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蜘蛛俠消失了。

這是艾麗婭第二天在報紙上看到的新聞,依舊是號角日報,上面甚至刊登了一套被遺棄的蜘蛛服。

艾麗婭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看着報紙的內容一時間有些糾結。

昨天最後蜘蛛俠都問她那樣的問題了,而她也回答了蜘蛛俠的存在是有必要的,她以爲蜘蛛俠會繼續做他的超級英雄,結果沒想到他真的放棄了這個身份。

蜘蛛俠不在之後,犯罪率上升了不少,這導致她的工作量也大大超出了之前。

艾麗婭也沒覺得有多後悔,既然蜘蛛俠真的選擇放棄,那麼只能說明超級英雄的擔子的確壓的他快喘不過氣了,他有權利放棄。

倒是最近彼得的氣色變的好了起來,每天都神采奕奕的。

而且艾麗婭發現,彼得原來是戴眼鏡的。原本從未見他戴過,她還以爲他的視力很不錯,結果在早上的時候親眼看着他因爲沒戴眼鏡從樓梯上摔了下去。

在褪去了蜘蛛俠的身份之後,彼得覺得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雖然無法再把蜘蛛俠的照片賣給報社,但是他的一切卻都變得順利起來。

在課上他也順利的回答出了教授的問題,他覺得如果是現在,他可以沒有那麼多的顧慮,也許他可以以朋友的身份去看看瑪麗的舞臺劇,他再也不會因爲各種突發事件而遲到了。

彼得掏了掏口袋,他想要看看他身上的錢夠不夠買一張門票的同時再給她帶上一束花,但是他卻摸出了一盒潤喉糖,那是昨天晚上他走之前,艾麗婭給他、給蜘蛛俠的。

他覺得他或許能夠邀請艾麗婭一起去看瑪麗的舞臺劇,順便請她吃一頓晚餐,以此來感謝昨晚她能認真聽他的傾訴。

彼得甚至沒有考慮到瑪麗看到艾麗婭會不會不高興,就拿出電話撥了出去。

對方接電話的速度相當的快,很快彼得就聽到電話另一頭艾麗婭清脆的聲音,只不過似乎有些吵?他沒有多想,“艾麗婭,今晚你有空嗎?”

艾麗婭正在案發現場處理着現場秩序,就在不久之前,罪犯搶劫了一家珠寶店,開槍打傷了幾名路人,現在現場正一片混亂,她根本沒有聽清彼得說了點什麼。

真要說的話,她聽到了局長衝她吼的聲音。

“艾麗婭!如果你再繼續打電話,我想你現在就可以離開了!”

艾麗婭被嚇的一哆嗦,“抱歉,彼得,我現在很忙,晚些打給你好嗎?”

“……好,其實也沒有什麼事。”

“恩,那晚點見。”

彼得聽到對面掛斷電話後,有些低落,他當然知道作爲一名警察,艾麗婭的工作將會非常的忙碌,但是他原本的好心情也因爲這個失敗的通話而消失的一乾二淨。

最終他也沒有等到艾麗婭所承諾的電話,彼得在劇院門口等了一會,不得不一個人走了進去,聽完了整場舞臺劇。

瑪麗看到他來了很驚訝,他們並肩走着。彼得從她的嘴裏得知她已經和那位上尉定了婚,出乎他自己的意料,他原本以爲自己會非常傷心,甚至是難受,但是他很平靜的接受了這個消息,甚至祝福了她。

他們走到了一個岔路口,彼得想要和瑪麗道別,他的視線在晃過瑪麗身後的時候突然一頓,再也移不開了。

“怎麼了?彼得?”瑪麗見彼得突然不說話,覺得有些奇怪,她順着彼得的視線看過去,“那是……格魯斯小姐?她身邊的是她的男朋友嗎?”

在馬路對面的那兩個人彼得都很熟悉,其中一位就是他的房東小姐,而另一個現在他也記住了他的名字,似乎是叫凱羅爾?

彼得只知道他們是關係不錯的同事,卻沒想到艾麗婭沒有給他打電話,是因爲和凱羅爾在一起。

在聽到瑪麗有了婚約後都無動於衷的他,突然有點難受。 滿滿一罐殺蟲劑(七)

“還是讓我送你到家吧?”凱羅爾是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他相貌英俊,在警署裏也是頗受歡迎,他們一路並肩走到現在,不知道有多少女性的目光黏在了他的身上。

被這樣一個男人送回家想必沒有哪個女性會拒絕,這段時間艾麗婭也是受到凱羅爾不少照顧,只不過她並不想太麻煩他,畢竟天色已經很晚了。

艾麗婭不知道該如何拒絕凱羅爾的好意。

“艾麗婭?”

艾麗婭順着聲音的方向看過去,或許是因爲每天都能見到的緣故,她一眼就認出了彼得。

彼得也不知道爲什麼自己下意識的就跑了過來,房東小姐和她的男朋友似乎處的很愉快,他本不該打擾他們,“你們怎麼在這?剛下班嗎?”

他們只是走在一起,未必是真的男女朋友,彼得知道這一點,但還是控制不住自己這麼想,也許是瑪麗的話刺激到了他,而且艾麗婭從未和他說過她單身,或許她早就已經和凱羅爾交往了。

彼得越想越亂。

“彼得?”艾麗婭沒想到會在這裏看到彼得,無論是他大學還是報社都不會經過這條路,她想起了中午彼得打給他的那通電話,“我很抱歉……今天警署非常的忙,所以我纔沒有及時給你回電話。”

“沒關係,我並不在意。”事實上他等了一個下午,彼得不知道他爲什麼要和艾麗婭慪氣,他本能的不想表達出自己的在意。

“這是你的朋友?”彼得是沒有見過凱羅爾的,認識凱羅爾的是蜘蛛俠,他理所當然的表現出了對凱羅爾的陌生……和些許的敵意。

“他是我的前輩。”見彼得沒有生氣,艾麗婭也是鬆了一口氣,她順勢介紹兩人認識,“凱羅爾,這是彼得,我的朋友。”

“我知道你,經常給蜘蛛俠拍照的少年。”凱羅爾笑了笑,對他來說還只是個大學生的彼得的確只是個少年,“雖說是前輩,但是艾麗婭的槍法比我好多了,至少我可沒有辦法對着蜘蛛俠開槍。”

凱羅爾只是在開玩笑,但是對於已經向彼得保證會和蜘蛛俠好好相處的艾麗婭來說,就像是被當面告狀了一樣,她看了一眼彼得,然後瞪向凱羅爾,“閉嘴!我那只是不小心失手!”

這樣的說法凱羅爾當然不會信,不過既然當事人都這麼說了,他也樂意順着這個後輩的意思,他一個男人自然不會和一個女人計較。

“凱羅爾,我和彼得順路,你不必特地送我了。”艾麗婭有意打斷這漫無止境的對話,她可不想大半夜在馬路上聊天。

凱羅爾上下打量了彼得一番,似乎覺得這個看上去瘦瘦弱弱的小夥子並不怎麼可靠,但想到艾麗婭平時的性子,也只好妥協。

“好吧,如果你堅持。”他看了看艾麗婭被外套遮住了的手臂,“回去記得不要讓傷口沾水,還有記得睡前換一次藥。”

“知道了,知道了。”凱羅爾在她心裏的印象已經漸漸轉化爲了一個保姆,他總是把她當成一個小孩,“凱羅爾,你得把我當成一個成年人看待,我知道怎麼照顧自己。”

凱羅爾似乎想說什麼,但是艾麗婭已經先一步跟他告別,拉着彼得走了。

無奈之下,他搖了搖頭,轉身向相反的方向離去。

“我剛進警署工作的時候,以爲凱羅爾是個很難相處的傢伙,但他是個好人,只是囉嗦了一點。”

彼得無心注意艾麗婭說了些什麼,他腦子裏只有凱羅爾剛纔的那些話,“……你受傷了嗎?”

“在制服綁匪的時候不小心被劃傷了而已,不過今天犯罪事件一個接着一個,一直忙到這麼晚纔算消停。”艾麗婭也的確是累了,她隨口抱怨了幾句,“如果每天都這樣的話,我大概會是第一個死於過度疲勞的實習警察。”

“……犯罪事件變得頻繁是因爲蜘蛛俠的消失?”

“蜘蛛俠的離開讓那些傢伙們蠢蠢欲動了,最近這段時間你也要小心一些,最好早點回家。”艾麗婭覺得讓彼得一個人走夜路也是很危險的,畢竟他看上去那麼好欺負,“你今天可真晚,難道你們的社長又拽着你去了什麼宴會?”

彼得上一次去宴會那一天她可糟透了,不光是被勒令加班,還在回家的路上撿到一隻狼狽的蜘蛛,儘管那隻蜘蛛現在看起來沒有那麼討人厭了,但是撿到他的這件事至今還是被艾麗婭當做當天的不幸之一。

“只是去見一個老同學。”彼得不知道爲什麼自己沒有說出他去見瑪麗的事,今天的他似乎哪裏都不太對勁,“……傷口嚴重嗎?”

彼得不願意提起他的去向,艾麗婭也就不多過問,“只是劃傷,不過傷在右手,或許回去後需要你幫我上一下藥了。”

回到家後,艾麗婭將家裏的醫藥箱找了出來,把需要用到的東西都搬到了牀上,她本人則坐在牀邊,撩起了袖子。

她的傷口顯然已經被很好的處理過了,但是爲了能換藥,她還是不得不把纏的非常漂亮的繃帶給解了開來,她的傷口確實不深,但看上去卻有些嚇人。

艾麗婭的皮膚特別的白,一點都不像一個每天東奔西跑的女警官會有的膚色,這也讓傷口看起來更加嚴重。

彼得的動作特別的輕,他就怕會不小心傷到艾麗婭,作爲蜘蛛俠,他也曾受到過各種各樣的傷,但艾麗婭的傷口卻看起來比他所受過的任何一種傷都來的疼。

大唐之稱霸全球 他的小心翼翼在艾麗婭看來格外的有趣,她一直知道彼得擁有一雙非常漂亮的眼睛,像是最奢華的寶石,而那雙眼睛此時正緊張的盯着她那並不能算是有多嚴重的傷口。

不知道怎麼她就想起了之前見過的那個叫做瑪麗·簡的女人,那是彼得的高中同學,艾麗婭不明白到底是怎麼樣一個女人才會拒絕像彼得這樣的男人的追求。

如果是她的話估計早就敗在他的認真和溫柔下了。

艾麗婭覺得她的腦補的方向太奇怪了,她立刻停止了這種想法,等彼得終於把藥上好,艾麗婭才覺得有點餓,她盯着用不熟練的手法幫她包紮的彼得,“要一起去吃點東西嗎?夜宵什麼的。”

“我去買,要吃點什麼?”

艾麗婭頓了一下,“披薩?其實我們可以一起去……”

“我馬上回來。”

目送彼得跑了出去,艾麗婭擡了擡自己被包紮的嚴嚴實實的手臂,一時失笑。

就算帶了公傷,她那嚴厲的近乎苛刻的局長也沒打算放她一天的假期,第二天一早艾麗婭還是不得不回去工作,最近犯罪率的提升讓她根本沒有任何的閒暇休息。

對彼得來說,每天見到艾麗婭的時間也是越來越少了,這段日子他的確事事變得順心,沒有了蜘蛛俠這個身份給予的壓力,他就像一個普通人一樣。

原本他以爲這就是他一直想要的,他再也不用爲了阻止犯罪事件而到處奔波,也不用擔心因爲自己的身份而讓喜歡的女孩陷入危險,但是現在彼得卻發現,他的心情似乎並沒有因此變得明朗。

艾麗婭是因爲他纔會受傷的,因爲蜘蛛俠的消失,紐約的犯罪率纔會大幅度的上升,就連其他人也是因爲他才受到了牽連。而他只能在一旁看着,什麼都做不了,現在的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普通到走在路上都能平地摔一跤。

彼得開始質疑起了自己的決定是否正確。

就像班叔對他所說的,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他逃避了屬於他的那份責任,這才丟失了他的能力。

大半夜艾麗婭的落地窗被敲響,她打開窗簾看到了蹲在她陽臺圍欄上的蜘蛛俠。她估計永遠不會知道彼得是經過了多少心裏鬥爭纔會再次以蜘蛛俠的身份出現在這裏。

她打開窗戶,蜘蛛俠卻沒有要進來的意思。

艾麗婭多少知道他想要做什麼,就在上午,章魚博士揚言如果蜘蛛俠不單獨去找他,就要毀了紐約市,恐怕蜘蛛俠是爲此纔回來的。

“所以你打算去赴約?你要知道,紐約市的刑警們已經包圍了章魚博士的研究地基,即便你不去紐約市也不會被毀。”艾麗婭沒問他爲什麼走之前還特地跑來找她敘舊,在她看來也許只是蜘蛛俠的一時興起,“還有你的能力恢復了?”

老實說她很怕蜘蛛俠一個不小心就從她家陽臺掉下去了,他也不是沒有從高處摔下來的前科,艾麗婭擔心第二天報紙上就會登出蜘蛛俠在她家門口摔死的新聞。

彼得的確是打算去解決掉章魚博士,他有些話想和艾麗婭說,但是真的見到了本人他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章魚博士研究的新能源足以毀滅整個紐約,我必須去。”

“等解決掉這件事之後……我……我是說彼得似乎有些話想和你說。”

艾麗婭並不瞭解蜘蛛俠口中的新能源是怎麼回事,但是他的話她還是能夠聽懂的,“所以你是特地來傳話的嗎?”

她不明白有什麼話彼得不能直接來找她,不管怎麼說都比讓蜘蛛俠帶話來的方便,還是說彼得還是沒有放棄讓她和蜘蛛俠好好相處這個想法?

蜘蛛俠在和她說了這麼幾句之後就離開了,從他能重新射出蜘蛛絲這一點來看,他的能力已經恢復了無誤。

艾麗婭放心的關上窗戶,重新把窗簾給拉了起來,她打算直接找彼得問問。

她只需要打開門,門的對面就是彼得的房間,艾麗婭敲了敲彼得的房門,卻半天都沒有得到迴應。

不知道怎麼,她腦子裏想起的是剛剛離開的蜘蛛俠。

作者有話要說:霜二蛋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9-03 11:02:53

好久不見的小劇場~

艾麗婭:開門!你這個月的房租還沒交呢!

小蜘蛛:跪求寬限幾天QAQ!!!

艾麗婭:就算是蜘蛛俠也不能不交房租!

小蜘蛛:嚶嚶嚶QAQ!!!!!!

插入書籤 滿滿一罐殺蟲劑(八)

艾麗婭半夜醒來聽到外面大路上的警鳴聲,她多少被蜘蛛俠的話影響到了,一晚上都沒睡踏實。

門外傳來開門的聲音,應該是彼得回來了。

艾麗婭看了看掛在牆上的時鐘,已經凌晨了,她從牀上爬起來,披上一件外套就去敲響了彼得的房門,她站在門外等了好一會,門纔打開。

大半夜站在走廊裏實在有點冷,門一開艾麗婭就鑽了進去,她搓了搓有點冷的手,找了個地方坐下後看了一眼還傻愣着的彼得,“快把門關上,冷死我了。”

“艾麗婭……?你怎麼還沒有睡?”關上門後彼得顯得有些無措,他顯然沒有想到剛回來就會面臨這樣的情況,他還沒有準備好要怎麼和艾麗婭解釋他這麼晚回來的理由。

解決完章魚博士已經讓他非常累了,雖然彼得第一時間換下了破破爛爛的蜘蛛服,但是卻還是沒有能來得及處理身上的傷口。

彼得見艾麗婭盯着自己的衣服看,以爲自己一時心急穿翻了衣服,結果一低頭才發現身上傷口的血已經滲到衣服上了,他連忙解釋道,“這是我剛纔買的漢堡上的番茄汁不小心弄到衣服上了。”

艾麗婭嗖的一下站了起來。

“把衣服脫下來。”

“……只要洗一下就行了。”彼得心虛的後退了一步。

她看彼得死活不肯脫衣服,乾脆親自動手,誰知道彼得反應特別快,即便當初做過近身訓練她也愣是沒有逮住他。

一氣之下艾麗婭打開門就走了,彼得剛鬆了一口氣,自責是不是惹艾麗婭生氣了,誰知道一會後他就看到她提着把槍回來了。

艾麗婭拿着槍口對準了已經完全被嚇懵了的彼得,“你自己來還是我幫你脫?”

彼得莫名的覺得這一幕似曾相識。

章魚博士的能耐可想而知,如果能夠輕易對付的話,光是警方就已經解決掉他了,根本用不着蜘蛛俠出手。縱然蜘蛛俠的體質多好,但不久之前才留下的傷口還是沒有辦法輕鬆癒合的。

艾麗婭不敢置信的看着彼得一身的傷,“你去給蜘蛛俠當盾牌了?”

“……其實也不是什麼太嚴重的傷,只是看上去比較嚇人。”彼得原本想要解釋說他只是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一些混混,但是轉念一想他這位房東小姐很可能提着槍就拎着他去討回公道,所以他還是乾脆默認了艾麗婭的想法,怎麼說他也是蜘蛛俠的專屬攝像師。

艾麗婭一直覺得彼得是個挺不錯的人,聽說他在學業上也非常不錯,但是這麼個優等生他竟然跑去跟拍蜘蛛俠大戰章魚博士了?

她掃了一眼彼得空蕩蕩的房間,最後還是不得不回自己的房間把自己家的醫藥箱給搬了過來,因爲之前用過了,艾麗婭還特地給醫藥箱補充了不少藥物,現在倒是正好用上。

上藥的過程是很漫長的,並不是因爲艾麗婭小心翼翼,而是因爲彼得身上的傷口實在太多了,艾麗婭突然覺得有點心疼,於是她決定等彼得傷好了,她要去定一批殺蟲劑,弄死蜘蛛俠。

艾麗婭的樣貌是相當不錯的,她有一雙明亮的藍眼睛,儘管這雙眼睛並沒有盯着他看,但彼得還是有些緊張,他萬分慶幸艾麗婭正集中注意在幫他上藥,不然一定會發現他此刻的不正常。

他覺得他是喜歡上她了。

荒島生存法則 但是彼得也知道在艾麗婭的心裏蜘蛛俠的形象一定糟透了,他總是用蜘蛛俠的身份讓她變得更討厭她,更甚至在她面前出醜。

彼得自己都不敢置信,他當時失去能力怎麼會恰好掉在了艾麗婭的面前,這讓被所有女性都傾慕的蜘蛛俠在艾麗婭眼裏或許一無是處,而沒有了蜘蛛俠身份的自己又有什麼優點能夠讓艾麗婭喜歡上他。

還有那個叫做凱羅爾的,和艾麗婭的關係似乎很好的樣子。一個年輕有爲的警官和一個窮學生,兩者根本沒有可比性。

要讓艾麗婭喜歡上自己恐怕比喜歡上蜘蛛俠更困難。彼得覺得自己腦子一團亂,他甚至不敢告訴艾麗婭自己就是蜘蛛俠。

等等,也許他可以用蜘蛛俠的身份先讓艾麗婭對蜘蛛俠改觀?

彼得覺得這是個好主意。

“有棉籤嗎?我這裏的似乎不夠了。”

彼得回過神正好對上艾麗婭的視線,他微微一愣,“……啊?”

“棉籤還有嗎?如果沒有的話我想我需要下樓去買了。”艾麗婭不知道彼得想什麼想的那麼出神,不過看他陷入沉思完全沒有注意到上藥時候的痛感,也就乾脆讓他去。

“有的,在那邊的抽屜裏。”彼得起身就要去拿,結果被艾麗婭給強行按住了,這麼一按他渾身的傷口都紛紛表現出了它們的存在感,彼得痛的驚呼了一聲,他這纔想起他是個傷員。

艾麗婭也沒理他,她看了一眼確保彼得沒有再出血就跑去找棉籤了。她拉開彼得說的那個抽屜,一小盒棉籤附帶一些創可貼在抽屜裏面,與此同時還有一盒潤喉糖。

那盒潤喉糖在艾麗婭看來格外眼熟,眼熟到她前不久纔剛送了一盒一模一樣的給蜘蛛俠。

她拿起來看了看,又放了回去。裏面已經沒有潤喉糖了,這只是一個空盒子。

上完藥艾麗婭就回房了,她甚至沒有來得及和彼得說一聲晚安,就自顧自的回到房間把門重重的一關,彼得想要說的話都沒來得及說出口。

原諒她心情不怎麼好,任何人在發現一個自己當成朋友的人和另一個看了就討厭的傢伙其實是同一個人,都會一時無法接受。

這樣一來倒就和她一開始的猜測一樣了。看來系統給她的任務目標多少都是那個世界裏的中心人物,至少不會是真正意義上的普通人。

艾麗婭仔細想了想,彼得沒有能把他的身份告訴自己也是理所當然的,蜘蛛俠的身份不應該有第二個人知道,那麼她能做的也就是裝作不知道,完成屬於她自己的任務就好。其實她也只是因爲把彼得當成朋友,所以纔在知道後有點不能釋懷。

在做完了心理建設之後,艾麗婭覺得她能淡定了。

誰知道在接下來的幾天裏,蜘蛛俠簡直不厭其煩的出現在她的面前,她被警署派去抓捕犯人,蜘蛛俠也會分分鐘把犯人扔到她面前,局長見了乾脆每次出任務都把她給扔出去,反正蜘蛛俠都會解決。

警署的效率高了不止一倍,局長非常欣慰的拍了拍艾麗婭的肩,告訴她下個月的假期也取消了,一切都是爲了紐約市的安全。

艾麗婭整個人都不太好了,偏偏她又沒有辦法對着蜘蛛俠發火,準確來說她沒有辦法對着彼得發火。

“你和蜘蛛俠吵架了?” 老婆大人你好乖 在蜘蛛俠跑去追捕又一個罪犯的空隙,凱羅爾好奇的湊到艾麗婭的身邊,“看樣子他在尋求你的原諒。”

吵架是肯定沒有的,思來想去也只能是彼得想要讓她對蜘蛛俠改觀之類的。自從知道蜘蛛俠就是彼得之後,艾麗婭感覺倒是能多少理解他的行爲了。

艾麗婭還沒來得及回答凱羅爾的話,蜘蛛俠就不知道從哪竄出來攔在了他們中間,“在聊些什麼?我能加入嗎?”

遠處傳來局長指揮手下把罪犯綁起來的喊話,看起來蜘蛛俠已經順利解決了。

凱羅爾衝着她聳了聳肩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