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華姐,你還是先別問我了,你表弟好像不見了”,薛美美緊張的向張美華說着,李肅這時真的沒看見了,不知道印那隻殭屍去了哪裏,“剛纔明明還在前面的,怎麼一下子就不見了”,張美華覺得有點奇怪。

表弟不可能丟下自己,一個人走的,但是,怎麼這一下就不見了呢,就當張美華在心裏面想着這些的時候,後面的那隻殭屍,此時也出來了,薛美美和張美華二人聽到了後面傳來的腳步聲,那隻殭屍又動了。

豪門寵婚:老婆,從了吧! “不要說話啦”,張美華壓低聲音向薛美美說,薛美美會意,知道殭屍來了,不能再說話了,於是,趕緊閉氣,這時,張美華示意薛美美跟着自己,向前面走,去找表弟,現在這種情況下,必須得和表弟在一起。

要不然會很危險,只是,前面的那隻殭屍,它去哪了,是不是被表弟引開了,如果自己近距離看到的話,一定會忍不住大叫,到時候就糟了,張美華現在又得顧及後面的那隻殭屍,也要隨時注意着前面會不會來殭屍。

可以說是,有點不妙,薛美美相對而言,要比張美華她好一點,她心裏在想,自己一個人能不能對付得了一隻殭屍呢,不行,殭屍是打不死的,自己又沒有糯米、硃砂,桃木劍啥的,還是繼續閉氣吧。

閉氣閉得太久了,張美華的臉都紅了,薛美美也是一樣,兩個人臉都憋紅了,但這不算什麼,主要是,二人就快要撐不住了,張美華此時很想呼吸,薛美美和她也差不多,但是,殭屍還沒有走,離自己也不是很遠。

“怎麼辦,怎麼辦”,張美華在心裏很緊張,表弟這個時候也不知道去哪裏了,偷偷的呼吸了一下,瞬間感覺舒服多了,薛美美看到張美華呼吸了一口,自己忍不住也呼吸了一口,還好,那隻殭屍沒有聞到。

自身進入恐怖片當中,和平時看電影,那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現在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就已經很深刻的感受到了,這太刺激了,真正的殭屍,自己看到真正的殭屍了,還是會動的那一種,不是被符紙貼住的。

要不是怕死的話,張美華她現在真想走過去和殭屍來張自拍,但是,那是不可能的,要是可以的話,薛美美她也一定會過去和殭屍來一張,現在別說是來張自拍了,就是自保恐怕都有點麻煩,自拍就算了吧。

現在過去自拍就等於是自殺、自盡,真的,沒什麼兩樣,張美華見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拉了薛美美衣服一把,要她跟着自己,先離開這裏再說,薛美美也會意,知道這種情況下,也只有先離開這裏了。

美華姐的表弟現在也不知道去了哪裏,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走得不是很快,這種情況,不能走太快了,還好的是,後面的那隻殭屍,它又停下了,它可能是沒有聞到活人的氣息,所以,一時短路了吧。

管它是啥,最好一直不動,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一邊慢慢的走着,一邊時不時的回過頭去看看,看看後面的那隻殭屍,它有沒有跟上來,它跳得不快,現在更是沒有動了,看到這裏,張美華心裏面倒也鬆了一口氣。

“終於可以呼吸了,我都快窒息了”,走遠之後,薛美美深深的呼了一口氣,“美美,你看,前面好像是高樹林”,張美華這時看到一片很大的竹林,但問題是,她沒有說小樹林,而是高樹林。

“美華姐,高樹林,什麼意思啊”,薛美美可能是還沒有想到殭屍叔叔那部電影上,所以,一時還不知道這是在電影裏,也不是這麼說,薛美美她應該是,還沒意識到自己這是已經在真實的電影中了。

沒錯,就是這樣,所以,是殭屍叔叔裏的那個高樹林,而不是什麼小樹林,但最奇怪的一點還是,明明天很黑,可薛美美和張美華二人卻是像白天一樣,都能看清楚前面有什麼,是什麼,估計李肅他應該也是這樣。

儘管大家都沒有說這個事情,但是,大家都知道,確確實實是可以看清楚的,根本不像是黑夜,但天明明是已經黑了,不然殭屍也不可能會出來,大白天的,出來直接就被陽光殺死了,殭屍自然不敢。

現在是黑夜無疑,難道這是因爲自己是主角的原因,或者說是,自己在這個世界是可以獲得一些能力的,就好像和這部電影融合在一起了,自己不再是觀衆,而是主角,或者說,是主演,不對,應該是。

只要參加演出了,那麼就是不分黑夜白天了,反正都能看清楚,只是,黑夜可能對殭屍們有好處,白天對殭屍們有傷害,但對於電影參演者來說,沒什麼多大的區別,甚至就是,沒有區別,黑夜不過是顏色黑一點罷了。

張美華覺得,這種感覺挺好的,能夠在黑夜裏視物,那麼也就是說,從此以後不再有“黑夜”了,都是大白天,但是,表弟呢,他去哪裏了,自己會不會死在這裏,一想到殭屍,張美華就害怕了。

是真的害怕,不僅僅是殭屍那模樣,還有這裏也有點詭異,給人的感覺就是,陰森恐怖,也不知道會不會有鬼,對了,殭屍叔叔裏,好像是,沒有鬼來着,張美華在腦海中快速的回憶着,想想殭屍叔叔影片中的劇情。

“美華姐,這林子還真大,走了這麼久,都還在林子裏”,聽到薛美美這麼一說,張美華立刻意識到,難道這裏還有鬼打牆,因爲表弟李肅是天生陰陽眼,所以,張美華之前看了很多這方面的書。

也知道了鬼打牆,鬼打牆,屬於鬼的一種能力,它可以讓人在一個地方,一直走不出去,但鬼打牆是可以破的,具體怎麼破,還有就是,這遇到的到底是不是鬼打牆,李肅他又是去哪裏了,他會不會已經。 總裁的蜜桃小嬌妻 “不會這麼巧,真的遇到鬼打牆了吧”,張美華心想自己沒那麼好的運氣吧,殭屍叔叔裏面好像是沒有鬼的,既然沒有鬼,那鬼打牆又是怎麼來的,“不會的,不會的”,張美華不認爲自己會遇到鬼打牆。

“美美,可能是我們在電影裏看到的只是這個高樹林的一部分,它其實是很大的”,張美華知道,薛美美應該也看過殭屍叔叔,“張美華,你是說,我們真的進入電影裏了”,薛美美半驚喜半驚嚇的問着。

“嗯,我想是的,那個聲音也說了是殭屍叔叔世界,那麼應該不會有錯的”,張美華很堅信這一點,自己和表弟還有美美,三人絕對是進入到了電影中,這部電影,相信很多人都看過,影片講的是什麼。

估計大家不會比張美華、薛美美她們印象差,這部影片,裏面有一個道士,道士有一個徒弟,有一個和尚,和尚他也有一個徒弟,一個道士,一個和尚,平日裏經常性格不合,時不時的吵架,直到有一天。

道士的師弟押送黃金棺材從這裏路過,之後從黃金棺材裏出來了一隻很厲害的殭屍,這隻殭屍,它的眼睛可以看見人,屍氣很重,殺人更是如麻,押送黃金棺材的人幾乎全部死完,道士的師弟最後也被殭屍給咬傷。

“美華姐,我現在是又激動又害怕,想不到還真的可以進入到電影裏,平時看小說,裏面的主角穿越這個位面,穿越那個位面的,然後得到厲害的東西或是自身變得很厲害,不知道我們有沒有那種運氣,也。”

薛美美話沒說完,張美華這時趕緊用手捂住了薛美美她的嘴,隨即自己用另一隻手也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原來,就在剛纔,薛美美說話的時候,一隻殭屍突然冒出,儘管離自己還有點兒遠,但張美華還是提前做好了準備。

接着示意薛美美往前走,殭屍就在後面了,這隻殭屍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的那隻殭屍,還是被李肅引開的那隻殭屍,如果是被李肅引開的那隻殭屍,那現在李肅他到哪裏去了,張美華在心裏已經想到。

表弟會不會已經遇害了,這麼久都不見表弟人,雖然聽李肅他說,他把後山的那三隻妖怪給消滅了,但是,畢竟不是親眼看到,所以現在,張美華她有點懷疑李肅是不是在撒謊了,能夠對付得了三隻妖怪。

那對付一隻殭屍,應該更容易纔對,怎麼這麼久了還沒有搞定,如果不是因爲時間過去太久了,不然張美華也不至於會懷疑李肅,對付一隻殭屍而已,真的需要那麼久嗎,還是真的如自己所想的,表弟已經死了。

要是連表弟都已經死了的話,那自己和美美兩個人估計也活不了多久了,一邊小心翼翼的走着,張美華一邊在心裏思考着這些問題,要是真如美美她說的,像小說裏那樣,主角永遠死不了,還可以得到一些厲害的法寶。

那就太好了,但是看現在這情形,別說是撿到什麼厲害的法寶了,就是保命都有點困難,甚至是,很困難。

後面有殭屍跟着,前面也不知道會有什麼在等着自己,在這種情況下,張美華她因爲害怕和緊張,已經想不起殭屍叔叔電影中,到底有哪些妖魔鬼怪了,哪個地方是安全的,哪個地方會有危險,她也記不起了。

要是早知道自己會進入到殭屍叔叔電影裏,估計張美華之前會連夜多看幾遍殭屍叔叔電影吧,爲了保命,多看幾遍又有什麼大不了的,總比現在一不知道地理位置,二不知道接下來的劇情發展到哪裏了要好許多吧。

“對了,如果能夠找到那個道士和那個和尚住的地方,或許就安全了”,張美華急中生智,突然在腦海中想起了這個,只要找到四目道士和一休大師,那麼什麼問題也就都沒有了,可以放心的住在他們家裏。

只是,要去哪裏找他們呢,這是個問題,見後面的那隻殭屍此時已經沒有跟來了,於是張美華立刻對薛美美說:“美美,我想我們只要找到四目道士和一休大師,我們應該就安全了,只是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去找。”

前面,張美華、薛美美二人遇到的正是分岔路,高樹林現在已經走完了,“等下,美華姐,你有沒有覺得,這個地方很像電影中四目道士和那隻狐狸精打鬥的地方”,聽薛美美這麼一說,張美華仔細的在腦海中想了想。

覺得,覺得好像還真是的,“啊,美美,你說我們倆會不會也遇到狐狸精啊”,張美華害怕的時候,真的是要比薛美美還害怕,薛美美怎麼說,也比張美華她小差不多十歲吧,這話本來應該是薛美美她來說纔對。

結果現在變成是張美華她說了,不過,誰先說倒無所謂,主要是,別真的遇到狐狸精了,不然的話,情況恐怕會很危險,電影裏,那隻狐狸精不僅僅樣子可怕,還懂得迷惑人的心智,要不是四目道士的心智堅定。

以及道術高深,很可能就栽在那隻狐狸精手上了,可見其不比殭屍好多少,甚至可能要比殭屍更危險,“美華姐,你別嚇我,應,應該不會吧”,薛美美由於緊張,說話都開始有點不利索了。

也是,在這種環境下,隨時都有可能犧牲性命,不害怕那是騙人的,這裏就張美華和薛美美兩個人,也沒什麼必要去騙人,是害怕就是害怕,表露出來也沒誰會笑話誰,沒必要做過多的掩飾。

掩飾有時候也是掩飾不住的,張美華她知道薛美美現在心裏面很害怕,同樣的,薛美美她也知道,此時張美華的心裏面也很害怕,要是在這種情況下,還不知道害怕,那纔是真正最可怕的。

文明鑄造者 “美華姐,你剛纔有沒有看到什麼東西飄過”,薛美美雙眼緊緊看着自己的前方,剛纔好像明明是有東西從自己的面前飄過啊,“不對,好像是一個人”,在心裏突然想到,很有可能真的是那隻狐狸精。 薛美美不等張美華回答,趕緊拉着張美華的手就開始跑了起來,“美美,怎麼了”,還沒反應過來的張美華,這時突然問着,同時心裏面也是感到莫名其妙,怎麼美美她突然拉起自己的手就跑。

“美華姐,我們可能已經遇到那隻狐狸精了”,一邊跑,一邊向張美華她解釋道,薛美美不愧是女警,在這種情況下,應變能力要是要比張美華她強一些,張美華都還沒反應過來,但薛美美已經感覺到。

那隻狐狸精應該已經出現了,可能是,它也沒想到自己會突然開跑,當然啦,難道站着不動讓你殺嗎,薛美美心想道,不過,剛纔自己會不會是看錯了呢,怎麼這麼久,也不見那隻狐狸精追上來。

跑了三、五分鐘,二人都跑累了,但的的確確是沒有看見後面有什麼東西追上來,在夜裏,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也可以像白天那樣視物,所以,能夠看得清清楚楚,這應該算是這個世界給張美華等人的好處之一。

就是不知道,如果離開了這個世界,回到原來的世界裏,還能不能一直有這個能力,能夠像夜貓子那樣,白天黑夜不用區分,但是晚上睡覺應該還是要睡的,總不可能連睡覺都省了吧。

狐狸精沒有出現,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倒是鬆了一口氣,只是現在,不知道李肅他到哪裏去了,再就是,四目道士和一休大師的家應該怎麼走,(好急,在線等),“美美,你說我們能不能活着離開這裏。”

漸漸的,張美華她已經開始疲倦了,她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會不會死在這裏,本以爲可以離開那個世界了,但是沒想到,命運還是這麼折磨人,不肯放過自己,要自己在這個殭屍叔叔世界裏受磨難。

“美華姐,你別想得那麼糟糕,儘量往好的方面去想,我們一定可以活着離開這裏的”,薛美美作爲一名警察,意志力果然也是要比常人堅定許多,她沒有像張美華那樣,早早就已經想好會不會死在這裏了。

人生處處有驚喜,不到最後一步,誰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怎麼可以輕易的說放棄,儘管現在情況是不怎麼好,但是,也還沒有到必死無疑的地步,所以,依舊要保持着信心,對自己有信心。

“接下來,我們該往哪裏走”,之前的分岔路,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選擇了其中的一條,此時,二人又遇到了分岔路,張美華拿不定主意,所以只好問薛美美了,“美華姐,選左邊”,這種時候,只有聽天由命了。

李肅的失蹤,對於張、薛二人來說,無疑也是一大損失,如果現在李肅要是在的話,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也不至於會這麼感到害怕,幾乎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但是,路還是要走的。

儘管不知道繼續走下去會怎樣,但,如果不走,就一直無法前進,或許會有人說,站在原地,至少暫時還沒有危險,但一直走下去的話,或許在前面會遇到危險,人對未知,都是充滿好奇的。

也沒有誰不想走下去,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沒有多想,沿着這條自己選好的路,就準備一直走下去,直到再遇到下一個分岔路,不管這其中能不能再看到李肅,但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能做的。

也就是繼續走了,能看到,自然是好事,如果不能,那也只好靠自己了,薛美美和張美華兩個人都不想死,當然,也沒誰想死的,有時候就算是窮,沒錢,但也還是不想死掉,更何況張美華和薛美美她們二人條件這麼好。

“美華姐,你有沒有覺得好像有東西在跟着我們”,此時,不知道到了哪裏,但薛美美她覺得好像有東西跟着自己,看不見,但是能感覺到,難道是鬼,“不對,應該不是鬼,殭屍叔叔里根本就沒有鬼。”

“那麼現在哪裏來的鬼”,也不知道是不是忽視了哪一段劇情,難道殭屍叔叔電影裏也是有鬼的,不會吧,這時薛美美和張美華兩個人同時想到,難不成這是因爲在殭屍叔叔裏面,所以,和電影裏有些不一樣。

在電影中,沒有看見有鬼出現,但是不代表進入電影中就沒有鬼了,殭屍是一定有的,這個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都知道,但是這鬼,就有點不確定,不過現在看來,可能還真有,狐狸精估計還沒出來,不知道會不會有。

這下知道了,是有的,“啊,美華姐”,薛美美看到後面跟着自己的原來就是那隻狐狸精,別問我爲什麼知道它是狐狸精而不是女鬼,因爲,它腦袋上竟然顯示着“狐狸精”三個字,還是紅通通的字。

那麼顯眼,瞎子估計都能看見吧,薛美美她能夠一下子分別清楚也不爲奇,“美美,趕緊走”,這個時候,張美華她倒是反應了過來,一把拉住薛美美的手就趕緊快速的跑了起來,比之前薛美美拉着她要快多了。

“想跑,你們跑不掉的,啊哈哈哈”,後面的那隻狐狸精實在是猖狂的很,看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弱小,一個勁的嚇唬她們倆,不過,最終還是那隻狐狸精的速度要快一點,只見,從之前相隔十多米。

到現在,只隔五米左右了,距離還在拉進,追上只是時間問題,一旦被狐狸精給追上了,估計張美華和薛美美兩人也就隕落在這裏了,狐狸精不存在會憐香惜玉的,說不定,它人樣的時候,比張、薛二人還美。

“怎麼辦,美華姐,那隻狐狸精就快追上來了”,急忙中,薛美美還不忘問着張美華,應該怎麼辦纔好,可這個時候,張美華她哪裏知道應該怎麼做,只有跑咯,不行就快點跑咯,不然還有其他的什麼辦法。

張美華沒有回答薛美美她,而是一個勁的向前跑去,她的行爲已經在告訴薛美美,只有跑快點,再跑快點,要不然被追上,後果就不堪設想了,看到張美華跑得更快了,薛美美馬上會意,接着也再加快了一點點速度。 “哈哈哈”,狐狸精那滲人的笑聲,時不時的從後面傳過來,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一邊跑着,心裏面還得一直受着驚嚇,這特麼,能不能別笑啊,薛美美當然是想那隻狐狸精別笑就好,可是那隻狐狸精。

它怎麼可能會聽薛美美的話,它想笑,自然可以笑,沒有立刻殺掉她們二人就已經算是好的了,以狐狸精的速度,不可能真的要追這麼久,它只是在玩弄玩弄張美華和薛美美她們二人,等到不想玩的時候。

便是它下殺手的時候,此時,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的性命,已經不屬於她們兩個的了,只要狐狸精想殺,那她們隨時都得死,現在唯一能夠救她們的,就只有李肅一個人了,可李肅到現在爲止,還一直遲遲沒有出現。

張美華之前都已經懷疑李肅他是不是已經遇害了,不然怎麼好端端的,引一隻殭屍,引到自己都不見了,但是遇害應該也不可能,表弟不至於會那麼容易死,張美華後來在心裏想着,李肅應該還沒死。

現在,希望表弟能夠早點出現,要不然,那隻狐狸精遲早會追上自己,張美華這時已經有點力不從心了,跑太久了,自然會感到累,但是,如果不跑的話,那豈不是等於坐以待斃,狐狸精雖然移動速度也很快。

但是隻要自己一直跑,那它一時半會的,也還是追不上自己,可是,總會跑累的,得想個辦法才行,有什麼好的辦法呢,一時之間,張美華又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來,也是,這種情況下,能有什麼好的辦法。

對方是妖精,打肯定是打不過的,這個不用想,不用去試,張美華都知道,肯定是行不通的,那麼,啥都別想了,趕緊跑唄,和薛美美一起,二人又跑出去了比較遠的距離,這時,不知是離李肅越來越近了。

還是越來越遠了,李肅現在又是在哪裏,這一切,都是未知數,就算李肅他沒有死,但是要他趕在狐狸精殺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之前過來,只怕也是有點困難,“美美,你累不累啊”,張美華真的是不怎麼想跑了。

很累了有木有,跑了這麼久,就算是馬拉松運動員,應該也會累了吧,更何況張美華和薛美美她們兩個平時又沒經常跑步的人,還是兩個女生,體力方面也跟不上,女生自然沒有男生那般耐力。

但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她們表現得已經很不錯了,跑了這麼久,到現在才說累,倒是也不比男生差,“美華姐,你累了嗎”,薛美美沒有直接回答張美華,而是反問張美華累不累,累啊,當然累啊。

怎麼可能不累,跑了這麼久,說不累是騙人的,就算能夠騙得了別人,那也騙不了自己,畢竟是自己的身體,累不累,只有自己知道,別人不知道,可能會覺得張美華和薛美美兩個人厲害,不錯,還可以。

但自己都快累得跑不動了,那麼,到底累還是不累,當然是累啊,“嗯,我有點累了,不想跑了”,張美華實話實說,確實是累了,沒必要瞞着薛美美她,不過,張美華她相信,薛美美肯定也比她好不到哪裏去。

“美華姐,不行啊,不可以不跑,如果我們現在不跑,那馬上,那隻狐狸精就會追上來”,薛美美着急的向張美華說着,意思是,現在非跑不可,就算在累,也要跑,要不然,停下就是活活等死。

豪門奪子:非常關係 表弟啊,你到底在哪裏啊,快點出來吧,表姐就快要,你以後就再也見不到表姐了,張美華在心裏很傷心,她是真的不想死,但是現在,跑已經是跑不動了,而狐狸精就在後面,等下馬上就會追上來。

至於追上來之後,自然就是把自己和美美都殺掉,張美華知道結果一定會是這樣,表弟如果再不出來的話,那結局已定,張美華、薛美美二人必死無疑,對方是狐狸精,殺人絕對不會心慈手軟,這個不用多想。

要是手下留情了,纔是不正常的,“美美,我真的,真的跑不動了”,張美華說完,便停下了,看見張美華停下,薛美美也跟着停下,“美華姐,我們就快要死了”,薛美美倒是很爽快,知道接下來自己馬上就要。

“美美,我們現在只能希望我表弟他馬上出現,然後把我們給救了”,張美華現在想的,就是這個,除此之外,別無他法,只有等李肅的出現了,如果李肅不出現,那麼,薛美美、張美華二人,不用說,絕對會死。

“有妖氣”,李肅其實不是失蹤了,而是之前的時候,爲了想引殭屍遠一點,於是,多走了幾步,結果,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遇到另一隻殭屍之後,便離開了義莊,李肅後來再回到義莊的時候。

已經找不到張美華和薛美美了,接着,李肅趕緊去找她們,但找了很久,也沒有找到,於是,只好沿着前面的路一直走,遇到分岔路,剛好選擇的又是和張美華選的一樣,所以,倒也一直跟在張美華、薛美美的後面。

只是,距離多遠,這個就不知道了,但看來,應該比較遠,因爲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是一直在奔跑,李肅則走得並不快,雖然剛開始的時候也跑了一段路,但是,後面因爲沒有看見張美華,所以,慢慢的就又用走的了。

此時,李肅已經察覺到前面有妖氣,但是,是什麼樣的妖精,李肅他不知道,這個,他還無法分辨出來,妖氣畢竟不是和動物的氣味一樣,要不然,狐騷味應該還是好聞出來的,“不知道表姐現在怎麼樣了。”

李肅不擔心自己,因爲知道,妖魔鬼怪對自己倒不足爲懼,只是,表姐和那個女警察,她們要是遇到邪物了,恐怕會有點不妙,不僅僅是不妙,可能還會有生命危險,一想到這裏,李肅他趕緊加快了腳步,只爲能夠。 “美美,算了,不跑了,死就死吧”,張美華實在是跑不動了,此時只得停下來,要麼表弟來救自己,要麼就死了算了,反正不想跑了,不想再跑,太累了,一身都汗溼了,當然,薛美美也比她好不到哪裏去。

也是很累,衣服溼了,跑久了,出的汗都把衣服給弄溼了,不知道會不會感冒,不過,現在要考慮的不是這個,而是,那隻狐狸精它會不會殺自己,如果它真的要殺自己,也就只能聽天由命了。

自己又不懂道法,不可能對付得了那隻狐狸精,想來想去,張美華也不想再去想了,要殺要剮,隨便那隻狐狸精吧,“表弟啊,你快點來啊,表姐就快要死了”,雖然表面上,張美華她覺得無所謂了。

但是,心裏面其實還是不想死的,只可惜,李肅他真的會來嗎,再就是,他能及時的趕到嗎,“哈哈哈,跑啊,你們怎麼不跑了”,聽到這個聲音,張美華她知道,是那隻狐狸精來了,接着。

接着張美華、薛美美二人便馬上就看到了那隻狐狸精的身影,“這麼快就追來了,看樣子,是活不成了”,張美華她沒想到,那隻狐狸精竟然會來的這麼快,自己只不過就是停下來休息了不到一分鐘而已。

不過,很快張美華她就發現了一件事情,“難道這隻狐狸精,它的速度真的只能這麼快,只要自己全力的跑,它就根本追不上來”,但是,想到這裏,張美華她又想到,自己現在哪還有力氣跑啊。

“哎,想到又有什麼用,沒有力氣跑了也是沒用啊”,薛美美暫時沒有考慮這些,她想的是,會不會在這種時候,突然一位道法高深的道士出現,然後把自己和美華姐兩個人救了,會不會有呢。

有沒有,現在還不知道,但是,接下來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絕對會死,因爲,那隻狐狸精此時已經來到了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的面前,“你,你想幹嘛”,薛美美緊張中帶着一絲焦急的向那隻狐狸精問。

“哈哈哈,我想幹嘛,你說我想幹嘛,看你們兩個長得還不錯,留下來做我的新面具,應該會很好,哈哈哈”,現在,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也是知道,狐狸精不僅僅是可以像人類一樣笑,還可以像人類一樣陰險毒辣。

“你的意思,是,把我們兩個人的皮扒下來給你做新面具”,薛美美這時頭皮都發麻了,接下來要被狐狸精扒皮,痛還不說,活也是活不成了,死之前還得受到那麼恐怖的懲罰,不,不是懲罰,是殘忍的被殺害。

一旁的張美華,自然也是聽懂了狐狸精的意思,只是,被薛美美這麼一說,心裏面瞬間感覺到了無比的恐懼,扒皮,那是什麼樣的死法,是活生生痛死,還是失血過多死掉,但是,恐怖殘忍是肯定不用說的了。

“不行,太恐怖了,表弟,你快來,表姐不想死得那麼慘”,張美華現在一心,就只想李肅快點出現,然後把自己救下,可,之前爲何要離開義莊呢,如果之前不離開義莊的話,那麼現在就什麼事也沒有了。

這一切,都是張美華和薛美美她們二人自己惹出來的,不離開義莊,也就不會遇到狐狸精,不遇到狐狸精,也就不用擔心現在接下來會痛苦的死掉,就算是,和李肅在一起遇到狐狸精了,那麼也不用擔心。

折桂令 憑李肅的道法,對付一隻狐狸精,那還是綽綽有餘了,就算再來幾隻狐狸精,那李肅他也不會放在眼裏的,後山上那三隻厲害的妖怪,李肅一個人在不用受傷的情況下都能消滅掉,更何況是這一隻小小的狐狸精。

不過就是動物成精了而已,也不是什麼很厲害的邪物,但問題是,現在李肅他能及時的趕來嗎,“你們兩個,誰先死呢”,不知道狐狸精它有什麼用意,竟然問這樣的話,它到底心裏面在打什麼算盤。

聽到這話,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一時之間,竟然互相的看了看,意思是,要麼你先死吧,但是,這話她們倆肯定是不會說出來的,都只是在心裏,因爲誰也不想死,儘管李肅是張美華的表弟,但薛美美她也想着。

只要等李肅來了,自己熬到李肅來之前沒有死,那麼他也一定會救自己的,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時間,能拖一秒是一秒,能拖一分鐘是一分鐘,時間就是生命,浪費時間就是在浪費生命,果然這句話沒有毛病。

張美華心裏想的何嘗不是和薛美美一樣,時間現在是最重要的,如果狐狸精先殺薛美美的話,那麼就給自己爭取到了一點時間,但要是先殺自己的話,那自己就絕對是必死無疑,所以,張美華她心裏面想的是。

還是先殺薛美美吧,這種情況,再好的閨蜜,也不算什麼了,如果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哪怕是爭取到一點點時間,那張美華她也不想放棄,只要表弟一來,自己就能馬上得救,張美華很相信他的表弟。

因爲,李肅說過,他一個人消滅了後山上的那三隻厲害的妖怪,張美華也相信表弟不會騙自己,所以,應該是真的,表弟的道法很厲害,要不然也不可能會同時消滅掉三隻厲害的妖怪,這一點張美華她很清楚。

“你們兩個,到底誰先死”,看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一直不出聲,狐狸精這時也火了,給你們二人一個機會,結果兩個人都不說話,到底是幾個意思,難道,這是限制,當然,張美華和薛美美她們兩個人。

她們是不可能想到這方面來的,只會潛意識的認爲,狐狸精是絕對會殺自己的,卻沒想到,狐狸精在影片中,也不能隨隨便便的殺參與者,因爲,這是“它”給狐狸精的限制,也是給任務參與者逃生的生路。

李肅這時,應該還離張美華、薛美美二人有點距離,但是,這應該是限制,原來狐狸精一直沒有殺。 聽到狐狸精的恐嚇聲,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一時之間竟然有點想說對方先死的衝動了,不是因爲別的,只是因爲害怕、不想死而已,這種時候,兩個人都不想去做英雄,能苟且偷生自然是好的。

“這,這”,薛美美她口中連續說了兩聲“這”,但幸好她沒有把話給全部說出來,要不然就糟了,一旦限制解除掉,那狐狸精就不只是嘴上說說了,而是立馬動手開始扒皮,情景想想都頭皮發麻。

“希望表姐就在前面”,一路上,李肅聞到了有很重的妖氣,心裏生怕表姐出事了,有妖精是絕對的,就是不知道會不會讓表姐遇到,李肅在心裏擔心着張美華,而張美華則是,心裏想着李肅來救她。

倒也剛好對上了,一個想去救人,一個想被救,薛美美“這”了兩聲之後,也就沒有再說什麼了,當然,也是幸好她沒有再說了,要是她繼續說,那先殺張美華吧,接着張美華馬上就會死,張美華一死。

到時候,薛美美她也跑不掉,因爲她說的是“那先殺張美華吧”,意思很明顯,不過,在這樣的情況下,人的心裏,自然沒有平時那麼的冷靜,也可以說是,根本冷靜不下來,生與死,有時候就在一瞬間。

現在,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應該做的是,拖延時間,儘可能的拖延時間,只要拖到李肅來了,那麼一切也就結束了,不用再擔心、害怕了,只是,她們二人真的會懂得拖延時間嗎,不會因爲害怕而說出解除限制的話來嗎。

這個,不敢保證,李肅他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趕緊走,快點走,爭取早點找到張美華,妖氣已經越來越重了,估計妖精就在前面不遠了,但是具體還有多遠,李肅他也不知道,表姐現在的情況如何。

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要抓緊時間了,越晚,表姐就會越危險,這個時候,薛美美的生死,李肅倒是不怎麼看重,畢竟非親非故的,認識都不到兩天,沒必要去給自己增加煩惱,能救到表姐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李肅他也怕,怕妖精已經把張美華給殺死了,到時候自己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就算消滅那隻妖精給表姐報仇,可是表姐也再活不過來了,李肅心裏面怕的就是這個,不是自己沒能力救人,而是自己來晚了。

李肅在心裏面,甚至都不怪張美華她和薛美美兩個人離開義莊,一點點都沒有怪,只怪自己,之前爲什麼要引殭屍去那麼遠,早知道會是這樣,之前就應該和表姐在一起,如果表姐真的遭遇不測了。

李肅他肯定以後心裏面也不會好過,有時候,心裏面想着做一件好事,結果卻是變成了一件壞事,就像李肅他這樣,因爲想引殭屍去遠一點,引殭屍去遠一點,原因也是爲了大家好,結果,回來的時候。

表姐已經不見了,在這個有殭屍的地方,表姐不見了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因爲,它既然可以有殭屍,那麼它就可以有其它的邪物,果然,李肅他沒有猜錯,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就已經遇到了狐狸精。

“想好了嗎,你們兩個快點說,不然我就要隨便殺了”,狐狸精再次用計,就是希望張美華和薛美美她們二人能夠告訴它,到底誰先死,不然,限制無法解除,狐狸精就一個都不能殺,不是因爲這個。

狐狸精它哪還會等到現在,之前早就動手了,“這,”,薛美美還是沒能夠把話說出來,她畢竟是警察,雖然心裏面很不想死,但是,這種話她還是不能輕易的說出來,如果她是學生,或者未成年,那麼或許她就。

她就真的說出來了,也幸好她是警察,有着不一樣的身份,雖然不想在這個時候做英雄,但也不想對不起自己身上的那個身份,她不能說,張美華一直都是保持着沉默,因爲,她已經開始在腦海中想了。

爲什麼這隻狐狸精,她一直不動手殺掉自己和美美,而是一個勁的在問自己和美美,到底是爲什麼呢,它是故意在慢慢的嚇自己,還是它有什麼其它的原因,難道是,張美華已經往那方面去想了。

也在心裏慶幸,幸好自己看過一點點無限流的小說,儘管這種小說,有點嚇人,有點恐怖,但慶幸的是,自己忍住當時害怕的恐懼心理了,要不然,自己哪曉得它是不是受到什麼限制之類的,不能夠主動攻擊自己和美美。

沒想到張美華在這種情況下,腦子還一下子變得清醒了,也冷靜下來了,懂得利用觀察力去分析問題,從狐狸精一直不動手反而一個勁的問自己和美美二人中找到了不知道是對還是錯的答案,狐狸精它不能主動傷害自己。

薛美美很明顯,就沒有張美華想的那麼冷靜,甚至是,差點就說出來了,也幸好她是一名警察,有些話不能說,所以,也是忍住了,但是現在,張美華她還不能把自己心中想到的告訴薛美美,狐狸精就算是。

就算是不能殺自己和美美,但是,她應該可以嚇唬自己和美美,所以,還是得小心,沒有等到表弟來之前,一定要不露聲色,不能讓狐狸精發覺自己知道了這件事,張美華在心裏,有很大的信心肯定自己沒有猜錯。

要是自己猜錯了,估計自己在之前就死了,難道狐狸精它真的追不上自己嗎,電影裏,又有誰能夠在妖魔鬼怪的手中逃走,狐狸精它追不上自己,一定是有原因的,而這個原因,它就是,狐狸精不能主動傷害自己。

“你們兩個要是再不說的話,我就要動手了,是你先死,還是你”,狐狸精一邊說着,一邊指着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它好像有點不耐煩了,不知道它是不是能夠覺察到李肅那一身的高深道法,如果是,它會怎樣做。 距離李肅很遠很遠的一個國家,此時,幾個厲害的魔法師正在討論着什麼時候前往李肅所在的國家,“亞歷克斯,你小子就不能成熟一點嗎,不要那麼着急行不行”,說話的是一個看上去三十歲左右的外國男子。

亞歷克斯:外國人,高級魔法師,年齡二十歲左右,性別男,“安德魯,你能不能別在我面前裝老,你不就是比我大十歲而已嗎”,亞歷克斯心裏不滿的對安德魯說,在場的除了他們二人,還有其他三人。

“亞歷克斯,你的確是着急了一些,我們現在還沒有準備充足,雖然我們可以說,是和他們國家的術士切磋,但是也免不了有時候會出人命”,一個年齡看上去五十多歲的中年男人,這時也說亞歷克斯的不對。

亞歷克斯之所以會這麼想快點去李肅所在的國家,原因還是因爲實力,亞歷克斯現在的實力已經在他自己的國家裏,算是很強了,年齡纔剛剛二十歲,就已經是高級魔法師了,在同齡人之中的確是屬於佼佼者。

“查爾斯,你在怕什麼,就算是出現死亡,那也是他們的術士死”,亞歷克斯自信滿滿的說着,“我最後再警告你一次,如果以後還直呼我的名字,你就別和我們一起去了”,查爾斯:五十多歲,性別男,五人之中。

五人之中唯一的一個頂級魔法師,也是全國僅有的幾個頂級魔法師之中的一個,頂級魔法師擁有的元素能量,不是普通人能夠想象得到的,厲害一點的魔法師,就可以達到隔空取物的能力。

像高級魔法師的話,不僅僅是可以隔空取物那麼簡單了,他們擁有的能力,基本上都不一樣,有的魔法師可能會對元素比較擅長,而有的魔法師,可能對空間、時間這方面比較拿手,總之,李肅最好不要遇到他們。

傳統道法與外國魔法師,二者用的能力不同,道法基本上只針對邪物,而魔法師的能力,可以對付任何物體,不管是死的還是活的,可以動的還是不可以動的,魔法師的能力如果是用來對付鬼怪,估計沒有對付人那麼方便。

鬼怪畢竟是死了之後的東西,差一點的魔法師,可能根本都看不見鬼怪,他們自然不懂得開天眼,但是,他們身上的能量卻是可以用來對付鬼怪的,金木水火土,魔法師對五行元素基本上都比較的在行。

有的魔法師,甚至可以將自己變成水或者是火,這就是能量到了一定的程度,魔法師可以做到與五行融合一體,同時,也可以控制五行中的一種,或者是多種,這要看魔法師他自身的能力了。

不一樣的魔法師,他身上的能量也是不一樣的,只是不知道,他們爲什麼要到李肅所在的那個國家去,並且,聽他們說,好像還要找李肅所在的那個國家裏的術士切磋,術士,外國人喜歡稱道士、陰陽師爲術士。

凡是懂一些常人不懂的東西,會一些常人不會的東西,外國人就喜歡稱他們爲術士,術士,還有一種說法,就是,不學無術之士,但其實,這裏說的不學無術,並不是真的什麼都不學,而是,它有更深層的意思在裏面。

“妮,晚上一起去吃飯嗎,我請你”,亞歷克斯對一個叫做布蘭妮的女生說着,布蘭妮:十九歲,性別女,高級魔法師,也是和亞歷克斯一樣,屬於同齡人之中的佼佼者,十九歲便已經是高級魔法師了。

“晚上我還有事”,布蘭妮簡單的回了亞歷克斯一句,接着又向查爾斯說着:“師傅,我有事就先走了”,說完,布蘭妮便準備離開,這時,查爾斯開口說道:“今天我們就先說到這裏吧,等到去的時候,我再通知你們。”

五人中,一直沒有說話的,她叫做娜塔麗,二十歲,性別女,也是高級魔法師,她不是啞巴,她只是平時不怎麼愛說話,就算是有話,她也只是在心裏,就算對她的師傅查爾斯也是一樣,所以,基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