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店主第一次能成功釋放死氣已經很不錯了,不過你的死氣儲量不多所以暫時沒什麼威力,要多加練習。跟氣息契合度越高,它就越聽指揮。”霧梟大人緩解着尷尬氣氛。

他可不想讓尚未成熟的試驗品因爲受打擊而失去信心,“話說,你修煉多久了?”

唐牧北紅着臉低聲回道:“一個月零幾天吧……”

這話說的有點心虛,畢竟上任以來修煉的時間也太少了點,滿打滿算其實連半個月都不到。

“一個月?”霧梟大人聲調突然拔高,“你就修煉了一個月就可以做到死氣外放?”

他立馬開始往前捋,從暗中將他安排坐上店主之位到現在人間界才過了一個月?

那也就是說,當初打的賭還有的是時間,自己還有翻盤的可能啊!

想到這裏霧梟大人整個人都舒暢了,朗聲道:“不錯不錯,你的修煉速度都快趕上當年的我了。說明你很有修煉資質!有機會,我一定要帶你去死靈界走一趟,你這速度在那裏也是絕對天才級別了!我霧梟果然沒有看錯人,來,乾了這杯!”

倒酒的時候,他略微猶豫了一下。

其實喝多了放飛自我版本的牧店主特別有意思哩!真的忍不住想讓他再來一杯極品仙釀呢,不過……看在他剛剛受了點打擊的份兒上,還是暫且放過吧。

反正來日方長,有的是機會給他灌酒!

“那……霧梟大人是不是可以繞過醜先森一次?他也是喝多了酒後失言而已。”唐牧北顫巍巍喝了一杯酒,發現自己並沒有懵,便小聲替醜先森求情。

這位真的是情況特殊,氣運差的讓人覺得太可憐!

好不容易參加年會吧,你看別人都好端端喜氣洋洋,唯獨醜先森的龍馬車隊翻了車,撞的滿臉淤青不說連衣服都破了幾處,看上去特別狼狽。

至於說錯話也沒什麼,可別因爲酒後失言錯過年會最精彩的一天。

“不用求情了,這事兒沒得商量。”霧梟大人冷哼一聲,“酒後失態無所謂,酒後失言還得罪領導嘲笑同事,我得讓他長長記性!”

唐牧北無奈看着被白骨侍從拖出去的醜先森,拿出手機在小羣裏打字道:“我盡力了……醜先森請節哀。”

“醜先森請節哀。”八雲――不,確定的說是藍迅速跟上隊形。

隨後羣裏瞬間刷過一排“醜先森請節哀。”

鬼廚123先生顯然是忙完了,他默默將羣簽名改了,順便還點了兩根蠟燭。 “來,嚐嚐這道‘油爆三脆’。這可是123剛試出來的新菜品,味道相當不錯!”霧梟大人示意他別拘謹,自己夾菜吃。

唐牧北認真看了看,碧玉盤中分別有白、黃、紅三色菜餚,也看不出是什麼做的,但色香味俱佳讓人忍不住食指大動。

夾了一根白色菜餚放入口中,咬一口果然外皮酥脆,內裏卻細膩多汁,豐富的味道在嘴裏爆炸開,忍不住趕緊咀嚼。

幾秒鐘後,唐牧北將筷子伸向紅色菜餚。

這次是麻辣酥脆外殼中包裹着勁道肌肉口感,讓人慾罷不能;而黃色更具特色,居然是酸甜口味,但跟其餘兩色菜餚絲毫不衝突。

相反,三色菜餚即便一起嚼在嘴裏也是各種味道前後出現,相得益彰又各有風味。

嘗完這道菜,唐牧北對鬼廚123前輩已經是佩服得五體投地了!

這可是有生以來吃到過最美味的菜餚,簡直讓人回味無窮,現在回憶起人間界的飯菜,簡直就是在嚼蠟。

“這道菜實在太好吃了!只是我見識太少,根本看不出來原材料是什麼。”唐牧北意猶未盡,努力猜測道:“白色的應該是某種植物根莖吧?紅色的肯定是肉類;黃色這個感覺有點像蘿蔔,肯定也不是普通蘿蔔……”

霧梟大人笑眯眯看着他,“你可以在羣裏問問123用什麼做的。他對自己的菜餚從來不保密,你想學他都會很熱情的去教。”

“真的嗎?”唐牧北兩眼放光,急忙在羣裏問了一句。

片刻後,123前輩果然回覆了,“牧店主問的那道菜啊?太簡單了,其實就是油爆小鬼,食材處理的好看了些、名字取的好聽了點而已!”

噗!

您說啥嘞?

油爆小鬼咩?我沒聽錯?這特喵吃的是厲鬼!

“前輩的廚藝越來越厲害了,以前用厲鬼之軀做的菜會有淡淡的喪味,現在絲毫嘗不出來,厲害!”妖孽發了個大拇指表情。

洛笑予也回道:“外形也有很多改變,不說明的話大家都以爲是普通食材呢!”

“哈哈哈,大家過獎啦!其實今天所有菜餚百分之九十都是以厲鬼爲食材製作的,大家如果感興趣可以找我來學習,免費教學喲!”123笑得特別得意。

其他人聊的火熱,唯有唐牧北目瞪狗呆。

過了好一會兒他纔對霧梟大人說道:“123前輩說了,這一桌子菜大部分都是用厲鬼做的。”

“嗯,我知道啊。”霧梟大人點點頭繼續吃喝,“還是我批准的。用的都是地獄裏庫存多年的厲鬼,它們多數都是大奸大惡之輩,到了地獄被判處千年以上的油炸、刀山火海類的極刑。

就算這些刑法熬過去,它們也不能再做人了,頂多是被磨成粉末轉成朝生暮死的小飛蟲什麼的。

你早上不是參加老頭兒的會議了嘛,知道突然有個世界消失的事情了對不對?

比人間界多幾倍的厲鬼啊,全都被陰界接收,你想想哪哪不爆滿?

所以人常說‘地獄空蕩蕩惡鬼在人間,’是不對的。現在地獄也滿當當,那就得想辦法去庫存啊。

其他方法都見效太慢,但做成食材的話消耗量會增大不少。

比如今天的年會晚宴,總共用了三萬多厲鬼呢!

123正在努力推廣厲鬼宴,大家都開始吃了,厲鬼數量也就能逐漸減少,對不對?”

emmm……你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

唐牧北一臉懵逼,雖然吃的是厲鬼但如此美味實在是……心理很矛盾啊。

正猶豫着,他突然覺得一股微弱能量從胃裏開始擴散。可能因爲是吃下去的,所以這股精純能量很容易就被吸收了。

吃厲鬼還能抵修行?

我擦嘞!這附加效果很誘人啊!

霧梟大人笑得更開心了,“你修行死氣比他們要有優勢,最起碼對厲鬼食材內蘊含的能量吸收率高一些。所以……有沒有興趣學學鬼廚手藝?”

詢問這話的時候,他眼神裏有點別的意味,亮晶晶的!

裝死的凌雲劍心中大呼不妙!

溯洄那傢伙給牧店主挖坑的時候,就是這種眼神!

幸孕婚寵:霍少,體力強 牧店主,千萬別答應啊,小心又掉坑裏!

然而,凌雲劍慫巴巴的沒敢頂風作案給唐牧北傳音入密。

所以這位長期被坑,卻記吃不記打的牧店主滿臉欣喜點頭應道:“好啊!如果我學會個一招半式的,不但可以爲地獄去庫存做點貢獻,以後我們景瑤城的厲鬼們就有鬼食吃啦!”

凌雲劍:……

牧店主啊,你可長點心吧!天上掉下來的往往不是餡餅而是陷阱啊!你特喵這麼愉快的伸手就接,當心到時候沒地兒哭去!

果然,霧梟大人聞言哈哈一笑,“那就這麼定了!你的四層樓還沒開吧?抓緊時間努把力,四層樓是店主可以自行決定其用途的,你以後可以開一家厲鬼食堂嘛!”

厲鬼食堂?

唐牧北兩眼放光,一家只在深夜開的食堂喲!來吃飯的不定是人是鬼,吃到的食物也不一定是普通食材還是厲鬼之軀,想想就很激動呢!

“那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他豪爽拍板。

霧梟大人點頭道:“就這麼定了。這兩天我跟123商量一下,讓他給你做個基本教程,爭取讓你在最短時間內學會鬼廚手藝!”

終於坑到一個,想來123大廚應該會很開心吧?最起碼一頓美味是少不了的了!

果然,雖然認錯了人,但這位牧店主還是很可愛的。

霧梟大人心滿意足,就等着年會過後贏這場小賭局了。再者,若是以後一切順利,還多了個地方蹭飯哩!

於是,在輕鬆愉快氛圍下他們倆又幹了一杯。

舞臺上的演出繼續,大廳中吃喝氣氛火熱起來。

唐牧北幫領導斟了杯酒以後低聲問道:“關於查生死簿這件事,有沒有辦法可以通融通融?”

“你是說走後門?”霧梟大人因爲他爽快應下學廚一事正高興,便回道:“以前找判官還行,現在他也沒權利了。不過,我倒是可以幫你查一查,說吧你想知道誰的命運?”

終於有了門路,唐牧北忍住內心的激動說道:“我是個孤兒,自小被梅海村的蔡阿婆收養,她辛苦撫養我長大,卻在六年前的夏天因病去世。

我想知道,她老人家現在有沒有去投胎?

如果還在陰界的話,會在哪裏?”

“哦?你想探望你的養母?”霧梟大人頗感意外,“既然是扶養你長大的人,確實該查查。希望她生前行善積德,不至於落入地獄中去。

否則現在地獄正在整頓,可能不好往外撈。

行了,你告訴我她的姓名、生辰八字、出生地點。一會兒我就給你看看去。”

啥?

生辰八字?姓名?還要出生地?

唐牧北全懵了,他仔細想了想記憶裏村裏人都稱她爲蔡阿婆,至於叫什麼,還真不清楚!

看他一臉茫然,霧梟大人猜出個大概,“既然沒有確切信息就沒辦法了。要不,等年會完了我把教你鬼廚手藝的事安排妥當以後,給你破例放個假,讓你去尋找養母的信息,到時候再幫你查生死簿。

不過你要抓緊時間,萬一真在地獄,說不定晚了就被當成食材吃掉了!”

唐牧北:……

蔡阿婆那麼和善的人,不至於下地獄吧? 爆炸式新聞!

《牧店主與霧梟大人不得不說的祕密》;《他究竟是誰?竟能與千古一霸同桌共飲!》 神廚狂后 ;《驚!這個人竟是霧梟大人親傳弟子?》;《解密店主年會之三大奇觀》;《霧梟大人與檸檬大人驚現店主年會,地獄之門是否要向店主們打開?》;《從店主年會菜品看陰界房價增長趨勢》……

201X年12月2日晚十點。

今天無疑是陰界官網最忙碌的一天,各路新聞稿像雪片般飛涌回來。

排除某些不靠譜的記者,其實陰界官網是最有實力的媒體之一,擁有各種身懷絕技的記者。

他們自然也有各路渠道可以進入店主年會會場,然後迅速將符合自己負責版塊的稿子寫出梗概傳回總部。

至於發表時的文章,自然還是需要其他專業寫手根據梗概來潤色一遍。

而網站上刊登哪些新聞,就需要各版塊責編去挑選。

但傳回來海量消息中,牧店主的風頭居然蓋過了以往的人氣店主妖孽和八雲。

甚至還有一篇報道指出,牧店主作爲上任才一個月首次參加年會的店主,竟直接參與各界精英店主內部會議!

此次年會能挖掘的看點實在太多了,相比之下往年的八卦和年度最受歡迎店主的角逐反倒遜了一籌。

主編大人徹夜未眠一直在監控每一條熱搜熱點新聞,同時隨時關注着現場即將開始的年度最受歡迎店主頒獎。

而處於現場的店主們早就喝嗨了。

大家按照平日裏的圈子劃分開區域。

酒足飯飽吃得敲滿足的唐牧北自然是跟小羣裏這些比較熟悉的前輩們呆在一起。

霧梟大人一直在發呆不知想些什麼;白駿馳喝多了,拉着樑店主預謀逮一隻白骨侍從研究研究構造。嚇得爲會場服務的白骨侍從們,個個躲着他倆走。

“八雲……你的朵朵呢?”流蘇面色微醺,和洛九思一左一右坐在八雲身邊好奇問道。

之前多得了霧梟大人賞的一壺仙釀,開心的八雲早就喝多了。聽她這麼問,美美的臉上浮起傲嬌表情,“朵朵藏起來了!”

說罷,只見biu~的一下,他頭頂上多出兩隻白色毛茸茸的大耳朵!

唐牧北頓時恍然,原來八雲店主是隻貓妖!

難怪會帶着藍當寵物……

目的達到,洛九思和流蘇倆小巧可愛的妹紙一人摸着一隻絨絨耳朵捨不得放手,看得出來手感特別好!

八雲也不反抗,可能是妹子們摸得很舒服吧。

“我能不能也試試?”唐牧北看的有些手癢。

擼貓什麼的,最帶勁了!

流蘇讓出一隻耳朵讓他摸了幾下,果然手感敲棒!軟軟的絨絨的還很溫暖哩!

一摸就有點不想停下來,不過鑑於流蘇美女的目光逼迫,唐牧北還是乖乖讓出來“擼”貓耳朵的位置。

“喵!” 醫生從開掛開始 藍乖巧的蹭到他身上,主動求擼。

正擼貓上癮的唐牧北一把抱起來藍問道:“八雲前輩,請問你是怎麼調教藍貓的?它居然能幫你水羣!”

這個技能非常實用,他考慮着討要到調教方法以後用在自己貓娘身上!

它萬一進化的太醜肯定是不能放出來嚇人的,可天天這麼閒着既無聊又浪費,還不如讓貓娘學會水羣,打發時間和替自己瞭解八卦兩不誤。

“藍?它是貓妖哎,哪裏用我調教……”八雲醉眼朦朧顯得更美了,“貓妖你懂不懂?藍只是沒修煉到幻化人形而已,它都好幾百歲了還用調教?”

What?

幾百歲的貓妖?

唐牧北一臉驚悚看着躺在自己腿上撒嬌的藍,特喵的這是抱了只貓祖宗啊!

“喵!”見他看自己,藍臉上浮現出羞澀表情,一頭紮在唐牧北懷裏使勁蹭。

羨慕的衆位美女直嘆氣,擼貓多爽啊!可藍太高冷了,都不讓摸。今天倒好,逮住牧店主不肯走,區別對待也太明顯了!

“哼,這傢伙!”霧梟大人發呆完畢,直接把藍拎起來,“我沒記錯的話,你是隻貓爺吧?又是賣萌又是撒嬌鬧哪樣?小心牧店主把你當成同性戀!”

藍老老實實垂着爪子動也不敢動,可憐巴巴“喵”了一聲。

“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霧梟大人隨手將它扔到地上,“牧店主心竅裏的貓娘還有一陣子才能醒呢,你現在討好沒用。”

貓娘?

唐牧北懵逼片刻立馬明白了,特喵的藍貓蹭了半天,原來打的是貓孃的主意?

不過這也不算壞事。

既然貓娘幻化不成人類模樣,能美美的去勾搭貓妖也行啊!只是貓娘本身是祭靈獸,不知道跟貓妖在一起物種不同能不能繁殖……

一考慮到貓孃的問題,唐牧北就開始愣神。

反倒是霧梟大人盯着那隻團成球的貓娘,總想撩撥幾下。也不知道是不是仙釀喝多了的緣故,總覺得牧店主心竅內的貓娘帶着點異樣氣息。

只是這股氣息很隱晦,讓他有些拿捏不準。

按理說祭靈獸這種生物是不可能有二主的,誰收服了就是誰的,怎麼會有異於牧店主的氣息存在?

emmm……有機會還是要跟這位小店主打打交道,說不定會有意外之喜。

霧梟大人略微眯了眯眼,看向唐牧北的眼神更亮了。能讓那老頭兒看中接過去參加內部會議,他身上還有大祕密不成?

他們這邊擼着貓,另一邊更熱鬧。

流蘇、洛九思、妖孽等店主正在圍觀醉醺醺的八雲。就連高冷的冰山美人洛笑予都興致勃勃跟着瞧熱鬧。

“朵朵都出來了,尾巴也不藏着啦,看我孔雀開屏!”八雲隨心所欲慣了,年會伊始一直在保持形象,現在大家聊的正火熱,他也想放鬆一下。

所以只見華麗長裙微動,一個個毛茸茸的白色尾巴鑽了出來,在他身後囂張的飄搖着,看的人眼花繚亂。

唐牧北喝了些酒有點迷糊正覺得奇怪,什麼孔雀開屏?八雲店主不是貓妖嗎?

他長的那麼美,難不成是孔雀精?

可孔雀會長出毛茸茸的耳朵嗎?

我讀書少,你們別騙我啊!

“一條、兩條……”這邊幾位仙子已經齊齊開始數數了,唐牧北定睛一看,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