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現在,在秋水村隱居了這麼久,他們心中受的苦和不平衡,隨著此時葉戰的那句話,徹底宣洩了出來!

「葉氏家族翻身,有望了!」

那是多麼有力的一句話!對於如今葉氏家族的每一個人來說,都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

終於,在這句話落下良久之後,房間之中終於是響起了一片嘩然之聲!

雖然他們不知道葉天如今的實力到底如何,然而聽到大長老這句話,他們顯然知道,那不是一件壞事!

而葉濤此時卻依然是有些茫然的看了看葉戰,再度看了看一群狂歡的家族眾人,當即卻依然是疑惑的說道:「不是……這……這是什麼情況?」

葉天此時也是轉頭看了看自己的父親,幾月不見,父親臉上的皺紋有多了幾道,甚至白髮也增添了幾根,看上去,竟顯得更加蒼老了一分。

葉戰此時也沒有絲毫遲疑,臉上的狂喜之色沒有絲毫的掩飾,當即便是對著葉濤說道:「族長!葉天如今的實力已經超越了我!」

「什麼!?」

葉濤的身形當即便是站了起來,渾身劇烈顫抖,久久無法平靜。

而那歡呼雀躍的眾人卻是在此時再度安靜了下來,一個個再度猶如定格般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沒錯!我現在已經感知不出葉天的實力,他的實力,已經超越我了!」

葉戰此時再度轉身,面向房間之內的眾人,沒有絲毫掩飾,直接這般說道!

然而,葉戰此話落地,眾人卻不再像之前那樣狂歡,而是一個個面面相覷,卻是啞口無言。

葉濤此時也是用驚駭的目光看著距離他很近的天兒,然而他卻感覺自己現在看到的不再是當初的那個葉天,而是一個全新的人,讓他有了一種極為陌生的感覺。

然而就在此時,葉天卻是緩緩走向自己的父親,而後將父親的手掌緩緩拉了起來,旋即說道:「父親,放心吧,今年家族比武最後的決勝賽,天兒定然不會再讓您失望了!」

此時葉濤的手掌被葉天攥在手裡,然而也依然阻止不了葉濤手掌劇烈的顫抖,甚至,葉天能夠通過自己父親的手掌,感受到自己父親的渾身都在劇烈的顫抖!

那是一種誰都描述不出來的心情,包括此時房間之內的所有人,他們一個個是什麼樣的心情,已經無法用表情和肢體來描述了,他們那獃滯的神色,和猶如定格一般的身體,已經無聲的說明了一切! 終於,房間之內這般死寂在持續了良久之後,終於是被葉濤打斷。

此時葉濤的臉龐之上終於緩緩浮現一抹笑容,然而在那笑容之中,卻夾雜著一滴無人察覺的眼淚,只有站在他對面的葉天看的清清楚楚。

葉濤看著自己的天兒,卻不知道他在天池城這段時間經歷了些什麼,別人都震撼於葉天如今那駭人的實力,然而此時的葉濤卻是突然開口說道:「天兒,苦了你了……」

葉天聞言,卻是微微一笑,而後緩緩舉起自己的手掌,將父親那略顯蒼老的臉龐之上的一滴淚水擦拭而去,而後再度說道:「父親,咱倆都是十幾年的父子了,說這話,顯得有些外氣了吧!」

「嘿嘿!臭小子!還是那麼嘴貧!」

葉濤也是一時沒忍住,被葉天這話逗樂了,當即也是拍了拍葉天的胳膊,有些無奈的苦笑道。

而這一幕,也是被現場的所有人看在了眼裡,頓時,眾人心中的那麼震撼和驚駭也是緩緩收了一些,而更多的,開始暗嘆自己和葉天的差距,還有一些,也開始更加佩服葉天的毅力。

各種各樣的人,自然有各種各樣的想法,無法一一細說,然而此時此刻,在這房間之中,最多的,還是由衷的開心和幸福!

他們都為自己是一個真真正正的葉家人而感到幸福!他們都為自己當初沒有選擇離開葉家而感到慶幸!

此時,在眾人之中,還有那已經養好了傷的葉離。

此時的葉離站在人群之中,卻是顯得有些惆悵,雖然他的父親葉戰已經和當初截然不同,然而葉離卻依然是對當初那件事懷恨在心。

不過這也算是人之常情,葉離畢竟也是一個血氣方剛的少年,有股傲氣也屬正常,不過可惜的是,不管此時的他對葉天如何羨慕嫉妒恨,此生只怕也無法追趕上葉天的步伐了,因為現在的他,也不過是窺靈境中期的實力而已,而且,這已經是極為迅猛的速度了!

在葉離旁邊不遠處,站著的則是葉鞘,如今的葉鞘已經快十二歲了,從十歲到十二歲,變化也是巨大的,他的小臉看起來也多了一絲成熟的輪廓,褪去了一分稚嫩。

而葉鞘看到葉天如今的實力,也是由衷的漏出一抹和當初一樣的天真笑容,雖然容貌發生了變化,然而那抹笑容看起來卻依然是乾淨如水。

在葉鞘的旁邊,則是葉允,此時此刻,就數葉允的表情最為糾結,她不知道是該開心還是傷心。

其實她早就明白,以後的葉天絕不是留在家族裡的人,一定會闖蕩整個天神大陸,而那樣的話,她想和葉天在一起的願望,就變得越來越難了。

如今,她看到葉天已經是這樣的實力,心中卻是有著一絲失落,因為她更加清晰的感覺到她自己和葉天之前的距離,她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努力,才能夠追趕上和葉天相差的那一截!

葉允的旁邊,自然便是二長老葉蒙。

此時的葉蒙看著葉天,也是由衷的高興,葉蒙的心思自然和葉允不一樣,葉允想的是她自己,然而葉蒙想的卻是家族,如今看到葉天的實力如此厲害,自然是覺得大長老葉戰剛才的話不無道理:「葉氏家族翻身,有望了!」

而就在此時,門口卻是再度傳來了一道人的聲音:「怎麼回事?這麼熱鬧呢!」

聞言,眾人也是紛紛將目光投向了門口,當即卻是發現,正是秋水村的村長站在門口。

當即,眾人便是趕緊迎了上去。

二長老葉蒙此時更是說道:「哎呦!打擾到村長大人了,真是不好意思!」

說著,二長老也是趕緊將那村長的手臂攙扶了起來。

葉天此時也是將目光落在了那村長的身上,當即卻是趕緊有些奇怪。

當初的葉天已經感覺到村長有些不太對勁,然而卻不知道到底哪裡不對勁,然而如今看著二長老對村長那般畢恭畢敬的樣子,葉天更是疑惑了。

而就在此時,葉濤也是對著那村長走了上去,而且一臉笑容,邊走邊說:「村長大人,這麼早擾了您,真是抱歉!」

「呵呵,無妨無妨!人逢喜事精神爽嘛!」

而那村長也算是和藹,當即便是揮了揮手,儘管白色鬍鬚看起來顯得有些糟亂,但整個人看起來,也算是極有精神。

而葉天此時卻是看的越來越迷糊了,自己的父親身為葉氏家族的族長,不管是按照什麼樣的禮儀,也不用對秋水村的村長如此客氣的。

然而,想了片刻依然沒有答案的葉天此時也是先將這個問題放在了一邊,畢竟自己這次回來所為的也不是這件事,所以,在片刻之後,葉天也是毫不遲疑的跟在自己父親的身後。

走到村長的面前,葉天看到自己的父親要攙扶村長,葉天當即便是搶先一步,而後將村長的手臂攙扶了起來。

然而,手掌剛剛觸摸到那老頭的手臂,葉天便感覺到一股不對勁,好似有一股吸扯之力在吸收自己體內的靈力能量!

這一點讓此時的葉天極為詫異,當即,葉天便欲抽回自己的手掌,然而葉天卻是發現,無論自己如何用力,竟都是無法抽回!

而就在此時,那老頭的目光也終於是落在了葉天的身上,當他看到葉天的時候,微微皺了皺眉,而後有些疑惑的說道:「這是……」

此時的葉天看了他一眼,然而還未說話,那老頭便是再度說道:「哦!這是葉天那小子吧!都長這麼大了呢!」

說完之後,那村長的手臂猛然一甩,葉天的手掌也終於是抽了回來!

村長此時極為滿意的點了點頭,而後對著一旁的葉蒙說道:「好了,退吧!」

聞言,葉蒙也是極為聽話的往後退了兩步。

而葉天此時依然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葉蒙,發現此時的葉蒙好像正在緩緩恢復著靈力能量。

而再度看那村長,葉天卻是發現,這僅僅片刻的時間,他的臉色看起來竟是再度精神了些許! 但是現在目前為止,先保住夜元鈺的性命才是要緊,以後的事情以後總會找到解決的辦法,而且,影響也不一定都是壞的,也許還是好的呢?

想到這裡,沐靈夕對宮佑冥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我想他一定會理解的吧!」

宮佑冥知道,沐靈夕不會在這種事情上不理智,至於夜元鈺會怎麼想,他並不在乎,他從來在乎的只有她的感受而已。

在沐靈夕接受了自己的方案之後,宮佑冥這才運起靈力,手中的黑霧吞吐著,直接附在夜元鈺的身體之上。

因為夜元鈺身體中那另一種強大的靈力是光系的,所以宮佑冥只能用暗系的元素靈力來壓制並封印。

一開始,夜元鈺體內的光系靈力在接觸到宮佑冥的暗系靈力之後,就開始全力的抵抗者,但是等級的差距擺在那裡,無論那光系的靈力怎麼掙扎最終還是被宮佑冥的暗系靈力給控制了起來。

宮佑冥控制著自己的暗系靈力,小心的避過了夜元鈺的靈海,以免對夜元鈺的靈海造成二次傷害,同時,將屈服下來的光系靈力用自己的暗系靈力包裹住,放置在里靈海不遠的一處地方,這樣做是為了以後夜元鈺以後若是強大了,可以更好的將這下靈力煉化了,化為己用。

在這一切都做好之後,宮佑冥將自己手中的暗系靈力化作一條墨線,開始在那團被包裹住的靈力上繪製禁制符文。

繪製禁制符文是一件非常耗費心力的工作,不但要保證長時間高強度靈力的輸出,還要保持注意力高度集中。

這件事就像是用針在氣球上雕花一般,既要保證花紋的美觀,還不能將氣球刺破,所以絕對是一件苦差事。

若不是因為沐靈夕的請求,宮佑冥才不會做這種浪費心力的無聊事情。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沐靈夕靜靜的站在宮佑冥的一旁,看著宮佑冥那認真的神色,不知不覺竟看的入了迷。

有人說,一個男人最有魅力的時候,就是他專註的去做一件事情的時候。

沐靈夕此時大為認同。

只是這樣看著宮佑冥那認真的側臉,沐靈夕覺得竟比他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吸引她的心神,那樣專註的眼神,那樣嚴肅的神情,每一個神態每一個動作都在深深的吸引著她。

在看到宮佑冥的額頭上泛起一層細密的汗珠時,沐靈夕連忙掏出自己身上的絲帕,輕輕的幫宮佑冥擦拭著。

她知道這是一件極為不易的事情,宮佑冥完全可以拒絕自己的請求,但是他一句推辭的話都沒有說過,就這樣默默的為自己的事情費心勞力。

沐靈夕說不清自己此刻到底是什麼感受,只覺得想要為他做些什麼。

世界第一甜:老婆大人,超撩的 哪怕只是擦汗也好。

做完了最後一道工序,宮佑冥緩緩的將自己的靈力撤了出來。

在感受到一隻柔胰正輕輕的在自己的額頭上擦拭的時候,宮佑冥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還不算差,至少他還獲得了她的擦汗服務。 此時的葉天依然是極為疑惑的看著自己面前的村長,此時的葉天更是感覺村長很是神秘。

甚至,葉天在某一個瞬間感覺村長和墨堯有著幾分相似的地方!

葉天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冒出這樣一個想法,但是,仔細想來,村長和墨堯兩個人都有一樣的手段!那便是從別人的身上吸取能量!

此時的葉天雖然只是看到了自己眼前的一小部分,但心中卻是極為詫異,葉天知道,葉蒙剛才那聽話的舉動,顯然不是因為此時開心的心情而造成的,一看便是平日的習慣造成的!

而說起習慣,葉天就不得不想,自己離開的這段時間之內,秋水村到底發生了一些什麼樣的事情。

這一點讓此時的葉天極為詫異,葉天不知道,葉氏家族的二長老葉蒙為什麼會那麼聽村長的話,更不知道,剛才的村長為什麼看起來比起之前更有精神!

而葉天剛才的那個猜測,此時也完全無法得到證實,說那村長是吸取了葉蒙的能量,葉天也完全不知道,現在的葉天,也只知道,自己剛才和村長接觸的時候,體內的能量被吸走了而已。

然而,僅憑這一點,葉天也知道,遠遠無法證明村長吸收了自己的能量,更無法說明村長吸收了葉蒙的能量!

所以,此時的葉天更為疑惑,當初自己感覺到村長有些不太對勁,然而也是沒有絲毫的頭緒,然而現在,村長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而且已經明顯的表現出了一些什麼,然而自己依然感覺到沒有絲毫的頭緒!

這樣的感覺讓此時的葉天極為難受,葉天知道,要麼就是村長的手段極為高超,遠不是現在的自己能夠感受得到的,要麼就是自己多心了,村長原本就什麼都沒有做!

而就在此時,村長也是緩緩對著葉天走了過來,當他走到葉天面前的時候,他那不滿皺紋的手掌緩緩伸出,而後放在葉天的肩膀之上,當即便是說道:「呵呵,小子,看來你離開的這段時間,吃了不少苦呢!」

此時的村長莫名其妙的說出這樣一句話,卻是讓得周圍的眾人一個個都是極為疑惑的皺了皺眉。

眾人自然都知道,葉天一個人在天池城闖了這麼長時間,若說一帆風順,自然也沒有人相信,畢竟天池城那樣的地方,眾人也都清楚,那是一個極為突出的弱肉強食的地方,沒有實力,在那個地方,便是任人宰割的魚肉!

然而,此時的眾人聽到村長的這句話,也依然是詫異的皺了皺眉,因為他們完全不清楚,村長所說的話,到底代表的是什麼樣的意思。

而就在眾人疑惑之時,葉天自己也是極為疑惑的皺了皺眉,當即便是再度說道:「村長,您說什麼?」

然而此時的村長卻是猶若未聞一般,依然是目不轉睛的望著葉天。

良久之後,村長終於是再度一笑,而後說道:「呵呵,沒什麼,只是看你的身體發生了一些變化,有感而發的一句話而已,不必放在心上。」

此時的村長一句模稜兩可的話,卻也是讓得此時的葉天有些無言以對,畢竟村長此話的確沒有一點毛病,就算此時的葉天想要繼續追問下去,也是沒有足夠的理由。

當即,葉天也只好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而後繼續說道:「村長,葉氏家族在秋水村生活了這麼長時間,多虧了秋水村眾人的各種照顧,葉天在此多謝各位!」

說完,葉天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當即便是對著秋水村的眾人鞠了一躬。

而村長還未再度開口說話,葉天當即便是再度將目光落在村長的身上,而後繼續說道:「不過,今天是一個非同凡響的日子,葉氏家族中,有些人要離開了,雖然很捨不得秋水村,然而面對這樣一件必須要去做的事情,沒有人能夠自己做的了決定,所以,希望村長不要介懷。」

葉天此話說的也是極為委婉,到底也沒有說明是什麼樣的事情,只是點明了這件事必須要去做而已。

而村長聞言,自然也是知道葉天的意思,當即,村長便是再度一笑,而後說道:「呵呵,天神大陸如此之大,人口更是數不勝數,既然有人,自然便是江湖,既然有了江湖,恩恩怨怨自然少不了,你的話老夫自然理解。」

葉天此時非常認真的聽著村長的話,聽完之後,葉天心中當即便是冒出一個想法。

如今的村長,和當初自己剛剛來到秋水村的時候,說話的語氣和內容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似乎如今的村長看起來更像是一個世外高人一般,所說的話極合情理,卻又不失一分儒雅,讓人無論如何也挑不出刺兒來。

當即,葉天便是再度說道:「不過話說回來,葉氏家族剩下人,接下來還是要麻煩秋水村,雖然感覺很是不好意思,但如今的葉氏家族實在沒有更好的辦法,還望村長能夠寬諒。」

「呵呵,此話更是說笑了,秋水村乃是天神大陸的屬地,不是我們的屬地,什麼樣的人住進來,什麼樣的人搬出去,於我們來說本就沒有什麼關係,只是看到你們家族如今落魄到這種地步,我們忍不住插手幫了一下而已,你若是這麼說,倒是我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了呢!」

村長剛剛聽完葉天的話,當即便是這般回道。

村長的話依然是沒有絲毫的毛病,讓得此時的葉天也是極為感動的點了點頭,當即,葉天也是再度將自己的目光落在了葉氏家族眾人的身上。

片刻之後,葉天便是喊道:「父親!母親!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你們此次要再麻煩一次了。」

聞言,葉濤和葉戰,以及柳璇,葉蒙,以及三長老,都是站了出來,當即便是一致將目光落在葉天的身上,而後異口同聲的說道:「為了葉氏家族的未來,萬死不辭!」 只見宮佑冥在沐靈夕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伸手抓住了那隻嬌軟的小手。

「終於知道心疼我了,倒是有些進步!」

簪纓世族 宮佑冥好心情的看著正一臉驚愕的沐靈夕。

那受用的表情,就像是被搔到癢處的貓咪一樣愜意。

「已經封印好了嗎?夜元鈺沒事了?」

沐靈夕沒想到會這麼快,就在宮佑冥抓住自己手的那一刻,沐靈夕這才反應過來。

「當然沒事了,我都出手救他了,他敢有什麼事試試!」

宮佑冥剛剛升起的好心情,頓時被沐靈夕那焦急的詢問給破壞了。

霸道總裁遇到冷女人 看到他這麼辛苦,她難道就不應該先關心關心自己嗎?一開口就問別人,虧他還表揚了她一番。

極限武主 沐靈夕見宮佑冥原本還明媚的笑臉,瞬間變得陰鬱,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貌似忽略了某個大功臣。

想到這裡,沐靈夕將手中的手帕塞到宮佑冥的手中說道:「辛苦了你了大功臣,晚上給你做好吃的怎麼樣?夠不夠犒勞你!」

聽到這裡,宮佑冥還是一臉不高興的說道:「你這雙手又不是用來做飯的,以後不許做了,總是招我心疼!」

沐靈夕一聽就知道,他是在計較之前自己給墨瀾軒做飯的事情,想到這裡,沐靈夕直接說道:「不做就不做了,那你想要我怎麼犒勞你?」

宮佑冥等的就是這句話,只見宮佑冥起身走到沐靈夕的面前說道:「給我唱首歌吧!就像那天你洗澡的時候唱的那個!」

沐靈夕一聽的洗澡兩個字,頓時臉紅的像是被煮了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