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有為沒去管天劍軍,具體怎麼調動的問題,到指揮部外面聯繫袁綃。

「庄大哥,你那邊現在怎麼樣?」接到庄有為的電話,袁綃立馬主動詢問,可見她對庄有為很關心,但平時又很有自制力,不會像小女人一樣。

「我準備與天劍軍同行,先到抵禦狼潮的東區防線,後續再根據形勢變化安排。」庄有為簡單回答,然後出聲詢問:「袁綃你準備留在帝都,還是想趕回渝州?」

「留在帝都的話,那就不說什麼,跟婷婷、楚歌她們一起。如果你想回渝州,我讓老楚安排,現在還能派直升機送你回去,大軍開拔后就不行。」

「庄大哥,我想跟你去前線。」袁綃略顯期待的回答,但語氣又很謹慎小心,很怕庄有為會拒絕。

「袁綃,你去前線幹什麼?我到時候執行斬首行動,不可能帶你在一起,把你留在防線內,同樣不一定安全。」庄有為皺起眉頭道。

「庄大哥,我不會給你拖後腿,你有行動任務的時候,我就待在防線內的安全區域。如果你碰到什麼玄學問題,我就能儘快到場,為你提供一點助力。」袁綃出聲說道。

「這一次主要抵抗草原狼潮,沒那麼多玄奇的遭遇,你不用跟去受苦犯險。」庄有為委婉拒絕道。

他不會嫌棄袁綃拖累,只是擔心袁綃出現危險,戰場可不能有半點僥倖。

兩人初見印象都不錯,然後幾次隔空聯絡,更像神交一樣,但毫無生疏感。

這次袁綃解析『寒冬之劫』,曹樺、夏洛幾人都不相信,卻得到庄有為的信任,那種感覺很奇妙。

然後兩人一路到帝都,這段時間的相處,結合姜欣悅與庄玉婷玩鬧撮合,兩人都有點心照不宣的意味,只差把話完全挑明。

「庄大哥,我沒有楚歌妹妹她們那麼好戰,不會有多渴望去前線參戰,但我有一種感覺,這一次要跟你同行。」

「你知道我們玄學一脈,有時候直覺很重要,這說起來很玄妙,希望庄大哥你能理解。」袁綃說出她的理由,至於那種直覺來自於玄學造詣,還是自己內心的渴望,只有她自己清楚。

「那行吧!你先準備一番,天劍軍開拔沒那麼快,我們跟在後面就行,我三個小時後來接你!」庄有為答應后,簡單說起他的安排。 東江市,漢唐帝國一個二流城市,在末法時代比較富裕,但沒什麼特色,知名度不算多高。

進入末世新紀元后,那些出名的城市,要麼為各大基地市,要麼為遭受災難的城市,東江市依舊不出名。

但幾乎沒什麼徵兆,東江市聞名整個漢唐帝國。

在傭兵之家、獵人之家,一個名為「莫欺少年窮」的帖子廣為傳播。

帖子里講述:原東谷金屬製品公司的老總一家,在末世新紀元被進化領先的表親鍾仁傑謀奪家產,老總谷東來夫婦被囚禁折磨,其子谷天明逃出東江市,但被鍾仁傑的爪牙追殺失去蹤影,谷天明未婚妻投入鍾仁傑懷抱……

這個情況,在東江市知情人不少,但沒有太多的人議論,只因為鍾仁傑很強大,末世初期幾天時間,就正式突破到一級進化,三個月內突破到二級進化,實力與潛力都讓人不敢招惹。

且鍾仁傑的實力,受到東江市官方與軍方的拉攏,雖不至於同流合污,但一些小問題的容忍不用懷疑。

別說只是謀奪家產,就算殺害谷天明一家,各種證據確鑿,官方與軍方都不一定,會將鍾仁傑按律法辦。

畢竟在末世新紀元,實力才是安身立命的根本,各種不公平的事太多,官方與軍方更多是從穩定的角度考慮,同樣會進行很多妥協。

現在一年多時間過去,鍾仁傑自身達到四級進化,手底下拉起一支兩千多人的武裝力量,且進化比例很高,其中進化者近千人,三級進化者都不低於十人。

在東江市,鍾仁傑早已成為,僅次於市長、駐軍長官的大人物。

但就在昨天,一年前失蹤的谷天明,正大光明的回到東江市。

在一年前失蹤的時候,谷天明只有一級進化,這次回來同樣達到四級進化。

谷天明直接殺到原東谷金屬的廠區,現在已變成東傑傭兵團的駐地。

「鍾仁傑,出來受死!」來到東傑傭兵團外,谷天明毫不掩飾的大喊。

「谷天明,沒想到你還敢回來?一年前你僥倖逃脫,如果你一直躲在外地,或許還能苟延殘喘,但你現在自投羅網,註定只有死路一條。」

鍾仁傑早已得到消息,在一個三級進化的手下,被谷天明打敗后,確定谷天明達到四級進化,他就沒再派人阻攔,在駐地等著谷天明到來。

「誰生誰死,不是大話吹出來的。」

「我一級進化的時候,你早已是二級進化,但你沒能殺死我,現在我四級進化,你還是四級進化,這就註定你要滅亡!用卑鄙手段得來的東西,遲早都要還回去!」

谷天明的聲音很平淡,聽不出什麼仇恨,就像是在述說一個事實。

「同為四級進化,但實力卻有天差地別,我在四級進化沉澱大半年,離五級進化只差一步,你又如何與我相爭?」

「即便我不敵於你,但我手下兩千兄弟,豈會讓你有翻盤的機會?」鍾仁傑冷笑起來。

「我沒派人沿途阻攔截殺你,讓你順暢的來到我面前,就是想先給你一點希望,然後讓你慢慢絕望!」

「我會先將你打敗,打斷你的四肢,讓你失去行動能力,然後再讓你看看,你那飽受折磨的父母。」

「噢,你那父母,畢竟是我表叔、表嬸,我可不會折磨他們。有耐心去折磨他們的,是你當初的未婚妻,我現在的大老婆白倩!」見不得谷天明平靜的態度,鍾仁傑開始挑釁起來。

鍾仁傑現在,肯定不止白倩一個女人,但白倩又狠毒、又聰明,不是那種兒女情長的人,不在意鍾仁傑有多少女人,只關心自己能從鍾仁傑那裡得到什麼。

「哼!一對狗男女!」聽到父母飽受折磨,還是他原本深愛的女人,谷天明平靜的心境,總算被激起一些波浪,但還不至於怒火攻心。

他有足夠的自信,他谷天明這次回歸,必定要解決所有仇怨,父母的苦難肯定會結束。

「廢話少說,讓我看看你鍾仁傑,到底有什麼資本作惡?」谷天明緩緩拔出手裡的寶劍。

花豹突擊隊 在劍刃完全出鞘時,晃眼的劍光,如同黑夜裡幾千瓦的大燈泡。

在劍光之後,一股凌厲的劍氣,朝著鍾仁傑狠狠壓過去。劍氣很凝鍊,除了鍾仁傑之外,其他人毫無感覺。

劍氣之後,則是谷天明注入元力,施展劍術的元力劍刃,直接刺向鍾仁傑左胸。

鍾仁傑沒料到,谷天明會突然動手,還是這樣凌厲的招式。

這讓他根本躲閃不過,只是勉強偏移心臟要害,左肩胛骨被谷天明的劍刃穿透。

劍光、劍氣、元力劍刃,谷天明只是拔劍一招,就將十幾米外的鐘仁傑重傷。

「啊!你找死!」鍾仁傑怒吼一聲,揮動手裡的大砍刀,快速向谷天明逼近。

鍾仁傑的天資確實很高,但他修鍊到四級進化,基本都是野路子,沒什麼拿得出手的戰技。

只有一套『金剛刀法』,屬於外放的元力戰技。

但金剛刀法力量剛猛,外放刀刃太損耗元力,還不如近戰來得威猛厲害。

面對快速衝來的鐘仁傑,谷天明持劍站立不動,沒有半點躲閃的意思。但只要意念感知強大,就能發現谷天明手中的寶劍,一直都在輕微顫抖,積蓄起強大的元力波動,但又隱而不發、藏劍無鋒。

就在鍾仁傑,離谷天明還有兩米遠時,谷天明向前跨出一步,那一步快如雷霆,東傑傭兵團的人,根本都沒能看得清楚,只見到一個影子閃動。

當谷天明,停在鍾仁傑右邊時,鍾仁傑卻呆立不動,讓圍觀的人大為驚詫,卻沒有採取什麼行動。

因為這一次,鍾仁傑要親自動手,圍觀的人沒接到命令,不會擅自插手進去。

「噗咚!」突然間,鍾仁傑脖子噴出一道血線,向前撲倒在地,然後腦袋滾到一邊,直接與脖子分離。

原來谷天明到這一劍,直接將鍾仁傑脖子斬斷,鍾仁傑被一劍梟首。

「啊!大家一起動手,給我殺了他!」

「誰能斬殺谷天明,誰就是東傑傭兵團的新團長!」就在這個時候,站在大門后的白倩,開始大聲呼喊起來。

白倩很清楚鍾仁傑死後,她自己會是什麼下場。 「無關之人不要插手,否則別怪我劍下不留情!」聽到白倩的喊聲,谷天明冷酷的喝道,同時快步跨出,向白倩逼近。

東傑傭兵團那些人,很清楚團長鍾仁傑的實力,但鍾仁傑被谷天明兩劍斬殺,早已讓大家心頭生出恐懼。

鍾仁傑為人不正,手底下沒多少義氣之輩,見鍾仁傑被斬殺,幾乎沒人想為他報仇。

不過東傑傭兵團,堪稱東江城一霸,團長大位還是很有吸引力,得到白倩的許諾后,肯定有不少人心動。

原來的東傑傭兵團,除了鍾仁傑達到四級進化頂峰,共有十二個三級進化者,其中白倩為三級初期,還有一個三級進化者,在谷天明現身時被鍾仁傑派去阻攔,早已被谷天明重傷。

這個時候,除了白倩之外,還有十個三級進化者,都是有心團長之位的人。

總裁嬌妻養成記 「趕快動手,大家一起出手,不然只能被他逐個擊破,到時候誰都別好過!」白倩見谷天明逼近,快速後退躲閃,同時焦急的大喊。

「誰想死就來吧!」

「我谷天明不是嗜殺之人,這次只會誅殺首惡,畢竟鍾仁傑與我的恩怨在先,你們傭兵團成立在後,我不會牽連不相關的人。」

「但你們若是不識好歹,那我谷天明絕對不會心軟!」谷天明停住腳步,看向圍攏過來的十位三級進化者,語氣平靜的說道,但卻給人造成巨大的壓力。

「噠,噠,噠!」 重生青梅逆襲記 就在這個時候,一支忠誠於白倩的人馬,開始在外圍用熱武器發起攻擊。

這是一支由二級進化者作為領隊,由一百個一級進化者組成的熱武器小隊,裝備有十挺機槍,九十把突擊步槍。

這個小隊的隊長,早已被白倩收買,對白倩比對鍾仁傑更忠心。

至於那些三級進化者,白倩還沒有收買的資格。

帝國對民間武裝管控很嚴,主要在於對大殺傷熱武器的管控,進化者與冷兵器無從管制,只有熱武器可從源頭控制。

東傑傭兵團與東江駐軍合作,輕武器不怎麼缺,達到三分之一的列裝比例,但機槍和單兵炮彈很少。

這個小隊十挺機槍,九十支突擊步槍,算是團內很強的熱武器火力。

「找死!」谷天明躲過第一波子彈,暴怒大喝的同時,快速閃騰挪移,沖向一個機槍手。

谷天明人未衝到,早已射出一道元力劍刃,將那機槍手斬殺,然後將機槍提起,朝著那些向他出手的人射擊。

一級進化者不能抵擋機槍子彈,只有躲閃一個選擇。

但那機槍子彈,由四級進化者射出,反應速度很快,一級進化者很難躲開。

很快,在谷天明的掃射中,那些持槍射擊的進化者,就已倒下一大片。

見到谷天明的兇殘,那些三級進化者,再一次被震懾不敢妄動。

機槍子彈用完后,谷天明立馬沖向下一挺機槍所在,端起機槍又是一波掃射,看他的架勢要把這個小隊全殲。

當真是對他動手后,他就不會再絲毫留情。

只不過,現在不是他劍下不留情,而是槍下不留情。

那些持槍的進化者,肯定不會在原地受死,都在用手中槍械還擊。

但谷天明很輕鬆,便躲過敵人射來的子彈,而他射出的子彈卻讓敵人很難躲開。

眼見著一百人的熱武器小隊,不到半分鐘就已倒下近半,剩下的人終於撐不住,開始向遠處潰散逃離。

谷天明沒有追擊,丟下手裡的機槍,看向那十位三級進化者,出聲說道:「你們很聰明,沒有在剛才動手,希望你們一直聰明到最後。」

東傑傭兵團兩千多人,但不會一直留在駐地,基本只有兩三百人留守,其餘人都分散在外活動,或接取一些雇傭任務,或進入野外斬殺進化獸。

這一次,所有三級進化者都在,完全是因為鍾仁傑,計劃斬殺一頭五級進化獸,借其血肉蘊含的氣血之力,嘗試衝擊五級進化,將團內高手都召集回來。

在傭兵團駐地,除了十二位三級進化者,就只有剛才那個熱武器小隊,還算拿得出手的實力。

但那個小隊,已被谷天明輕易打散。

三級進化者想要出手,確實要認真掂量一番才行。

如果剛才,谷天明沒那麼迅猛的反擊,被熱武器攻擊稍微狼狽一些,或是時間拖延更久一些,那些三級進化者都肯定會出手。

但谷天明手段凌厲、出手果決,成功將三級進化者震懾住。

「白倩,你這個賤人,看你還有什麼手段?」警告那些三級進化者后,谷天明再次逼近白倩。

這個時候,白倩已癱倒在地,根本沒有抵抗的勇氣。

兩劍斬殺四級頂峰的谷天明,半分鐘射殺近五十人,谷天明在白倩眼裡,早已如同魔神一般。

「嗚哇,嗚哇……」就在這個時候,遠處傳來一陣急促的警報聲。

白倩聽到后,突然變得振作起來,出聲說道:「谷天明,我白倩真沒想到,你這啃老的臭蟲,還有逆襲的機會!」

「都怪鍾仁傑那廢物,當初沒能將你斬殺,讓你逃脫找到崛起的機會。」

「不過我白倩,向來做事謹慎,在得知你回到東江的時候,就已將你那老不死的父母轉移,你只要敢傷害我,你就永遠別想找到你父母。」

「還有你在城區動手大戰,造成幾十人死亡,已觸犯帝國的禁忌,你現在只有死路一條。」白倩開始得意起來,她認為谷天明實力雖強,但卻只是一個莽夫,現在她還有翻盤的機會。

至於剛才被嚇住癱倒,確實有些丟臉,但聽到警報聲后,她又重新拾回信心。

在末世新紀元這一年多,她白倩如同一個交際花,在東江建立起龐大的關係,鍾仁傑同樣被她視為棋子,兩人不過是互相利用。

在東江駐軍裡面,有一位副長官早已成為她裙下之臣,這就是她聽到警報聲后,再次找回自信的底氣所在。

「我父母在什麼地方?」谷天明冷聲喝問,他只擔心父母的安危,至於東江駐軍與官方的力量,他並不是很在意。

畢竟他谷天明,現在同樣不是毫無根底的人。 「谷天明,你倒是孝順啊,現在還想救你那老不死的父母,我勸你多想想自己吧!」

「只不過你再怎麼想,都註定只有死路一條!」白倩冷聲嘲諷起來。

「白倩,你認為我真不會殺你嗎?告訴我父母在什麼地方,我給你一個痛快,否則我讓你求死不得!」谷天明暴喝道,現在父母下落不明,他確實有些擔心。

白倩這女人太瘋狂,谷天明真不敢拿父母的安危打賭。

「裡面的人聽著,趕快放下武器投降……」外面的警報聲停止,傳來幾句談判的喊話聲。

「喊什麼,直接衝進去!」

「噠,噠,噠!」喊話聲尚未結束,就傳來一道毫不掩飾的命令,接著幾十位全副武裝的士兵,快速沖入東傑傭兵團駐地。

「什麼人敢在城區鬧事?」先前下令沖入的軍官,跟著進入駐地之內,看著谷天明喝問,把架子拿得很足。

「江湖恩怨,我會控制影響,希望你們不要插手!」谷天明出聲回答。

「小子很猖狂啊!不要認為自己進化后,實力就有多強,不把軍隊放在眼裡,你信不信我一聲令下,立馬將你亂槍打死?」那位中年軍官,用無知的眼神看向谷天明。

「我不認為自己有多強,反倒覺得自己很弱,但在東江市這一塊兒,能殺死我谷天明的人不多。」

「鍾仁傑那麼狂,被我兩劍斬殺,剛才有一百位進化者,持重機槍向我攻擊,被我射殺近半后逃跑。」

「就憑長官你的三級進化,還有這裡幾十位士兵,就想跟我動手嗎?」谷天明冷聲反問道。

東谷金屬公司的變故,讓谷天明對東江市官方、軍方都毫無好感,但他不會主動走到對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