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的選擇決定了未來種族的命運!這就是權利爭鬥的殘酷!

血族的存在有些特殊,它們本來是魔帝的鐵杆支持者,但是這一次大婚卻只派了一名二代,初代血族都沒有來!這就給古的命運籠上了一層迷霧!

誰也不知曉他們之間的關係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

除卻六魔柱之外,站隊的小種族數不勝數,他們也是為了搏一個未來。

由於鎮族神器的存在,還有諸多秘辛,即便六魔柱中的幾支失敗了,他們也不會跌出權力中心。

可小種族不一樣,他們的興衰完全依託六魔柱而生,就像一直附著在惡魔族的魅魔一族一般。

這些小種族有的地位比同奴隸,想要獲取更好的待遇,自然要通過某種變革!

可以說,這一場婚禮牽扯了太多人的心!所有魔族的有識之士都在等待著結果!只有愚昧的民眾仍沉浸在大婚的喜慶中! 新月慶典廣場!

這座廣場並不是魔族最宏大的廣場,但他代表的特殊意義早已超出了其他廣場。

從魔帝宮殿建立起,新月慶典廣場便已經存在了,它見證了魔族從弱小走向強盛!

當初征服埃爾洛之戰開啟,那一任的魔帝便是在新月慶典廣場宣誓的。

如今,這座經歷了數千年風雨的廣場再次迎來盛事————————魔帝公主大婚!

從半年前開始,大量的裝飾便布置起來。

遠遠望去,新月慶典廣場五彩繽紛,煞是華麗。

鑲了金絲邊的柔軟紅地毯連綿近千米,從廣場入口一直延伸到宣誓台。

艷麗的花朵與風格迥異的裝飾物點綴其中,更添一分俏皮。

十點,賓客入場。

本來稍顯冷寂的廣場頓時喧鬧起來,身穿貴重禮服的魔族三三兩兩,在侍者的帶領下進入座位區。

十一點整,普通賓客坐定完畢,接下來獨立進場的就是克洛澤斯科各大勢力的頭頭了。

他們將接受無數魔族的敬意,他們是這片大陸的至強主宰!

宣誓台前側,一個魔法話筒前,一名擔當司儀的雄健魔族大聲道。

「接下來有請克洛澤斯科之王,我們偉大的魔帝大人古·蒙厥進場!」

「奧萊!奧萊!」

全場沸騰起來,不得不說古的威望已經深入民眾心裡,這也是該王如此迫切想要打倒他的原因。

嗚嗚————

咚咚!

宣誓台兩側,兩隻足有百米長的巨型號角被兩名巨魔吹響,洪亮若雷鳴的聲音莊重肅穆,又如一道道颶風,迴旋在廣場中。

分立巨型號角兩側的獸皮大鼓也是捶奏起來,富有鼓點韻律的野性之聲讓所有魔族的血液否沸騰起來!

吱嘎!吱嘎!

廣場正首北側,金屬大門緩緩抬升,露出一條巨大的通道!

通道兩側數十盞魔法燈熠熠生輝,將黑暗驅散,顯示一派富麗堂皇之象。

噠噠噠!

最先出現在大屏幕中的是禮儀近衛,他們穿著漆黑的古典盔甲,上面鐫刻著古老的惡魔花紋,煊赫著力量與威嚴。

禮儀近衛們手中全部持著一把足有十二米高的長槍,杆子纖長厚重,印有獄玟魔刻。槍頭開鋒點寒芒,系著娟秀柔滑的旌旗。

旌旗正首是魔帝特有的徽印圖案,背面則是一個碩大的帝字!

萌妃駕到:王爺別亂來 昂首挺胸的禮儀近衛精神十足,隱藏在鐵甲面罩之下的雙眸炯炯有神,給人兇悍、高貴的氣質。

少頃,五十名禮儀近衛走畢,又露出五十名艷麗嬌柔的魔族少女!

她們來自於克洛澤斯科五十個最大的種族!每一人都算得上傾國傾城!

此時,她們穿著代表各自種族的華麗服飾,手持金絲藤木編織的蘿籃子翩翩起舞。

而伴隨著她們或優美古典或野心粗獷的舞蹈,天空中飄起了凄美的花瓣雨。

淡淡幽香逸散,整座廣場猶如陷入迷幻仙境一般。

轟!!

嗚嗚————

魔族少女走畢,原本莊重的聲音忽然變得浩蕩起來,同時融入了數十種別樣多彩的樂器,如同一首古老的吟遊詩歌!

「吼!」

通道口處,一頭燃燒著紫藍色火焰的地獄魔龍緩緩踱步而來。

它足有三十米高,身上密布著一塊塊拳頭大小的扇形鱗片,呈波浪紋蕩漾。

地獄魔龍披著工匠精心打造的獸鎧,灰金色的金屬冷冽中透著幾分潤澤,其中刻印的魔法陣繁雜華美,簡直如同一件藝術品!

地獄魔龍嘶吼著,猩紅如寶石的雙眸俯瞰全場,一口口灼熱的氣息從鼻腔中噴出,如浪翻湧。

在其背脊中央位置,澆築著一座紫色水晶王座,上面鑲嵌的寶石星羅棋布,每一顆都簡直連城!

邪影王座!只有魔帝才能享用的王座!由克洛澤斯科歷史上最偉大的匠魔西利艾薩克精心打造!也是一件可怕的魔法武器!

邪影王座之上,坐著的自然就是魔帝古·蒙厥了!

他穿著一件華貴的帝皇禮服,脖頸處還披著一條金黃絲帶,代表著婚禮喜慶之意,同時也是克洛澤斯科的一種習俗!

在女子大婚之時,黃金絲帶會由父親親手先給女兒,代表著祝福安康。

古·蒙厥面容淡漠,不怒自威。他高高在上,環視著廣場周圍,一如王者,君臨天下!

「吾王萬歲!」司儀典禮官埃塞克·拜爾激動的大聲呼喊,他可是鐵杆的擁古派。

「吾王萬歲!吾王萬歲!」

埃塞克的呼喊就像是一個由頭,分佈在廣場各處的兵士盡皆虔誠狂熱的半跪而下,莊重行禮。

他們渾厚低啞的聲音回蕩在古老的天空中。

「吾王萬歲!吾王萬歲!」

禮台上的各族賓客也不由站起身來,向古行注目禮。

不過他們中有多少人是心甘情願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當魔帝行轅徐徐駛過場區,後續的運禮隊緩緩露頭。

他們盡皆赤裸著上半身,露出雄健壯碩的肌肉,畫印著獨特的油彩圖案裝飾,或抗或背著珍重精美的寶物。

這是一種宣示!屬於皇家的宣示!

這些寶物就相當於是妮娜公主的嫁妝了。

龐大的運禮隊足足有上千人組成,他們從通道口魚貫而出,手中提著的物什更是讓人瞠目結舌!

強寵新妻,總裁好粗魯 無限之次元幻想 稀有的能量寶石!高等魔獸的身軀!最高端的科技武器!珍貴的魔法碑文!······

不得不說,這一次古·蒙厥是下了血本了!

若是不知道古與妮娜關係的魔族一定認為魔帝大人太過厚愛公主了,可實際上在場這些貴賓都明白,魔帝之所以拿出如此多的東西,都是為了拉攏墮天使族!

妮娜是籌碼!這些寶物也是籌碼!

同時這也是一次顯露財力與氣魄的機會!

魔帝這是在告訴所有人!

順者!昌盛興隆!財物唾手可得!

逆者?哼哼!

「這一次,誰也別想再當牆頭草!」

古望著貴賓區域禮台內的某些糾結的魔族,心中冷冷道。 「吾王定座,列台!」埃塞克高聲道。

咚!

宣誓台正前方的空位上,地獄魔龍匍匐而下。

禮畢,眾兵士歸位,環繞廣場兩側。少女們退後數步站定,而那些小山似的禮物也被擺放在了單獨一塊區域。

「下位,騎士王該·蒂!」埃塞克緊接著宣佈道。

啪!

周圍的氣氛頓時凝固起來,一絲絲肅殺飄蕩在空中,不時還傳來魔族吞咽口水的聲音。

邪影王座上,古的目光不由出現波動,雙眸徑直投向南側通道。

噠噠噠!

沒有先鋒部隊,該王騎著一頭巨型地獄骨馬便從通道邁步出來。

他輕輕前者韁繩,目光睥睨,似有精芒閃爍,俯瞰全場,氣勢並不比魔帝古若多少。

噠噠噠!噠噠噠!

而在該王的身後,就是其幽冥車騎中最精銳的無畏守衛!

總計三十六人,是無畏守衛中最特殊的小隊!跟隨該王南征北戰!被魔族譽為列台三十六騎!

「真是好大的威風!」

看台之上,一名惡魔族的貴族恨恨道,他可是古的鐵杆支持者!

照理說,似這種大型典禮,以該王的身份只能帶著幾名隨從進入慶賀,且不能攜帶兵器!

可現在呢?該王直接帶著一隻小隊騎馬而來,威風赫赫,絲毫不將魔帝放在眼中!這是僭越!大不敬之罪!

「不臣之心早已有了,現在這關頭,還在乎這點嗎?」一旁的另一名貴族搖了搖頭。

「請該王入場!」埃塞克已經感受到了氣氛的變化,連忙開口道。

死靈騎士族所在的區域位於西側,那裡正空著。

然而,該王好似沒有聽見埃塞克的話語,只是坐在骨馬上,抬起頭凝視著不遠處的古。

埃塞克一張臉憋得通紅,這簡直是不給面子!得寸進尺!

「魔帝,許久不見。」

少頃,該王悠悠道,前兩字特別加重了讀音,如嘲似諷。

「該王,自登基大典之後,我們的確沒再見面了,現在想來,還真是物是人非呀。」古不痛不癢道,然而登基大典四個字卻像是一把利箭,刺向該王的心!

那是該王永遠的痛!在那一天,他敗給了古,與魔帝失之交臂!

「物是人非,呵呵。」該王喜怒不形於色,淡笑數聲后帶著三十六騎步入自家區域。

「咳咳!下面有請大天使彌賽利亞·路西法進場!」埃塞克在古的示意下繼續道。

眼前這經常順序都是有講究的,該王地位只在魔帝之下,所以他是第二位。

古也沒有小氣到用這種順序來噁心該王。

而彌賽利亞作為大婚的另一方代表,自然壓過巫妖王一頭,成為第三名進場的大人物。

東側的通道口,彌賽利亞帶著族人緩緩走出。

作為墮天使族現任大天使,他並沒有墮了名頭,身上穿著華貴的服飾,下屬亦沒有攜帶武器,顯然是遵從古的帝位了。

見到這一幕,該王也只是冷哼一聲,隨即閉目養神起來。

隨後進場的是巫妖王、巨魔之王以及血族代表,期間也沒發生什麼特殊的事情。

待到進場儀式完畢,已是臨近十二點!婚禮正式開始!

「魔神庇佑,天賜之幸······」司儀埃塞克開始念起禱文,這不僅是克洛澤斯科的習俗,也是埃爾洛的習俗。

惡魔的小寵兒 不同以往安靜,乘著禱文宣告的時間,底下竊竊私語之聲從未斷過。

大多數人都心不在焉,他們並不關心這場婚禮,而是關注著魔帝古與該王何時動手!

「願魔神庇佑新人,興之至此,畢!「埃塞克最後一個落下,激昂的鼓樂再次奏響,隨後便是一段柔美的輕靈之音。

「讓我們歡迎新人入場吧!」埃塞克帶頭鼓起掌來。

雖然心中不安,但所有魔族還是做足了表面工作,全部裝出興奮的樣子,鼓著掌。

隆隆!隆隆!

廣場南側一塊魔法裝置啟動,磁懸浮平台緩緩抬升,升至最高第九層!

在第九層的廣闊平台上,紅毯從高處滾落,開合間帶起片片花瓣,幽香四溢!

被鮮花裝飾的古堡大門徐徐打開,一名穿著長擺婚紗的美麗少女終於露出了自己的身影。

她被打扮的瑰麗嬌艷,雙手握著一束捧花,三步一頓,邁入平台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