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小學弟他去哪了。」曹蘇寒第一時間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或許…他…」

「閉嘴!不可能的!」曹蘇寒大聲打斷了寧修的話語。

一旁的薩吉特瑞厄斯她們也是心情沉重,因為王末一死,她們的任務會失敗的可能性將會大幅度提高。

上方。

安楚妍的毀滅魔法已經把這片區域都覆蓋,別西卜知道再不出手,最後他的下場還能不能好好的誰也說不準。

「碎屍萬段?別以為你有毀滅魔法我就沒有辦法!」

別西卜大喝一聲,與她同樣的毀滅魔法釋放了出來!

下方的樹木瞬間枯竭,很明顯,他掌握毀滅魔法的熟悉程度要比安楚妍還要高。

但是,她現在哪裡管得了這麼多,身形瞬間移動。

兩人快速交鋒了起來!

雙方的戰鬥能量把周圍的空氣都轟的陣陣炸裂。

底下的眾人已經被上面的戰鬥吸引住,顯然他們的戰鬥之恐怖超越了王末的生死。

「黑神…居然能與別西卜平分秋色?這是怎麼一回事?」亞奎莉亞司絲毫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畫面。

她感覺到了無盡的死亡氣息,就算感覺不到,周圍的枯木也說明了一切。

「會長她…」曹蘇寒欲言又止。她現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會長現在的戰力是她從來都沒有見過的,如此霸道和瘋狂的戰鬥方式,一點都不像平日里沉穩的那個她。

寧修隱約猜到了什麼,但是也無法確定這個想法,他現在只想知道王末到底去哪了。

別西卜會怎麼樣他不知道,但是王末的下落必須要搞清楚。

天際之上。

兩人越打越朝著高空飛去!不知不覺,兩人已經進入到了對流層,就快要接近平流層。

毀滅魔法引動了天雷,兩人的身影不斷的在雲層中交錯。

毀滅魔法幾乎要把空氣擊穿,地面的居民看著天空莫名開始打起雷電,並且雲層也在不斷的擾動,沒有絲毫規則可言。

他們都不知道,造成這樣的情況的,是天空中兩個身影所造成的景象。

「毀滅魔法果然就是強,但是你這種半吊子跟我差太遠了,可惜的是,擁有毀滅魔法的你肯定會在以後成為一方巨頭。

但是…現在,就跟他一樣,成為我手下的亡魂之一吧!」

興許是這句話刺激到了安楚妍,原本就處於瘋狂狀態的她更加的暴怒。

毀滅魔法還在不斷的上升。

此時,她體內的骨頭開始出現斷裂,再這樣下去,結果絕對是筋骨盡斷。

但是她現在哪裡管得了那麼多,在她的眼中,別西卜必須要死!

「─────『毀滅魔法·漆黑夜』!」

上千個魔法陣圍繞著別西卜的四周展開。

恐怖的魔法光束朝著他傾斜而出!

別西卜眉頭一皺,他沒想到她現在還能提升這麼高的魔力。

但是他只是冷哼一聲,骨劍立馬伸長旋轉咯起來,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氣流龍捲!

地面的居民只覺得一個巨大的龍捲風即將要降臨,紛紛都跑回了住所。

安楚妍的毀滅魔法不出所料被全部抵消掉,只見別西卜從龍捲中出現。

他彷彿已經看到了她的生死,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緩緩接近她。

「已經到極限了吧,那麼,接下來就輪到我了!」

骨劍被他甩了過去,安楚妍只是閃躲了不一會,就被牢牢的控制住。

(未完待續………) 羅四夕語錄:其實,世上的人,都在努力的活著,只不過是努力的方向不一樣而已:有的人,在努力的原地踏步;有的人,在努力的盡情享受;有的人,在努力的攀登高峰;有的人,在努力的偷懶;還有的人,在努力的把自己活成另一個新的自己。

「小雅,咱們潛龍里,現在有多少個白銀會員了?」

「一百多個。」

我聞言,心裡有點急:「這麼少?不夠用啊!」

不過,隨著潛龍的會員,越來越多,他們工作的越久,白銀會員,未來會如潮水一般,連綿不絕的大量湧來。那時候,才是真正的潛龍組織,真正的開啟時刻。

「開啟任務模式和黃金會員吧!」我對著郭雅吩咐道。

「什麼是任務模式?還有,晉陞黃金會員,需要什麼條件,以及晉陞黃金會員后,有什麼好處?」郭雅虛心的詢問道。

「任務模式,就是,我們潛龍,不再是被動的只接收消息,而是要主動出擊。比如:我們之前的消息來源,都是會員們賣什麼給我們,我們就收什麼,然後從裡面獲取有用的信息和消息。這樣,我們十分的被動。就像,我們要收集你父親度支尚書的資料,沒有開啟任務模式之前,我們只能從那些買來的消息中,整理,收集度支尚書的消息。賣的人,賣的有關於度支尚書的資料多,我們就收穫的多。賣的少,或者沒有,我們就知道的少,或乾脆一點都收集不到。我為什麼之前,不開啟任務模式呢?」

「因為之前,那些青銅會員們,都是新人,對我們潛龍不熟悉,不信任。那時要他們去為我們賣命,出力,絕無可能,反而很可能會嚇走他們。但現在不一樣了,因為他們已經嘗到了甜頭了,上癮了,欲罷不能了。就算有的人,想退出,但會有更多貪婪的人,自動補充進來。而且,我們開啟的任務模式,是自願行為,不是強制性的。會員們,願意干,想多掙積分,就接任務,做任務。不願意干,或不願意冒險的,可以選擇不接任務就是。」

「任務模式開啟后,我們要收集你父親度支尚書的資料,我們可以在潛龍里直接發部任務:收集度支尚書的資料,大消息多少多少積分。小消息多少多少積分。這樣一來,想掙那些積分的人,就會有的放矢的去收集,打探,甚至是收買你父親身邊親近的人,來獲取你父親度支尚書的一切消息和信息,然後來完成任務,獲取積分。怎麼樣?這想法,厲不厲害?」我得意的向郭雅邀功道。

這就跟後世加班一樣:利益小了,人們只會被動去干,而且乾的不盡心。利益大了,人們會主動去干,哪怕再累。連販毒會被槍斃,都不能阻止這個真理。

「厲害!」郭雅笑著讚歎道。

聞言,我豎起大拇指為郭雅點贊:不愧是出生官宦之家的官二代,天賦自帶。沒有天賦,從小耳濡目染,也深得其中精髓,所以我一說,她就能聽懂,並理解透徹。

所以,知識,能在時間和空間的阻礙下,造成代溝。人性,卻能打破一切的阻礙,盡情展現,而且不論男女老幼,古往今來。

所以,我們才需要組建道德和法律,只是它們對普通人起作用了,對有些人,真的起作用了嗎?形同虛設只是膚淺,淪為他們制裁別人的工具,才是常態。

我接著繼續說:「當然,咱們的任務模式,不僅僅是那樣的功能單一。它是多元化,包容天下萬物的。」

見郭雅露出迷惑不解的神色。

我解釋道:「我們發布的任務,是沒有局限的,是無限的。我給你舉幾個例子。」

「我們潛龍,剛開始收入進來的青銅會員們,都是乞丐啊,流民啊,婦孺啊,他們都是身無才能的人,所以只能靠賣消息掙積分。但是現在,我們的會員,已經發展到了各行各業中。他們,有的是士兵,有的是大夫,有的是工匠,有的是書生等等。這些人,都是有才華或技能傍身的。他們如果只靠賣消息掙積分,那就太浪費他們身上的本事了。所以,我們要利用起來。」

「怎麼利用呢?通過任務。怎麼說?還是舉例子吧!」

「你是一個木匠,會打造許多傢具。而我們潛龍里許多其他的會員,都不會打造傢具,所以當他們需要傢具時,會用積分跟我們潛龍組織換。以前,沒有開啟任務模式時,我們要換給會員傢具時,只能花錢去找木匠做,做好后,再換給拿積分買傢具的會員。現在就不用這麼麻煩了。有會員想要桌子,用積分在我們組織換。我們不用去找木匠做,而是直接發布任務:打造一張什麼什麼樣式的桌子,可以獲取多少多少的積分。你是木匠,會打造那種桌子,你想賺那個積分,你會不接那個任務嗎?這樣一來,就等於是,要買桌子的人,用積分,直接在你的手裡,定製了一個他需要的桌子。而我們潛龍,只是起到了一個牽線搭橋,幫人交易的平台作用。這樣一來,我們潛龍,還能從中間,收取一定的積分,來回利,而不是一直支出。那樣,本公子再能掙錢,也要被潛龍這個無底的黑洞,給吸干。可能會有聰明的人,這樣想,既然可以直接交易,那我直接找木匠買,不通過潛龍平台,豈不是可以節省一筆手續費?我只能對這種自作聰明的傢伙們說,你們想多了!」

「積分,是潛龍的貨幣,只能潛龍使用。私下交易的積分,沒有在潛龍里登記,不好意思,潛龍不會承認。所以,想要撇開潛龍的人,做夢去吧!另外,潛龍換取的東西,都是直.銷的,都是會員價,所以東西,都比外面市場上賣的便宜許多。例如:一張八仙桌,外面市場上的傢具店裡,賣三百文,我們潛龍里換取的話,只要一百五十點積分。外面賣的貴,是因為人家傢具店老闆要掙錢。而我們這裡賣的便宜,是因為我們這裡的東西,只收了材料錢,加工費,以及一點微弱的利潤。這是為了防止會員們,直接用積分換錢,拿去外面買東西。積分,是我們潛龍自製的貨幣,可以無限的製造。而錢,我們潛龍不能製造,只能靠本公子掙。」

「你是大夫。有會員用積分,請求潛龍組織給他看病。以前,我們潛龍組織,需要花錢去外面請大夫回來,給人看病。現在任務模式開啟后,就不用了。直接發布任務:求大夫一名,需要治療某某某病,治好后獎勵多少多少積分。」

「看看吧!任務模式開啟之前,想要積分,只能通過賣消息,發展會員掙積分。任務模式開啟后,只要你有才能,願意接任務,並完成,就可以快速的掙到大量的積分。」

「當然,我們潛龍的任務,可不是那麼好接的。任務完成後,還得保證後續服務。比如,你給人做了一張桌子,使用年限是三年。如果你偷工減料,導致質量差,用了一年就壞了,或出了一大堆各種各樣的毛病,那麼你的名字,就會上潛龍黑名單。並且,潛龍組織會派人,幫買主討公道。到時候,你賠了夫人又折兵不說,還會被潛龍趕出去,永不納入。當然,我們是人性化的。又例如,你是狀師,接了個幫人打官司的任務,你盡心竭力的去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事情,然而還是輸了。這就不是你的錯了。潛龍組織不但不會怪你,還會在敗訴家眷找你鬧事,或報復時,出來幫你調解,並提供保護。」

「所以,潛龍的未來,我要把它打造成好人的天堂,壞人的地獄。」我無比嚴肅,斬釘截鐵的對郭雅發誓道。 天極無量珠只能恢復那些受傷的細胞,而股骨頭壞死,細胞已經爛掉了,細胞的DNA信息已經失去,無法恢復。「我看這樣吧,最近我抽時間研究一下,爭取給你母親配一個治療股骨頭壞死的新藥方。」

「那太好了,我先謝謝你,你要知道我媽媽有多麼痛苦,要是你能把我媽媽的病治好——」

她說到這裡,臉上呈現出微微的紅色,羞澀得無比媚人。

張凡用手指在她的臉上點了一點,笑問:「往下說呀!」

「……我就給你做女僕!」

說到這裡,臉色通紅,一下子把頭伏在張凡的懷裡,使勁地抱住她,羞得身體微微發抖。

我的天,除了小雅芳,又一個外國女人想給我做女奴!

收了,收了!

洋女人主動要投到帳下,肯定要收了!

「一言為定,到時候我把你媽媽的病治好了,你可不準反悔。」

「我絕不反悔,」她嫣然一笑,「我現在不是已經……唉,差不多是你的女僕了。」

「我爭取在這裡多待幾天,抽時間去看看你媽。」

「去看我媽這事,由我去跟娜塔說,這件事你千萬不要顯得主動,你如果太主動的話,娜塔就會疑心,她一疑心,反而會不讓你去。要知道,她是一個非常喜歡吃醋的女人,這點我對她非常了解。」

「好吧,娜塔那邊由你去搞定,我集中精力仔細研究一下治療措施,爭取搞出一個整體方案來。」

她喜孜孜地揪了他一把:「你們大華國的男人真好,就是比我們國家的男人強,我們國家的男人除了喝酒就是打老婆,哪有你們這樣的溫柔體貼!」

「我對你溫柔體貼,是因為你長那麼好看,如果你長得跟母豬一樣,那我哪有對你什麼溫柔體貼,。」

她聽了之後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十分興奮,抬起頭來嬌媚的問道,「你真覺得我好看嗎?」

張凡笑了一笑,道:「你絕對是萬里挑一的大美人兒。」

「怎麼說?」

「你身上有一種氣質,獨特的女人氣質,能夠讓男人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庫爾蓋其實是頭野獸,她無法體察到你身上的這種內在的美。」

張凡把能說出來的肉麻話都出出來。

這一曲連串的讚美,阿廖莎簡直快要暈倒了,在此之前還沒有一個男人對她說過如此好聽的話,張凡的這些話十分有營養,女人聽了之後能幸福很多年。

俗話說得好,樹怕搖,女怕撩。

女人,只要你用話來撩她,不管真假,她都會幸福得飄飄然,然後會糊裡糊塗地嫁給你。

更何況張凡說的都是真心話呢,所以聽起來就更加舒服,阿廖莎感動的快哭了。

當天晚上,不知道阿廖莎怎麼跟娜塔說的,娜塔很痛快地答應讓張凡跟阿廖莎去給她母親看病,而娜塔本人這兩天要去首都參加一個會議,兩人約定兩天之後在這裡見面,然後回大華國。

第二天早晨,娜塔乘私人專機飛往首都,而張凡乘坐阿廖莎的汽車,來到了300公里之外阿廖沙母親的家裡。

這是一個十分偏僻而美麗的小村莊,村裡只有十幾戶人家,跟大華國一樣,村裡的年輕人大部分都去城裡打工了,只有一些老年人留在村裡留守。

阿廖莎此前給母親雇了一個女護士,來照顧母親的日常起居。

其實老太太基本上是癱瘓在床了,根本沒有什麼起居可言。

女護士畢業於醫科大學,在張凡眼裡,她絕對可以稱得上一個時裝模特。

在R國,這樣的美女比比皆是,路上一腳可以踢到兩個,可是,如果在大華國,這檔次的美女就只有去電影學院去找了。

這個女士護士不但護理技術非常專業,態度也是溫柔和藹,她給老太太護理時,張凡禁不住連連點頭,向她詢問了一些老太太的基本情況。

她很專業的做了介紹,張凡禁不住誇獎她幾句,稱讚她的介紹非常中肯。

沒想到女護士竟然很害羞,低下頭臉色微紅,那樣子十分可人。

張凡給老太太把了把脈,又查看了一下患處,發現病情十分嚴重,可以說,一萬個股骨頭壞死的患者里,也挑不出這麼嚴重的一個。

「估計,」張凡有幾分難為情地道,「老太太應該剩下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了。」

張凡用大華國文說道,為的是避免老太太聽到。

阿寥莎臉色蒼白,深深的低著頭,半晌沒有說出話來,雙手在胸前不斷地互相搓著。

張凡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安慰道:「你不要難過,我一定儘力而為,只不過你一定要記住你自己的諾言,好吧?」

事情已經嚴重到這個地步,張凡還在開她的玩笑,她狠狠的瞪了張凡一眼。

張凡又說到,「昨天晚上我已經研究出了一個非常好的藥方,這些藥材都是中草藥,在你們國家裡根本買不到,還得等我回到大華國后,配齊了藥材,再給你郵寄過來。」

「啊!」阿廖沙失聲地叫了起來。

「怎麼了?」

「那得需要很長時間吧?那不會把我媽的病給耽擱了?我擔心我媽挺不到那個時候……」阿廖沙說著輕輕地哭了起來。

張凡當著女女護士的面,並沒有去安慰她,而是說道:「不過,我可以先給她做一個內氣理療,緩解一下她的癥狀,爭取挺到治療的時間。」

「內氣理療?」

這個辭彙是張凡想出來的,因為你跟她說別的,她也不明白。

「對,用我的內氣,給老太太療傷。但是,治標不治本,要根治的話,還得靠藥方才行。」

「那太好了,能緩解一下,那太好了……」阿寥莎一高興又哭了起來。

張凡讓她靠邊站著,然後,她伸出小妙手在老太太的患處反覆摩擦了幾十遍。

奇迹發生了。

紅腫發黑的患處變得皮膚顏色十分正常,好像根本沒有得過什麼病。

阿廖沙和女護士的眼睛都睜得大大的,顯然兩個人都受到了極大的震驚,張凡清楚的看見她們的胸前都在劇烈的起伏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