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亦寒轉頭看向蘇瑾月,「只要瑾月同意,我馬上就娶。」他當然希望瑾月能夠早一點嫁給他。

蘇瑾月嬌嗔的白了戰亦寒一眼。她也想早一點嫁給亦寒,不過他們已經跟她父母說好了,等她二十二歲的時候他們再舉行婚禮。

「我也贊同你們早點結婚,那樣我就可以喝到你們的喜酒了。」谷秋雨笑道。這次回去,她還不知道能不能出來呢。

「我也贊同,來,大家乾杯!祝徐叔生日快樂!也希望你們可以早點結婚,早生貴子。」方誌鴻舉起酒杯笑道。

飯飽酒足,蘇瑾月打開蛋糕,插上蠟燭。

「哇!看起來好好看,一定很好吃吧。」谷秋雨一臉稀奇的看著蛋糕。這麼漂亮她都不捨得吃了,這次回去她一定要去多買幾個蛋糕帶回去。

等戰亦寒將蠟燭點上,蘇瑾月看向徐天生,「師父,你閉上眼睛許個願,然後將蠟燭吹滅。」

徐天生笑著白了蘇瑾月一眼,站起身,閉上眼睛許了個願望,一口氣吹滅了蠟燭。他希望伊人能夠早點回來,和瑾月冰釋前嫌。

蘇瑾月看了徐天生一眼,在心裡嘆了一口氣。師父的願望怕是完成不了了,她不敢告訴師父宋伊人的死訊,是不想讓師父傷心,不過她已經決定,等找個機會將這件事告訴師父。她知道師父知道后肯定會很難過,但是這件事遲早都是要讓師父知道的。

拿起刀幫徐天生切了一塊蛋糕,「師父,你嘗嘗這蛋糕,可好吃了。」現在歷城能買到生日蛋糕的也只有友誼商城,做蛋糕的師父都是從國外高薪聘請來的糕點師。

「我今天就來嘗嘗這稀奇玩意兒。」徐天生笑著接過蛋糕。

蘇瑾月笑了笑,幫早已期待不已的谷秋雨切了一塊。

谷秋雨接過蛋糕,立即用勺子勺了一塊放進口中,「好吃,甜而不膩,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糕點了。」

方誌鴻接過蛋糕,嘗了一口,「還真挺好吃的。」他爺爺上次做壽的時候,媽媽也去定了一個,只是他不怎麼喜歡吃甜食就沒有吃。

「四姐,這蛋糕在哪裡買的?」谷秋雨咽下口中蛋糕,看向蘇瑾月問道。這麼好吃的東西,她一定要去多買幾塊。

「在友誼商場,不過這個東西可不能多買容易壞。」蘇瑾月笑道。除非谷秋雨也和她一樣有儲物袋。不管是儲物袋,儲物戒還是空間,裡面的時間都流轉很慢。放一碗熱飯進去,幾天都還可以保持原來的溫度。

谷秋雨一臉失望的嘆了一口氣,「那我就只能帶一個回去了?」

蘇瑾月勾唇一笑,「河市那裡也有買的,什麼時候想吃都可以。」

谷秋雨眼睛一亮,隨即又暗淡了下去,「可是我不能隨便出谷的。」醫谷有規定,普通弟子三年才能出谷一次,除非有特殊情況。

「你要是願意留在師父這裡幫忙,我可以幫你申請不受約束,自由出入醫谷。」蘇瑾月道。有秋雨在這裡陪著師父,她可以放心很多,秋雨的醫術和實力都很不錯,最主要的是她的性格開朗,可以讓師父開心。當然這還得秋雨自己願意。

谷秋雨有些心動,想了想問道:「我什麼時候回去都可以嗎?」她擔心娘會想她。

「當然,這是你的自由。」蘇瑾月勾唇道。

「那我同意!」谷秋雨點頭。醫谷好是好,只是走來走去就只有那麼大,而這裡她可以吃到很多的好東西,還可以四處去逛逛。 龔曉雲正吃早飯,秦浩然放在桌上的大哥大響了起來,他拿起大哥大,看到上面是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想了一下,按下了接聽鍵,「喂!」

「秦叔,我是蘇瑾月。」蘇瑾月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是蘇醫生啊,你找曉雲吧?」秦浩然笑道。知道蘇瑾月是個有本事的人後,他心中更是起了結交之心。

「我們約好了攝影師,今天要給曉雲和亦峰拍結婚照。」蘇瑾月道。

「讓你費心了,你等一下,我把電話給曉雲。」秦浩然將電話遞給一旁,已經停下來等著接電話的龔曉雲,「是蘇醫生。」

龔曉雲點了點頭,接過電話放在耳邊,「大嫂。」

「曉雲,我已經約好了攝影師幫你和亦峰拍結婚照,等一下我們開車過來接你。」蘇瑾月道。娜娜同學的哥哥是一名專業的攝影師,他在歷城有個同學,正好是開照相館的,他們就約在了那裡。

「我等你們。」龔曉雲高興道。

與蘇瑾月說了幾句,龔曉雲放下大哥大,遞給秦浩然,「爸爸,媽媽,大嫂他們等一下過來接我去拍結婚照。」

「還有兩天就是婚禮了,現在拍結婚照來得及嗎?」方淑儀擔憂道。女兒這麼倉促的結婚,讓她想好好給她準備一下的時間都沒有。只怪他們與她相認的時間太短了。

「蘇醫生肯定會安排好的。」秦浩然笑道。蘇醫生是一個做事很有計劃的人,這一點從她幫曉雲跟他們相認就可以看出來,如果沒有蘇醫生的安排,他就算見了曉雲,也不會知道曉雲就是他的女兒。

「我們要不陪著一起去吧,我很想看曉雲拍結婚照的樣子,一定很漂亮。」方淑儀期待的說道。她好不容易才認回女兒,很想多陪在她的身邊一點時間。

秦浩然也有些心動,想了想道:「我們等一下問問蘇醫生吧,要是方便我們就一起去,我也想見見未來的女婿。」他到現在還沒有見過戰亦峰,想來應該不會太差。

「我們女兒選的,能差到哪裡去,對吧?」方淑儀笑著看向龔曉雲,幫她倒了一杯牛奶。她現在只想多疼女兒一些,只要女兒喜歡的,她絕對會舉雙手贊成。

龔曉雲臉紅了紅,「亦峰是一個很有責任的心的人,你們見了一定會喜歡他的。」她和亦峰處對象后,亦峰一直都對她很好,處處護著她,不然她肯定還會吃更多的苦。

蘇瑾月和戰亦寒,戰亦峰驅車來到了秦家,遠遠的就看到,正站在門口等著他們的龔曉雲三人。

「我大嫂他們來了。」龔曉雲看到蘇瑾月的汽車開心道。

秦浩然點了點頭,帶著龔曉雲和方淑儀迎了上去。

蘇瑾月三人推門下車,與秦浩然和方淑儀打招呼道:「秦叔!秦姨!」

秦浩然和方淑儀高興的應了一聲,將目光落在了戰亦峰的身上。

「你就是亦峰吧?真是一表人才。」秦浩然滿意的笑道。戰亦峰和他大哥戰亦寒外貌上有著幾分相似,氣勢雖然差了一點,不過看得出是個正直的好青年。

「秦叔您好!我是戰亦峰,以後我會對曉雲好的,請您和秦姨放心。」戰亦峰有些緊張的說道。他上次在清涼寺就已經見過他們了,只是那時他還不知道,他們會是他未來的岳父岳母。這次算是他第一次正式見他們,緊張也是難免的。

秦浩然開心地笑了起來,「放心,我們當然放心!等結了婚,你和曉雲可要經常回家住,多陪陪我們老兩口說說話。」

「一定會的!」戰亦峰應道。曉雲好不容易才和父母相認,他當然會陪她常常回來看父母。

「那就好。」方淑儀放下了心。 豪門遊戲ⅰ天才寶寶十塊錢 要不是女兒已經定下了婚期,她真的希望女兒可以多陪在她身邊一些日子。

「蘇醫生,我們夫妻能和你們一起去嗎?」秦浩然看向蘇瑾月問道。

「當然可以。」蘇瑾月點頭笑道。

「那我去開車。」秦浩然開心地向著車庫走去。

照相館位於歷城市中心,一條不怎麼起眼的小巷裡。古樸的櫥窗里展示著各種照片,有充滿了懷舊氣息的個人寫真,也有孩子的百歲照,其樂融融的全家福,結婚照也有著一兩張。

現在拍結婚照剛剛才盛行起來,只有一些追求潮流的人,才會來拍幾張結婚照留作紀念,一般來照相館都是拍證件照的居多。

「瑾月,你們來了。」白麗娜正和她的同學說話,看到蘇瑾月幾人進來,笑著站起了身。

「娜娜,都準備好了嗎?」蘇瑾月問道。拍完照還得洗照片,再不抓緊,她怕時間上會來不及。

「都準備好了,只是沒有找到化妝師。」白麗娜不好意思道。瑾月說拍結婚照需要化一下妝,她打電話找了幾個話劇社問過,都沒有化妝師。

「沒關係,我來化就可以。」蘇瑾月道。前世她身為公司的董事長,出席宴會是經常的事,有時候沒有提前收到通知,臨時讓她參加宴會,她只能自己動手化妝,久而久之,她也學會了化妝。雖然不能與專業的化妝師相比,不過化出來也絕對不會丑。

「你還會化妝?」白麗娜有些詫異。

「會一點。」蘇瑾月勾唇道。

白麗娜無語的翻了個白眼,「我才不信你只會一點,我不管,以後我拍結婚照你也得幫我化妝。」

「大嫂一句話,小妹必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蘇瑾月調皮的對著白麗娜眨了下眼。

「去你的!」白麗娜笑著瞪了蘇瑾月一眼。

「娜娜姐,你不和我們一起拍嗎?你和蘇大哥不是也快結婚了嗎?」龔曉雲問道。

「我和蘇大哥還不急,等回了京城再拍。」白麗娜道。她本來也想一起拍的,只是想到還有兩天曉雲和戰亦峰就要結婚了,結婚照一定要儘快洗出來,不然就來不及了。她還有一兩個月才會結婚,就不湊這個熱鬧了。

「那你們先去化妝吧,我去跟我哥哥說一下。」白麗娜的同學潘艷琴站起身向著裡面走去。 「我帶你們去化妝間。」白麗娜在前面帶路。

這家照相館不是很大,只有一個大廳,一間化妝間,休息室和拍攝室。

白麗娜先將戰亦寒,戰亦峰和秦浩然送去休息室,然後帶著蘇瑾月和龔曉雲母女來到了隔壁的化妝間。

化妝間差不多十個平方米,顯得有些擁擠,靠牆角的衣架上掛著一排道具服,有婚紗也有禮服,只是款式比較單一。

「娜娜,我讓你帶來的那個袋子呢?」蘇瑾月掃了一眼四周,轉頭看向白麗娜。

白麗娜一拍自己的腦袋,「哎呀!我忘在車裡了,我去拿。」

「我去拿吧。」蘇瑾月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不一會兒,她提著一個大布袋走了進來。

將布袋放在地上,蘇瑾月從裡面拎出一件婚紗一件禮服,還有一個化妝盒。這些都是她昨天在友誼商場買的,打算送給龔曉雲當結婚禮物。

「這件婚紗好漂亮啊!」白麗娜和龔曉雲同時讚歎道。

蘇瑾月將婚紗遞給龔曉雲,「曉雲,你先去把婚紗換上,我再幫你化妝。」

「嗯!」龔曉雲一臉開心的接過婚紗,走到一旁的換衣間開始換婚紗。說是換衣間,也只是隔著一層布而已。

「大嫂,那個…我不會穿。」龔曉雲不好意思的開口道。她研究了一下,還是不知道該怎麼穿,只能求助了。

「我來吧。」方淑儀向著換衣室走去。心中對於龔曉雲更是愧疚,若不是她和丈夫不小心把她弄丟,曉雲現在肯定是一名大家閨秀,不可能連一件婚紗都不會穿。

蘇瑾月和白麗娜相視一笑。她們看得出,方淑儀對龔曉雲是真的很疼愛。

龔曉雲換上婚紗走了出來,有些扭捏的扯了扯自己身上的婚紗,「我穿著是不是很奇怪?」她總覺得自己不太適合穿這麼好看的衣服。

蘇瑾月上下打量了一眼,一臉讚賞的點了點頭,「很好看!」龔曉雲除了脖子和手臂上的皮膚有些黑,其他地方都十分白皙,她的身材纖細修長,凹凸有致,若是再好好打扮一下絕對是一個美人胚子。

「這件婚紗很適合你,大小也正好,好像是量身定做的一樣。」白麗娜贊道。

「真的嗎?」龔曉雲還是有些不太自信。

「當然是真的,我家曉雲這麼漂亮,怎麼可能穿的不好看。」方淑儀牽著龔曉雲的手來到鏡子前,「你自己看看好不好看。」

龔曉雲看著鏡子中的自己,眼中有著一絲不敢相信,她忍不住揚起笑容。想不到自己穿婚紗的樣子這麼漂亮。

「漂亮吧?我的女兒怎麼可能會差呢。」方淑儀打量著龔曉雲,眼中滿是欣喜之色。看到曉雲穿婚紗的樣子,她就好像看到了自己年輕的時候。

「曉雲,你坐在這裡,我幫你化妝。」蘇瑾月指了指面前的椅子。

龔曉雲點了點頭,走到蘇瑾月面前坐了下來。

蘇瑾月打開化妝盒,從裡面拿出化妝品,開始幫龔曉雲化了起來。

「娜娜,好了嗎?」門外傳來了潘艷琴的聲音。

「快好了,你進來吧。」白麗娜的視線,一刻都不捨得從龔曉雲的臉上收回來。大嫂將曉雲化的實在太漂亮了,簡直判若兩人。

潘艷琴推門進來,「我哥哥都已經準備好了,你們…」她的話戛然而止,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龔曉雲。龔曉雲原本長得就不差,不過現在也太美了吧!

「好了。」蘇瑾月放下手中的化妝刷,滿意的看著自己的成果。

「瑾月,曉雲的脖子和手臂怎麼辦?」白麗娜問道。手臂和脖子實在有些破壞美感。

「馬上就搞定。」蘇瑾月從化妝盒裡拿出一瓶遮瑕霜,開始在龔曉雲的脖子和手臂上塗抹,只是不一會兒的功夫,龔曉雲的手臂和脖子就變白了很多。等回去了她就給曉雲一盒美顏丸。

戰亦峰三人已經來到了拍攝室,聽到說話聲,三人轉頭望去,看到穿著婚紗的龔曉雲時,戰亦峰和秦浩然眼中都露出了驚艷和欣喜之色。

戰亦寒的目光在第一時間就落在了蘇瑾月的身上。無論在任何時候,任何地點,瑾月才是最吸引他目光的人。

「我們開始吧!」潘康成對著兩名新人道。

戰亦峰走到龔曉雲面前,伸手拉著她的手,來到描繪著江南水鄉的布景前。

「新娘新郎靠近一點,新郎的手扶住新娘的腰,再靠近一些,雙眼深情凝視對方,對,就這樣,保持住。」潘康成邊拍攝,邊指導著龔曉雲和戰亦峰的動作。

蘇瑾月看著正拍照的兩人,唇邊揚起淺淺的笑意。她似乎看到了她和亦寒拍攝婚紗照時的情景。

戰亦寒轉頭看向蘇瑾月,深邃的眼中溢滿了深情。他的瑾月穿婚紗一定很美!

注意到戰亦寒的目光,蘇瑾月轉頭看去,對上了戰亦寒深情的眼眸,臉上揚起甜甜的笑意。

戰亦寒淺淺一笑,握著蘇瑾月的手微微收緊。他真想看到瑾月為他披上婚紗的樣子。

拍攝十分的順利,只是用了兩個小時不到就已經完成了拍攝。

「今晚和我小鄭把相片洗出來,明天下午就可以過來取了。」潘康成邊說邊將照相機收進盒子里。這個相機是他的寶貝,當初買它的時候,他打了半年工才湊齊了錢。

「康成哥,艷琴,這次謝謝你們了!」白麗娜感謝的說道。這大過年的,他們能大老遠的趕來,她心裡真的十分感激。

「都是朋友,有什麼好客氣的,再說以我們的關係還要客氣嗎?」潘艷琴笑道。她和娜娜是一個宿舍的,兩人的關係非常好,平時也都是娜娜在幫她,難得有需要她幫忙的地方,她開心還來不及呢。

白麗娜贊同的點頭一笑,抬腕看了一下時間,「正好到了飯點,我們大家一起去吃飯吧。」蘇大哥已經將包廂和菜都點好了,就等著他們過去了。

潘艷琴笑著點頭,「好啊,等吃了飯我們去逛逛,聽說這裡的廟會很好玩。」 惹火嬌妻:總裁的私寵寶貝 她和哥哥這次來這裡,除了幫忙,也有著順便旅遊的打算。平時她和哥哥一個上學,一個工作也沒時間出來玩,這次正好有這個機會。 「我們就不去了。」秦浩然開口道。他和妻子過來,就是想看看女兒拍婚紗照的樣子。

方淑儀在一旁點了點頭。他們跟著,他們年輕人多少會有些不自在。

「秦叔,秦姨,要不吃完飯你們再回去吧。」蘇瑾月開口挽留道。

「不了,我們還要去看看有什麼需要買的,別到了結婚那一天才記起來,就來不及了。」方淑儀微笑道。曉雲後天就要結婚了,她得好好想想還需要添置些什麼,千萬不能忘了。

「爸爸,媽媽,我和亦峰陪你們一起去吧。」龔曉雲說道。爸爸媽媽對她這麼好,她真的感覺很幸福。

「沒事,我和你媽媽就可以了,你們去玩吧。」秦浩然笑著搖頭。曉雲被龔家封閉太久了,以後一定要多讓她接觸這個社會,活出當下年輕人應該有的姿態和精彩。

送走秦家夫婦,蘇瑾月一行人來到了百味居,這是一家剛開沒多久的私房菜館,聽說裡面的菜很好吃。

眾人剛走進飯店,服務員就熱情的迎了上來,「歡迎光臨!請問你們幾位?」

「我們已經訂好了位置,在六號包廂。」白麗娜道。蘇大哥原本是陪她一起去照相館的,不過她想到中午大家肯定要吃飯,她就讓蘇大哥出來先找好飯店。

「請跟我來!」服務員連忙在前面帶路。

推開門,看到蘇言閱正坐在裡面等著他們。

「大哥!」蘇瑾月和戰亦寒與蘇言閱打招呼道。

「蘇大哥。」眾人也紛紛與蘇言閱打招呼。之前他們在照相館,就已經和蘇言閱見過面了。

「大家坐吧,我點了一些菜,你們再看看菜單,有什麼需要的。」蘇言閱說道。

白麗娜走到蘇言閱的身旁坐下,兩人桌下的手,相扣在了一起。

「這些菜就夠了,我們下午還要去逛廟會,吃的太飽,等一下就吃不了小吃了。」潘艷琴將菜單遞給一旁的服務員。她在京城時,就喜歡和娜娜去逛老街,一路逛下來,每次都是吃的連路都走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