,他是正規道士,因爲道士修真,修的就是去僞存真,他們認爲頭髮也是真的一種表現,所以大多正規道士都留着長髮。

陳文跟他們不一樣。

陳文問:“你是哪派的?”

中年男人回答說:“趕屍派科峯,有人讓我帶你們的魂走,你看,你們是自願跟我走呢,還是讓我動手?”

科峯說完嘴裏默唸了幾句法咒,這裏的鬼魂又動了起來。

陳文眉頭微微一皺,掃視了這些鬼怪一眼,他們竟然又被嚇住了。

科峯一怔。

之前他肯定以爲陳文用了什麼特殊的方法才把這些鬼怪給鎮住,現在看見陳文只用眼光就將他們給鎮住了,自然有些吃驚。

wWW¤ttκд n¤C O

科峯再喊:“把他們魂帶走。”

陳文淡淡說了句:“都給我散了,再敢停在這裏,後果自負。”

陳文話音剛落,這些個鬼怪奪門就跑了,科峯還沒開始囂張就已經成了孤家寡人,氣勢已經降了下去。

“能用目光鎮住鬼,你本事很大,是哪派的?”科峯問。

“你還沒資格知道,陳家和張家的事情不是你能參與的,今天是第一次見到你,不追究你的責任,不過要是讓我再看見你,就別怪我不手下留情了。”陳文說。

科峯被人請來,就這樣鎩羽而歸自然不服氣,趁陳文不注意,突然取出一張符紙往陳文額頭上貼去。

不過手還沒至,他人就已經趴在了地上。

他在出手的那一剎那,陳文腳就已經動了,踢在他腹部,這會兒嗚呼痛呼了起來,陳文一臉嫌棄說:“就這點兒本事還敢害人? 餮仙傳人在都市 給我滾。”

科峯咬咬牙,轉身出了房門。

我豎起大拇指:“厲害,不過你爲什麼很少用法術?”

陳文一笑:“氣勢第一,體術第二,法術第三,能用氣勢就不用體術,能用體術就不用法術。另外,你哥我法術太厲害,我怕弄出人命。”

前面那句話我信,後面那句我不大相信。

在這裏呆了一晚上之後才返回趙家別墅,這次是去換班的,陳文代替我給趙小鈺當保鏢,我去給陳文的老闆當保鏢。

一進屋就看到了趙小鈺,趙小鈺見我後雙手叉腰:“好你個陳浩,你不是給我當保鏢的嗎?昨天一晚上不見,去哪兒了?”

“和我哥在外面歇息,有一件事跟你……”我正要說那事兒

,趙小鈺打斷了我。

趙小鈺一臉驚奇看着我和陳文:“難道……你們倆……去……開房了?好刺激!”

事實就是這樣,不過我知道她想歪了,白了她一眼,沒多做解釋。

陳文之後將事情跟她說清楚,趙小鈺雖然有些怕陳文,但是還是依了陳文的話。

趙小鈺上班去之後,昨天那輛瑪莎拉蒂開到了這裏,見了我和陳文說:“陳先生,老闆已經到了,讓你過去。”

陳文推了我一下,我摸了摸手上倆扳指,上車離開。

上車問司機:“你們老闆長什麼樣?”

司機回答只一個詞:“漂亮。”

合着是個女的,我又問:“你知道我哥爲什麼要讓我去保護她嗎?”

司機想了會兒說:“具體不大清楚,不過聽說老闆選保鏢的時候,直接撥通了陳先生的號碼,他們之前應該就認識了,具體怎麼回事兒你去問老闆。”

這車將我送到昨天觀察的那酒店,推門進去見一年約26的女子正坐在套房的沙發上,手裏拿着文件查看。

果真如那司機所說,漂亮至極。

性感不失清純,嫵媚不失端莊,各種比例及其完美。

她看了我一眼說:“你就是陳文的弟弟?有點小呀。”

我聽這話一口氣差點兒嗆過去,這話太有歧義了。

不過不能失了身份,恩了聲:“李老闆,你好,我叫陳浩。”

早就瞭解過,她叫李琳琳,巴蜀人,這次來奉川縣是談生意的。

她恩了聲,放下文件圍着我轉了起來,越看越覺得不對,問我:“你是他親弟弟嗎?”

我笑了笑說:“比較親,但不是親弟弟。”

她哦了聲,之後才讓我坐下,然後開始詢問我各種問題,前面各個問題都還正常,後面的問題幾乎全部是關於陳文的。

我算是明白了,她估計是看上陳文了,陳文又不擅長處理這種事情,纔會讓我來。

一孕三寶:夫人別想逃 我見她長得非但不差,反而頗爲完美,有心整陳文一把,回答關於陳文的問題都把陳文往一個及其完美方向說的。

就差說陳文是一個絕世好男人了。

跟她聊了一陣,之後問起了她和陳文之間的關係。

她回答說:“我和你哥認識好多年了,以前我爸請他保護過我,後來就沒了聯繫,現在又想起他來了。”

我估計跟我和趙小鈺的關係差不多。

不過她又說:“以前我們還一起學過道術,算是朋友吧,不過他現在好像很不願意見到我。”

(本章完) 前面幾句話沒什麼好驚奇的,不過她最後一句說她跟陳文一起學過道術,這點我倒是沒看出來,怎麼看她也只是像個生意人,不像是會法術的樣子。

多半是知道我在懷疑她是否真的會法術,直接說:“你身上陰氣很重,正常的話是活不過十二歲的,應該是你哥給你動了手腳,你才能活到現在的吧?”

平常人根本看不出這一點,她能看出,我馬上就信了她會法術這事兒。

一品嫡女 “是的。”我回答,心說陳文認識的都是什麼人吶,自己都會法術了,還讓我來保護?

李琳琳呵呵笑了笑:“就算再厲害,要是被人打上一槍一樣會死,我這次來是和奉川張家做生意的,他們家黑道勢力強大,而且做生意很不規矩,這纔想請人來保護,你是陳文的弟弟,應該不會怕了吧?”

她都這麼說了,我就算怕了也不能說怕呀,違心恩了聲,摸了摸我身上的那把槍,雖然不敢開槍殺人,但是嚇嚇人還是可以的。

不過沒預料到她是和張家來做生意,早知道死活也不活答應陳文了。

李琳琳又說:“對了,你知道奉川的趙銘嗎?”

那不是趙小鈺的父親嗎?她問他做什麼?

“知道。”

李琳琳又說:“那你知道他家在哪兒嗎?聽說他是商業奇才,我想去拜訪拜訪他。”

這李琳琳既然跟陳文認識,人品應該過關,再說經商的人多認識認識其他人並不是壞事兒,問她什麼時候去。

她剛好現在有空,就讓我現在帶她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