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道士沖林飛感激涕零地道了聲謝,林飛本來打算讓他一同去太湖,沒想到小道士說自己因為這事進了所里,現在不方便見師傅,所以就一溜煙跑了。

林飛也不強求,隨後和陳雨菲坐上警車一起趕往太湖水庫。

半個時辰后,警車在太湖水庫旁停下,車上下來一群警員。

林飛掃了一眼太湖,只見原本煙波浩渺清澈無比的太湖現在果然水面上大面積出現黃色水質。

而且天上陰雲籠罩,接著昏暗的光線似乎可以看到幾條巨大的水痕在裡面遊動,這明顯是巨型生物啊。

太湖四周已經設立了警戒線,不允許閑雜人等靠近。

在幾百米外的一個小山丘上,一個身穿白色道袍仙風道骨的人正手拿拂塵,站在一個不大的道台前施法。

只見他面前擺放著一個香爐,上面插著三根燃到一半的香。還有一個類似羅盤的東西正滴溜溜轉著,看起來倒有幾分氣勢。

「剛才手下人已經向我報告了,那個道士名叫馮寅,就是天雷道人,據說在這一片兒很有名望。」

老警官下了車向林飛介紹道,林飛點了點頭,通過望氣術他也早就發現了這人體內流轉有一種淡淡的氣流,顯然也是『同道中人』

接下來工作組展開工作,先是去救助那些同樣被寄生的傷員。按照林飛的指示分別讓他們服下一杯鹽水,接著送往醫院。

忙完這些后,道士作法的山丘上忽然傳來一陣大喝接著就是一群小道士圍著道台轉圈奔跑。

在別人看來十分神秘的景象落到林飛眼裡則是裝神弄鬼。

這道士有本事不假,但現在擺道台之類的舉動則完全是為了博人眼球,想要坑蒙拐騙罷了。

不過雖然看出了這一點,但林飛並未點明,想要看看這傢伙想要弄出什麼名堂。

過了片刻,道士做完法從道台上下來,頓時一群人圍了上去。

「道長,這妖物怎麼樣了,是不是被你收服了?」

面對眾人熱切的眼神,馮寅則是一副笑呵呵的表情。

「諸位放心吧,剛才我一番作為是在警示妖物,讓其不能再為非作歹,現在它已經被我嚇走了。」

聽了他的話,眾人雖然有些懷疑,不過還是一番恭維後退了下來。

這時老警官向一個挺著大肚子的男人走去,他先是給那人遞了支煙,問道:「劉局這裡沒什麼問題吧?」

那被稱為劉局的人接過煙送到嘴裡,點了火抽一口笑道:「暫時沒什麼事,就是剛才幾個人突然倒了,不過都已經送到醫院。」

林飛聽到他們的對話,自然知道那幾個倒地的人肯定也是被水王母寄生的受害者。

隨後他仔細掃視著偌大的太湖水庫,只見方圓近百里的水庫深不見底,越往中間水甚至變成了深黑色。

他以前曾經聽過關於京城太湖水庫的傳聞,相傳這個水庫最初時民國時期所建。

當時京城剛發生大旱,旱災緩解后政府為了避免再有同樣的事情發生,所以就命人挖了這個水庫,據說深達百丈。

名門厚愛:帝少的神祕寵兒 後來建國以後,政府部門又下令修護加深,所以才有了今天的太湖水庫。

林飛又忽然想起一個傳聞,相傳在江河湖海不為人知的地方總會有一些奇異的生物。

這些生物經過經年累月吸收天地能量,逐漸成長為體型巨大的生物,更有甚者會修成法身,成為智慧不下於人類的精怪。

對於這個傳聞林飛以前沒想太多,不過現在看到水庫波浪里不時划動的巨大水痕,他忽然覺得傳聞或許是真。

就在剛才他已經通過望氣術發現了水庫下方正有一頭巨型水王母在來回遊動。

這頭水王母和他在警局看到的寄生在男人體內的幼生水王母模樣一樣,只不過體型卻是比其大了無數倍。

只見同樣是類似將要成熟的蝌蚪四肢,不過這條水王母的四肢卻像是猶如一個數米寬的膠盆一樣大,而且在划動水流時還閃動著莫名的寒光。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極品小醫神》,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林飛看了也是身上起了一陣雞皮疙瘩,這東西就好像一隻蟻后,其影響力不容忽視。

等老警官再次過來的時候林飛猶豫道:「老哥,那道長是否有辦法把這水中巨獸清除?若是不能則是治標不治本,後患無窮啊。」

聽了林飛的話老警官也是為難起來。他抽了口煙,頓時一陣煙圈兒向空中緩緩飄去。

「剛才道長說只是把妖物嚇走,讓其不能再為非作歹,估計想要清除還有些難度。」

愛上千面伊人 聽了這話林飛原地轉起了圈子,半晌之後下定決心道:「這東西必須清除,要不然就像是一顆定時炸彈留在太湖,這裡一到節假日又人流眾多,早晚會釀成大禍。」

這道理老警官也不是不知道,尤其是他剛才見過人被寄生后是什麼樣子,所以更能意識到這事情的嚴重性。

最後他看向林飛道:「莫非小兄弟你打算親自出手制服這妖獸,可你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學生能做什麼?尤其是這東西還躲在水裡面,實在不行只能申請向上面調用設備強行絞殺了。」

林飛點了點頭,老警官後面說得不無道理,不過若是通過體制處理這件事,那等上面的人來了恐怕黃花菜都涼了。

最後他鄭重道:「我打算親自出手試試,應該沒什麼問題。不過有些器具需要你們配合提供一下。」

老警官聽了這話自然沒意見,畢竟若是可以他當然希望這件事能后在他手裡處理完畢,可若是向上面申請幫助,那功勞可就被搶走了。

林飛也知道他的這個小心思,不過沒有點明。

最後二人再次交談一會兒后,由老警官過去和那天雷道人交涉。

得知有個京城大學的中醫院學生想要出手收服妖物時,那馮寅眼睛一瞪,掃向林飛這邊的目光極為不善。

等他走過來,上下打量著林飛不屑道:「我以為是哪路高人,沒想到是個乳臭未乾的小子,呵呵現在真是什麼人都敢放大話了就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林飛笑了笑:「天雷道人是吧?你活的是比我久了些,不過這些歲數究竟活到什麼上面了沒人知道。而且既然你收拾不了那妖物,為何我就不能試試?」

馮寅被林飛一番話氣得夠嗆,臉色通紅地指著林飛:「好好,小子嘴挺毒啊,就憑你收服這妖獸,你知道這裡面是什麼嗎?」

他頓了頓接著說道:「也罷我就告訴你,你若是知道水王母是什麼東西恐怕早就望風而逃了,怎會還敢在這裡說大話。」

老警官聽了馮寅的話臉色一變,沒想到林飛和這位天雷道人所說竟然是一模一樣,當下更是對林飛這個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年輕人更加佩服。

他上前擋在兩人中間,不讓他們再爭吵。

「天雷道長,你有所不知,這位叫林飛的小兄弟也知道水中的東西是水王母,看來你二人皆是有真本領的人,與其在這爭吵,不如一起將問題解決,你們給我個面子不要吵了,這樣可好?」

「什麼,他也知道水王母?」

馮寅一副見了鬼的樣子。

林飛哼了一聲,卻沒有說什麼。

不過他心中也是略微詫異,沒想到馮寅竟然知道水王母,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了。

本來見他對水中妖獸如此輕率的處理,林飛就懷疑這傢伙是否有招搖撞騙的嫌疑,但現在這個嫌疑可以排除了。

畢竟能夠知道水王母,足矣說明這傢伙有兩把刷子。

最後馮寅仔細看了看林飛,臉上的表情有些古怪。

「小子,那水裡的東西可是活了不止上百年,說不定已經有了靈智。你可知道這其中的厲害?」

林飛點頭,不過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

「即便這東西真的成精了又如何,畜生終究是畜生,能力越大責任越大,若是我等有能力之人都不出手除之,難道要坐等它危害人間嗎?」

聽了林飛一番慷慨激昂的陳詞,馮寅臉上竟浮現一抹羞愧之色。

最後他沖林飛拱了拱手,說道:「道友的胸襟在下自愧不如,不過我確實拿這妖物沒轍,所以也就不留在這裡丟人現眼了,道友珍重,在下告辭。」

天道寵兒開黑店 說著馮寅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一幫小道士雖然有些莫名其妙,不過還是趕緊追上了。

見馮寅離開,老警官也是一陣唏噓,不過看向林飛的目光則是更加佩服。

「小兄弟今天能不能除掉這水中妖物就看你了。」

林飛點點頭,然而還沒等他說什麼,一旁的陳雨菲就有些擔心地說道:「你真的有把握對付那東西,千萬不要逞強啊。」

「放心吧,我只是在後面指揮,不會有什麼危險的。」

當愛已成傷 林飛笑了笑安慰著,隨後徑直走上剛才天雷道人所在的道台。

剛才和老警官交談的劉隊已經了解了情況,他來到林飛身邊問道:「小兄弟你需要些什麼幫助,放心我們警方一定會全力相助。」

林飛看了看眼前寬闊無邊的太湖水庫,隨著時間過去,原本清澈無比的太湖已經大面積被污染,湖水呈黃色的雞湯狀,還散發著一股腥臭。

接著他扭頭看向劉隊,只見這個男人大概四十歲左右,圓圓的腦袋上面已經禿地沒幾根頭髮,小眼睛里是不是閃過精光,最明顯的特徵就是挺著一個像是婦女怪胎四五個月的啤酒肚。

「我已經有了對付這水中妖物的主意,接下來需要警方相助提供一個五噸左右的石柱,再備上繩索和幾隻活鴨,然後按照我的吩咐做就行。」

劉隊不疑其他,趕緊吩咐手下人按照林飛的要求去辦。

由於事關重大,警方也不敢怠慢,不到十分鐘林飛需要的東西就準備好了。

接著在林飛的指揮下,幾個光著膀子的大漢在太湖旁邊的泥巴地挖了個深達兩米的坑,把高四五米、重達五噸多的石柱豎起埋在坑裡,再用泥巴將石柱固定。

做完這些后他們又將手臂粗的繩索栓在柱子上,又把被稍微細些繩子拴在石柱上的幾隻活鴨丟進水裡。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極品小醫神》,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隨後在林飛的指示下,所有人退離太湖岸邊,等著水中妖物上鉤。

活鴨不知道湖水下面的危險,到了水裡后雖然有繩子束縛,但是仍游的很歡快,三五成群地嘎嘎叫著。

眾人的心都綳起來,不知道所謂智商堪比人類的水中妖物是否會上鉤。

就這樣等待中,半個時辰過去了,可除了湖中央不時有一兩道水痕浮現,岸邊活鴨所在的地方還是一片風平浪靜。

就在眾人有些沉不住氣時,忽然嘎嘎一聲鴨叫聲響起,接著只見原本正悠哉在水上游泳的鴨子皆是驚慌地拍著翅膀養岸上游去。

然而還沒等它們跑遠,眾人邊看到一道水痕快速向著岸邊『誘餌』所在的地方。

這道水痕越來越快,最後竟然翻出水面形成一道浪花,在水中嘩嘩響著。

最後嘩一聲響起,一道浪花翻騰而起,接著就見到一張布滿密集細齒的巨嘴猛地從水裡張開,一口將正四散奔逃地活鴨吞進肚中,隨後便沉到水裡。

「咬鉤了,咬鉤了!」

眾人大喜,接下來不用林飛指揮他們也知道怎麼做。

只見數十名警官從遠處跑到石柱旁,死死拽綁在石柱上面的繩子。

然而還沒等他們站穩抓緊,忽然覺得石柱一陣顫動,一股巨力拉扯著石柱想要向水庫裡面倒去。

「抓緊啊,這畜生吞了活鴨,繩子也跟著伸到了它的胃裡,它跑不掉了!」

眾人一聽拉的更加賣力,然而真不知道這水中東西究竟是何種妖物,力氣大得讓人不可思議。

現在已經有近十個成年男子在一起拉扯,竟然隱隱有著石柱被牽扯在太湖水庫里的趨勢,這怎能能不讓人心驚。

忽然水底響起一陣低沉的嘶吼,眾人只覺得耳膜一陣轟鳴,接著手中一顫竟不自覺地鬆了手。

如此一來原本持平的僵局就變成了一邊倒的局勢,只見重達五噸的石柱竟緩緩向著太湖水庫方向倒去。

噗通一聲,石柱終於倒地,在地上狠狠砸了個坑深陷進去。

眾人反應過來,又急忙手上使力,稍稍將石柱拉回來一些。

不知為何,自從發出這一陣低吼后,水下的東西就好像失力量在流逝,感受這種變化后,眾人一喜急忙加大手上力度。

「出來了,出來了!」

不知是誰嗷嘮了一嗓子,眾人循聲望去,只見首先是一個尖尖地細嘴被人繩子扯上了水面,透露著空隙,還能看到這巨嘴中細密鋒利閃著寒光的牙齒。

這尖嘴泛著淡青色,皮膚表面竟然還生著一層細密的魚鱗。

林飛見到這一幕也是心中吃驚,沒想到這水王母竟然已經修鍊到了這個境界。

他曾聽說,陸地上的生物成了精怪大多會化成人形,而水中物種若是成了精怪則是『化龍』

而這化龍最明顯的表現就是身體先生長一層『龍鱗』,這東西堅硬無比,日後還能成為妖獸的法身。

若是龍化完成,這精怪就是化身龍類,到時候便擁有了鬼神莫測的能力。

現在這水王母身體表面已經明顯呈現『龍化現象』,雖然尚且處於初始階段,但若是任其發展,所不定有朝一日真的會化龍,成為能夠在一方呼風喚雨的妖獸。

想到這裡林飛也是一陣慶幸,辛虧這次發現的早,要不然一旦妖物成了氣候,到時候即便是他也無可奈何了。

然而就在眾人以為大功告成時,忽然遠處太湖中心又掀起一陣驚天浪花。

一道低沉的鳴聲響起,眾人只覺得耳膜又是一陣轟鳴。

隨後又是一張暗紅色閃爍著寒光的巨嘴張開,竟然當著眾人的面一口把原本塊拉上來的妖物給一口吞了。

就在眾人愣神的時候,只覺得一股巨力猛地從手上爆發,接著轟隆一聲重達五噸的石柱竟然就這麼被拖到了水庫了。

納尼?

眾人集體懵逼,千算萬算沒想到這水庫里竟然還有一頭水怪,而且明顯後面一頭出現的體型比第一條更大。

剛才那一幕絲毫不落地被林飛看在眼裡,此刻他也是內心震動。

就在剛才另一張細密大嘴浮出水面時,他竟然從其身上看到了一層閃著毫光的鱗片,很顯然這條體型更大的水王母道行更深,甚至已經完成了『龍化』的第一步。

接下來還沒等林飛回過神來,忽然又一陣驚天動地的撞擊聲從身上水中響起,想來應該是後面那條水王母因為吞食了同伴,現在拖著石柱撞擊到了水裡的障礙物,所以才發出如此大的聲音。

「這……這該如何是好?」

眾人也是懵了。皆是看了看逐漸變得渾黃如雞湯的水庫,又看看道台上的林飛。

「小兄弟,依你之見那湖中水怪拖著石柱會怎麼樣?」

劉隊挺著大肚子來到林飛身旁小心翼翼地問著。

原本他還懷疑這個自稱京城大學中醫院學生的小子是否有真本事能夠降服水怪。

經過剛才的事,他對林飛算是徹底服氣了。

林飛搖頭,嘆了口氣說道:「若是剛才只有一條水怪,我們把它拉上來也就罷了,沒想到竟然還有一條道行更深的潛伏在水裡,而且這畜生雖然拖著石柱但吃了虧,恐怕想要在引誘上來是難上加難。」

聽了他的話劉隊也是沉吟起來,說實話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只不過若是放任這水怪在太湖水庫中生存,恐怕終究會惹出大麻煩。

到頭來林飛拍拍屁股一走,負責人的還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