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紫源星的變革已經基本上按照楊嘯之前制定的藍圖在轉變,一切都有條不紊,巫星幾大帝國的已經在逐步提出親自管理礦場,轉而全部交給野人部落管理。

紫源星一切正常,龍傲天也就沒有太在意楊嘯的事情,原本已經逐漸忘記了楊嘯,卻沒有想到現在他居然蹦出來了,還帶著如此刺激爆炸的消息。

管家龍豪說道:

「殿下,問題就出在這裡了。」

「嗯,什麼問題?」

「根據我們的情報人員收集的信息,楊嘯是在飛豹學院的擂台挑戰賽上殺死的秦家兩位公子,按照飛豹學院的規矩,楊嘯並不用承擔任何責任,而且還被學院保護起來了,

現在秦家上下氣憤不已,可是又不敢公開得罪飛豹學院,只能派人潛入學院暗中去刺殺楊嘯。」

龍傲天聽了,眉頭微微一皺,

「現在什麼情況?楊嘯有沒被秦家殺死?」

「沒有,據說秦家已經在安排高手去學院內刺殺楊嘯了。」

龍傲天沉思片刻,說道:

「飛豹學院有我們的人嗎?」

「有,每年我們都會派遣幾位青年去飛豹學院參加測試,進入飛豹學院修鍊,目前留在飛豹學院年紀最大的人是十年前的一對兄弟,兩人已經達到了帝級中級水平。」

「你派人去聯繫一下我們的人,讓他們了解一下楊嘯的具體情況,還有,如果有機會的話,讓他們暗中幹掉楊嘯,

這小子,留著遲早都是一個禍害!」

「是,王子殿下,我這就去安排。」

……

我的餐廳連接著異世界 秦小天安排的第一批三人殺手已經通過了學院的測試,正式進入了飛豹學院。

……

肖玲感覺自己要瘋掉了,她已經連續十天沒有找到楊嘯了。

一開始,她只是憑藉自己的想法去尋找楊嘯,楊嘯的宿舍,圖書館,練功房等等日常出沒的地方,她都找過了,尤其是圖書館,幾乎每天都去。

一樓圖書館現在人滿為患,即便晚上也有很多人。

肖玲每次都要將整個圖書館掃一遍,仍然沒有找到楊嘯。

她後來又去了二樓和三樓,仍然沒有找到楊嘯。

原本她是不想去找朱鵬主任的,她不想自己的這點心思被所有人知道。

那天在操場,她不顧一切地飛到了操場中央,關心楊嘯的傷勢,已經讓很多人開始議論兩人是否在戀愛了。

肖玲發現,平時自己一副不在乎的樣子,真的遇到這種事情的時候,還是有些羞澀難為情。

肖玲猶豫了很久,最後還是去找了教導主任朱鵬。

「主任,向您彙報一個情況。」

「嗯,請講。」

「我手下有個學員失蹤了。」

「啊?有這樣的事情?」

朱鵬顯然很驚訝,急切地望著肖玲。

「誰?那個學員失蹤了?有沒派人去尋找?不會出現什麼意外吧?最近學院外的大山裡怪獸非常多,而且等級也不低,相當危險啊。」

「是,楊嘯!」

肖玲故意裝著很輕鬆的樣子。

朱鵬:「…….」

朱鵬臉上焦急擔憂的神情立即消失了,還順便白了肖玲一眼,淡淡地說道:

「怎麼,小情郎不見了,心急了?」

肖玲臉色一紅,嘀咕道:

「豬主任,您說啥呢?」

朱鵬瞪了肖玲一眼,嘿嘿一笑,

「別裝了,那天楊嘯和秦小天比武的時候,所有人都看到了你們倆秀恩愛的情況,有句老話說的好啊,秀恩愛死得快,你看,這麼快就靈驗了。」

肖玲:「@#¥%」

「你也別給我翻白眼,我聽說你這次買賭注賺了十二億晶幣,怎麼,你就打算獨吞了?也不請我們學院的同事吃一頓,嗨皮一下?」

「好,沒問題,我請你們吃,連續吃三天,行不?」

「這是差不多,先說好了,我要點最貴的。」

「沒問題,只要不撐死你了就好,那你總得告訴我,楊嘯在哪兒吧?別跟我說你不知道喲!」

「楊嘯現在很安全,你不用操心,而且,我建議你這段時間別去找楊嘯。」

「為什麼?」

「你想啊,萬一別人知道你是楊嘯的女朋友,秦家的人找不到楊嘯報仇,會不會找他的女朋友報仇呢?」

「啊?!」

肖玲驚訝地大叫一聲,這不是莫名其妙的飛來橫禍嗎?

我這女朋友還沒有正式上任,威脅倒是先來了。

「豬主任,無論如何,您總得讓我先見見他吧,否則,我這心不安啊,我再多請你吃兩頓飯,點最貴的,好不好?」

朱鵬禁不住肖玲的哀求,只得關上辦公室房門,低聲說道:

「圖書館。」

「不可能啊,我每天都去找過,根本沒有找到他。」

「笨啊,他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出來嗎?鬼知道哪些人群之中有沒有混入想要殺害的殺手?

光楊嘯殺死秦小天和秦月兄弟倆這件事,就夠他死十回了。」

「你是說,楊嘯在半夜只有才出來?」

「我知道他在圖書館,具體的情況我也不知道。」

……

晚上十點之後,肖玲來到了圖書館,提著一個食盒。

十點鐘的圖書館還是有很多人。

隨著時間推移,到了十一點多,學員開始減少很多,等到了夜晚十二點,基本上都走光了。

肖玲抬頭掃了一眼,發現偌大的圖書館已經只剩下了兩三個人。

肖玲內心嘀咕,

「這個臭楊嘯,你怎麼還不出來?」

此時,楊嘯已經進入了圖書館,不過,他卻走到了書架走廊的最底端,開始利用精神力整理書籍。

經過十來天的努力修鍊,楊嘯現在已經能夠同時整理二十本書籍了。

楊嘯先清理書架的速度並不快,而且很容易疲勞,是不是還要吃顆補元丹和大血丹,休息片刻。

楊嘯花了兩個小時,才從入門口的圖書館底部,逐漸整理到了肖玲身邊的一個書架。

這個時候圖書館的學員很少,書桌上空的燈大部分都熄滅了,只有肖玲頭頂上還有2盞燈,顯得格外刺眼。

楊嘯不由自主看了一眼,發現有人居然趴在書桌上睡著了。

而且,燈下那個人影似乎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誰呀這是?」

楊嘯帶著好奇和疑問,走到了肖玲的書桌前站定。

楊嘯只需要正面掃一眼,就能夠確定是肖玲。

想到自己決鬥完成之後也沒有跟肖玲說著告別的話,內心感覺一片柔軟。

楊嘯猶豫了一下,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件衣服,輕輕批在了肖玲身上。

楊嘯看了書桌上的盒飯一眼。

「尼瑪,好餓啊,吃還是不吃?不吃白不吃啊!」

楊嘯伸手去提食盒。

突然,趴著睡覺的肖玲抬起手來,抓住了楊嘯正要提食盒的手。

(感謝書友沉默寡言打賞1000起點幣,多謝支持)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楊嘯的手被肖玲抓著,

抬頭看著肖玲。

肖玲此刻已經抬起頭,美目圓睜,嘻嘻一笑,說道:

「想偷吃?」

楊嘯咽了一口口水,

「我這怎麼算是偷吃呢?你不是送來給我吃的嗎?」

「哼,想得美,你怎麼知道我是送來給你吃的?我是留給自己的宵夜。」

「是嗎?你不怕長胖了?到時候嫁不出去可就慘了。」

楊嘯做了個鬼臉。

「你?」

肖玲突然臉色一變,狠狠地瞪了楊嘯一眼,說道:

「懶得理你了,你這個無賴,現在就知道欺負我。」

肖玲說著,突然想起了這十來天每天想著楊嘯,時刻擔心他,

他倒好,根本就沒有把她放在心上,在圖書館逍遙自在,

內心一酸,語音哽咽,眼眶濕潤了,低著頭,輕咬紅唇。

一個女孩無論平日里多麼獨立堅強,一旦遇到了愛情,瞬間便變得柔弱無比,不堪一擊。

看到肖玲這幅模樣,楊嘯頓時心一軟,趕緊走過來,站到肖玲的椅子後面,雙手輕輕抱著他的肩膀,柔聲說道:

「好好的哭啥?」

「你,你還說,你這十多天也不去找我,害我整天擔心你。」

肖玲是個敢愛感恨的女孩,現在她也沒有什麼遮掩的,既然愛上楊嘯,那就直接表露出來,扭扭捏捏憋在內心,她覺得難受。

楊嘯聽著肖玲的話,心都有點碎了,雙手摟著肖玲,低頭親吻了一下她的秀髮。

「傻瓜,我這不是好好的嘛?

也怪我疏忽,忘記了去告訴你一聲了,不過你應該也能想到,我肯定在學院裡面,很安全的,以後遇到這樣的事情,我一定提前告訴你,」

「我呸,你還想有下次啊,你真不要命了?」

楊嘯一笑,低下頭,臉頰輕輕蹭著肖玲的秀髮,扭過她的頭,直接親吻起來。

肖玲「嚶」地一聲,本能地想要推開楊嘯的手,可是卻那麼無力,象徵性地推了兩下,任由楊嘯親吻。

獨佳閃婚 此時的圖書館只有楊嘯兩人,楊嘯也毫無顧忌,伸手亂摸一通,弄得肖玲舒癢難耐,呼吸急促。

楊嘯想伸手去解她的衣衫,肖玲猛然一驚,終於是推開了楊嘯。

「你要死啊,這是圖書館呢!」

肖玲羞紅著臉,低聲嗔責道。

楊嘯也意識到不妥,

別的不說,萬一葉老過來撞見了,還真是尷尬。

獨家婚寵 看著肖玲嬌羞艷麗的神態,忍不住又親吻了一下,被肖玲輕輕推開。

「你把宵夜吃了,都快冷了。」

楊嘯嘻嘻一笑,

「就想吃你。」

肖玲給他一個白眼,打開食盒,香氣四溢。

楊嘯聞到香味,肚子咕咕直叫,也就暫時放下了慾望,坐到了肖玲對面,大口吃了起來。

「你不吃點?」

「我不吃,你剛不是說過嗎?長胖了以後嫁不出去怎麼辦?」

「沒關係,我回收。」

「想得美!」

肖玲微微一笑,內心覺得甜蜜無比。

感情就是這樣,讓你陶醉其中,甜蜜無比。

楊嘯三下五除二,將食盒裡面的兩盤肉食一碗湯羹吃得精光,不僅感嘆一聲,

「食色性也!」

肖玲一愣,

「啥意思?」

「就是說,喜歡美食和美女,都是人的天性,與生俱來的。」

他原本想說食物和性都是人的本性需求,

話到嘴邊還是忍住了,那樣說有些太露骨了,太粗糙了,顯得庸俗。

肖玲一愣,隨即嫣然一笑,順便給了楊嘯一個白眼,起身道:

「很晚了,我要回去了。」

「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你休息吧。」

「我不困,這麼晚了,我怕路上不安全。」

肖玲笑道:

「有你在,我才不安全了。」